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出埃及記第九章拾穗

 

【出九1「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你進去見法老,對他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神這樣說: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

   〔暫編註解〕畜疫之災中,牲畜都死了,法老不須和摩西談判,需要說明的事很少,故記述甚短。不過,像在蠅災中一樣(八23),神給了法老一個時間,這就是“明天”(5節),讓他考慮,也給埃及百姓中敬畏神的有時間把牲畜從田間趕回屋內(參1921節)。

         這第五災的形式與第二災的形式,在開始時很相近,故有九災三三循環之說(見八20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414,Name=20})。但這災記述的獨特處,則在第三節以後主神是以第三人稱出現,以及有法老打發人察看以色列人的災情的事。

 

【出1~7{\Section:TopicID=130}畜瘟】

比較可能的,則是應當強調『在田間』(九3),那就是說凡是受到庇護的牲畜未受傷害。在埃及,長草的地方非常有限。顯然這災的意思是對於許多較少財產的埃及人是破產了,而法老並不為災難所動,他的心依然頑梗。

頭三個災禍,本身只是一種不便,不過嚴重程度一直增加。──《每日研經叢書》

 

【出九17 畜疫】 這畜疫經常被鑑定為炭疽。這種尼羅河沖下來的細菌,魚、蛙,和蒼蠅都被它所感染。埃及愛神哈妥爾(Hathor)以母牛的形式出現,而代表亞皮斯(Apis)的聖牛,更備受尊崇到死後要受薰屍處理,有自己的石棺,在墓城(necropolis)中安葬的地步。──《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九2「你若不肯容他們去,仍舊強留他們,」

   〔暫編註解〕你若不肯容他們去 請參看三20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252,Name=20}

 

【出九3「耶和華的手加在你田間的牲畜上,就是在馬、驢、駱駝、牛群、羊群上,必有重重的瘟疫。」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手”:參七1注。牲畜對埃及農、工業都很重要,馬更是運輸與作戰的重要牲口。

         “重重的瘟疫”。即可怕的瘟疫。這字有時用來指普遍的瘟疫(比較五3;九15),但這堿O指牲畜的瘟疫。顯然這次瘟疫具有極高的傳染力,而且是致命的。“馬”是埃及比較新近和昂貴的進口品。各種不同動物的死,會影響當地的運輸、耕作和禮拜(因為牛是神聖的)。不在“田間”的牲畜得免這次災難(比較19,21節;一二29)。

         「瘟疫」:作者未有進一步注明是何種疫害,可能是由於死青蛙繼續在田間腐爛,以及蒼蠅到傳染病菌所帶來的一種極厲害傳染病,流行在各類家畜當中。

         耶和華的手 這是比較其他耶典記述不同的地方。首先,這耶和華的說法是以第三人稱出現,而其他地方都用「我」。不過,因為這篇記述的敘事緊縮,說話由摩西的口而出,便不是在文法上有錯誤。其次是用來代表主神施行其作為,而耶典在其他的敘事則多數都直接的說「我要……」。不過,全舊約有二百多次用來表達神的權能和力量。故此,耶和華的手乃是給法老一個若仍強留以色列人在埃及的強力警告。

         牲畜 原文這詞是和野獸對比的家畜名稱。其後所提的牛群、羊群是很早就成為家畜的。則在主前二千五百年前後才獲馴服。較遲成為家畜。主前十八世紀以後進佔埃及的許克所斯人,是用馬作拖戰車的先驅,為騎兵之用則要在主前十二世紀從兩河流域起始。雖然如此,出埃及時代稱馬為家畜,仍可接受。但駱駝成為家畜,則是主前十二世紀以後由米甸人首先馴服的事。創廿四章和這堻ㄖ熏d駝當作家畜,可能是反映傳統故事在書寫時代,已普遍使用駱駝,所以作者將之列入為家畜了。

         重重的瘟疫 這瘟疫究竟是甚麼症,我們無法了解。有些學者認為是蛙災的腥臭遺留的,或是虱子、蒼蠅災害的延續,都不能使人有確鑿的憑據。我們應注意的是,這是主神的手所作的。

 

【出九4「耶和華要分別以色列的牲畜和埃及的牲畜,凡屬以色列人的,一樣都不死。’”」

   〔暫編註解〕耶和華要分別以色列的牲畜和埃及的牲畜 這是蠅災分別歌珊地沒有成群蒼蠅(八22)後,又一次清楚說明以色列人的牲畜不致遭災的話。

 

