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創世記第七章拾穗

 

【創2 摩西以前的潔和不潔】 潔和不潔不是西乃山時新創的分別,而是早在挪亞時代已經存在。沒有考古證據,證明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有與以色列等同的分類系統。這些文化雖然禁戒飲食,卻是有限度的禁戒。例如某些動物只供某個階級的人,或只能在月中的某日食用。然而在本段,我們卻不能假定潔和不潔的分別對他們的飲食有影響。至此時為止,神仍未容許他們吃肉(見一29)。洪水過後肉類賜給人作食物時(九23),也沒有按著潔和不潔的分界作出限制。因此在這時代,這個分別似乎只與獻祭有關,與飲食無關。──《舊約背景註釋》

 

【創24 每樣七對】 挪亞雖然將大部分動物的兩隻帶進方舟,第2節給他的指示,卻是潔淨的動物要各帶七對,鳥類也要各帶七對。潔淨的動物數目較多,以便在洪水後獻祭,並且可以迅速繁殖,供人類使用。部分獻祭 * 儀式指明每類動物要獻上七隻(參:代下二十九21)。挪亞當然亦不會獻上全部的動物。──《舊約背景註釋》

 

【創11 天窗敞開】 經文用富有詩意的「天上窗戶」,來形容降雨下來的開口。這裡所用的不是科學化的用語,而是反映觀察者的角度,正如我們也說太陽會「日落」一樣。在古代近東文學中,「天上窗戶」一語只在另一處地方出現。迦南神話描述 * 巴力自建的居所,「窗戶」就形容為雲中的裂縫。然而就在此處,它也和下雨無關。美索不達米亞的文獻有另一種的說法:東西兩面有天上的大門,供太陽日出日落時使用。然而它也是雲和風的入口。──《舊約背景註釋》

 

【創七24「水勢浩大,在地上共一百五十天。」】

{命題23}到底降雨四十天或一百五十天?

〔難題〕創世記第七章24(創八3)說到洪水持續150 天。但其它的經文(創七41217)記載降雨40天, 洪水氾濫在地上40天。那一個才是正確?

【解答】

這兩個數字40天,150天指的是不一樣的情形。 40天表示雨下了 40天(創七12);而150天指的是洪水氾濫的時間。過了一百五十天,水就漸消(創八 3)。此後,在開始下雨後的五個月,方舟停在阿拉臘山上(創七11,八4)。下雨後的十一個月,地上的水才干了(創八13)。因此,大約洪水開始後,約有一年又十天,挪亞和他的人家才出了方舟(創七11 14)。──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創七章:普世性的洪水與地質學的證據是否吻合?】

     根據創世記七至八章的記載,聖經沒有記載洪水氾濫的範圍只在美索不達米亞谷地之內(正如有些學者如此提議),卻記載洪水超過最高的山峰。創世記七19指出:「水勢在地上極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第二十章繼續說,水平面比最高的山還高十五肘(十五肘約有三十尺)。

    根據物理定律的最基本常識,我們知道水會起於同一高度,達致一個平面。大潮水的巨浪可能會暫時高出於海平面,但這段聖經記載水漲約維持了一年;因此,只於短暫時間存在的巨浪並非促成海平面高漲的原因。假如海平面上升三萬尺,淹蓋了世界上最高的LJWeMg菲爾士峰頂,世界其他地方也有同一高度的海平面。縱使洪水只淹蓋了亞拉臘山(即挪亞方舟停落之處),海平面也要上漲一萬七千尺。水若上升至這個高度,肯定會淹蓋了地球的絕大部份地方,只有安底斯山及喜瑪拉雅山最高的山峰,與及南美洲和非洲的少數山峰仍然露出水面。因此,我們的結論必須是:洪水是普世性的;否則聖經的記載便有極嚴重的錯誤。不論其速度有多快,北美洲的山脈無疑是繼續上升的;然而,縱使我們把巍峨的安底斯山及喜瑪拉雅山的高度少算數千尺,也不會改變結果,洪水仍會淹蓋全世界。

