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出埃及記第二十一章拾穗

 

【出二十一1「“你在百姓面前所要立的典章是這樣:」

  

【出二十一2「你若買希伯來人作奴僕,他必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地出去。」

 

【出二十一2 希伯來】「希伯來」一名是指沒有地業、變得赤貧的以色列人。這人雖然可能要將自己或家人出賣為債奴,他依然保有社群一份子的權益,不可永遠作為奴隸。他做工六年之後就能獲釋,債務亦得取消。──《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26 債奴】由於古代近東自然環境缺乏穩定性,農民和小地主往往需要欠債。旱災和隨之而來的欠收若果持續超過一年,問題只會更加嚴重。他們可能逼得出售土地財產,甚至家人和自身。以色列法律顧及這種情況,一方面為債主提供合理的勞工期,另一方面亦為債奴規定時限。為奴不得超過六年,重獲自由後債務亦同時取消。對某些人來說,這可能是個適當的解決方法。但如果無地可回,很多人或會選擇繼續服侍債主,到城市謀生,或者參軍。──《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26 與古代近東奴隸制度的比較】以色列的奴隸法大致上比古代近東其他地方的人道。例如奴隸本人必須自願,才會終身為奴。逃亡的奴隸不必交還主人。在美索不達米亞,主人可以釋放奴隸(通常是戰俘),奴隸也可以自贖。* 漢摩拉比法典將債奴的時限定為三年,出埃及記二十一2則是六年。奴隸的地位不與一般人平等,若是傷害了自由人,他們所要受的刑罰比自由人傷害自由人重很多。──《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廿一26希伯來人何以要被責作奴僕和穿耳朵?】

         答:在古代的世界各國中,多有畜養奴僕的事,甚至奴僕的人數要比主人多數倍以上,其奴隸制度,一般認為是勞役體系的基礎。主人為了怕奴僕(隸)背叛自己,所以常嚴厲的虐待他們,在摩西的律法上,也准許以色列人中間有奴隸情況的存在。論到奴僕(隸)的事,無非是要改良當時虐侍如僕(隸)的惡風,因為以色列人在埃及時也曾作過奴僕(隸),受過埃及人的虐待。摩西律法論到「你若買希伯來人作奴僕,他必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的出去」(2)。希伯來人作奴僕的緣故,可能是因他們窮乏,有債要還(利廿五39);或是因他從偷盜被拿(出廿二3),或是由於父母把他賣了(出廿一7,尼五5)。他雖然由於這些原因作了奴僕,但仍保有其人格的權利,六年過後,或者是在未到六年而巧遇禧年的時候,他就可以重獲自由了(利廿五103941)。至於他的妻兒、家室,及以後他的終身去留之事,在律法上都容許有自擇的權利(出廿一311,利廿五3943,申十五1218)。倘若他不願意自由出去,還要服事主人,主人就要「帶他到門前,靠著門框,用錐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遠服事主人」(6,參申十五17)。這門框表示他是自願服事那一家的。用錐子穿耳朵,乃是樂意聽從,時常服事的標記(參腓二67,詩四十6,加六17)。――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出二十一3「他若孤身來就可以孤身去;他若有妻,他的妻就可以同他出去。」

 

【出二十一4「他主人若給他妻子,妻子給他生了兒子或女兒,妻子和兒女要歸主人,他要獨自出去。」

 

【出二十一5「倘或奴僕明說:‘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

 

【出二十一56 在門框錐穿耳朵】入口是聖潔的地方,在法律上亦具有特別意義。奴隸若是為了保存為奴時所成的家,而自願繼續為奴,合宜的作法是把他帶到主人的門口,然後用錐子刺透他的耳垂,直入門框,象徵式地將奴隸與那地方連在一起。他們可能還會為他加上耳環,來表示他終身為奴。──《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6「他的主人就要帶他到審判官(或作:上帝;下同)那裡,又要帶他到門前,靠近門框,用錐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遠服事主人。」

 

【出二十一7「“人若賣女兒作婢女,婢女不可象男僕那樣出去。」

 

【出二十一711 賣女兒為婢】父親將女兒賣給人為婢,一方面是還債,另一方面更有不用妝奩為她找個丈夫的作用。女奴的權利比男性奴隸多,主人如果不供應她食物、衣服,和行房的權利,她就可以不再為奴,重獲自由。美索不達米亞幾乎每個時代,都有出賣子女為奴的例證。──《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8「主人選定她歸自己,若不喜歡她,就要許她贖身;主人既然用詭詐待她,就沒有權柄賣給外邦人。」

 

【出二十一9「主人若選定她給自己的兒子,就當待她如同女兒。」

 

【出二十一10「若另娶一個,那女子的吃食、衣服,並好合的事,仍不可減少。」

 

