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創世記第八章拾穗

 

【創八1「神紀念挪亞,和挪亞方舟裡的一切走獸牲畜。」】

{命題24}神是否暫時忘記了挪亞?

〔難題〕聖經說:「神紀念挪亞」,似乎意味著神曾暫時忘記了挪亞。然而聖經宣稱:「神無所不知」(詩一卅九2-4 ;耶十七10 ;來四13),並且祂從不忘記祂的聖徒(賽四九15)。祂怎麼能暫時忘掉挪亞呢?

【解答】

神「祂無所不知」(omniscience),神永遠知道挪亞在方舟裡。然而挪亞在方舟內一年多,好像他被忘掉了似的。神表示祂仍然記得他,並將挪亞和他的家人帶了出來。神從來就不曾忘掉挪亞,因為神在一開始就警告挪亞,並且要拯救他和他的家人。當我們想起某一個人的生日時,我們常常以同樣的方式來表達,就好像我們從未忘掉那個人的存在。──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創八 4阿拉臘山在何處有方舟遺跡麼?】

    答:1 阿拉臘山Ararat─—意聖地,此山位於敘利亞以北,屬土耳其之境內,離耶路撒冷不過四百里。其中有兩座突起的高峰,為亞美利亞Armenia高原的累積點,海拔17000尺。在山峰的腳下有一座城,名拿克蘇安那Noxuana,意思是挪亞定居於此,有人認為他的墳墓就在那裡。

    2 方舟遺跡 Fraces of an ark─—據說在第一次歐洲大戰時期,俄國探險隊發現一大廢船,停在阿拉臘山終年積雪之山頂湖上。那是人所不能到的一個冰河要塞。方舟尾部露出於冰雪之外。當時歸報沙皇,惜因皇帝未及探險考查,即為1917年十月共黨革命所刺殺,政府被推翻。及至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有佛教高僧數人,因許願修行而登山,亦會見此龐然古船之尾。後來下山住于一傳教士家中,為言此一奇跡之發現。當時教士即以創世記六至八章所記之方舟停在山上事蹟示之,彼等閱後,深信此一古船乃方舟之遺跡無疑,此後大戰暴發,迄無探險之舉矣。──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創4 亞拉臘】 亞拉臘山脈位於土耳其東部的凡湖地區,亞美尼亞一帶(* 亞述碑文稱之為烏拉爾圖〔Urartu〕)。列王紀下十九37,以賽亞書三十七38,耶利米書五十一27都提到過這個山脈(最高峰高達17,000呎)。然而《* 吉加墨斯史詩》,則清楚指明洪水事件主角的方舟擱淺在哪個山頭上:庫德斯坦南部的尼西爾山。──《舊約背景註釋》

 

【創612 古代近東雀鳥的應用】 挪亞史事中一幅不朽的圖畫,是他放出雀鳥以求知悉舟外的情形。《* 吉加墨斯史詩》和《* 阿特拉哈西斯史詩》的洪水故事中,雀鳥也有同樣的用法。但放出的不是烏鴉一次,鴿子三次,而是鴿子、燕子、烏鴉。鴿子和燕子找不著陸地都回來了,烏鴉卻和八章7節的形容一樣,一面叫一面飛翔,但卻不再回來(《吉加墨斯史詩》11.14654)。古代的領航員有用鳥來尋找陸地的習慣,但挪亞已經登陸,無需導航。他使用雀鳥不是要斷定方向。此外,雀鳥的飛行路線有時也作觀兆之用。但創世記和吉加墨斯都沒有觀察放出雀鳥的航線。──《舊約背景註釋》

 

【創7 烏鴉的習性】 與放出後會回巢的鴿子、斑鳩不同,烏鴉對航海者的功用是牠的航線。藉著觀察牠選擇的方向,海員就能斷定陸地之所在。明智的作法是先放烏鴉,然後利用別的雀鳥來斷定水深,以及可供登陸之處。食腐肉是烏鴉的習性,因此必然有足夠的食物。──《舊約背景註釋》