    地質學家採取不同立場來看聖經的真確性,因而引起了他們對洪水的地質證據產生爭論。有某些基督徒地質學家認為,在地球各部份新生代(Cenozoic)地層中,由地震引起的碎亂可以解釋為由挪亞的洪水引起(參創七11;「那一天,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在新生代的某些地層內,碎石夾雜著大石頭;據我們目前所有的知識,上述現象似乎可以合理地解釋為猛烈的潮水及水的震動所引起。普世之中,洪水猛烈程度的最有力證據可能如下文所述:在北美洲及歐洲多處地方,發掘出極大量「更新世」(或「洪積世」,即P1eis-tocene)或「新世」(Recent)的動物化石,這些動物化石都非常淩亂,而且都在含骨化石的地層裂縫找到。

    維榮高(Rehwinkel)於其著作The Flood中指出,含骨化石的裂縫甚至可在頗高的山上找到,裂縫的深度由一百四十尺至三百尺不等。因為沒有一件化石是完整的,所以作出如下結論也與事實相去不遠;這些動物(包括巨象[mammoth]、狼、公牛、土狼[hyena]、犀牛、歐洲野牛[aurochs]、熊,還有其他較細小的哺乳類動物)跌入這些裂縫裡時,沒有一只是活著的,它們也不是被大浪捲進去。因為有方解石(Calcite)將這些雜亂無章的骨鞏固起來,所以它們必然是沉積入裂縫裡的。在黑海附近的敖得薩(Odessa),伯羅奔尼撒(PeloPonnesus)對開的吉非拉島(Kythera),馬爾他島(Malta),直布羅陀山(Rock of Gibraltar),甚至內布拉斯加(Nebraska)的亞基泉(Agate Springs),考古學家於一八七六年在此處發掘了超過十英畝地方,也有發現上述裂縫。

    雖然反對「聖經準確性」的地質學家很少提及上述發掘結果,但這些地質學證據非常重要。聖經只用簡略的文字,記載這次維持短短一年但水勢猛烈的洪水,而上述證據完全與聖經的記載吻合。洪水只持續了這麼短的時間,當然不會有沉積物產生。反面的證據肯定會存在,例如由法國歐華地區(Auvergne)的火山噴出的疏鬆岩燼及火山灰,被地質學家宣告為較我們假設的洪水日子早幾千年存在。然而,直至這些火山被確定早於挪亞洪水而存在(現在還末能確定挪亞洪水發生的日子),亦直至我們找到證據,顯示這些火山曾有一年時間浸在含鹽份的水裡,勘探者便會對上述火山的組成物質改觀。因此,要肯定從法國歐華區發現的證據,比上文提及的含骨化石裂縫更具說服力,現在雖為時尚早,但這些含骨化石裂縫絕對證明了創世記第七章所形容的大洪水。

    聖經記載的洪水包括一個顯著的特徵,這特徵使挪亞洪水與從其他國家發現的洪水記載有所分別。世界各地及不同種族都流傳著與洪水有關的英勇故事:在巴比倫的故事中,稱呼他們的挪亞作烏他拿比士(Utnapishtim),蘇默人有古要特烏(Ziusidru),希臘有丟加良(Deucalion),印度人的馬奴(Manu),夏威夷人有奴喀(Nu-u),墨西哥印第安人有提斯比(Tezpi),美國印第安人有馬拿保斯何(Manabozho)。上述故事都指出在一次毀滅性的普世洪水中,只有一個生存者(可能帶同他的妻子、兒女或一兩個朋友),在洪水退落後,這些生存者要負起在這個受破壞的地球繁殖後代的責任。但在全部有關洪水的故事中,只有聖經記載在洪水開始後各樣事情發生的準確日子;當挪亞六百歲,二月十七日那天,大洪水便開始了;傾盆大雨持續了四十天;在一百五十天之內,保持著最高的水位;到了十月初一日,山頂再露出水面了。根據創世記八6-9,在四十七日以後,鴿子的嘴叼著新擰下來的橄欖葉子,挪亞便知道有植物開始生長了。當他六百零一歲,正月初一日,挪亞出了方舟,當時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上。由此看來,我們所擁有的顯然是挪亞自己記錄下來的資料。