【出九5「耶和華就定了時候,說:“明天耶和華必在此地行這事。”」

   〔暫編註解〕“明天”。有些懼怕耶和華的埃及人趁此延遲的機會把自己的牲畜從田間帶回家堙]20節)。

         指明「明天」是災禍來臨之時,這必使埃及人知道災害並不是偶然發生的,乃是出於耶和華的命定。

         耶和華就定了時候 主神總是給人予悔改的機會,因為祂說話的時間,和定了時候之間,總是有空檔的。在這空檔時間中,人不悔改,在主神懲罰的時候到來時,人是無可推諉的了。

         明天耶和華必在此地行這事 這是一個肯定的預定時間,也是肯定的表明主神必要施行其懲罰的作為的話。在歷世代和今天,神仍是這樣對待我們(請參看彼後三813)。

 

【出九6「第二天,耶和華就行這事。埃及的牲畜幾乎都死了,只是以色列人的牲畜,一個都沒有死。」

   〔暫編註解〕第二天耶和華就行這事 這是主神自己施行神蹟,未經摩西或亞倫之手,故是屬耶典的清楚證據,也是主神在預定的時間施行作為的清楚說明。

         埃及的牲畜幾乎都死了 這堛幾乎有旁點,說明是和合本譯者所加的。原文卻是埃及的牲畜都死了。和合本加上這幾乎的原因,大概是因跟成茠熔臚C、八兩災,就是瘡災和雹災中,又清楚的說明有牲畜的緣故(見九9101920212225等)。

 

【出九7「法老打發人去看,誰知以色列人的牲畜連一個都沒有死。法老的心卻是固執,不容百姓去。」

   〔暫編註解〕法老打發人去看,誰知以色列人的牲畜連一個都沒有死 這是證明第4節主神的話為可靠,也證明法老想要察知實情,更證明主神的權能和榮耀,祂已把屬祂的人和屬埃及地的人「分別」了出來。雖然了解了實情,獨裁者一頑如故,正如下一句所說的。

         法老的心卻是固執,不容百姓去 請參看四21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281,Name=21}

 

【出九8「耶和華吩咐摩西、亞倫說:“你們取幾捧爐灰,摩西要在法老面前向天揚起來。」

    爐灰,又黑又細。最貼切的翻譯可能是「煤煙」(soot),即飄在風中極細的「塵」。煤煙飛揚可能是疾病迅速蔓延的象徵,也有可能表示患者病發時皮膚上長滿了黑斑。行法術的在此徹底被擊潰,對他們患病的描述充滿了幽默感(看11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第六災的瘡災,由摩西向天揚起爐灰造成。人畜都長瘡(10節),但不致死。行法術的也生瘡,長在膝頭和腿上(參申二十八35),不能站立(11節)。

         “爐灰”(更可作:煤灰)大概是從燒磚的火爐那堥來的。

         「爐」:大概是用來烘燒陶器,或製造石灰和碳。在第六災之前,所有災害都是從自然界中產生。現在卻源自工業界。

         你們取幾捧爐灰 與施行神蹟有關的準備工作,亞倫也有分兒,所以用你們。這堛爐灰,原文用了兩個字,第一個字和吹、噴的動作有關,因此是有「煙氣」的含意。第二個字固可繙成爐,但多數用在為燒窯的窯。表明其灰燒得更透徹而細緻的(參看創十九28;出十九18)。

         摩西要在法老面前向天揚起來 原文是在法老眼前,意義一樣。但七十士譯本卻在法老之後加了「和他臣僕」。之所以要在法老和他臣僕眼前揚灰,大概是因為11節提到行法術的也受禍之故。

         8~12第六災的降臨類似第三災,事前沒有預先宣告。

 

【出8{\Section:TopicID=131}瘡】

但牲畜之死威脅埃及人的生計,如今卻清楚地連他們的生命也受到威脅了。大抵爐灰(新國際本譯作『爐垢』)乃是一種象徵的行動,表示以後的事並非出於偶然。不論成因是甚麼,瘡在埃及乃是普遍的(申廿八27);這些瘡的來因則很可能是蠅咬;但是法術師『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卻有點牽強,因為瘡是在他們腳上;比較更大可能的乃是意指他們放棄耵坐F,因為他們不能再反抗下去了。──《每日研經叢書》