【出二十一10 最低限度的供應】由於永久性的奴隸主要是外邦人和戰俘,律法特別保障因還債而自賣為奴的人,不受債主的欺凌。律法指定不論債務多大,六年已足清還,債奴在第七年便可獲釋(很明顯與七日創世的循環對應)。* 漢摩拉比法典規定債奴服侍三年之後便可得釋,在美索不達米亞為這法則定下先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1011 給妻子的供應】在古代近東每個地方,受人管理的女子都可以得到食物、衣服,和油的供應。本節所列的第三樣(NIV:「妻子的權利」,和合本:「好合的事」),是一個舊約只在本節出現的字眼。由於在很多古代近東文獻,都經常將「油」字放在這個位置,部分學者懷疑希伯來原文中的,可能也是某個隱晦的「油」字(參較:何二78;傳九79)。──《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11「若不向她行這三樣,她就可以不用錢贖,白白地出去。”」

 

【出二十一12「“打人以致打死的,必要把他治死。」

 

【出二十一12 死刑】罪犯若是對社會的安樂和安全構成威脅,就要判處死刑。謀殺、不尊敬(傷害)父母、姦淫和崇拜假神都是死罪,因為它傷害他人,並且促使社會腐化。其中的原則是從輕發落會鼓勵別人犯同樣的罪。石刑是慣常的處死方法。如此沒有一個人需要為罪犯的死亡負責,整個社群都有分於消滅罪惡。──《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13「人若不是埋伏著殺人,乃是上帝交在他手中,我就設下一個地方,他可以往那裡逃跑。」

 

【出二十一13 庇護所】若是誤殺他人,殺人者有機會前往指定的地點尋求庇護,這地方通常是祭壇或神殿(參:民三十五12;申四4143,十九113;書二十)。他可以在此受保護,不受死者親屬殺害,並且給予官方時間查問證人,作出判決。這人能否繼續受到庇護,得視乎裁定死者是死於謀殺還是意外。後來隨著國土的擴張,庇護所(逃城)的數目亦有增添的必要。──《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14「人若任意用詭計殺了他的鄰舍,就是逃到我的壇那裡,也當捉去把他治死。」

 

【出二十一15「“打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

 

【出二十一1517 咒罵父母】新國際本雖作「咒罵」(和合本同),學者研究卻顯示在此所犯的是以輕藐的態度對待父母,不是咒罵。這罪行較為廣義,肯定包括第15節不可毆打父母的禁令,更是第五誡「當孝敬父母」(二十12)的反面。每個命令都是為了維護家庭單位的團結,以及保證每一代都以其所配得的尊重、飲食、保障,來供養父母而設的(見:申二十一1821)。美索不達米亞的法典和法律典籍對於輕藐父母的問題也十分清楚。* 蘇美法律准許將不認父母的兒子賣為奴隸,* 漢摩拉比法典規定切除毆打父親之兒子的手。* 烏加列文獻中一個遺囑用本節所用的動詞來形容一個兒子的行為,以剝奪其繼承權。──《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16「“拐帶人口,或是把人賣了,或是留在他手下,必要把他治死。」

 

【出二十一16 拐帶人口(販賣奴隸)】拐帶人口有時是因為對方欠債不還,但更常見的理由,則是非法販賣奴隸。美索不達米亞法律和聖經律法都視之為死罪。嚴峻的刑罰一方面顯出對人身自由的關注,另一方面又能保護弱小家庭不被掠奪。──《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17「“咒駡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

 

【出二十一18「“人若彼此相爭,這個用石頭或是拳頭打那個,尚且不至於死,不過躺臥在床,」

 

【出二十一1819 與古代近東的人身傷害法律相較】若因口角而非預謀而導致人身傷害,按照聖經和古代近東法典要負的責任大致相當。兩者都規定傷者的醫療費用可以獲得賠償,但卻各有附加的條文。出埃及記的關鍵在於傷者是否康復到可以不必扶杖而行的地步。* 漢摩拉比法典則討論傷者日後死亡,罰款得視乎其社會地位。* 赫人法律則規定要派人管理傷者的家業,直到他康復為止。──《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19「若再能起來扶杖而出,那打他的可算無罪;但要將他耽誤的工夫用錢賠補,並要將他全然醫好。」

 

【出二十一20「“人若用棍子打奴僕或婢女,立時死在他的手下,他必要受刑。」

 

【出二十一2021 人權(奴隸視為財產)】人類基本的生命權,規定殺人必須受罰。因此主人若打死奴隸,就必須處以某種(經文沒有說明的)刑罰。必須懲罰的用意,正是為了阻嚇這種極度的虐待。但奴隸若是康復(NIV:「一兩天後起來」,與和合本「一兩天纔死」不同),主人就不必受刑。背後的想法是主人有權管教奴隸,因為奴隸是他的財產。就這一點而言,基於奴隸的身分,其人權也是有限的。──《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一21「若過一兩天才死,就可以不受刑,因為是用錢買的。」

