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出埃及記第九章拾穗

 

【出九1「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你進去見法老,對他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上帝這樣說: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

 

【出1~7{\Section:TopicID=130}畜瘟】

比較可能的,則是應當強調『在田間』(九3),那就是說凡是受到庇護的牲畜未受傷害。在埃及,長草的地方非常有限。顯然這災的意思是對於許多較少財產的埃及人是破產了,而法老並不為災難所動,他的心依然頑梗。

頭三個災禍,本身只是一種不便,不過嚴重程度一直增加。──《每日研經叢書》

 

【出九17 畜疫】 這畜疫經常被鑑定為炭疽。這種尼羅河沖下來的細菌,魚、蛙,和蒼蠅都被它所感染。埃及愛神哈妥爾(Hathor)以母牛的形式出現,而代表亞皮斯(Apis)的聖牛,更備受尊崇到死後要受薰屍處理,有自己的石棺,在墓城(necropolis)中安葬的地步。──《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九2「你若不肯容他們去,仍舊強留他們,」

 

【出九3「耶和華的手加在你田間的牲畜上,就是在馬、驢、駱駝、牛群、羊群上,必有重重的瘟疫。」

 

【出九4「耶和華要分別以色列的牲畜和埃及的牲畜,凡屬以色列人的,一樣都不死。’”」

 

【出九5「耶和華就定了時候,說:“明天耶和華必在此地行這事。”」

 

【出九6「第二天,耶和華就行這事。埃及的牲畜幾乎都死了,只是以色列人的牲畜,一個都沒有死。」

 

【出九7「法老打發人去看,誰知以色列人的牲畜連一個都沒有死。法老的心卻是固執,不容百姓去。」

 

【出九8「耶和華吩咐摩西、亞倫說:“你們取幾捧爐灰,摩西要在法老面前向天揚起來。」

    爐灰,又黑又細。最貼切的翻譯可能是「煤煙」(soot),即飄在風中極細的「塵」。煤煙飛揚可能是疾病迅速蔓延的象徵,也有可能表示患者病發時皮膚上長滿了黑斑。行法術的在此徹底被擊潰,對他們患病的描述充滿了幽默感(看11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出8{\Section:TopicID=131}瘡】

但牲畜之死威脅埃及人的生計,如今卻清楚地連他們的生命也受到威脅了。大抵爐灰(新國際本譯作『爐垢』)乃是一種象徵的行動,表示以後的事並非出於偶然。不論成因是甚麼,瘡在埃及乃是普遍的(申廿八27);這些瘡的來因則很可能是蠅咬;但是法術師『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卻有點牽強,因為瘡是在他們腳上;比較更大可能的乃是意指他們放棄耵坐F,因為他們不能再反抗下去了。──《每日研經叢書》

 

【出九812 幾捧爐灰】 部分學者認為爐灰取自磚窯(象徵以色列人的勞苦),但埃及的磚通常是曬乾而非窯燒的。本節所說的爐子規模頗大,因此可能是焚燒死畜屍骸之處。埃及人有時用散灰作為遏止瘟疫的法術 * 儀式。它在此雖或能夠結束畜疫,卻將苦難轉移到人類身上。──《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九9「這灰要在埃及全地變作塵土,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瘡。”」

    成了起泡的瘡」,「瘡」翻作「紅腫之處」更佳,摩西律法關乎醫藥的部分亦有使用這字(利十三18)。紅腫之處接而發出各種的「膿頭」或「潰瘍」。舊日解經家相信這是「尼羅河疥瘡」(Nilescab);這種皮膚的頑疾,現時在尼羅河水漲溢時依然常見。傳染性的痱子是另一個可能,熱帶國家常見這種發疹性皮膚病。──《丁道爾聖經註釋》

 

【出九10「摩西、亞倫取了爐灰,站在法老面前。摩西向天揚起來,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瘡。」

 

【出九1012 瘡災】 接觸過有病青蛙或牲畜的飛蟲叮咬人類,藉此傳播皮膚性炭疽。這些病菌能夠使人生瘡,手足上尤然。──《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九11「行法術的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因為在他們身上和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這瘡。」

 

【出九12「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不聽他們,正如耶和華對摩西所說的。」

    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戴維斯指出聖經雖然說過神要使法老的心剛硬(出四21),災難真正發生後,用這措辭還是第一次。前面一貫的立場都是從另一方面看:法老硬著心。本節的寓意是,神使自己硬著心的人心硬。──《丁道爾聖經註釋》

 

【出九13「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清早起來,站在法老面前,對他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上帝這樣說: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

 

【出九13~35雹災】

祂掌握自然界一切權能去成就祂的目的。法老不是一個偶然的障礙,而是神所許可,以表彰耶威大能的手段(15-16)。埃及不會被除滅(19節),因為神的旨意乃是要顯示祂拯救的大能,而不是破壞。