 

【出九812 幾捧爐灰】 部分學者認為爐灰取自磚窯(象徵以色列人的勞苦),但埃及的磚通常是曬乾而非窯燒的。本節所說的爐子規模頗大,因此可能是焚燒死畜屍骸之處。埃及人有時用散灰作為遏止瘟疫的法術 * 儀式。它在此雖或能夠結束畜疫,卻將苦難轉移到人類身上。──《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九9「這灰要在埃及全地變作塵土,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瘡。”」

    成了起泡的瘡」,「瘡」翻作「紅腫之處」更佳,摩西律法關乎醫藥的部分亦有使用這字(利十三18)。紅腫之處接而發出各種的「膿頭」或「潰瘍」。舊日解經家相信這是「尼羅河疥瘡」(Nilescab);這種皮膚的頑疾,現時在尼羅河水漲溢時依然常見。傳染性的痱子是另一個可能,熱帶國家常見這種發疹性皮膚病。──《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起泡的瘡”。即皮膚發炎。

         這灰要在埃及全地變作塵土 從這句話可見上一節的「爐灰」,並不是有些學者所說的「油煙」或「煤氣」。因為前節既說了可「捧」的,而這節所用的,又實在是一種固體物。雖然變作塵土可以令人暇想這灰原來可能是氣體,但這句話要表達的是在埃及全地,因為塵土的原文,和是相同的字,意即這成了埃及全地的一部分,到處都有了。

         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瘡 前面畜疫之災中,已說埃及的牲畜都死了(九6),這堛牲畜又從何而來?這可見原來的十災,並不是全部以色列人都擁有全部的十災的傳統。各災的傳統在不同群體中流傳,而由不同的底本作者搜集,經五經編輯者彙在一起後,才成了這整套的十災(請參看前面有關十災的緒言{\LinkToBook:TopicID=368,Name=七 十災 七8∼十一10})。五經的編輯者為存真起見,並沒有蓄意的將這顯存的矛盾設法隱去。起泡的瘡是表明非常致命而疼痛的毒起泡表明有膿汁。原文所用的字。加上這起泡的,就不是普通的了。在埃及生本是常事,故有「埃及」(申廿八27)的病名,正如「香港腳」是特產於香港的濕氣疹一樣。這種瘡也可能會與患大痳瘋有關聯(參看利十三1823),但更要緊的,是可以致命的毒(參看王下二十17;賽卅八21;伯二78)。

 

【出九10「摩西、亞倫取了爐灰,站在法老面前。摩西向天揚起來,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瘡。」

   〔暫編註解〕摩西亞倫取了爐灰……摩西向天揚起來 這是遵照主神的話而行(參看七6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365,Name=6}和本章8節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438,Name=8})。

         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瘡 神說要有甚麼,就有了甚麼,或是,事就這樣成了。

 

【出九1012 瘡災】 接觸過有病青蛙或牲畜的飛蟲叮咬人類,藉此傳播皮膚性炭疽。這些病菌能夠使人生瘡,手足上尤然。──《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九11「行法術的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因為在他們身上和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這瘡。」

   〔暫編註解〕「起泡的瘡」:病徵是起膿,發炎,痛楚,情況非常嚴重,但不至於死。

         行法術的自身難保。

         因為在他們身上,和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這瘡 這就正如中國俗話所說:「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這種起泡的瘡,大概屬癰疽之類,是非常疼痛難堪的。所以,他們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的含意,一方面也表達敵不過摩西了,另方面也是寫實的說,他們疼痛非常,坐立難耐的而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了。

 

【出九12「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不聽他們,正如耶和華對摩西所說的。」

    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戴維斯指出聖經雖然說過神要使法老的心剛硬(出四21),災難真正發生後,用這措辭還是第一次。前面一貫的立場都是從另一方面看:法老硬著心。本節的寓意是,神使自己硬著心的人心硬。──《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是回應4:21;本節之前,作者一直提到法老剛硬己心,現在是神將他早已硬化的心變得更剛硬。