 

【出二十一22「“人若彼此爭鬥,傷害有孕的婦人,甚至墜胎,隨後卻無別害,那傷害她的,總要按婦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審判官所斷的,受罰。」

 

【出二十一22 小產】幾個古代法典都有條文處罰導致女子小產的人。法典之間的歧異主要是基於女子地位(* 漢摩拉比法典規定傷害女奴只需為數不大的罰款;* 中亞述法律則規定傷者若是公民的女兒,不但罰款從嚴,更要鞭打五十下,外加一月苦工),或是傷害背後的意圖(* 蘇美法律規定意外傷人要開罰,而蓄意傷人罰金更高)。出埃及記律法的關鍵在於失去胎兒以外,母親有否受到進一步的傷害。罰款是按照丈夫的要求和審判官的宣判,其目的是賠償母親所受的傷害,而非胎兒的死亡。然而中亞述律法,則要為胎兒的死亡以命償命。──《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廿一 22-23「……傷害有孕的婦人……若有別害,就要以命償命」】

{命題25}這句話經文是否表示「未出生的嬰兒」(unborn children)其生命較成人的生命更不值?

〔難題〕根據一些翻譯的版本,這段經文提到人若彼此爭鬥傷害到有孕的婦女,以致墮胎,那傷害她的人就要受審並受罰(出廿一22 )。但是如果造成孕婦的死亡,這個傷害她的人就得償命(出廿一 23 )。如此, 是否表示「未出生的嬰兒」不被視為「成人」,而其生命比成人還不値?

【解答】

(1)首先,這段經文是被誤解(mistranslation; 翻譯不當)了。一位著名的希伯來學者Umberto Cassuto,他正確的將它翻譯為:「當人彼此爭鬥,他們無意中傷到了孕婦和胎兒時,而且胎兒出生後,沒有任何傷害—— 即婦女與嬰兒未死,那位傷害婦人的必須受懲罰。但是如果有任何傷害——如果婦女或嬰孩死了 ,他就要以命償命」(出自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Exodus ,Magnes press 1967

以上如此翻譯就清楚多了。這段經文強調嚴禁墮胎,同時確認未出生的嬰兒其生命與成人的生命同等的重要。

(2)在這段經文中,希伯來文“yatsa”被誤譯為「墮胎」(流產;miscarriage);其實原意為“出生”(come forth;give birth)的意思。在舊約,希伯來文常用以表示「活的出生」(live birth)。事實上,它從未被用為墮胎(或流產),雖然它用以表示「死胎」(still birth;死產)的意思。但是在這段經文裡,事實上在所有舊約經文裡,它用於活的生產,即使是早產 (premature)也是可以用。

(3)另一個希伯來文“墮胎”(miscarriage)用 shakol,但不曾用在這段經文裡面。既然有這個字, 但不用於此,而用「活的生產」(yatsa);因此在這段經文的解讀上除了「活的出生」(live birth)之外,就不能有其它的解釋。

(4)希伯來文以“yeled”用以表示孕婦的「孩子」。在聖經其它經文裡這個字也用來表示「嬰兒」 或「小孩」(創廿一 8 ;出二 3)。因此以這個字來表示「未出生的」(unborn),意味著未出生的胎兒與小孩或成人是一樣的。

(5)如果母親或小孩遭到傷害,則以命償命為處罰(出廿一 23)。這表示未出生胎兒的生命與母親的生命同等的重要。

(6)在其它舊約的經文(參見本書詩篇五一 5,一卅九13)和新約的經文(太一20 :路一 4144)都視未出生的胎兒為「完全十足的人」(full humanity)──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出二十一2236 個人責任】古代近東極其注重個人責任。他們設立十分詳細的律例,來處理人手或財產所造成的每樣不同傷害,以求保障個人及其工作能力。用角撞人的牛是典型的例證。在出埃及記以外,* 埃施嫩納和 * 漢摩拉比都有法律,對容許有撞人前科之牛的自由行動的人,處以罰款。然而聖經例證的規定,卻是牛和主人都要用石頭打死。有關物主明知危險卻仍疏於防範的類似法律,還包括有惡犬(埃施嫩納)、違章建築(埃施嫩納;出二十一3334),以及貴重動物受人或獸傷害(* 利皮特—伊施他爾;漢摩拉比則針對獸醫治療失當)等。大體而言,這一類罪行的處分是罰款,數額得視乎受傷的程度和受傷人獸的價值。——《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出二十一23「若有別害,就要以命償命,」

 

