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利未記第十三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

 

貳、逐節詳解

 

【利十三1「耶和華曉諭摩西、亞倫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告訴摩西亞倫說: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人的肉皮上若長了癤子,或長了癬,或長了火斑,在他肉皮上成了大麻瘋的災病,就要將他帶到祭司亞倫或亞倫作祭司的一個子孫面前。」

  〔呂振中譯〕『人在肉皮上若腫起來,或是有了癬、或是火斑,而在肉皮上成了痲瘋屬災病,他就必須被帶到祭司亞倫、或亞倫子孫中一個做祭司者面前。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災病,若災病處的毛已經變白,災病的現象深於肉上的皮,這便是大麻瘋的災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為不潔淨。」

  〔呂振中譯〕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災病;若災病處的毛已經變白,災病的現象又深於肉上的皮,這便是痲瘋屬災病;祭司要察看他,斷他為不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現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沒有變白,祭司就要將有災病的人關鎖七天。」

  〔呂振中譯〕若火斑在肉皮上發白,沒有深於皮的現象,上頭的毛也沒有變白,祭司就要將患災病的關閉七天。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災病止住了,沒有在皮上發散,祭司還要將他關鎖七天。」

  〔呂振中譯〕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見災病止住了,並沒有在皮上發散,那麼、祭司還要再把他關閉七天。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6「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災病發暗,而且沒有在皮上發散,祭司要定他為潔淨,原來是癬;那人就要洗衣服,得為潔淨。」

  〔呂振中譯〕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見災病暗淡了,災病沒有在皮上發散開,那麼祭司就要斷他為潔淨;那只是癬;他只要把衣服洗淨,就潔淨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7「但他為得潔淨,將身體給祭司察看以後,癬若在皮上發散開了,他要再將身體給祭司察看。」

  〔呂振中譯〕但是為了證明自己已經潔淨、他給祭司察看了以後,癬若在皮上發散開了,那麼、他就要將自己再給祭司察看。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8「祭司要察看,癬若在皮上發散,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

  〔呂振中譯〕祭司要察看;若見癬在皮上發散開了,那麼、祭司就要斷他為不潔淨:那是痲瘋屬之病。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9「“人有了大麻瘋的災病,就要將他帶到祭司面前。」

  〔呂振中譯〕『一個人身上若有了痲瘋屬災病,他就要被帶到祭司面前。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0「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長了白癤,使毛變白,在長白癤之處有了紅瘀肉,」

  〔呂振中譯〕祭司要察看;若見皮上有了白白腫腫的地方,又使毛變了白,而在腫的地方也有了生的赤肉,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1「這是肉皮上的舊大麻瘋,祭司要定他為不潔淨,不用將他關鎖,因為他是不潔淨了。」

  〔呂振中譯〕這就是肉皮上宿伏的痲瘋屬之病,祭司要斷他為不潔淨;不用將他關閉,因為他已是不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2「大麻瘋若在皮上四外發散,長滿了患災病人的皮,據祭司察看,從頭到腳無處不有,」

  〔呂振中譯〕痲瘋屬之病若在皮上到處發作,這種病若佈滿了患災病者全身的皮,儘據祭司眼光所看得到的、從頭到腳、無處不有,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3「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長滿了大麻瘋,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全身都變為白,他乃潔淨了。」

  〔呂振中譯〕那麼、祭司就要察看;若見痲瘋屬之病佈滿了全身的肉,那麼、他就要斷那患災病的為潔淨;身上既全然變白,他就潔淨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4「但紅肉幾時顯在他的身上就幾時不潔淨。」

  〔呂振中譯〕但赤肉幾時現在身上,他幾時就不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5「祭司一看那紅肉就定他為不潔淨。紅肉本是不潔淨,是大麻瘋。」

  〔呂振中譯〕祭司要察看那赤肉,斷他為不潔淨:赤肉本不潔淨;那就是痲瘋屬之病。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6「紅肉若復原,又變白了,他就要來見祭司。」

