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利未記第十三章拾穗

 

【利十三1「耶和華曉諭摩西、亞倫說:」

  〔暫編註解〕146節講各種皮膚病出現的徵象,包括初起時肉皮上的情況(18節)、生白癤出現紅瘀(917節)、長瘡(1823節)、長火毒(2428節)、頭上或鬍鬚上生疥(2937節)、起火斑生白癬(3839節),以及落髮禿頂等。

     1-59 使人不潔的疾病:本章與14章所講的「大麻瘋病」可指不同種類嚴重的皮膚病,也指衣服和房屋因濕熱而發的黴爛(本章47-58; 14:33-53)。

 

【利十三2「“人的肉皮上若長了癤子,或長了癬,或長了火斑,在他肉皮上成了大麻瘋的災病,就要將他帶到祭司亞倫或亞倫作祭司的一個子孫面前。」

  〔暫編註解〕“痳瘋”一詞的原文()可指真正的痳瘋病,也可以指其他皮膚的疾病。本章與14章所描述的大痳瘋現象,病徵變化很快,與今天醫學上所說的“痳瘋“(Hansen’s disease)有別,故宜取此詞泛指的意義譯為”皮膚病“較妥。(參看卷首”背景資料“第六項)。

     “大麻風的災病”。字根的意思是“擊打”,指皮膚象鱗片那樣剝落或無知覺,或指一種頗為嚴重的疾病。雖然這用語包括現今稱為麻風的疾病(罕生氏病),但在人類來說,也指許多別的皮膚病。第2610183039節所描述的病徵,並不足以準確地診斷是否經文所指的各種皮膚病。在所有被懷疑的病例堙A隔離和觀察都是有需要的。雖然經文常常形容長大麻風者為禮儀上的不潔,而不是有罪,但大麻風是神的“擊打”,是一些令人厭惡的東西,各人都視其為羞恥和禁忌。由此可見,它極可能是罪的明證(比較賽一6;詩五一7)。

         「癤子」:即紅腫。「火斑」:指斑點。

         人的肉皮。這種說法在聖經中只出現一次,似乎是指皮膚的外層,即表皮。

         古時麻風病在埃及十分流行。以色列人無疑最先是在埃及接觸這種病的。神出於憐憫,承諾他們免患埃及的疾病,只要他們順從祂(出15:26)。

         長了癤子,或長了癬。如果人出現了這種症狀,就要把他帶到亞倫或其他祭司那裡檢查。“就要將他帶到”暗示他自己是不願意去的。因為他知道,一旦他被發現染上此病,對於他和他的家人將意味著什麼。所以說他是被“帶到”。

         大麻風的災病。“大麻風”源於一個意為“打倒”、“打倒在地”的詞。所以大麻風是一個“打擊”。猶太人認為患大麻風的人是受到神的打擊。

         一個子孫。檢查不一定由大祭司來做。任何一位祭司都可以進行。據《塔木德》記載,那些因身體上的缺陷不能擔任祭司的利未人可以從事檢查工作。

         2~8第一套檢驗法:觀察患病處的毛是否變了白色而患處陷入皮膚以下。由於皮膚病是不會使毛的色澤改變,「毛變白」 (3) 可能是指皮膚因乾燥而皮鱗脫落,黏貼在毛上,毛看來好像變了白色。若祭司懷疑患病者患上了嚴重的皮膚病,患者需要有被隔離七日或十四日的檢疫期(4-5)。

 

【利十三2 皮膚病的種類】研究本節用語的學者認為經常譯作「大痲瘋」的字眼(NIV 作「傳染性皮膚病」),正確的翻譯應該是「(皮膚)損害(lesion)」,或可以用較不專門的「鱗屑狀皮膚病」。這些皮膚上的斑點可能有發腫、流膿,或鱗屑的問題。* 亞喀得語的用語亦同樣廣泛;* 巴比倫人也是視之為不潔,又看為神明的懲罰。

