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利未記第五章拾穗

 

【利五1「“若有人聽見發誓的聲音(或作:若有人聽見叫人發誓的聲音),他本是見證,卻不把所看見的、所知道的說出來,這就是罪;他要擔當他的罪孽。」

  〔暫編註解〕若有人。在希伯來語聖經中,第1-13節是與第4章連在一起的,顯然因為它們涉及相同的主題,那就是贖罪祭。但它們的性質略有不同,是介乎贖罪祭和贖愆祭的情形,兼有兩者的特性和稱呼。

         發誓的聲音。或“公開發誓”。背景在法庭,召集證人前來作證。拒絕作證就算有罪。有時作證是令人不快、我們想要避免的義務,但非得履行不可。

         14 這堳出需要獻贖罪祭之罪行(全都沒有預謀)的三個例子。第一個例子是,被傳召作證的時候不把證據說出來:“發誓的聲音”,即作證的召喚。第23節所舉的例子是,無意中接觸到不潔的牲畜或人,而在禮儀上被視為汙穢。第三個例子是沒有能力履行一個輕率地許下的誓言(4節)。

         1-4 必須獻贖罪祭的過犯:這包括在法庭上不說真話,摸到不潔淨的東西,以及隨意發誓。

         1~13本節到13節講述三種違例的罪。第一種是看見了或聽見了卻不說出來。第二種是摸了不潔之物或人,當時不知道,後來知道了就有了罪。第三種為口裡冒失發誓,卻不知道此事的後果如此嚴重,一旦知道也就有了罪。

     要贖這種不知道而犯的罪,獻一隻母羊或山羊。不過未獻祭前必須認罪(5節)。這裡雖用“贖愆祭”一詞,指的都是賠償的祭物,賠補所犯的。1419節才是正式的“贖愆祭”。

 

【利五14 公開要求作證】第一個案例所針對的,是法庭為某個案件公開要求資料,卻知情不報的人。這種公開請求在古代近東很常見。第二、第三個案例與沾染 * 不潔有關。第四個案例則關乎一時衝動所起的誓。* 赫人文獻也視背誓為 * 不潔。──《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利五2「或是有人摸了不潔的物,無論是不潔的死獸,是不潔的死畜,是不潔的死蟲,他卻不知道,因此成了不潔,就有了罪。」

  〔暫編註解〕古時的百姓沒有我們現代的醫學知識。他們不知道接觸某些疾病就會成為帶菌者。所以唯一安全的原則就是避免接觸看上去可疑的物體。否則就可能導致疾病的流行。作為一條衛生的措施,這個原則依然有效。

         摩西的法律當然主要是針對道德和儀文的“不潔”的。但同時其中有許多規定對人的心靈和身體都是很重要的。由於百姓尚無法充分理解或欣賞這些規定在身體方面的價值,這種價值雖然有暗示,卻往往沒有明說。“不潔”的原文tame在舊約聖經中只用於摩西律法中的“不潔”。在第1和第4節中,顯然是指道德責任方面的。由於第2和第3節中的“不潔”與第1和第4節中的“不潔”歸在一起,所以實質上也一定是指道德責任方面的。在摩西的法典中,“不潔”主要是指道德或儀文上的罪,但有時也有可能指身體上的“不潔”。

 

【利五3「或是他摸了別人的污穢,無論是染了什麼污穢,他卻不知道,一知道了就有了罪。」

  〔暫編註解〕一個人可能是出於無知,所以他的行為被認為是可以原諒的。雖然他無知,但作為傳染源,還是可能對他人造成威脅。因此,在某些情況下,他可能不是完全無辜的,必須得到一個教訓,給他自己和別人留下深刻的印像。但無知的人不必負完全的罪責,除非他是故意這麼做的,並有機會獲得更多的認識。

 

【利五4「或是有人嘴裡冒失發誓,要行惡,要行善,無論人在什麼事上冒失發誓,他卻不知道,一知道了就要在這其中的一件上有了罪。」

  〔暫編註解〕不是指一般的交談,而是指嚴肅地承諾做或是不做某件事。簽訂合同或和約必須雙方達成協議。人們常常通過發誓來確認這種協議。如果有一方忘記了他用誓約確認的承諾,或故意不履行時,“一知道了就……有了罪”。

