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創世記第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創1 蛇在古代世界的意義】 蛇在古代近東的藝術和文學中,一開始就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大概因為其毒液能夠危害生命,無眼瞼的眼睛又給人莫測高深的印象,蛇被視為死亡和智慧的象徵。創世記記述中蛇和夏娃間智慧文學式的對話,和被逐出伊甸後死亡的出現,使人同時聯想到這兩個方面。* 吉加墨斯的故事也相仿,主角從海底取回有法力的植物被蛇所吞食,因而喪失了長生不老的機會。伯善遺址一個 * 祭儀台上盤旋纏繞的雕刻,生動地表現了蛇邪惡的形像。無論是代表原始的混沌狀態(* 查馬特和 * 利維坦〔Leviathan,和合本:「鱷魚」〕),還是作為性的象徵,蛇都給人神祕的感覺。特別值得一提的是 * 蘇美神祇寧吉齊達(Ningishzida),這神被描繪成蛇的形狀,名字是「多產/穩固樹木之主」的意思。他統治冥界,又稱為「地之寶座的擁有者」。他是請 * 亞達帕(Adapa)吃生命之糧的神明之一(請參下一條註釋)。即使是與神明無關時,蛇仍然是智慧(神祕主義)、* 豐饒、健康、混沌、淫亂的代表,經常受人崇拜。──《舊約背景註釋》

 

【創三110捉迷藏】

「捉迷藏」的遊戲開始於伊甸園。玩這遊戲的,不是小孩,而是兩個成年人,他們把自己躲藏起來,深怕被上帝看到。這並不是兒戲,乃是一件極其嚴肅的事。因為,在此之前,亞當和上帝過往甚密;然而現在,當他聞見上帝來臨,就不禁戰抖,趕緊藏身怕被發現。根據亞當自己的解釋是:「我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但,這還不是真的理由,主要的原因是他犯了罪。罪惡使他喪失了原有的純真,也使他成為赤身露體。

亞當躲避上帝的另一個原因在於他完全誤解上帝,他忘記上帝尋找他,莫非是為了拯救他,要替他穿上衣服。罪使人變成愚頑者!亞當真以為能躲得過上帝嗎?罪歪曲了人的理性,亞當若是神智清醒,他應當主動去尋找上帝,而不是上帝來找他。

亞當的後裔也全是一樣腐敗、墮落,他們不瞭解上帝愛他們,要拯救他們。他們同樣的誤解上帝,也同樣躲避上帝。

一個小孩在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個森林,結果迷失了兩個小時, 後來終於找到正確的路。回到家後,整夜他都躲在倉庫裡,為的是怕他父親責備他這樣晚才回來。然而他的父母是那樣愛他,徹夜不眠不休地在麥田、叢林、沼澤、森林中尋找他。他若知道父母的愛心,就大可不必在倉庫過夜,受苦受涼。是的,上帝愛你!我們自應更多地去認識祂!——M.R.D.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創25 變得像神的誘惑】 渴望成為神而失卻機會,是幾個古代神話的主題。* 亞達帕的故事描述他無意間推辭了生命之糧。亞達帕是洪水前七哲的第一位,他試圖將藝術和文明帶到第一個城市埃里杜(Eridu)。他作漁夫時,一日不幸被南風愚弄,結果得以謁見主神亞奴。亞奴請他吃東西時,他聽從 * 伊亞(Ea)神的話而推辭,後來才發現這食物能夠令人長生不死。* 吉加墨斯也錯失了永生的機會。以他為主角的著名史詩,描述朋友恩基杜(Enkidu)去世,驅使他尋求長生不死,卻發現這是無法達成的。這兩個記述都將變得像神,視為長生不死。但聖經的記述卻是從智慧方面來理解。──《舊約背景註釋》

 