  〔呂振中譯〕或是,赤肉若再變白,他就要來見祭司;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7「祭司要察看,災病處若變白了,祭司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他乃潔淨了。」

  〔呂振中譯〕祭司要察看他;若見災病已經變白,那麼、祭司就要斷那患災病的為潔淨;他就潔淨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8「“人若在皮肉上長瘡,卻治好了,」

  〔呂振中譯〕『人的肉身若在皮膚上長了瘡,已經好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19「在長瘡之處又起了白癤,或是白中帶紅的火斑,就要給祭司察看。」

  〔呂振中譯〕而在長瘡的地方又腫的白白地,或是有白中帶紅的火斑,那麼,他就要給祭司看。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0「祭司要察看,若現象窪于皮,其上的毛也變白了,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的災病發在瘡中。」

  〔呂振中譯〕祭司要察看;若見有比皮窪深的現象,上頭的毛也變了白,那麼,祭司就要斷他為不潔淨;那是痲瘋屬災病在瘡中發作。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1「祭司若察看,其上沒有白毛,也沒有窪于皮,乃是發暗,就要將他關鎖七天。」

  〔呂振中譯〕但祭司察看那病狀,若見那上頭沒有白毛,也沒有比皮窪深,只是暗淡而已,那麼、祭司就要將他關閉七天。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2「若在皮上發散開了,祭司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災病。」

  〔呂振中譯〕倘若在皮上發散開了,祭司就要斷他為不潔淨;那就是災病。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3「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發散,便是瘡的痕跡,祭司就要定他為潔淨。」

  〔呂振中譯〕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發散,便是瘡的瘢痕,祭司就要斷他為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4「“人的皮肉上若起了火毒,火毒的瘀肉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帶紅的,或是全白的,」

  〔呂振中譯〕『或是,人的肉身上若在皮膚上起了火傷,火傷的生肉又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帶紅,或是全白;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5「祭司就要察看,火斑中的毛若變白了,現象又深于皮,是大麻瘋在火毒中發出,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的災病。」

  〔呂振中譯〕祭司就要察看那病狀;若見火斑中的毛變了白,又有深於皮的現象,那就是痲瘋屬之病在火傷中發作,那麼、祭司就要斷他為不潔淨:那是痲瘋屬災病。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6「但是祭司察看,在火斑中若沒有白毛,也沒有窪于皮,乃是發暗,就要將他關鎖七天。」

  〔呂振中譯〕但祭司察看那病狀,若見火斑中並沒有白毛,也沒有比皮窪深,只是暗淡而已,那麼、祭司就要將他關閉七天。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7「到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火斑若在皮上發散開了,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的災病。」

  〔呂振中譯〕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火斑若在皮上發散開了,祭司就要斷他為不潔淨;那是痲瘋屬災病。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8「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在皮上發散,乃是發暗,是起的火毒,祭司要定他為潔淨,不過是火毒的痕跡。」

  〔呂振中譯〕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在皮上發散,只是暗淡而已,那便是火傷腫起來的,祭司要斷他為潔淨:那不過是火傷之瘢痕。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29「“無論男女,若在頭上有災病,或是男人鬍鬚上有災病,」

  〔呂振中譯〕『一個男人或女人、若有災病在頭上或是鬍鬚上,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0「祭司就要察看;這災病現象若深于皮,其間有細黃毛,就要定他為不潔淨,這是頭疥,是頭上或是鬍鬚上的大麻瘋。」

  〔呂振中譯〕祭司就要察看那災病;若見它的現象深於皮,那媮晹陴荈壑礡A那麼、祭司就要斷他為不潔淨;這是頭上或鬍鬚上的痲瘋屬癩疥。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1「祭司若察看頭疥的災病,現象不深于皮,其間也沒有黑毛,就要將長頭疥災病的關鎖七天。」

  〔呂振中譯〕祭司察看癩疥之災病,若見它的現象並不深於皮,那堣]沒有黑毛,那麼、祭司就要將那患癩疥災病的關閉七天。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2「第七天,祭司要察看災病,若頭疥沒有發散,其間也沒有黃毛,頭疥的現象不深于皮,」