         言而無信是當今很顯著的一種罪行,似乎越來越多。基督徒必須意識到這一點。人很容易隨從世俗的方式,疏忽神所設立的標準。

 

【利五5「他有了罪的時候,就要承認所犯的罪,」

  〔暫編註解〕指他犯了罪,並且知道了。籠統的認罪是不夠的。必須不折不扣地承認具體的罪。

         5-13 補充有關贖罪祭的供物:指出平民犯罪,應獻上母綿羊或母山羊;如果財力不夠,可獻上兩隻斑鳩或鴿子;若買不起斑鳩或鴿子,則可用細麵粉代替。

 

【利五510 列為「犯罪」的行為】這些罪行不是無意也非故意而犯,而是自屬一類。違犯的原因可能是疏忽,也可能是軟弱。但因日久遺忘或不願繳付代價,犯法至今已經過了一段時期。這祭與第四章的祭不同之處,在於認罪是必經步驟,相同之處則是其結果同是聖所得潔淨,神人得和好。──《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利五6「並要因所犯的罪,把他的贖愆祭牲,就是羊群中的母羊,或是一隻羊羔,或是一隻山羊牽到耶和華面前為贖罪祭。至於他的罪,祭司要為他贖了。」

  〔暫編註解〕“ 贖愆祭” 也被接納為贖罪祭( 9節)。

         用一隻母綿羊羔或山羊羔。按常規的方式奉獻,由祭司為獻祭者贖罪。

 

【利五7「“他的力量若不夠獻一隻羊羔,就要因所犯的罪,把兩隻斑鳩或是兩隻雛鴿帶到耶和華面前為贖愆祭:一隻作贖罪祭,一隻作燔祭。」

  〔暫編註解〕參一14;二1;四2注。

     神同情那些太窮而無法奉獻常規祭物的人。犯罪的人把兩隻鳥帶到祭司那裡,一隻作贖罪祭,一隻作燔祭。

 

【利五8「把這些帶到祭司那裡,祭司就要先把那贖罪祭獻上,從鳥的頸項上揪下頭來,只是不可把鳥撕斷,」

 

【利五9「也把些贖罪祭牲的血彈在壇的旁邊,剩下的血要流在壇的腳那裡;這是贖罪祭。」

 

【利五10「他要照例獻第二隻為燔祭。至於他所犯的罪,祭司要為他贖了,他必蒙赦免。」

 

【利五11「“他的力量若不夠獻兩隻斑鳩或是兩隻雛鴿,就要因所犯的罪帶供物來,就是細面伊法十分之一為贖罪祭;不可加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因為是贖罪祭。」

  〔暫編註解〕參四5注。作贖罪祭供物的細面,獻時不可加油和乳香。細面雖無血,但代替燔祭(12節),也具有血牲的地位,符合“若不流血罪便不得赦免”的原則(來九22)。用細面替代帶血的牲畜,也符合律法的代贖精神。獻祭完成,罪獲赦免,餘下的細面便歸給祭司。

     有罪的人可能窮得連斑鳩或雛鴿都獻是起。但最窮的人至少也能帶一小點細麵來。上面不要加油或乳香,否則就成為素祭了。不加油或乳香,依然是贖罪祭。

         祭司取一把細麵燒在壇上,與“獻給耶和華火祭”的方式相同。神再一次說,這是“贖罪祭”,免得它被當作素祭。

 

【利五1113 不可加油和乳香】當獻何種祭物是基於獻祭者的財力。至窮之人獻上素祭依然合適。油和乳香與喜慶有關,這不是慶典,所以不當獻。──《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利五12「他要把供物帶到祭司那裡,祭司要取出自己的一把來作為紀念,按獻給耶和華火祭的條例燒在壇上;這是贖罪祭。」

 

【利五13「至於他在這幾件事中所犯的罪,祭司要為他贖了,他必蒙赦免。剩下的面都歸與祭司,和素祭一樣。” 」

 

