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出埃及記第十三章拾穗

 

【出十三1~2{\Section:TopicID=172}頭生的當歸於神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以色列中凡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是我的,要分別為聖歸我。」

         十三章一節告訴我們一件事,就是從今以後,凡以色列頭生的,都要歸耶和華。因此,凡一切用寶血買來的,也都是神的。我們是祂買來的,我們沒有自由。我們幾個能說,神!我是歸於你的,我是你的奴隸呢?「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神。」(林前六20)每一個人得救的那一天,就是他出賣的一天。奴是用錢買的,僕是用錢雇的。被買的,在他自己沒有自由;被雇的,是可以有自由的。我們是神的奴,不是神的僕。聖經原文每一次說到這事,都是說我們是一個被買的奴隸──被神買的奴隸。―― 倪柝聲《逾越節》

 

【出十三13 分別為聖】 任何母親的第一個男胎都被視為是神明所有的。這概念在古代近東有時導致以孩童為祭,來保證豐饒。此外在祖先崇拜的制度中,長子所繼承的是作為家中祭司的職任。在以色列中,這信念所導致的是分別為聖──長子撥給神在祭儀或在聖殿中事奉。長子可以從這處境中贖回,按以色列律法的規定,其地位由利未人所取代(民三1113)。──《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2{\Section:TopicID=164}以色列中凡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是我的,要分別為聖歸我。」

         神所殺的是頭生的,所以神也用頭生的救頭生的。主耶穌是頭生的兒子(路二7)。祂是無瑕無疵的救主(彼前一19)―― 倪柝聲《逾越節》

 

【出十三2「以色列人中凡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是我的,要分別為聖歸我。」】

以色列人是神從埃及所救出來的,是屬神的子民,他們有責任事奉神、聽神的話,而以色列人中頭生的更是神用羔羊之血所贖的,要分別為聖歸給神,否則是不當存活的,這預表新約的信徒是主耶穌用寶血所贖的人,都當歸給神、分別為聖,不能別有所屬所歸,不能作別用,也不能為自己而活(林前61920;羅148)。

這種救贖的關係是信徒屬靈生命的基礎,離開這個基礎,和神的關係就不對。真理就要被歪曲,道路也走錯了,所有屬靈的生活都要失去真正的意義,這也是許多信徒失敗、跌倒、墮落的原因。信徒一離開寶血的救贖基礎,一離開歸主為聖的地位,就否定了與主的基本關係,不承認祂為主,不要以為我們是屬祂的人,就可以隨便了。脫離主的自由,實際上就是重新去作撒但的俘虜,作罪的奴僕,與世俗為友,同流合污,必陷入不可收拾的地步。

所以最重要的是立刻將自己重新放在被寶血所救贖的地位,再分別為聖將自己歸給神承認是屬祂的,以祂為主,為祂而活,遵行神的旨意,度在世餘下的光陰。這樣,才與神有正當的關係,有平安喜樂。將來,承受神的國。──《每日天糧》

 

【出十三4 亞筆月】 亞筆月相等於公曆的三月至四月。這是古名,後來的以色列曆法稱之為尼散月。──《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5 迦南諸族和流奶與蜜之地】 有關迦南諸族和流奶與蜜之地的討論,請參看三章710節和三章8節的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610 無酵節】 有關無酵節(除酵節)的討論,請參看十二章1420節的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9 護身符】 古代近東的人經常佩帶 * 護身符,以求避除邪靈。他們相信貴金屬和寶石最為有效,有時更內藏有法力的字句或咒語。護身符在以色列遭禁,但其概念卻被改裝為對律法的紀念(和這個節期一樣);其他經文(見:申六8)亦描述它內藏經文或祝福等,作為實質的紀念。可作例證的,有一九七九年在耶路撒冷城外不遠處的前被擄時期古墓中挖掘到的銀製小卷。這些小卷中藏有民數記六2426的祝福,是現存最古的聖經片段。──《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1116 獻頭生牲畜為祭】 頭生的牲畜要獻為祭物,表示對耶和華的謝意;惟驢子不得認可。迦南人有偶爾犧牲驢子的習慣,* 馬里文獻亦記載了堅定盟約的儀式中,有一步是獻驢為祭。作為重要的馱獸,可能是驢子不得作為祭牲的理由。驢子和兒子一樣必須贖出來──即以別的祭牲取代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12~14 <syncBible ref=13:12-14>“以色列人頭生的男孩和雄性牲畜,都歸給神(都要贖回)”是甚麼意思?】