  〔呂振中譯〕第七天祭司要察看那災病,若見癩疥並沒有發散,那堣]沒有黃毛,癩疥也沒有深於皮的現象;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3「那人就要剃去鬚髮,但他不可剃頭疥之處。祭司要將那長頭疥的,再關鎖七天。」

  〔呂振中譯〕那人就要把鬚髮剃光,頭疥之處可不要剃;祭司要將那長癩疥的再關閉七天。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4「第七天,祭司要察看頭疥,頭疥若沒有在皮上發散,現象也不深于皮,就要定他為潔淨,他要洗衣服,便成為潔淨。」

  〔呂振中譯〕第七天祭司要察看那癩疥;若見癩疥在皮上並沒有發散,現象也不深於皮,那麼、祭司就要斷他為潔淨;他只要把衣服洗淨,就潔淨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5「但他得潔淨以後,頭疥若在皮上發散開了,」

  〔呂振中譯〕但是他得潔淨以後,癩疥若在皮上發散開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6「祭司就要察看他。頭疥若在皮上發散,就不必找那黃毛,他是不潔淨了。」

  〔呂振中譯〕祭司就要察看他;若見癩疥在皮上發散了,祭司不必找黃毛,他就是不潔淨的。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7「祭司若看頭疥已經止住,其間也長了黑毛,頭疥已然痊癒,那人是潔淨了,就要定他為潔淨。」

  〔呂振中譯〕若在祭司看來、癩疥已經止住,那堣]生了黑毛;癩疥已經好,那人就潔淨了;祭司要斷他為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8「“無論男女,皮肉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

  〔呂振中譯〕『一個男人或女人若皮肉上有了火斑,白的火斑,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39「祭司就要察看,他們肉皮上的火斑若白中帶黑,這是皮上發出的白癬,那人是潔淨了。 」

  〔呂振中譯〕祭司就要察看;若見火斑在皮肉上灰白,那就是水泡疹在皮上發作:那人是潔淨的。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0「“人頭上的發若掉了,他不過是頭禿,還是潔淨。」

  〔呂振中譯〕『一個人的頭上若掉了頭髮,他雖禿頭,還是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1「他頂前若掉了頭髮,他不過是頂門禿,還是潔淨。」

  〔呂振中譯〕若是他頭的前面掉了頭髮,他不過是頂門禿,還是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2「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若有白中帶紅的災病,這就是大麻瘋發在他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

  〔呂振中譯〕但是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若有白中帶紅的災病,那就是痲瘋屬之病、在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在發作。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3「祭司就要察看,他起的那災病若在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有白中帶紅的,象肉皮上大麻瘋的現象,」

  〔呂振中譯〕那麼、祭司就要察看;若見在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有了白中帶紅的災病腫起來,像皮肉上痲瘋屬之病的現象,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4「那人就是長大麻瘋,不潔淨的,祭司總要定他為不潔淨,他的災病是在頭上。」

  〔呂振中譯〕那麼、他就是患痲瘋屬之病,他不潔淨;祭司總要斷他為不潔淨;他的災病是在頭上。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5「“身上有長大麻瘋災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頭散髮,蒙著上唇,喊叫說:‘不潔淨了!不潔淨了!’」

  〔呂振中譯〕『身上有痲瘋屬災病的人、他的衣服要撕裂,頭髮要蓬散;他要摀着上脣喊叫說:我不潔淨,不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6「災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潔淨;他既是不潔淨,就要獨居營外。”

  〔呂振中譯〕儘災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總是不潔淨;他既不潔淨,就要獨居;住所須要在營外。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7「“染了大麻瘋災病的衣服,無論是羊毛衣服、是麻布衣服,」

  〔呂振中譯〕『染上痲瘋屬災病的衣服,無論是羊毛衣服、是麻布衣服,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8「無論是在經上、在緯上,是麻布的、是羊毛的,是在皮子上,或在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