【利五14「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暫編註解〕14~19本節至19節講無意中冒犯了會幕中的聖物,獻“贖愆祭”的條例,“贖愆祭”與“贖罪祭”的基本不同處,是犯罪的人有償還的機會。例如無心損壞了會幕中的物品,必須償還,另加罰金五分之一(16節;五27)。“贖罪祭”的犯者所犯的罪則屬無法償還的。

     147 這部分說明贖愆祭的規條。贖愆祭雖然在許多方面跟贖罪祭類似,但其中卻有附加賠償的要求。彌賽亞是一個贖愆祭(賽五三10)。

         5:14-6:7 贖愆祭:贖愆祭的特徵是要為所犯的罪賠償,而受害者的損失通常都是可以計算的,並且賠償必須在獻祭之前完成。由於罪惡有屬靈方麵及社會方麵的雙重意義,故犯罪不單影響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也同時影響了人與人的關係;贖愆祭乃是要滿足人對神及對人的虧欠。

 

1416 贖愆祭】新國際本作「賠償祭」(reparation offering),傳統稱為贖愆祭。「罪愆」雖然經常是這字的恰當翻譯,它在獻祭系統中卻有更專門的功用。這祭是針對某一類的罪行──按學者的理解,所代表的是失信或瀆聖的行為──而設的。「失信」是違背盟約的恰當形容,「瀆聖」則泛指污穢聖地或聖物。兩者在古代近東都是人所共知的罪行,亞述、巴比倫、埃及、赫人、亞蘭的文獻,都找得著例證。赫人的《廟宇官員指南》對於劃分各類的瀆聖行為,尤有幫助。例子包括:(一)祭司私取不屬自己的祭物部分,或私取捐給廟宇的財物回家使用;(二)平民怠于按時獻上神明當得的祭物。上一章贖罪祭所針對的罪行,是不聖潔之物污染聖地。贖愆祭所針對的,則是將聖物取作俗用。古代近東其他獻祭系統都沒有這兩樣祭的存在。── 《利未記背景注釋》

 

【利五15「“人若在耶和華的聖物上誤犯了罪,有了過犯,就要照你所估的,按聖所的舍客勒拿銀子,將贖愆祭牲,就是羊群中一隻沒有殘疾的公綿羊,牽到耶和華面前為贖愆祭;」

  〔暫編註解〕“贖愆祭”用沒有殘疾的公羊。祭司要照損失情形作出準確估價,再決定所獻的公羊的價值。“聖所的舍客勒”(15節)為祭司估價的標準,按此標準重量計算銀子。一個“舍客勒”可能等於今天的十一克,但到底其價值為多少,很難和現在比較。

     從這個條例可以看見神對人無微不至的看顧:有些人分外擔心自己的行為有否觸犯不可行的事,現在有了贖愆的機會,良心可獲寬舒。這也是保羅所說的對神對人做到“常存無虧的良心”(徒二十四16),不叫人因自己的行為跌倒(林後六3)。唯有堅決遵行神的話語的人,靠著神的保守,才能做到“無可指摘,誠實無偽,…作神無瑕疵的兒女”(腓二15)。

     “耶和華的聖物”指初熟之物,什一,禮物和其他屬於神崇事的物品。這裡的“過犯”包括扣留或縮減,少於所應支付的。為這個罪所應獻的供物是“一隻沒有殘疾的公綿羊”。但還是不夠的;有過錯的人要“另外加五分之一”。這個規定是為了制止故意的扣留聖物,即使是暫時的。如果對所涉及的數量有疑問,祭司就要做出評估。在補齊差額以後,祭司“要用贖愆祭的公綿羊為他贖罪”(第16節)。

     15~16 “耶和華的聖物”。即沒有交付什一奉獻,吃了屬於祭司的祭物,或沒有贖回那頭生的。有這過犯的人不但要作出賠償,而且還要付上相等於五分之一價值的罰款。

         罪例(5:15, 17; 6:2-3):這包括兩方面:1 在神的聖物上誤犯了罪,偷取屬於神的東西(什一捐,頭生供物),沒有交給祭司。2 對鄰舍行了詭詐或損害了同族人。