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那一夜,所有頭生的男孩,都因門框上塗上羔羊之血而免於被殺。因為神拯救了他們,所以祂有權利要求將這些歸給祂。不過神吩咐他們,要用銀子把頭生的男孩贖回。這種禮儀有三個目的:(1)使以色列人想起神免去他們長子的死亡,釋放全民脫離為奴之地。(2)它顯明神極度重視人類的生命,跟異教有天壤之別,拜假神的人相信假神喜愛殺人獻祭。(3)它預表將來主耶穌基督要為我們付上贖價,一次性將我們買回並永遠歸與神。——出埃及記注釋(靈修版聖經注釋)

 

【出十三14「耶和華用大能的手降我們領出來。」】

在本章裡有四次提到摩西的話,神用大能的手救祂的百姓脫離埃及為奴之家。我們也被提醒在我們信的人有極大的能力。(以弗所書一章十二至二十節)

神大能的手提拔我們——以色列人若必須自救,再由神來救拔,他們一定無能為力。他們那麼軟弱,只有躺在坑底呻吟。但是神的恩手伸到他們,甚至碰到他們最深的低處。神的救助不是基於他們的行為,然後再由神來負責。當我們實在沒有力量,用盡我們一切,甚至心力消耗殆盡,那時神會來,成為我們心靈的力量,是我們永遠的分。

神大能的手對付仇敵——法老雖然強力,人們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好似幼童抓住小蟲一般。到底成人比幼童的手強,更何況神比法老呢?可見撒旦雖將你擄掠,不必怕他,只看神恩手的力量,在祂有什麼難成的事呢?

神大能的手足以依靠——對信祂的人,神好似火車頭一樣,但後面的車廂卻需要有結環。你必須信靠神的能力,專心仰賴祂。祂的膀臂並為縮短,也不麻木,除非我們不信或罪汙,神大能的手必有巨大的力量。

──邁爾《珍貴的片刻》

 

【出十三17「法老容百姓去的時候,非利士地的道路雖近,上帝卻不領他們從那裡走;因為上帝說:“恐怕百姓遇見打仗後悔,就回埃及去。”」

         多少時候,神帶領我們經過我們認為漫長而乏味的道路,而另外正有一些顯然是更直接通到目標的道路,如果祂願意,我們必能藉此達到那地。但祂為使我們免去許多我們所未曾想到的危害,領我們繞行,因為祂知道,那些捷徑往往並非最短的道路。―― 摩根《話中之光》

 

【出十三17問:何以神不准百姓走非利士地的近路?】

答:非利士地的道路雖近,神卻不要他們從那裡走,原因是:「恐怕百姓遇見打仗後悔,就回埃及去 」。神既用大能的手將百姓救出來,祂不願意百姓再回埃及去。此事可作我們信徒的教訓。我們既從世界出來,斷乎不可再回到世界那裡去。信徒當和世界的罪惡完全斷絕。正如保羅所說:「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六14)── 趙世光《聖經寶藏》

 

【出十三17 非利士地的道路】 通往非利士地的道路,是指從埃及到巴比倫,穿越肥腴月彎(Fertile Crescent),名叫大幹道的主要道路。這幹道沿地中海岸北上,穿過巴勒斯坦南部的非利士屬地,然後在貼近迦密山脈南麓的耶斯列谷轉往內陸。埃及人稱經西乃半島北部的部分為賀如司之道(Way of Horus),並且嚴力防守。因為除商旅以外,軍隊走的也是這條路。──《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17~18 <syncBible ref=13:17-18>以色列人何時離開埃及?】