         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 雖然在預言法老的心剛硬時,主神為要彰顯祂的榮耀而能多行神蹟奇事,以及為要使摩西確知祂的同在(見三12),並神眷顧以色列人的臨在(參看四31,六1),祂的確說了我要使法老的心剛硬(四21和七3)。但是,在祂行神蹟的過程中,祂還沒有施行過這種嚴重的作為,乃是任由法老自己固執或剛硬(見七1322,八1532,九7等)。這節經文是首先施行這種作為,令法老無法回轉過來了。在下一個神蹟(雹災),神再一次放手,而不單法老,連他的臣僕在內,都任意的剛硬(見九3435)。因此,在其後的作為中,神便使法老的心剛硬,甚至連他的臣僕,神也使他們的心剛硬了(見十12024等)。

 

【出九13「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清早起來,站在法老面前,對他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神這樣說: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

   〔暫編註解〕站在法老面前。第六災對法老剛硬的心沒有產生作用。他既不同情百姓的疾苦,也不在乎自身的苦難。因此摩西奉命再次來到他面前,宣佈更嚴重,更可怕的懲罰。

         對他說。摩西重複以前說過的信息,表明神是不變的(見出8:1, 209:1等)。接下去一大段新的話含有對最剛硬的罪人最嚴厲的警告。

         13~35 第七災──冰雹:作者用了較長的篇幅描述這災,是要將故事帶到另一高峰,為最後的審判留下伏筆。

 

【出九13~35雹災】

祂掌握自然界一切權能去成就祂的目的。法老不是一個偶然的障礙,而是神所許可,以表彰耶威大能的手段(15-16)。埃及不會被除滅(19節),因為神的旨意乃是要顯示祂拯救的大能,而不是破壞。

在比較不太高緯度的地方少有強烈的雷雨,這雷雨本身必然很可怕;那『火』(24節)當然是指閃電。我們記得小小的雹能造成多大的損害,我們便可以想像大雹能殺害人獸的效果如何。而且,它們必然摧毀了許多窮苦人家的小屋。──《每日研經叢書》

 

【出九1335 下雹的結果】 雹對農作物和人畜都具有破壞力。經文對受影響穀物的描述(3132節),表示當時是一、二月之間。──《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九14「因為這一次我要叫一切的災殃臨到你和你臣僕並你百姓的身上,叫你知道在普天下沒有像我的。」

   〔暫編註解〕因為這一次我要叫一切的災殃臨到你…… 這句話有三個困難:(一)原文本是:「這一次我要差一切的災殃臨到你的心」。這是費解的,所以譯文把「的心」除去。(二)災殃只在這堥洏庣L一次,與十災中所用災禍並不相同,它是指這一次,就是雹嗎?(三)若果是的話,為甚麼說一切的災殃?因為這片語明顯不是指一次災殃

         叫你知道在普天下沒有像我的 這是差一切的災殃臨到的頭一個目的。這目的已在前面各災中申述過(見七517,八1022等)。所以這節經文並不是指這一次的雹災,乃是歷次的一切災殃。

         14~15節看來,神保留法老的性命有那兩個目的?你知道自己生存的意義嗎?你怎樣達成神在你身上的心意呢?

         1416神向法老說明降災的理由,不是要消滅他,而是要他知道神的大能,使祂的名可以傳遍天下。

 

【出九15「我若伸手用瘟疫攻擊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從地上除滅了。」

   〔暫編註解〕「瘟疫」: 與9:3的瘟疫為同一個字 ; 其實在第五災的畜疫裡,神本可使人與牲畜同時滅亡,但 沒有這樣做,是基於 的憐憫。神降災禍其實不單是為了審判,也是為了彰顯 的憐憫;每一個災禍都是法老悔改的機會,不過他沒有悔改,反而更加心硬,以致後來那些更嚴重的災禍接踵而至。

         我若伸手用瘟疫攻擊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從地上除滅了 這是回顧以往一切的災殃中,神仍然憐憫法老和他的百姓,沒有像降瘟疫在牲畜身上,使埃及的牲畜都死了一樣地用瘟疫攻擊法老和埃及人。目的是在使法老認識主神,知道祂是普天下的主。

 

【出九16「其實,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顯我的大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

    叫你存立」這個希伯來動詞的意思是「維持你的性命」,而非「叫你興起」(「創造你」)。本節在此的重點和保羅在羅馬書九章1618節所強調的,同樣是神的耐性和恆忍。若果不然,神早已降災將他們滅絕了(15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我叫你存立」:原意是「我讓你繼續存活」;

