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出埃及記第十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出十八13~18葉忒羅很快便發現摩西已經墮入『靈恩派』領袖所常掉進的陷阱之中。雖然提及『以色列的眾長老』,表明部族的組織已經存在,摩西卻視自己無所不能為,而且對百姓中可能發生的所有問題負責。

這樣有三個不良的結果。摩西過勞,不能應付所要作的事;人民失去了他們所需要的及時的判案;最後,長老們和其他的幹才,失去了運用他們的恩賜的機會。但是,葉忒羅也明白有些情形惟有摩西才能加以處理。

如果教會的會友學會這個功課,許多教會便會更為幸福;而且,最要緊的是,最『有靈恩的』,並不常常是最聰明的。──《每日研經叢書》

 

【出十八17「摩西的岳父說:“你這做的不好。」

         從這塈畯怚i以學取教訓:第一,沒有一個試著要包攬一切、集一切於一身的人能成功,因為這是過於他所能擔負的。領袖人才最大的特點,在於他們能使別人一同從事,並分擔責任。第二,神甚至藉著一個選民以外的人葉忒羅,使祂的僕人知道祂的旨意。第三,我們從人所接受的一切勸告,應當把它帶到神面前去,等候神的批准或修正。―― 摩根《話中之光》

 

【出十八21~22事奉的安排】「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同當此任。」

  人多是欣賞自己的表現,不願意別人的光耀掩蓋自己。作領袖如果患上此種病,需要緊急治療;否則會迅速敗壞,以為非我不可,發展成“獨夫”,以至無藥可治。
  但有的人起初並非如此。神的僕人摩西,“在神的全家盡忠”(來三:2),他綜攬庶務,是為不願神家受虧損,絕不是要作獨裁者,更不是嫉賢妒能。只是初在埃及的時候,統治者不准以色列人有組織,以免形成反對勢力,只要他們作奴隸;所以在初出埃及的時候,雖然也有各族的長老,但在遇到需要審理判決的事務,他們只認識唯一的忠心牧者摩西。
  “摩西的岳父葉忒羅,帶著摩西的妻子和兩個兒子,來到神的山,就是摩西在曠野安營的地方”。在見到了摩西之後,發現他變成了一個日理萬機,百姓整天排隊求見他;他獨自坐在那堻B分事務,忙得連飯都顧不得吃。現在妻與子都來了,還能顧得家庭生活嗎?葉忒羅立即看出,這樣權責集於一身的情形,是不正常的,於是向摩西建議:

“你這作的不好…你獨自一人辦理不了…要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誠實無妄,恨不義之財的人,派他們作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十夫長管理百姓;叫他們隨時審判百姓,大事都要呈到你這堙A小事他們自己可以審判。這樣,你就輕省些,他們也可以同當此任。”(出一八:17-22

  摩西心地廣大,知這合於神揀選七十長老分任的原則(民一一:16-17),採納肢體同工的方法(林前一二:4-30)。所選的人,必須是“從百姓中”,重生得救的,不是外人;不僅要聰明伶俐,更需要敬畏神,有品德;安排要有等次;權責有限制;而且是分工各有自己的職事,卻有同一目標,為要服事建立神的子民,教訓引導他們,進入神應許之地。
  神的僕人無論如何忠心,仍然是人。人有人的限制:不能同時在不同的地方,不能生命無限的延長。因此,一人忠心獨任萬事,即使不出毛病,也是不難速死。但神家的工作,不能停止;領袖服事當世的人,必須顧及以後如何繼續。
  神是有次序的神。祂願祂的兒女們,健全有次序,同心運作,成就祂的旨意,在摩西過去之後,神家繼續行進。── 于中旻《聖經研究》

 

【出十八23「神也這樣吩咐你。」】

聶忒羅給摩西的忠告實在完美,不能再好了。分配一百人工作,總要比做一百人的工作好。世上最大的才幹,是儘量使用在我們周圍的人,安置在有效能的工作上。但是忠告雖然很好,還得看摩西是否在這事上求問神,讓神來命令。

忠告須要思考——有許多忠告的聲音,或對我們的健康,或指我們的路向。有些是真正的嚮導,是神所差來的,好似聶忒羅那樣。他們在旁觀察,看清我們的錯誤,而給予更好的指引。但是我們仍應先到神的面前,求問祂的旨意,明白祂的吩咐。

教訓應該辨明——世界充滿許多聲音,有各種宗派學說,使徒保羅要我們證明一切的事是否出於神,要分辨諸靈。真理的辨別有四方面:是否榮耀神?是否使肉體降卑?是否符合神的話?是否與過去的屬靈經歷相合?

惟有神是教師,我們要辨認祂的聲音。這是很微小的聲音,卻將我們的想像與思想都帶入主裡面,必是十分清晰而確定的音響。如果聲音混雜,必定聽不清父的聲音,表明你也未曾與神相交。祂一說話,祂的聲音與旨意必不錯誤。

──邁爾《珍貴的片刻》


十八23精疲力竭你若這樣行,神也這樣吩咐你,你就能受得住。
虛度光陰和浪費機會的人,總會給自己製造麻煩。我們埋怨說:他們不負責任。另一方面,有些人卻因為過分負責而遭遇困擾。這些人對自己說:如果我不做,沒有人會去做,即使有人去做,也做不好。這種態度被稱為完美主義者的迷思。這種人被稱為精疲力竭的烈士。也許你認識一些這樣的人,或者你就是其中的一個。
出埃及記18章形容摩西是一位忠心又過於負責的人。日復一日,他是人們數不清問題的唯一裁判者。他的岳父葉忒羅說:因為這事太重,你獨自一人辦理不了。(出1818)他岳父勸他專注於教導,要他只管大問題,小事要指派可靠的人去管(1819~22)。他岳父說:你若這樣行,神也這樣吩咐你,你就能受得住。1823
你因為事必躬親而變得精疲力竭嗎?請求神給你智慧和力量,去完成他要你做的事,別全靠自己的力量去做,這樣你才能受得住
日復一日,主助我知,
如此工作,非我能成,
賜我智慧,知我所能,
完成任務,如你所願。
不必事必躬親,只要做神要你做的事。
──《生命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