對以色列人究竟在何時離開埃及,有兩個解釋。認為是早期的,說他們在西元前1446~1445年之間離開;認為是在後期的,則定在西元前1300~1220年之間。前者的依據是 " 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後480年,...... 開工建造耶和華的殿 "(參王上6:1)。幾乎所有的學者都同意,所羅門是在西元前966年建造聖殿的,加上480年就是西元前1446年。後者則覺得480年不能按字面理解,因為以色列人曾為法老建造比東和蘭塞這兩個貯貨城(參出11),蘭塞是照法老蘭塞二世所起的名字,他在西元前1290年前後即位,作王六十五年。不管是哪一種看法,總之神是照祂的應許,領以色列人出了埃及,既表明祂的大能,又表達祂對自己百姓的大愛。——出埃及記注釋(靈修版聖經注釋)

 

【出十三18 紅海】 譯文中的「紅海」,希伯來原文作蘆葦海Yam Suph)──好幾個水域都可以此為名。名字所指的大概是蒲草。這種葦草從前在蘇彝士灣和地中海之間的沼澤地帶生長得極茂盛,但如今絕大部分已經被蘇彝士運河所消滅。這種葦草只在淡水生長。從蘇彝士灣北行,沿途經過的湖泊有苦湖(Bitter Lakes)、廷薩湖(Lake Timsah)、巴拉湖(Lake Balah),最後的是地中海旁的門札萊湖(Lake Menzaleh)。以色列沿著圖米拉特乾河行進,就會走到廷薩湖。是以這湖經常被認為就是蘆葦海,但其他湖泊都各有其支持者。以色列人起先若是朝西北前行,回頭就會來到巴拉湖邊。然而若是朝西乃地區前進,他們肯定不會走在蘇彝士灣西岸,況且這地點亦超過經文所述(離疏割約120哩)太多了。因此「紅海」的譯文雖然導致這地點廣被接受,它卻是可能性最低的一個。除了按地理特色譯作「蘆葦海」以外,另一個說法認為「滅海」才是正確的翻譯。按這理解,水被分開,就是比喻古代近東創世神話中,代表混沌之水被制服,神的仇敵被擊敗的主題。──《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18~19這奡ㄓ峊H色列人『以戰鬥的陣容』前進,乃是要強調他們不是一些散兵游勇之逃命。這埵P樣提及約瑟在創世記五十章廿五至廿六節記載的已用香料裹好的身體(用『骸骨』並非含有他的身體已經腐朽之意),雖然他們離去匆促,但一切卻是依戌葷レ獢C凡是神掌管之處,急速不會變成恐慌。──《每日研經叢書》

 

【出十三20 疏割】 學者考據大都認為疏割就是圖米拉特乾河東端的馬斯庫塔遺址。按古埃及文獻這地區為特葉庫(Tjeku),這個埃及語名字等同於希伯來語的疏割。以倘與埃及語的 htm「碉堡」相同,可能是指這地區任何一個堡壘。神在十四章2節要他們掉頭轉回,表示旅程第一個階段時他們是沿著非利士地的道路行走。若然,以倘最有可能便是西勒(Sile),即現代的阿布塞法遺址(Tell Abu Sefa)。這是古代守衛前線第一個堡壘的所在地,也是遠征迦南慣常的起點。在此十四章13節詳細解釋了十三章1718節。問題是西勒離疏割有五十哩之遙,要幾天才能走到。此外,在蒲草紙文獻阿納斯塔西第六蒲草紙中,又提到法老梅雷他(主前十三世紀末)在特葉庫附近,另外還有一座堡壘(至於出埃及可能的路線之一,可參看地圖一)。──《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十三20~21以倘是什麼地方?以倘是埃及與曠野的邊界,過了曠野,向東北走,就是迦南地。神要以色列民晝夜不停的往前走,不能在沿途耽擱,因為他們離開埃及還不很遠。神用什麼方法使他們日夜前進呢?請看出十三21「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 」,這雲柱不像平時所看見的浮雲,它乃是引導以色列民的記號。火柱是為著在夜間保護他們,引導他們,供給他們熱力的。神所以要他們日夜行走的原因,就是要他們離開埃及越遠越好。在現在時代中,神不也是差遣聖靈引導我們行走天路麼?我們有時候偏行己路,不肯隨聖靈的引導,結果就受苦受冤。其實,我們應當在無論大小事情上,都得尋求神的旨意,隨從祂的引導。如此你的道路非但不會走錯,而且心中常有一種不能言喻的滿足。神是信實的神,祂必引導我們行正路;雖然在人生的道路上,或許會有荊棘 ,有苦難,但是我們堅苦忠誠的跟從祂的腳蹤行走,祂必帶領我們直到我們所要去的目的地,面對面會見了主為止。── 趙世光《聖經寶藏》