         「向你顯我的大能」:可作「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參羅9:17)。神的計畫是要讓法老經歷 的能力,並叫全世界的人都認識耶和華是誰。

         其實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顯我的大能 這是差這一切災殃的第二個目的。這目的固然使法老知道主神是普天下的主,所以讓他仍然存立,但也在出主神的大能。因這句話,這十災通常也被稱作主神大能的作為

         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 這是第三個目的,也是最重要的目的。主神就是要藉這些大能的作為,不單使法老知道祂是普天下的主,也要使主神的名傳遍天下

 

【出九17「你還向我的百姓自高,不容他們去嗎?」

    自高」這個不尋常的形式只是在此出現一次。字根有「堆起攻城的土堆」(即「築壘」)之義,因此譯作「蓄意阻撓」似乎更佳。──《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自高」:字義是「築起障礙物」。

         你還向我的百姓自高,不容他們去麼 因為神在這期間降了這一切的災殃,仍然容法老存在和仍然作埃及的王,目的是藉這些大能的作為,顯出祂的榮耀,使祂的名普傳天下。為使這種使命能以維持,祂揀選了以色列人作祂的百姓。現在你既受了這麼多災殃,還向我的百姓自高,不容他們去麼?

 

【出九18「到明天約在這時候,我必叫重大的冰雹降下,自從埃及開國以來,沒有這樣的冰雹。」

   〔暫編註解〕雲層的氣溫發生急劇的變化,水滴在高空結成冰塊下降,形成冰雹。這現象在埃及十分罕見。降雹時常有雷聲、閃電和大雨,傷毀農作物和人畜。這次降在埃及的冰雹非常厲害(24節)。有的解經家指出,尼羅河的氾濫已隨秋季的消逝而過去。現在是新年一、二月,大麥與麻吐穗開花(31節),也是降雹的氣候。

         埃及所產細麻布聞名世界。大麥適宜生長於尼羅河畔乾燥氣候中。

         到明天約在這時候,我必叫重大的冰雹降下 神還是憐憫的主,不把重大的冰雹隨即降下,而留待明天約在這時候,讓法老有廿四小時的機會可思想悔改,若不悔改,也有機會預作防護。

 

【出九19「現在你要打發人把你的牲畜和你田間一切所有的催進來;凡在田間不收回家的,無論是人是牲畜,冰雹必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必死。’”」

   〔暫編註解〕神給予埃及人自由選擇的權利,凡相信神所說的便可避過這雹災,這也是神憐憫的一面。

         現在你要打發人把你的牲畜和你田間一切所有的催進來 不但讓法老和他臣民有機會預作防護,主神並指示他們要預作防護。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凡在田間不收回家的,無論是人是牲畜,冰雹必降在他們的身上,他們必死 這將是不聽警告的後果──必死

 

【出九19~21「……把你的牲畜,和你田間一切所有的催進來……」】

{命題15}如果幾乎所有牲畜都死了,何以仍有牲畜存活?

〔難題〕出埃及記九章6節提到第五災「埃及的牲畜幾乎都死了」。但是,在九章19節提到「把你的牲畜和田間一切所有的催進來」到房子裡。如果所有的牲畜幾乎都死了,何以仍有存活的?

【解答】

首先,這個“所有”(all )表示“大多數”(the vast majority)。而且畜疫之災所傷害的是田間的牲畜(cattle’s in the field;出九3),牲畜在畜舍(stalls)裡的將不受到瘟疫的傷害。最後,牲畜(cattle)一般並不是指馬、驢、駱駝;它只是一些倖免家畜(livestock) 的一部份。從以上的觀點來看,這些敘述的經文之間並無衝突矛盾。尤其是這些敘述都是出自一位有理性的作者,他將第一手資料生動的描述出來。──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出九20「法老的臣僕中,懼怕耶和華這話的,便叫他的奴僕和牲畜跑進家來。」

   〔暫編註解〕法老臣僕中懼怕耶和華這話的  原文懼怕和敬畏是同一個字。

         20~21 作者將埃及人分為兩大類;那些懼怕神的,和那些不理會神話語的。不久,作者會再一次提及那些懼怕神的埃及人,他們試圖說服法老屈服(10:7)。

 