         供物(5:15, 18; 6:6):在每一件事中,所獻的供物都必須是沒有殘疾的公綿羊。

         禮儀(5:15-16, 18-19; 6:4-7):禮儀之前,犯罪的人必須清償所犯的差錯另加五分之一,此另加的賠償一方面是補償合法物主的損失,另一方面則作為犯罪者的刑罰。上文罪例中,前者的合法物主是祭司,後者則是受害的鄰舍。

 

【利五16「並且他因在聖物上的差錯要償還,另外加五分之一,都給祭司。祭司要用贖愆祭的公綿羊為他贖罪,他必蒙赦免。」

         在聖物上虧欠神的,要如數歸還,並加上五分之一――五在聖經中是責任的數字,表示人在神面前願負相當的責任。――《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五17「“若有人犯罪,行了耶和華所吩咐不可行的什麼事,他雖然不知道,還是有了罪,就要擔當他的罪孽;」

  〔暫編註解〕第二種情況與第一種很相似(第14-16節),但所針對的是“不可行的什麼事”。這些事雖然沒有特別提到,卻讓神不悅。

         神所指的是原則而不是細節。十條誡命涉及基本的原則。“不可偷盜”的誡命沒有說什麼是不可拿的。它是籠統性的。它沒有說“不可偷盜大東西”;也沒有說“不可偷盜小東西”。它只是說“不可偷盜”。同樣,神本來可以詳加闡述我們面前的這個實例。如果這樣,有人就會認為提到的事情要比沒有提到的事情更嚴重一些。所以神把所有的過犯都包括在這句“任何不可行的什麼事”裡。沒有人能以無知為理由進行辯解。這句話雖然有些難解,卻是很公正的。

         17~18 人若懷疑自己誤用了一些聖物,他可以獻上贖愆祭來遮蓋有可能犯下的罪。

 

【利五18「也要照你所估定的價,從羊群中牽一隻沒有殘疾的公綿羊來,給祭司作贖愆祭。至於他誤行的那錯事,祭司要為他贖罪,他必蒙赦免。」

  〔暫編註解〕無知是需要悔過的。無知一般不認為是過犯。神同情無知的人,我們也應當這樣。但我們也要盡力彌補自己的缺欠。

 

【利五18 公綿羊、另外加五分之一、聖所舍客勒】以色列人官長的贖罪祭規定要獻公山羊,贖愆祭指定的公綿羊卻與其他為潔淨帶來的犧牲有別。除了這羊以外,犯罪者又要用銀子繳交他所污穢物件的價值,並且另加價值的五分之一作為賠償。學者大致認為估價的聖所舍客勒比常用的舍客勒為輕,但卻沒有確實的資料。考古學家挖掘到的舍客勒法碼,重量在九又十分之三至十又二分之一克之間。──《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利五18「從羊群中牽一隻沒有殘疾的公綿羊來,給祭司作贖愆祭」】

{命題2}公綿羊是給耶和華作贖愆祭或是給祭司作贖愆祭?

〔難題〕利未記五章15節提到「牽到耶和華面前為贖愆祭」,但是第18節卻提到「給祭司作贖愆祭」。

【解答】

這段經文表示將公綿羊交給祭司獻給耶和華作贖愆祭的意思。在以色列,祭司是代表人向著神(the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eople to God)。而先知是神對人的代表(God’s representatives to people)。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利五19「這是贖愆祭,因他在耶和華面前實在有了罪。” 」

 

【思想問題(第4, 5章)】

1 「誤犯了罪」是指無心之失,並非蓄意犯罪敵擋神;連這些罪也要求神赦免,可見神對罪的看法是怎樣的?

2 神給予獻贖罪祭者什麽應許?參4:20, 26, 31, 35。新約信徒有赦罪的確據麽?參約11:9

3 為何祭司犯罪會影響百姓,使他們也陷在罪裡(4:3)?這給今天的屬靈領袖什麽警惕?

4 為何不同身分的人要獻上不同的贖罪祭牲?這是否表示身分愈卑微的人犯罪愈不要緊?

5 贖罪祭不只贖罪,也潔淨崇拜的地方;今日信眾在崇拜中認罪是否有類似作用?

6 昔日神的百姓如虧欠神的供物必須獻上贖愆祭,另作賠償。(5:15, 17)今日信徒有否類似的虧欠,應該認罪及償還呢?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張策《利未記文字釋經證道》․《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