  在古代近東,臨床痲瘋病(漢森氏病)要到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時代,才有發生的記錄。並且漢森氏病最主要的病癥一個也沒有在經文中出現,反之所列的症狀卻顯示與漢森氏病無關。經文不把它形容為傳染性的病症。照所記的描述,現代醫學可以診斷為牛皮癬、濕疹、瘌痢、脂漏性皮膚炎,以及一系列的黴菌感染。這病像「雪」的形容最可能是指它像雪花片片,不是指顏色(某些譯本中的「白」字是加上去的)。

  整個文化對皮膚病的憎惡,可能是因為它看來(有時還有氣味)彷彿死屍腐爛的皮膚,因而與死亡有關。自然而然的厭惡感,加上基於儀式而非醫藥因素的隔離,使患者被社會遺棄之地位嚴重惡化。某個舊比巴倫的兆頭就反映了這一點:皮膚上的白斑是這人遭受他的神摒棄的表示,因此其他人也必須摒棄他。──《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利十三3「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災病,若災病處的毛已經變白,災病的現象深於肉上的皮,這便是大麻瘋的災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為不潔淨。」

  〔暫編註解〕他要觀察病灶,因為不一定是大麻風。他要查看兩個症狀:病灶處的白毛和皮膚的下陷。猶太人的毛髮通常是黑色的。如果有這兩個症狀,就要宣告為不潔淨。

 

【利十三4「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現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沒有變白,祭司就要將有災病的人關鎖七天。」

  〔暫編註解〕深於。就是在表皮下面。大麻風的病因不在表皮,但要先在表皮上表現出來的。

 

【利十三5「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災病止住了,沒有在皮上發散,祭司還要將他關鎖七天。」

 

【利十三6「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災病發暗,而且沒有在皮上發散,祭司要定他為潔淨,原來是癬;那人就要洗衣服,得為潔淨。」

 

【利十三7「但他為得潔淨,將身體給祭司察看以後,癬若在皮上發散開了,他要再將身體給祭司察看。」

 

【利十三8「祭司要察看,癬若在皮上發散,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

 

【利十三9「“人有了大麻瘋的災病,就要將他帶到祭司面前。」

  〔暫編註解〕9~17第二套檢驗法:觀察患病處是否皮毛變白及長出紅肉。

 

【利十三10「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長了白癤,使毛變白,在長白癤之處有了紅瘀肉,」

  〔暫編註解〕「長了白癤」:即腫大或有膿。

 

【利十三11「這是肉皮上的舊大麻瘋,祭司要定他為不潔淨,不用將他關鎖,因為他是不潔淨了。」

  〔暫編註解〕「舊大麻瘋」:有解作慢性的嚴重皮膚病。毛變白及有紅肉是慢性嚴重皮膚病的明顯病徵,故不用檢疫期(11)。

         肯定有人在最初出現大麻風可疑症狀的時候,沒有來到祭司面前。家人也沒有把他帶來,因為他們知道不祥的診斷將意味著什麼。當病症再也無法隱藏時,他才主動或被帶到祭司那裡去。如果肉中長了癤子,患處的毛變白,且“有了紅瘀肉”的話,那就是“舊大麻風”;祭司應當立即宣佈他為不潔淨。不需要把他隔離來進一步觀察;也不需要關起來以後再檢查。

 

【利十三12「大麻瘋若在皮上四外發散,長滿了患災病人的皮,據祭司察看,從頭到腳無處不有,」

 

【利十三13「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長滿了大麻瘋,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全身都變為白,他乃潔淨了。」

  〔暫編註解〕這種狀況引起許多爭論。有兩種看法:一,他沒有患大麻風,而是某種無礙的出疹。二,他的大麻風痊癒了。“大麻風……長滿了患災病人的皮”(第12節)和“全身的肉若長滿了大麻風”的說法似乎排除了第一種可能性。這這種“大麻風”可能與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大麻風在外表上有相似(見本章補充注釋)。

