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創世記第十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創十二1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

         這是神第二次呼召亞伯拉罕。第一次的呼召,只把他帶到半路上;第二次的呼召,把他帶到迦南地。感謝神,我們能作基督徒,是因為神的堅持不放,不是我們自己去抓住神。如果憑著我們自己去作基督徒,我們早就失去了。―― 倪柝聲《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亞伯拉罕本來所住的地方,是在迦勒底的吾珥。那是一個事奉偶像的地方。他的父親他拉,就是住在那邊事奉偶像的(書廿四2)。神把亞伯拉罕呼召出來,在消極方面是要他離開本地、本族、父家,要他遠離事奉偶像的事;在積極方面是要他往神所要指示他的地去,也就是往迦南地去,在那地事奉這一位天地的主、至高的神。―― 倪柝聲《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這是神對亞伯蘭第二次的呼召;第一次的呼召是當亞伯蘭在米所波大米,『還未住哈蘭的時候』(徒七2)

         亞伯蘭離開迦勒底人之地,但他似乎走得不夠遠。他居留哈蘭的日子,聖經的記載全付闕如,這是一件何等嚴肅的暗示!但神一直堅持祂當初的呼召。我們有時候希望要藉著拖延來改變神向我們的要求。神並不如此作,因祂從來不會廢棄祂多年前擺在我們面前的目標。我們可能讓它滑掉,但神卻不是這樣。

         從神的觀點來看,哈蘭並不比米所波大米強多少。亞伯蘭在稍向前移之後也許就躊躇滿志,但神卻呼召他進入一個指定的地方(迦南美地)。一切真正的呼召都是高的呼召。讓我們不要滿足於『半路涼亭』。問題不在於我們從起點已經走了多遠,乃在於我們的心是否仍放在神的目的上。――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創十二1「你要離開。」】

一粒麥子沒有不落在地裡而完全死去的。這是亞伯蘭的經驗,他在本地本族雖很重要,但是人的想法與道路完全不是神的。亞伯蘭的人生蒙福,必須先到應許之地,在他本來的生活整個結束之後。每個人在蒙福之前,成為祝福之先,必無可避免地承受神的命令:「你要離開,願意死去!」

離開偶像之地——在大河那邊,那些地方都是敬奉偶像的。亞伯蘭若留居在那裡,必接觸污穢之物。所以神要他離開可受傳染的範圍,使他的家族保持純正的信仰,相信獨一的真神。你有否接觸黑暗的事,與惡者與偶像有關呢?離開、隔絕,決不觸摸污穢。要保持清潔,因為你是要作主的器皿。要看自己是死的。

離開後的孤寂——「我只呼召他,使他為大。」你若不願單獨去,就落在地上死了吧!神先要將我們降至最卑微,然後要提我們升至最尊貴。單獨應付世界,其實仍是在絕多數。

離開後有信心——「他出去,還不知道往哪裡去。」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冒險。但是他伸腳出來,沒有踏空,卻站在岩石上。每天在曠野上行行重行行,他一切需要必迎刃而解,一直到蒙福之地。死只是生命之門。他在哈蘭看自己是死的,就在世界各處的土地上結果累累。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創十二1~2 放棄家園的信心在這段經文中所形容的信心,是一種放棄家園的信心。這種信心是我們按神旨意,成就神計畫一個不可缺少的信心,可叫它做宣教的信心;今天環顧普世差傳工作,這種心志是非常重要。自從一九六五年起,我對差傳工作開始關懷,並且我深信,一個教會最大的使命是遵行參與宣教工作,拓展神的國度。教會除了要信徒得到教導、交通和成長外,更需要完成神託付的大使命。