創三6禁果】在某教會的主日學裡,負責教導小學五年級的老師剛剛講到創世記的故事。老師叫同學猜一猜夏娃所吃的禁果是什麼果子?有一個十歲的男孩立刻舉手回答說:「她所吃的一定是蘋果」。「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果園的廣告上就是這樣說的」。「什麼廣告」?這廣告說:「世界上有那一種果子是——悅人眼目的,可喜愛的,可口的,使人有智慧的——當然是華盛頓XX果園的蘋果啦」!「華盛頓XX果園是——」?「就是我爸爸經營的果園」。

雖然在創世記記載夏娃所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具有以上所說的特徵(創三6),但並未指明是什麼品種的果子。不過根據現代科學家的研究,蘋果是自然界中最完美的食物,不須加工包裝,也比較容易收藏。它不但會散發出香味,悅人眼目,使人垂涎,看見它也禁不住拿在手中欣賞它的光澤,而且它還具有許多可欣賞的特點:

①一個重1/3磅的中型蘋果,只含有八十卡路里熱量,害怕肥胖的人無需顧慮吃了會增加體重。

②除了脂肪質、蛋白質和澱粉質之外,它的含鹽量低,但人體所需的鉀、鈣、鐵和鎂卻含量很高。

③它含有大量的維他命A和少量的維他命B1B2B5C

④它的纖維質一方面可以幫助你的小腸和大腸暢通,防止便秘,另一方面卻可增加大腸的吸水機能。

⑤它細胞壁獨有的果膠,可以減低身體對膽固醇的吸收,防止心臟病。這種效能比心臟病者專用的特效藥更為有效,而且不會有副作用。

⑥吃蘋果還可以代年刷牙,因為吃一個蘋果比刷牙可除去更多的細菌。咀嚼一個蘋果的作用比刷牙三分鐘更有效。

⑦蘋果的心(包括核),更含有比蘋果肉多廿四倍的碘質,可防止大頸泡。

難怪有人說:「每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從而可以省去不少醫藥費。由於最新的醫學提供「預防醫學」,現代科學家又漸漸發掘到自然界的東西所蘊藏的奇妙功能,開始提供自然食物。這使我們更加相信神對人的照顧是無微不至的。為什麼我們仍然貪吃那些外表包裝美麗,對身體沒有益處的零食呢?

經訓:「求你給我們葡萄乾增補我力,給我蘋果暢快我心」(歌二5)。—— 蘇美靈《故事百感》

 

【創三8「天起了涼風,耶和華 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 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 神的面。」
   他們所以藏在樹木中,因為他們有了罪的感覺,懼怕神。他們懼怕神,並非由於神有了甚麼改變,乃是他們自身有了改變。但是,雖然他們藏起來,他們卻無法躲避神的面。感謝神!我們雖然躲避祂,祂卻來尋找我們;並且把祂的大愛啟示給我們。神兒子裂開的肋旁,纔是逃避神聖潔、忿怒最穩妥的地方。惟獨有一棵樹能把我們遮藏起來,在那塈畯抳P神在平安堿蛫J,那就是神使世人與自己和好的十字架。―― 摩根《話中之光》

 

【創三8審判是用走的】

據傳英王理查三世有一天晚上突檢他的部隊,發現有一名哨兵在崗位上打瞌睡。理查動作很快,毫不留情地拔起身上的刀,從哨兵的胸膛上刺人。然後他在哨兵的身上留一張字條:「我發現者人貪睡,讓他繼續好好睡下去吧。」人的衝動、魯莽、沒有愛心,就像這個樣子。這和在路加福音二十二章所載恩主的仁慈與忍耐,不是正好成為一個強烈的對比嗎?基督要求門徒警醒禱告,門徒卻一個個睡著了。詩篇一〇三篇八節說,「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

行傳八30「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裡……傳講耶穌」;路加十五裡的父親「跑」去擁抱回頭的浪子;以賽亞六6撒拉弗「飛」到那以賽亞的眼前,用紅炭來潔淨他;然而在創三8,我們看到上帝的審判是用「走」的。