 

【利十三14「但紅肉幾時顯在他的身上就幾時不潔淨。」

  〔暫編註解〕「紅肉」:可解作皮膚上的傷口裂開。

 

【利十三15「祭司一看那紅肉就定他為不潔淨。紅肉本是不潔淨,是大麻瘋。」

 

【利十三16「紅肉若復原,又變白了,他就要來見祭司。」

 

【利十三17「祭司要察看,災病處若變白了,祭司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他乃潔淨了。」

 

【利十三18「“人若在皮肉上長瘡,卻治好了,」

  〔暫編註解〕第四種大麻風嫌疑源於膿腫或癤子。這樣的患處特別容易受感染。診斷的步驟與第一種情況相似(第2-8節)。

         18~28第三套檢驗法:是與皮膚上的疤痕有關(18, 24),其原則及處理方法與第一套檢驗法相同。

 

【利十三19「在長瘡之處又起了白癤,或是白中帶紅的火斑,就要給祭司察看。」

 

【利十三20「祭司要察看,若現象窪于皮,其上的毛也變白了,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的災病發在瘡中。」

 

【利十三21「祭司若察看,其上沒有白毛,也沒有窪于皮,乃是發暗,就要將他關鎖七天。」

  〔暫編註解〕「窪於皮」:陷入皮膚。

         「發暗」:顏色微黑。

 

【利十三22「若在皮上發散開了,祭司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災病。」

 

【利十三23「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發散,便是瘡的痕跡,祭司就要定他為潔淨。」

 

【利十三24「“人的皮肉上若起了火毒,火毒的瘀肉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帶紅的,或是全白的,」

  〔暫編註解〕第五種大麻風嫌疑源於火毒。火毒和癤子一樣會使皮膚易受感染。祭司觀察和診斷的步驟與前一種情況一樣(第18-23節)。

 

【利十三25「祭司就要察看,火斑中的毛若變白了,現象又深于皮,是大麻瘋在火毒中發出,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的災病。」

 

【利十三26「但是祭司察看,在火斑中若沒有白毛,也沒有窪于皮,乃是發暗,就要將他關鎖七天。」

 

【利十三27「到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火斑若在皮上發散開了,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的災病。」

 

【利十三28「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在皮上發散,乃是發暗,是起的火毒,祭司要定他為潔淨,不過是火毒的痕跡。」

  〔暫編註解〕「火毒」:疤痕。

 

【利十三29「“無論男女,若在頭上有災病,或是男人鬍鬚上有災病,」

  〔暫編註解〕第六種大麻風嫌疑是在頭髮或鬍鬚中。

         29~37第四套檢驗法:是與頭上及鬍鬚上的嚴重皮膚病有關;主要是看患病處是否陷入皮層以下及長出細黃毛。若祭司懷疑患病者患上了嚴重的皮膚病,患者須要被隔離兩個星期(31-34) , 在第一個星期之後,患者要剃去患處以外的鬚髮(33)。

 

【利十三30「祭司就要察看;這災病現象若深于皮,其間有細黃毛,就要定他為不潔淨,這是頭疥,是頭上或是鬍鬚上的大麻瘋。」

  〔暫編註解〕「頭疥」:叫人感到癢,常要抓搔。

 

【利十三31「祭司若察看頭疥的災病,現象不深于皮,其間也沒有黑毛,就要將長頭疥災病的關鎖七天。」

 

【利十三32「第七天,祭司要察看災病,若頭疥沒有發散,其間也沒有黃毛,頭疥的現象不深于皮,」

 

【利十三33「那人就要剃去鬚髮,但他不可剃頭疥之處。祭司要將那長頭疥的,再關鎖七天。」

 

【利十三34「第七天,祭司要察看頭疥,頭疥若沒有在皮上發散,現象也不深于皮,就要定他為潔淨,他要洗衣服,便成為潔淨。」

 

【利十三35「但他得潔淨以後,頭疥若在皮上發散開了,」

 