 

【創9 鴿子的習性】 斑鳩和鴿子的續航能力有限,領航員利用牠們來斷定登陸地點。牠們自行回來,就證明附近沒有可供著陸之處。鴿子居住的高度比較低,以植物為食。──《舊約背景註釋》

 

【創11 橄欖葉的意義】 鴿子叼回來的橄欖葉子,顯示出橄欖樹淹沒後長出新葉所需的時間,作為洪水深度的線索。同時亦作為洪水之後新生命和豐饒的象徵。橄欖樹的生命力極強,砍伐也不易死去。這個新擰下來的嫩枝,讓挪亞知道復原已經開始。──《舊約背景註釋》

 

【創20 挪亞獻祭的用意】 聖經沒有說明挪亞獻祭的用意。經文所稱的「燔祭」,在祭禮系統中有廣泛的應用。可能比較有用的作法,是看看經文不把這祭稱為什麼。它不是贖罪祭,也不以感謝祭為名。燔祭通常與向神代求和懇請有關。反之,《* 吉加墨斯史詩》和更早期的 * 蘇美洪水故事,洪水過後所獻的祭包括了澆奠、素祭,和祭肉,來大宴諸神。古代世界獻祭的宗旨,一般來說是以飲食為禮物,平息神明的怒氣。這可能就是美索不達米亞洪水事件主角的用意。──《舊約背景註釋》

 

【創2022 祭壇的使用】 古今很多宗教都普遍使用祭壇。聖經中的祭壇通常用(鑿過或未經加工的)石塊築成。但在某些情況下,一塊大石已足夠使用了(士十三1920;撒上十四3334)。很多學者相信祭壇被視為神明的飯桌,因為普遍的觀念以為祭物是其糧食。然而這個象喻在舊約卻得不到肯定。──《舊約背景註釋》

 

【創21 馨香之氣】 本節而至於整個五經,都形容獻祭能夠產生馨香之氣──這是古代視祭物為神明食物之觀念的後遺用語。這形容的生動性遠比《* 吉加墨斯史詩》為低,這史詩描述饑餓(整個洪水時期飲食都被剝奪了)的神明「像蒼蠅一樣」擁到祭物那裡,慶幸終於得到解救。──《舊約背景註釋》

 

【創八21「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就心裡說, 我不再因人的緣故咒詛地,(人從小時心裡懷著惡念),也不再按著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了。」】

{命題25}洪水之後,神是否改變祂的心意不再毀滅這個世界?

〔難題〕根據這節經文,洪水之後神答應:『不再按著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了』。然而,彼得曾預言:『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後三10)。

【解答】

洪水之後,神只答允:「不再用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是意味著不再用像這次的方法(the same way),既用「水」。神把虹放在雲中作為永遠的應許標記;第二次神要毀滅這世界必會藉助「火」,而非 「水」。「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後三10)。即使如此,神不會滅去各種活物。死人復活得以救贖的乃是那不朽壞的身體。(林前十五42)。──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創八22「地還存留的時候,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就永不停息了。」】

{命題26 如何稼穡收成永不止息,為何仍有饑荒?

〔難題〕神應許:「地還存留時,稼穡……永不停息」。然而在聖經時代仍有記載一些饑荒發生,沒有收成(創廿六1 ,四一 54)

【解答】

「停息」(cease;Shabath)表示結束、完了、 除去、完全停止。這節經文只應許季節(seasons)不停止而不是收成(crops)。它提到播種時期(seedtime 稼穡)和收成時期(harvestime),並不必定表示實際的,和農作物的收成。而且自從神答允挪亞後,季節從不曾間斷過。而且這個應允並沒有保證將不會有暫時的中斷。它只是陳述一年的季節固定週期永久的迴圈不停直到末日。──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