在比較不太高緯度的地方少有強烈的雷雨,這雷雨本身必然很可怕;那『火』(24節)當然是指閃電。我們記得小小的雹能造成多大的損害,我們便可以想像大雹能殺害人獸的效果如何。而且,它們必然摧毀了許多窮苦人家的小屋。──《每日研經叢書》

 

【出九1335 下雹的結果】 雹對農作物和人畜都具有破壞力。經文對受影響穀物的描述(3132節),表示當時是一、二月之間。──《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九14「因為這一次我要叫一切的災殃臨到你和你臣僕並你百姓的身上,叫你知道在普天下沒有象我的。」

 

【出九15「我若伸手用瘟疫攻擊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從地上除滅了。」

 

【出九16「其實,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顯我的大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

    叫你存立」這個希伯來動詞的意思是「維持你的性命」,而非「叫你興起」(「創造你」)。本節在此的重點和保羅在羅馬書九章1618節所強調的,同樣是神的耐性和恆忍。若果不然,神早已降災將他們滅絕了(15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出九17「你還向我的百姓自高,不容他們去嗎?」

    自高」這個不尋常的形式只是在此出現一次。字根有「堆起攻城的土堆」(即「築壘」)之義,因此譯作「蓄意阻撓」似乎更佳。──《丁道爾聖經註釋》

 

【出九18「到明天約在這時候,我必叫重大的冰雹降下,自從埃及開國以來,沒有這樣的冰雹。」

 

【出九19「現在你要打發人把你的牲畜和你田間一切所有的催進來;凡在田間不收回家的,無論是人是牲畜,冰雹必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必死。’”」

 

【出九19~21「……把你的牲畜,和你田間一切所有的催進來……」】

{命題15}如果幾乎所有牲畜都死了,何以仍有牲畜存活?

〔難題〕出埃及記九章6節提到第五災「埃及的牲畜幾乎都死了」。但是,在九章19節提到「把你的牲畜和田間一切所有的催進來」到房子裡。如果所有的牲畜幾乎都死了,何以仍有存活的?

【解答】

首先,這個“所有”(all )表示“大多數”(the vast majority)。而且畜疫之災所傷害的是田間的牲畜(cattle’s in the field;出九3),牲畜在畜舍(stalls)裡的將不受到瘟疫的傷害。最後,牲畜(cattle)一般並不是指馬、驢、駱駝;它只是一些倖免家畜(livestock) 的一部份。從以上的觀點來看,這些敘述的經文之間並無衝突矛盾。尤其是這些敘述都是出自一位有理性的作者,他將第一手資料生動的描述出來。──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出九20「法老的臣僕中,懼怕耶和華這話的,便叫他的奴僕和牲畜跑進家來。」

 

【出九21「但那不把耶和華這話放在心上的,就將他的奴僕和牲畜留在田裡。」

 

【出九22「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向天伸杖,使埃及遍地的人身上和牲畜身上,並田間各樣菜蔬上,都有冰雹。”」

 

【出九23「摩西向天伸杖,耶和華就打雷下雹,有火閃到地上;耶和華下雹在埃及地上。」

 

【出九24「那時,雹與火攙雜,甚是厲害,自從埃及成國以來,遍地沒有這樣的。」

 

【出九25「在埃及遍地,雹擊打了田間所有的人和牲畜,並一切的菜蔬,又打壞田間一切的樹木。」

 

【出九26「惟獨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沒有冰雹。」

 

【出九27「法老打發人召摩西、亞倫來,對他們說:“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華是公義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惡的。」

         希伯來文的『義』字並不重在道德問題,而是與神的關係是否正確。出九27法老說:『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華是公義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惡的。』原文意思是:『我犯罪,耶和華是站在對的一邊,我和我的百姓卻站在不對的一邊。』── 佚名

 

【出九28「這雷轟和冰雹已經夠了。請你們求耶和華,我就容你們去,不再留住你們。”」

    雷轟」希伯來原文直譯是「神的聲音」,然而依照閃族慣用語法,應當譯作「極大的雷聲」。從西乃山以至福音書(出十九19;約十二29),「雷聲」素被視為神聲音的象徵。所以惟獨在本節,這句話當以最完整的意義,解作「神說出審判」。──《丁道爾聖經註釋》

 

【出九29「摩西對他說:“我一出城,就要向耶和華舉手禱告;雷必止住,也不再有冰雹,叫你知道全地都是屬耶和華的。」

 

【出九30「至於你和你的臣僕,我知道你們還是不懼怕耶和華上帝。”」

 

【出九31「(那時,麻和大麥被雹擊打;因為大麥已經吐穗,麻也開了花。」

 

【出九32「只是小麥和粗麥沒有被擊打,因為還沒有長成。)」

 

【出九33「摩西離了法老出城,向耶和華舉手禱告;雷和雹就止住,雨也不再澆在地上了。」

 

【出九34「法老見雨和雹與雷止住,就越發犯罪;他和他的臣僕都硬著心。」

 

【出九35「法老的心剛硬,不容以色列人去,正如耶和華藉著摩西所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