【利十三36「祭司就要察看他。頭疥若在皮上發散,就不必找那黃毛,他是不潔淨了。」

 

【利十三37「祭司若看頭疥已經止住,其間也長了黑毛,頭疥已然痊癒,那人是潔淨了,就要定他為潔淨。」

 

【利十三38「“無論男女,皮肉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

  〔暫編註解〕這只是皮膚上一種無害的疹子。記在這裡是免得被誤認為大麻風,給患者和家人帶來不必要的焦慮。“白火斑”不具傳染性。

         38-39 加插一段,描述皮膚生疹

 

【利十三39「祭司就要察看,他們肉皮上的火斑若白中帶黑,這是皮上發出的白癬,那人是潔淨了。 」

 

【利十三40「“人頭上的發若掉了,他不過是頭禿,還是潔淨。」

  〔暫編註解〕40~44第五套檢驗法:是與禿頭有關的。禿頭本身並非不潔淨,只是禿頭也和有頭髮的一樣,會患上嚴重的皮膚病;檢驗的方法與其他病症差不多。

 

【利十三41「他頂前若掉了頭髮,他不過是頂門禿,還是潔淨。」

 

【利十三42「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若有白中帶紅的災病,這就是大麻瘋發在他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

  〔暫編註解〕禿頭不算不潔。但麻瘋的感染可能在那裡發生,就像在其他地方一樣。如果有斑點出現,就要像在其他部位一樣處理。斑是白中帶紅的,帶有腫脹。

 

【利十三43「祭司就要察看,他起的那災病若在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有白中帶紅的,象肉皮上大麻瘋的現象,」

 

【利十三44「那人就是長大麻瘋,不潔淨的,祭司總要定他為不潔淨,他的災病是在頭上。」

 

【利十三45「“身上有長大麻瘋災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頭散髮,蒙著上唇,喊叫說:‘不潔淨了!不潔淨了!’」

  〔暫編註解〕「衣服要撕裂」:在舊約中是為已死的人(創37:34; 撒下1:11)或為罪(民14:6; 王下22:11, 19; 9:5);或為罪難(王下11:14; 19:1)而悲哀的表現。

         「蒙著上唇」:是與弔喪有關(結24:17, 22),或是蒙羞抱愧的記號(彌3:7)。

         大麻風患者要穿上喪服,把自己當作死人。撕裂衣服通常標誌著災難和悲痛(伯1:202:12;太26:65)。他要蓬頭散髮。頭髮既不修剪也不被梳理。到了疾病的晚期,他的眼皮、耳朵和鼻子都會爛掉,頰骨露出來,看上去十分噁心。如果他躲在一棵樹底下,同一棵樹下的人都會被視為不潔的。

         大麻風患者要在營外獨居,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進城。他是靠著施捨生活的,真是一個“活死人”。

         45~46 長大麻風者的境況是可憐的;他要撕裂衣服,“蓬頭散髮”,用外衣的下邊“蒙上唇”,以表示哀悼;他要喊叫“不潔淨了”來警告走近的人;而且他要住在城外。

         45-46上述各種病例的病人,確定是患上嚴重的皮膚病之後,就要移居營外,直到痊癒之日(45-46)。

 

十三45 患者的舉動】蓬頭散髮、撕裂衣服和蒙面,表示這人是個守喪者。按照當時迷信的看法,守喪者這種打扮能夠保護他免受盤旋於死人之上的邪惡力量所影響。他的喊叫警告人不可接近,因為普遍信念以為他口中的氣也能玷污人。── 華爾頓《利未記背景注釋》

 

【利十三45 患者的舉動】蓬頭散髮、撕裂衣服和蒙面,表示這人是個守喪者。按照當時迷信的看法,守喪者這種打扮能夠保護他免受盤旋於死人之上的邪惡力量所影響。他的喊叫警告人不可接近,因為普遍信念以為他口中的氣也能玷污人。──《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利十三46「災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潔淨;他既是不潔淨,就要獨居營外。”