亞當和夏娃在園中犯罪時,上帝沒有立即消滅他們。他用走的來找他們二人,還給他們救贖的希望。司布真想像中的上帝可能這樣說:「亞當,你在那裡,我來找你,我非得用慈愛的手把你找回來不可。」面對慈愛的上帝,我們能不悔改、歸信、接受救恩嗎?——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創三813理由——或者是藉口?】

找藉口是人類的看家本領,時不分古今,地不分中外,人人都為了面子,為了推卸責任,莫不儘量為自己找藉口來掩飾本身的過錯。找藉口的歷史悠久,遠自人類的始祖亞當夏娃既已開始,「藉口」本身就是一種過錯,它和「理由」有極大的分別。我們可以為某一件事作適當的解釋,倘若我們找藉口來說明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做,那就是故意遮掩我們的過犯。因為理由是指正當的解釋;而藉口則是「編造」的。

在路加十四18婚筵的比喻中,我們讀到:「但是被請的人異口同聲地推辭。」他們不肯坦白地承認不情願赴筵,卻一個一個編造不能赴筵的「藉口」。

在小事或屬物質的事上找藉口,可能其影響還不太大,但是我們若對屬靈的事,對永恆的事找藉口,那麼就嚴重地傷害到自己了。得救的唯一盼望是棄絕找藉口,寧可「坦承我們的過犯」。罪人若為自己找藉口,便永遠沒有得救的可能。亞當把責任推給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推給蛇,他們的藉口並沒有被接納,終於被逐出樂園。

今天,羔羊(耶穌)的血是我們得救的依據,各人必須停止再找藉口,而是說,「我有過犯,祈求寬赦。」因為「如果我們向上帝認罪,他是信實公義的,他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所有的過犯」。說「我錯了」真是比說「你是對的」還難上千倍!—M.R.D.——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創三9你在哪裡?

傍晚,當輕風吹拂在炙熱的大地,這真是美好的時光與神交往。我們需要祂的恩手撫摸我們緊張的額頭,讓祂的安寧運行在我們整個的身體。與神靈交,好似夏日黃昏的氣氛。我的心哪,看你是否沉溺在罪中,你的愛,你的事,好似那失去的約會,在日落西方的情景。

神失落祂的孩子——對亞當來說,這段相交的時間實在很可貴。對神,更加重要。父神的愛希翼交往的經驗,好似音樂家喜愛他的樂器,鹿渴慕溪水,又像母親歡喜幼兒揮動的小手,牙牙學語。神也多麼願望孩子們向祂自有地傾吐心中的禱語。他們不來,會恍然若失;他們不肯親近,也會發生妒意。

神尋找祂的孩子——祂沒有等亞當回來找祂,祂先去找他們。哦,迷失者,祂正穿越樹葉來找你。你在哪裡?怎麼很久你都沒有專心禱告?你為什麼不像世人那樣說:「你說你們當尋求我的面。那時我心向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要尋求。」

神哀哭祂的孩子——有譯詞雲:唉!你呢?神為我們的喪失而傷痛,祂也感到喪失。但祂不只懊喪,更受生產之苦,荊棘的刺傷,付上犧牲的代價,為我們勞頓,賜下恩典,遮蓋我們的赤裸,帶我們回到祂跟前。

──邁爾《珍貴的片刻》

 

【創14 喫土】 以塵土為食物的描繪,是典型古代文學對冥界的形容。在吉加墨斯史詩中,恩基杜形容彌留時夢見的冥界,說它是個沒有光亮,「以塵為食物,以黏土為麵包」的地方。《伊施他爾下陰間》(Descent of Ishtar)也有相同的形容。這些對墳墓的描述,很可能就被視為冥界的特徵。屍體口中塞滿了塵土,蛇在地上爬行時,口中亦同樣會塞滿塵土。──《舊約背景註釋》