  〔呂振中譯〕無論是線條是幅塊〔或譯:經線上、緯線上〕,是在麻布上、或羊毛上,是在皮子上或皮子作的任何物件上,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49「或在衣服上、皮子上,經上、緯上,或在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這災病若是發綠,或是發紅,是大麻瘋的災病,要給祭司察看。

  〔呂振中譯〕這災病在衣服上或皮子上、在線條上或幅塊上〔或譯:經線上、或緯線上〕、或任何皮子的物件上、若是發綠、或是發紅,那就是痲瘋屬狀態的災病,要給祭司看。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0「祭司就要察看那災病,把染了災病的物件關鎖七天。」

  〔呂振中譯〕祭司要察看那災病,把染上災病的物件關閉七天。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1「第七天,他要察看那災病,災病或在衣服上,經上、緯上,皮子上,若發散,這皮子無論當作何用,這災病是蠶食的大麻瘋,都是不潔淨了。」

  〔呂振中譯〕第七天他要察看那災病;那災病若在衣服上、線條上、或幅塊上〔或譯:經線上、緯線上〕、或皮子上、發散了,無論這皮子作甚麼用的,那災病就是頑惡性的痲瘋屬病狀;那是不潔淨的。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2「那染了災病的衣服,或是經上、緯上,羊毛上,麻衣上,或是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他都要焚燒;因為這是蠶食的大麻瘋,必在火中焚燒。」

  〔呂振中譯〕那染上災病的衣服、或在羊毛上或麻布上的線條或幅塊〔或譯:經線或緯線〕、或是甚麼皮子的物件、他都要燒,因為這是頑惡性的痲瘋屬病狀,總要將那東西放在火媬N。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3「“祭司要察看,若災病在衣服上,經上、緯上,或是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沒有發散,」

  〔呂振中譯〕『祭司察看;若見災病在衣服上、或線條上或幅塊上〔或譯:經線上、或緯線上〕、或是任何皮子的物件上、並沒有發散,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4「祭司就要吩咐他們,把染了災病的物件洗了,再關鎖七天。」

  〔呂振中譯〕那麼、祭司就要吩咐他們把染上災病的物件洗淨,再關閉七天。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5「洗過以後,祭司要察看,那物件若沒有變色,災病也沒有消散,那物件就不潔淨,是透重的災病,無論正面反面,都要在火中焚燒。」

  〔呂振中譯〕洗了以後,祭司要察看那災病;若見那災病並沒有變態;災病雖沒有發散,那物件還是不潔淨:那是腐蝕性的災病;無論是反面的掉毛、是正面的掉毛、你總將那物件放在火媬N。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6「洗過以後,祭司要察看,若見那災病發暗,他就要把那災病從衣服上,皮子上,經上、緯上,都撕去。」

  〔呂振中譯〕祭司察看;若見物件洗了以後、那災病暗淡了,那麼、他就要把那災病從衣服上或皮子上、從線條上或幅塊上〔或譯:經線上、或緯線上〕都撕去。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7「若仍現在衣服上,或是經上、緯上、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這就是災病又發了,必用火焚燒那染災病的物件。」

  〔呂振中譯〕若仍現在衣服上或線條上或幅塊上〔或譯:經線上、或緯線上〕、或是任何皮子的物件上,那就是災病直發作;那染上災病的物件、你總要放在火媬N。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8「所洗的衣服,或是經,或是緯,或是皮子做的什麼物件,若災病離開了,要再洗,就潔淨了。” 」

  〔呂振中譯〕但是你所洗的衣服、或線條或幅塊〔或譯:經線或緯線〕或是任何皮子的物件,若災病離開了,還要再洗,然後潔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利十三59「這就是大麻瘋災病的條例,無論是在羊毛衣服上,麻布衣服上,經上、緯上,和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可以定為潔淨或是不潔淨。」

  〔呂振中譯〕這是痲瘋屬狀態的災病的法規,無論是羊毛衣服、或麻布衣服、是線條或幅塊〔或譯:經線或緯線〕,要斷為潔淨或不潔淨的標準。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叁、靈訓要義

 

【】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利未記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利未記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