  〔暫編註解〕患了這些皮膚病在儀文上不潔的人,不可住在以色列人集居的營裡,也就是會幕和外院四圍的地區。後來聖殿建立,不潔淨的人也不准進入聖殿範圍。不僅如此,還須和人群遠離(46節)。患者因為和神隔離,要撕裂衣服、蓬頭散髮,同時蒙著上唇喊叫“不潔淨了“,以示悲哀。

     「獨居營外」:對當時的以色列人來說是一件十分悲痛的事(哀1:1); 營外的地方是遠離神的地方,也是罪人及不潔淨的人被放逐之處(10:4-5; 5:1-4; 12:14-15; 31:19-24), 以及罪犯被處決的地方(民15:35-36)。

 

【利十三46 住在營外】營內雖然不用保持聖殿的 * 潔淨程度,但仍有其規限。* 巴比倫文學也記載了類似的規定,強逼皮膚病患者隔離居住。這些人可能住在墳墓附近。──《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利十三47「“染了大麻瘋災病的衣服,無論是羊毛衣服、是麻布衣服,」

  〔暫編註解〕以色列人的衣服大都是用羊毛或細麻布做的。這些布料在某些氣候下可能會發黴。

         4759 這段談及衣服的污染或“大麻風”(大概是衣服的發黴)。有時候那是“蠶食”性的;即衣服上穿了洞(51節)。要解決這個問題,就要把衣服洗幹淨,把受感染的部分剪掉,或把衣服燒毀。

         47-59 檢驗患「嚴重皮膚病」的衣服:古代以色列人看患了嚴重皮膚病的人與黴爛的衣服為同一類事情,所以二者都冠以「嚴重皮膚病」的名稱。在外表來說,二者都有相同的地方;他們都有不正常或變形的表皮,以至有外皮脫落的現象。檢驗黴爛衣服的原則很簡單:若衣物有發紅或發綠的現象出現,便要把衣物給祭司察看及處理。處理的方法便是收藏黴爛的衣物作一星期或兩星期的檢疫期,期滿後若仍發覺衣服上的黴有發散的跡象 (51, 55),這就是屬於不潔淨的,必要在火中焚燒(51-52, 55)。若衣服上的黴沒有發散,則須洗淨後再隔離七天;如果黴沒有蔓延,且變為灰暗的顏色,則只須把發黴那部分撕掉(56)。這樣做顯然是為了保全百姓所擁有的財產,如果整件衣服都要毀滅,對窮苦百姓來說,就會產生經濟上嚴重的困難。

 

【利十三47-59「染了大痲瘋災病的衣服……」 】

{命題4}聖經何以說染了大痳瘋災病的衣服?

〔難題〕利未記十三章記載一些痲瘋病(leprosy)有關的條例。在第47-49節提到感染了痳瘋病的衣服。然而,痲瘋病是由一種特定病菌造成的傳染病,而且不會感染那些沒有生命的物質,如衣服。聖經如此記載感染痲瘋病的衣物,是否弄錯了 ?

【解答】

這個問題只是在名詞上的混淆不清所引起的。這個疾病在現代被稱為“痲瘋病”,即Hansen’s disease, 並非舊約所說的同一種傳染病,英文將它翻譯為 「Leprosy」(痲瘋病)。今天我們所稱的「痲瘋病」是一種特定的病菌所造成的,而且它的症狀表現並非舊約這裡所描繪的症狀。希伯來文“tsaraath”、被譯成 「痳瘋」,其實是一種對任何嚴重的皮膚疾患或皮膚感染,或無生命物質遭到污染的通稱。就如在利未記 十四33-57節所記載對衣物或房屋的牆壁所造成的污染(defilement),可能是由於黴菌發黴(fungus or mold)所造成的。染了災病的衣物要焚燒(利十三52)。發黴的房子要清理。如果災病不能去除,就要拆除房子,並將房子拆下的木頭、石頭、灰泥都挪出城外(利十四 45)。──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利十三4759 受污染的布】這是指能夠使布料或木頭發霉的黴菌。美索不達米亞文學認為它與邪惡或鬼魔有關,但經文卻沒有把它擬人化。──《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利十三47~59;十四33~57大麻瘋如何會影響及患者的衣服及他所居住的房子?】