    巴比倫神話亦栩栩如生地描述烏他拿比士(Utnapishtim)怎樣建造他的方舟,卻沒有記載準確日期。吉加墨詠史詩(GilgameshEpic泥版第十一)也和大部份經過數百至一千年口傳下來的傳說一樣,沒有記載洪水發生於那一年,雖然那友善的太陽神沙瑪士(Shamash)已告知烏他拿比士洪水發生於那一天,使這些預期的生還者能夠登上他們的方舟。若與其他關於洪水的故事相比,巴比倫的記載似乎與創世記的內容較為接近——一位友善的神預先警告一個英雄,命令他建一隻方舟,可以拯救他的家人和那些具代表性的動物。洪水下降後,烏他拿比士的方舟停在尼斯爾山上(Nisir,位於巴比倫東北部,屬￿劄格洛斯山豚[Zagros]的其中一個山峰),這位英雄相繼放出一隻鴿子、一隻燕子和一隻烏鴉出方舟,以探取外面的情況。於是,他和家人們出了方舟,向那些餓慘了的眾神獻祭(當洪水淹沒地面時,眾神有多個星期未獲得祭祀的食物了)。

    有些比較宗教學家認為,巴比倫神話比希伯來人的故事更早,而創世記七及八章的編者拾取了巴比倫的傳說。然而,當我們察覺巴比倫神話與聖經的記載截然不同時,上述意見便不大可能了。烏他拿比士所造的方舟是正方體的,裡面分作六層,使全部動物可以在方舟內暫時居住;我們可以想像出這個方舟不大合乎實際需要,亦不適合用於海上航行。但挪亞的方舟便不同了,長三百肘,闊五十肘,深三十肘,正是大洋船的理想體積。假如在古時的一肘有二十四寸(洪水前人類的體格較以後人類為魁梧,參創六4),那麼,挪亞的方舟便有六百尺長、一百尺澗、六十尺深。若方舟的形狀像一隻盒子(從建方舟的特別目的看來,它很有可能像一個盒子),它的容積是三萬六千立方尺。三萬六千立方尺約等於二千輛大卡車,而每輛可載十二至二十只牛,六十至八十只豬,或八十至一百隻羊。

    目前,只有二百九十種主要的動物比羊大,有七百五十七種主要動物的體積介乎羊與老鼠之間,亦有一千三百五十八種動物比老鼠還小。每種動物各兩隻可以很舒適地安置在二千輛大卡車內,還有大量空間放置飼料。可是,烏他拿比士的方舟是正方形的,異常笨重,在大洪水時水面必定波濤洶湧,我們就很難想像這方舟可以盛載所有動物了。而且,耶和華神莊嚴神聖,對宇宙有絕對主權,與巴比倫神話中異教神的妒忌與爭吵,豈只有別天淵!這足以證明加吉墨詠史詩的故事是根據記載於七至八章的原來史詩,作出竄改及加入多神主義色彩。希伯來這段文字所用的都是嚴正的歷史措辭而且記載準確,反映出其資料來源乃出自一個著實參與這項冒險行動的人。加吉墨詠史詩卻充滿神話色彩,用語亦暗澀不明。

    讀者欲更詳盡地品讀普世的洪水事蹟,可參看:James FrazerFolklore in the Old Testament volILondonMacmillan and Co1919),較簡潔的作品有:Richard AndreaDie Flutsagen ethno-graphisch betrachtetBrunswick1981)。有關巴比倫的洪水史詩,可參:Alexander HeidelThe Gilgamesh Epoc ans Old TestamenParallels2nd ed.(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1949)──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