  當我們回顧西方宣教歷史時,看見很多西方宣教士放棄家園,離鄉別井來到東方工作,將福音傳播;並且有很多客死異鄉的。亞伯拉罕的信心,在於當吩咐他時,他便聽命而行。這表明他信靠順服的靈性。當我們生活在世上的時候,有很多屬世的東西,似乎不斷纏繞戍畯怴F致我們搬家時,對於拔根離開,感到萬分困難。這可以代表我們生活的方向和方式的寫照;我們拼命地置業,買股票來保值,這不是錯誤,可是當神要呼召你作宣教工作時,很多基督徒就不能拔出深入生活的根了。假若我們好像亞伯拉罕一樣,認識自己不過是寄居的客旅;我們就不會被某地方的生活所轄制,我們的流動性就會很高,需要搬往別處亦很容易。── 張子華《從列祖生平看基督徒生命特徵

 

【創十二17因你蒙福】

最近我讀創世記第十二章時,對其中的第二節,領悟到一個嶄新的含義。從前我也讀過幾回這一段經文,但我總是先入為主的被「亞伯拉罕的約」這觀念所限制,因而忽略這一句話也適用於每一位基督徒。請注意上帝對這位先祖所說的:「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亞伯拉罕要成為別人得福的原因——上帝賜福給他,這並不是為他自己本身的享受,乃是為了讓其他的人也因他得福。

對基督徒而言,這是絕對的真實的。主將奇異的恩典賜給我們,他希望我們和那些失落的靈魂分享。我們這些信靠耶穌的一群,既然蒙主憐憫獲得拯救,也應當去「使別人」同蒙救恩。我們在主裡面獲得飽足,也應當出去向每一個人傳救恩的信息。(參閱馬可十六15)如此,在別人陷於困境時,你幫助他,當你自己遇到困難時,就必得到安慰。保羅特別強調這一點,他說:「我們要感謝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他是慈愛的天父,也是一切幫助的來源!他在我們各樣的患難上幫助我們,使我們能夠用他所賜給我們的幫助,去幫助遭遇各樣患難的人。」(林後一34

請不要忘記上帝對亞伯拉罕說的:「我必賜福給你……你也要叫別人得福。」原主也藉著你使別人得福。——R.W.D.——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創十二2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

         神對於亞伯拉罕的呼召,不只是要他往神所要指示他的地去,並且要使他成為一個大國。神的目的,是要得著一班人作祂的子民。神呼召亞伯拉罕,就是為了要揀選他和他的後裔作子民。換句話說,神揀選祂的子民是從亞伯拉罕起頭的。亞伯拉罕的被揀選,就是說,神在許多人中召出一個人來為著祂自己,神要得著一班子民為著祂自己。―― 倪柝聲《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創十二2神所立的拯救者,從肉身說,乃是出於蒙神揀選的以色列門;而出於這一位救贖主的新族類,在神的旨意堶情A正是蒙召與祂同工,使列國和世人蒙到救贖。這是聖經中最基本的啟示,也是神對亞伯蘭所說的話堶垠n的涵意。神所以要叫亞伯蘭成為大國,並且賜福給他,叫他的名為大,就是因為要他叫別人得福。今天教會的存在,正是為著叫萬有蒙福。如果教會忽略了這一個,她就全然失敗,結局必然被神棄絕。―― 摩根《話中之光》

 

【創十二3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可見神沒有忘記萬族。不過,神賜福給地上萬族的方法,不是直接的,乃是藉著亞伯拉罕。神揀選一個人,這一個人是一個器皿;從一個人,有了一個家;從一個家,有了一個國;從一個國,有了地上的萬族。神不是自己直接使萬族得福,神是先在一個人身上作工,使萬族因他得福。神要將祂自己的恩典、能力和權柄,完全盛在一個人的堶情A然後臨到所有的人。這是亞伯拉罕蒙揀選的原則。這一個原則,一直繼續到今天。―― 倪柝聲《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創十二7耶和華向亞伯蘭顯現,說:我要把這地賜給你的後裔。亞伯蘭就在那堿隻V他顯現的耶和華築了一座壇。」