 

【出十三2122雲柱火柱是什麼?有何作用?】

         答:自從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行動開始時,就有雲柱火柱的出現,這是神與以色列人同在的一種明顯的標記,是引導他們行止的一種信號,在日間為雲柱,在夜間則成為火柱(參民九1516)。神在雲柱中顯現(申卅一15),這雲柱在上頭散佈遮蓋全營(詩一○五39,民十34),神藉著雲柱的光彩引導他們(詩七八14,尼九12,民九1523)。火柱發光顯出神的聖潔和榮耀(出十三21,十四20)。這榮耀有時候白日也顯現出來(出十六10 ,民十六19)。神曾在雲柱中和摩西說話(出卅三911,詩九九67)。當以色列人安營的時候,雲柱是在會幕以上(出卅三910,四十3438,民十二5,九1523)。我們總括這些情形看來,可知這雲柱火柱是含有光照、遮敝、保護、引導之作用(詩一○五39,一二一6,出十四1920 ,申一33),是一種奇妙的神跡,為特別顯明神親自作了百姓的首領和引導者。――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出十三2122 雲柱火柱】 有人認為火山活動是雲柱火柱最合理的解釋。主前一六二八年(西北600哩外的)帖拉島(Thera)火山爆發,帶來了彌諾斯文化(Minoan civilization)的末日,可能整個尼羅河三角洲都看得到爆發的景況。但這事件在時間上太早了(見:「出埃及的日期」,111頁),並且這解釋也無法解釋柱子如何前行,和聖經所描述的位置(他們是朝東南方前進)。經文沒有說柱子是超自然的產物,只是說它提供超自然的帶領。因此有人提出這可能是先遣部隊使用某種火盆,將之安放在杆子上所產生的現象。這是商隊經常使用的方法。可是,聖經每次都是描述柱子是主動(降下、移動)而非被動的(從來沒說它被人移動)。因此先遣部隊的理論很難有什麼支持。在古代世界神明有光輝或火燄圍繞是很平常的信念。在埃及文獻中的表現方式,是暴風雲隨同有翼的日輪(sun disk)。* 亞喀得語用梅嵐穆melammu)一語,來描述這種神明榮耀可見的彰顯,這種彰顯通常是在煙或雲籠罩之下的。有人認為梅嵐穆的概念,在迦南神話中是用阿南anan)一語表達,與本節譯作「雲」的希伯來字眼相同。只是這字在聖經中出現的次數又少,意義又隱晦,因此不能太有把握。無論如何,本節所述的柱子是只有一條的:白晝時看見煙雲,包在裡面的火光晚間照亮出來。──《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思想問題(第13章)】

1 守除酵節、獻頭生牲畜、贖出長子這些條例有什麽共通的目的?你的生活如何回應神的作為?

2 那一條通往迦南之路是最短的?神為何要以色列民繞道而行?神為照顧 的子民作了什麽安排?

──《串珠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