【出九21「但那不把耶和華這話放在心上的,就將他的奴僕和牲畜留在田裡。」

   〔暫編註解〕但那不把耶和華這話放在心上的 今日的人也和當年一樣,聽了主神的話,有的人敬畏(20),有的人不把這話放在心上。敬畏而相信主神話的,就會預作防護;不把主神的話放在心上的,根本就不理一切。其結果也就有很大的分別。

 

【出九22「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向天伸杖,使埃及遍地的人身上和牲畜身上,並田間各樣菜蔬上,都有冰雹。”」

   〔暫編註解〕向天伸杖是合適的,因為這個災難是從天上降下來的。亞倫在第一災和第二災時是伸杖在水面上的(出7:19,208:6)。在第三災中他伸杖在“地上的塵土”上(出8:17)。

 

【出九23「摩西向天伸杖,耶和華就打雷下雹,有火閃到地上;耶和華下雹在埃及地上。」

   〔暫編註解〕冰雹在埃及十分罕見,這現象更突顯摩西所行的是神蹟。

         摩西。從第七災開始,摩西成了神的唯一代表。法老仍召見摩西和亞倫作為以色列人的代表(第27節;出10:8),因為從災難一開始,他就一直在與他們打交道。但摩西現在成為神在國王面前的代言人和神懲罰的執行者。他現在已不再膽怯和恐懼,乃是神事業的堅強衛士,直到生命的結束。

         打雷下雹,有火。所預言的只是冰雹,但在暖和的天氣中常伴隨著閃電和打雷。“有火閃到地上”這種奇怪的閃電現象就好象是流星一樣。

 

【出九24「那時,雹與火攙雜,甚是厲害,自從埃及成國以來,遍地沒有這樣的。」

   〔暫編註解〕。閃電雖然很厲害,冰雹造成的破壞更大。正如預先所警告的(第19節),露天的牧人和牲畜都被打死了。

 

【出九25「在埃及遍地,雹擊打了田間所有的人和牲畜,並一切的菜蔬,又打壞田間一切的樹木。」

   〔暫編註解〕「所有」:不需按字面解釋,作者強調這災的厲害,使埃及的經濟和農作物都受了打擊。

         擊打了……一切的菜蔬。這不是從絕對意義上說的,因為根據出10:5,仍有一些菜蔬留了下來。所以本節指的是莊稼和果樹。據出9:31,大麥和麻全毀了,而其他農作物的受害程度則要小一些。

         這節的中文譯本已將原文簡縮了。原文頭一段直譯是:「冰雹擊打了埃及全地,就是凡在田間的人和牲畜,並一切在田間的菜蔬。」第二段直譯則為:「冰雹擊打而破壞了田間一切的樹木。」

 

【出九26「惟獨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沒有冰雹。」

   〔暫編註解〕見出8:229:410:23

 

【出九27「法老打發人召摩西、亞倫來,對他們說:“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華是公義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惡的。」

         希伯來文的『義』字並不重在道德問題,而是與神的關係是否正確。出九27法老說:『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華是公義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惡的。』原文意思是:『我犯罪,耶和華是站在對的一邊,我和我的百姓卻站在不對的一邊。』── 佚名

   〔暫編註解〕法老首次承認耶和華神的大能,他犯了罪,他和埃及人是邪惡的。

         法老第一次承認他的罪以及耶和華的公義。摩西看出這招認只是表面化的(30節)。

         法老首次承認自己是「犯了罪」,比起以前的反應認真得多。

         法老的認罪(27~28)是否出自真心?你遵行神的吩咐又到什麽地步呢?

         這一次我犯了罪了。法老雖是仍然作自我的防護,而不願完全的投降主神,亦已承認主神的大能和公義,比他在蛙災(八8)和蠅災(八28)中所表現的,進步得多了。

 

【出九28「這雷轟和冰雹已經夠了。請你們求耶和華,我就容你們去,不再留住你們。”」

    雷轟」希伯來原文直譯是「神的聲音」,然而依照閃族慣用語法,應當譯作「極大的雷聲」。從西乃山以至福音書(出十九19;約十二29),「雷聲」素被視為神聲音的象徵。所以惟獨在本節,這句話當以最完整的意義,解作「神說出審判」。──《丁道爾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雷轟」:在原文是「神的聲音」,其實在舊約裡,雷轟往往象徵神的聲音;法老也似乎體驗到:神在說話當中執行審判了。