 

【創1415 對蛇的咒詛】 埃及的金字塔文獻(主前第三千年紀後期)中有幾個針對蛇類的咒語,然而除此以外,也有一些咒語所針對的,是其他可能影響死人的危險和害蟲。部分咒語吩咐蛇類用肚子爬行(將臉保持在路上),與昂起頭來攻擊相對。肚子趴在地上的蛇不會構成威脅,直立起來的蛇不是護衛就是進攻。按照這些文獻,踐踏蛇是勝過或打敗牠的方法。──《舊約背景註釋》

 

【創1415 視蛇為有毒】 蛇並非全都有毒,雖然是不難觀察到的事實,但忙於自衛之際將小部分蛇的威脅,延伸到所有的蛇身上,也是很自然的事。當地的蛇共有三十六個品種,以色列北部和中部只有一種蝮蛇(學名 Vipera palaestinae)是有毒的。蛇偶爾有豐饒和生命的意思(如曠野的銅蛇)。但最是常見的卻是掙扎求生和必死的無奈。最具攻擊性的通常是毒蛇,所以必須將蛇的襲擊視為足以致命的威脅。──《舊約背景註釋》

 

【創三14~19亞當與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知道自己赤身露體,便在園中躲起來;神在那時才知道他們不順服。上述記載與我們的信念——神是無所不在的,神瞭解人心裡的思想,亦知道人將會做何事——能夠和諧一致嗎?】

     上述問題暗示了神不預先知道亞當與夏娃不能抗拒誘惑而陷在罪裡,但聖經不支持這種意見。假如施洗約翰宣稱耶穌是「創立世界以來被屠宰的羔羊。(參啟十三8;呂振中),那麼,神在造人類始祖以前,必定預先知道他倆會犯罪及墮落。更甚的是,雖然彼得堅持他自己會必要時為主死,但耶穌預知(亦預言了)彼得在大祭司庭園中三次不認他(太二十六33-35)。彼得第三次否認自己認識耶穌時,耶穌便轉向彼得,望著他,他們便四目交投了(路二十二60-61)。

    當神在園中呼叫亞當出來時(創三19),他清楚知道亞當躲在那裡(參詩一三九2-3),亦知道他曾經想和做些什麼(參箴十五3)。然而,神只有詢問他們所犯的罪:「莫非你吃了……那樹上的果子麼?你作的是什麼事呢?」(創三1113)除此以外,神不能再用別的方法來處理亞當與夏娃的罪了。為人父母者通常都會用上述方法,雖然他清楚知道兒女們做了錯事。使用問題會引導犯罪者作第一步的悔罪:「爸爸,這物件是我不小心弄壞的。」

    神顯然是早已知道亞當與夏娃做了什麼事情;他們犯了罪,神亦決定了如何處理(創三14-19)。這是使徒行傳十五18所顯示的原則的其中一個例子,使徒行傳記載說:「從創世記以來,顯明這事的主……」亦請參看賽四十一26,四十二923,四十三912,四十四7-8。上述經文都強調神預知將來,他有能力準確預言將會發生何事。縱然在事情發生前多個世紀,神也能預先將這些事情顯示給先知。──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創三15女人的後裔】「童女懷孕」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神蹟,是神最奇妙的作為。在伊甸園堙A神早就指出將有「女人的後裔」。主前七百年,神再藉著以賽亞明白宣佈,「將有同女懷孕生子,人要稱他的名為『以馬內利』。」

         神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徒十七26)。世上的人口都是從「一本」繁衍出來,因此萬族都是亞當的子孫。但如今,神再由「女人」生出第二個起頭來,祂在一本之外,祂是「女人的後裔」──基督。

         在亞當堛熙屬亞當,結局是被定罪,死亡;在基督堻屬基督,他們被稱義,得永生。── 吳恩溥《沒藥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