         「亞伯蘭就在那裡為向他顯現的耶和華築了一座壇。」亞伯拉罕在神向他顯現的地方,築了一座壇。除非神向人顯現,人是不會主動的將自己的一切獻給神的。但當那一天神遇見了亞伯蘭,就在那一天神得著了他的生命。亞伯蘭並不知道奉獻的道理,也沒有人勸他去奉獻自己。這也許是很好的,因為那些傳講奉獻道理的人,我恐怕他們本身並不一定是奉獻給神的人。許多明白奉獻道理的人,卻不大認識奉獻的實際。可是亞伯蘭遇見了神,所以他就為神築了一座壇。你只要稍為瞥見了神,你就會永遠屬於祂的。兩千年來,教會的歷史都一直證實這件事。

         有一首詩的副歌:「我是祂的,我是祂的,榮耀歸祂名,我是祂的。」不認識什麼是奉獻的人,不會寫這樣的話。

         不是人挑選神去奉獻,乃是神揀選人來奉獻。能夠來事奉神的人,是尊榮的人。――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創十二8從那堨L又遷到伯特利東邊的山,支搭帳棚;西邊是伯特利,東邊是艾;他在那堣S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求告耶和華的名。」

         「伯特利」在原文的意思是「神的家」。迦南地有一個特點,就是說,神的子民是神的殿,是神的家。神救我們,不只要我們作一個好的基督徒,並且要我們和祂的眾兒女在一起成為神的家,成為一個身體。所以我們不應該有個人的「自由」。求神拯救我們脫離一切的個人主義。―― 倪柝聲《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怎麼能認識身體的生命呢?根本的條件是你的帳棚要搭在伯特利和艾的中間。「艾」在原文的意思是「堆」。伯特利是神的家;艾是一個堆,荒涼的堆。荒涼的堆就是指舊造。艾所代表的,就是舊造。我們如果要面向神的家,那就必須背朝著荒涼的堆。換句話說,一個基督徒如果肉體的生命沒有受過對付,他就不能知道基督身體的生命。進入基督的身體,享受身體的生命,活出身體的生命,是從對付肉體的生命起的,是從對付天然的生命起的。肉體沒有受過對付,而要活出一個身體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事。―― 倪柝聲《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創十二9亞伯蘭又漸漸遷往南地去。」

         他的失敗就在這堙G神帶領他到神的家,但是他不能長住在那堙A卻漸漸往南遷移;雖然他沒有立刻下到埃及去,可是他已經到了南地,就是與埃及交界的地方。他一到了與埃及交界的地方,就很容易下到埃及去。結果,在那媦誘F謊,被法老責備,受了頂大的羞辱(10~20)―― 倪柝聲《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創十二10~19 講誠實話的信心】信心的表現是要講出真實的話,換句話說,那就是說實話的信心。神要求我們有一個真理表達的信心。因為說謊話是屬撒但的行為;我們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也不能說謊。我們要成為一個誠實無過的人,那就要我們有說實話的信心來生活。

在過去曾經有一種「處境神學」的學說,其中附和這學說的一個學者曾經與另一位三一神學院的學者,在芝加哥大學辯論究竟能否在一些處境中,所說的謊話是可被接納,是對的。那處境神學問那三一神學院的教授:「假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有些日本兵在追殺我們中國的同胞,並且其中有一個逃到你的家中,你把他藏起來。稍後,日本兵來到你家搜查,知道你是基督徒,便不斷查問那中國逃犯在哪裡?有沒有在你家中?」那處境神學家就會否認,並且強調可以在這情況下說謊;但那三一神學院學者有智慧地說:「在這個罪惡的世界,在這種情況下,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做。到時我可能也講謊話,但我不會認為那次講的謊話是對的。我事後會跪在神的跟前,祈求祂的赦免,並且在神面前認罪。」這個對話的節錄和人物,是我經過修改;用中國和日本較與我們關切的史實,作背景的調校。

  今天的世界,說謊話的人所接受的。俗語常說:「忠忠直直,終須乞食。」這是一般人生活的價值觀;但是,我們是基督徒,我們必須有說實話的信心。── 張子華《從列祖生平看基督徒生命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