【出二十一2325 同態復仇法】「以眼還眼」之同態復仇法的法律原則,是根據報應必須對稱和合理的觀念(見:利二十四1020)。從理想的角度而言,有人受到傷害時,真正公平的作法,是將同樣傷害加諸傷人者身上。這作法驟看雖然極端,其實卻有限制向被控傷人者施行刑罰的功用。刑罰不能大於原先的傷害。大部分人身傷害的法律指定的處分,都是罰款而非報復性的傷害犯人身體,因此同態復仇規定的用意,最有可能是限制賠償的數目,每個受傷器官都定有款額(參看 * 埃施嫩納的法律:鼻子、手指、手、腳都有定額)。此外,同態復仇亦以其基本格式,出現在 * 漢摩拉比法典(第196197條)中;然而接下來的法律,卻因當事人社會地位(自由人、奴隸、貴族)而有差別。在大部分案例中,同態復仇是在蓄意傷害他人時方始有效。——《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出二十一24「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

 

【出二十一25「以烙還烙,以傷還傷,以打還打。」

 

【出二十一26「“人若打壞了他奴僕或是婢女的一隻眼,就要因他的眼放他去得以自由。」

 

【出二十一2636關於個人責任的刑罰】個人責任案件所判處的刑罰,大體上得視乎受傷的是誰或什麼。主人若虐待奴隸到使他傷殘──失去一隻眼睛或一顆牙齒──的地步,就要釋放奴隸作為賠償。若有人導致他人死亡,就要看情況決定刑罰。主人若是明知危險卻不設法防範,導致有人因其疏忽而死亡,他就要償命。同樣,貴重的動物若有傷亡,肇事的主人必須作出同等的賠償。但主人若是不知潛在的危險,法律也很有彈性,主人不必為損失或傷害負起全責。——《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出二十一27「若打掉了他奴僕或是婢女的一個牙,就要因他的牙放他去得以自由。”」

 

【出二十一28「“牛若觸死男人或是女人,總要用石頭打死那牛,卻不可吃它的肉;牛的主人可算無罪。」

 

【出二十一28~32三十舍客勒的銀子顯然是一個上等奴僕的身價──其所以採用,乃是為了避免每一案件冗長的法律爭訟。甚至當購買銀子的能力改變的時候,這辦法依然繼續,是有根據的。何茲認為三十節(『若罰他贖命的價銀……』)的主要意思,乃在對以命償命作粗略而又是律法主義的解釋;如果一個兒子或女兒被觸死,受苦的不是主人的兒子或女兒而是主人本人。──《每日研經叢書》

 

【出二十一29「倘若那牛素來是觸人的,有人報告了牛主,他竟不把牛拴著,以致把男人或是女人觸死,就要用石頭打死那牛,牛主也必治死。」

 

【出廿一 29-30「……若罰他贖命的價銀,他必照所罰的,贖他的命。」】

{命題26}為何有些殺人者該處死刑可以用價銀贖償?

〔難題〕民數記卅五章31節提到「故殺人犯死罪的,你們不可收贖價代替他的命他必被治死」,然而出埃及記廿一章30節「若罰他贖命的價銀,他必照所罰的,贖他的命」。這豈不是與謀殺人者該處死的令諭相違背嗎?

【解答】

這兩個令諭很清楚的有所不同是——在經文說得很清楚。一種是有預謀的(willful murder),一種是因疏忽而殺人(negligent homicide)。有企圖預謀的殺人是惡意(malice),而疏忽殺人不是出自邪惡的意念。事實上,後者的罪過並不是有意圖要奪取他人的生命。他只是疏忽而未將牛栓好以致牛觸死人(出廿 一 28-29)。這種情形,所受的刑罰可以用價銀來補償贖命。──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出二十一30「若罰他贖命的價銀,他必照所罰的贖他的命。」

 

【出二十一31「牛無論觸了人的兒子或是女兒,必照這例辦理。」

 

【出二十一32「牛若觸了奴僕或是婢女,必將銀子三十舍客勒給他們的主人,也要用石頭把牛打死。」

 

【出二十一33「“人若敞著井口,或挖井不遮蓋,有牛或驢掉在裡頭,」

  

【出二十一34「井主要拿錢賠還本主人,死牲畜要歸自己。」

 

【出二十一35「“這人的牛若傷了那人的牛,以至於死,他們要賣了活牛,平分價值,也要平分死牛。」

 

【出二十一36「人若知道這牛素來是觸人的,主人竟不把牛拴著,他必要以牛還牛,死牛要歸自己。”」

 

【思想問題(第21章)】

1 有人認為本章的律法重人的價值過於「物」的價值。你同意嗎?按此理解,你對神的屬性有什麽新發現呢?

2 本章對蓄意殺人與無心傷(殺)人的區別給你什麽啟發?你有否在言語上傷害他人?

3 牛主和井主須關注牛和井對他人的安全問題。這原則如何應用在今日工業化、都市化的社會?

──《串珠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