         請你們求耶和華,我就容你們去,不再留住你們 法老在驚心動魄中,不但向主神認錯,也向神饒,並申明容以色列人出境,不再留住他們。這似乎是無條件的放他們離開埃及了。原因很簡單,埃及是無雨區,現在卻打雷下雹了。

 

【出九29「摩西對他說:“我一出城,就要向耶和華舉手禱告;雷必止住,也不再有冰雹,叫你知道全地都是屬耶和華的。」

   〔暫編註解〕向耶和華舉手禱告 和合本在禱告的字旁加點,表示原文無此兩字。但這加字是符合原意的。因為舊約祈禱姿勢的特徵之一就是向天舉手(參看王上八22;拉九5;詩廿八2,六十三4,一三四2;賽一15;哀二19)。摩西禱告,當然是為應法老的請求,止住冰雹的災禍。

         29~30 摩西願意求神停止雷暴及冰雹,為要讓神再一次彰顯 的能力。但摩西也察覺到法老的悔改不是真心的;他不是懼怕神,只是懼怕大雷暴。

 

【出九30「至於你和你的臣僕,我知道你們還是不懼怕耶和華神。”」

   〔暫編註解〕至於你和你的臣僕,我知道你們還是不懼怕耶和華神 前面各災禍均只提到法老不認識主神,以致不懼怕耶和華神,這堨B講及法老的臣僕。在降這災之先,摩西已奉主神吩咐叫他們預作防護(19節),而法老的臣僕中,卻有不把主神的話放在心上的(21節)。

         31~32 提供一些時間上的參考:埃及人在一、二月間收割麻和大麥,在三、四月間則收割小麥和粗麥,所以雹災很可能是在一、二月間發生的。這兩節也反映出作者的用意──解釋蝗蟲所吃的是什麽(10:5, 15)。

 

【出九31「(那時,麻和大麥被雹擊打;因為大麥已經吐穗,麻也開了花。」

   〔暫編註解〕“大麥”成熟,“麻”(即亞麻)也開花,由此可見,雹災是發生在一月。此外,從一月到四月,牲畜通常都在戶外(比較20,21節)。

         3132這兩節經文若放在25節之後,便比較順理成章。在現有位置,就明顯是後人的加插。誰加插的?學者甚有爭論。但這加插卻給我們看到這冰雹之災,大概是發生在陽曆一月間。因為埃及的麻和大麥是在二至三月間收成,這時大麥已經吐穗,麻也開了花,所以被雹擊打敗壞了。小麥和粗麥是在三至四月間收成,這時還沒有長成,所以沒有被雹所害。這後者,以及這兩節話之記述的目的,大概是為蝗災中仍有田間所長的東西的緣故(見十515)。

 

【出九32「只是小麥和粗麥沒有被擊打,因為還沒有長成。)」

   〔暫編註解〕“小麥和粗麥”在這雹災並沒有受到傷害,因為它們要在一個多月之後才成熟(參看一○5)。

         麻和大麥被摧毀,而小麥和粗麥沒有被毀,證明雹災發生在一月底或二月初,是在出埃及前的兩、三個月。關於十大災延續的時間,見出7:259:31注釋。

 

【出九33「摩西離了法老出城,向耶和華舉手禱告;雷和雹就止住,雨也不再澆在地上了。」

   〔暫編註解〕摩西的祈禱(33)能改變神的心意,抑或是迫使神作出讓步?還是符合神的計畫?

 

【出九34「法老見雨和雹與雷止住,就越發犯罪;他和他的臣僕都硬著心。」

   〔暫編註解〕法老再犯罪,再度硬起心不放以色列人走。參四21;七1注。

 

【出九35「法老的心剛硬,不容以色列人去,正如耶和華藉著摩西所說的。」

   〔暫編註解〕像以前的一些災難一樣,第七災證明因畏懼而生的悔改是毫無價值的。神本可以這樣獲得全人類的服從,但壓服是沒有好處的,因為不會贏得人心。認識神不是藉著恐懼的狂瀾和烈焰,而是藉著對人心所發微小的聲音。許多罪人都曾經過恐懼之門,在那裡聽見祂的聲音,承認祂的大能和自己的不配,但只有當靜下心來聽清那聲音時,人的品格才會發生變化。

         按本章的記載,神對人懲罰是群體性的,還是個別的呢?見6, 10, 20-21。新約中有這種觀念嗎?神這樣做是否公平呢?

 

暫編註解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中文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