        我們現在熟知的麻瘋病,被視為等同於漢生病(Hansensdisease)。其實,希伯來文sara'at表示的意思,並非單指別人會察覺的或有損外形的皮膚病。利未記十三章二至四十二節所描述患大麻瘋者的病徽,諸如受病菌影響的皮膚變白,頭頂受到侵染等,都是漢生病人所沒有的。第六節記述有一種皮膚病,在某些情況下會於一星期內自動消失,患者康復(漢生病永不會如此)。第七及八節所指的似乎是「崩蝕性潰瘍」(phagedenic ulcer),二十四節記載被灼傷的皮膚受到感染。三十節則描述了一種病徵,患者的皮膚變成鱗片狀,這種病極可能是癬。

    根據上述資料,我們可以合理地下結論:希伯來文sara'at並非單指皮膚病,而是一個統稱,包括所有皮膚及頭上所患的,會影響外形的病(然而,乃縵所患的,極類同漢生病[參王下五],烏西雅在聖殿受懲治而生的病也一樣[參王下十五5;代下二十六1920])。

    利未記十三章四十七及五十九節提及在衣服或任何一塊布匹上的sara'at。這種徵兆顯然與會影響人類皮膚的皮膚病不一樣;卻是會損害紡織品、皮革或毛皮的真菌及黴菌,在表面看來,這些菌類與人類皮膚病的病徵頗相似。這些菌類若與其他衣物接觸,便很容易傳染開去,而且與衣物組織有極大破壞;因此,這類sara'at必須與其他衣物分隔開,再看看這些菌類能否被擦掉或洗淨。假如經過洗擦也不能把菌除掉,帶菌的衣服無疑應用火燒掉。

    利未記十四章三十三至五十七節所描述的sara'at,會損壞房子的牆壁。這類sara'at可能是一些生長在磚牆甚或木材上的真菌、黴菌或細菌;在濕度異常高及長期高溫的日子,上述菌類都會迅速生長及蔓延。因為真菌會迅速地蔓延,遍及整間房子,極可能引起其他種類的污染及疾病;因此,一旦發現這些菌類時,必須立時清除。受真菌蔓延的牆壁,必須要洗擦乾淨,看是否可以徹底消除。當菌類已侵入某一塊磚或是土牆的某部份時,就要挖走這部份磚或土,以阻止菌類再蔓延。假如這方法也無效,就應毀掉整間房子了。

         洗擦乾淨一間房子後,要靜候一或兩個星期,然後由祭司審察,看那些菌類是否仍存在;若不能消除,房子便被毀掉。在衣服或人類皮膚上的大麻瘋也是一樣,需要由祭司審察,以斷定受影響的地方是否已復原。發生了這三種大麻瘋(sara'at),都需要行潔淨的禮儀,至於禮儀的詳情,記載於利末記十三及十四章。──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利十三48「無論是在經上、在緯上,是麻布的、是羊毛的,是在皮子上,或在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

  〔暫編註解〕「在經上、在緯上」:即在直紗、橫紗上。

 

【利十三49「或在衣服上、皮子上,經上、緯上,或在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這災病若是發綠,或是發紅,是大麻瘋的災病,要給祭司察看。

  〔暫編註解〕這裡說的“大痳瘋“指羊毛或麻布衣服的惡性發黴現象,因為經線與緯線上出現綠色或紅色的黴。黴是長在死了的動物或腐爛的果蔬上的黴菌。毛麻織物生黴,在潮濕的地方多有發生。人有了皮膚病要隔離,衣服生了黴也要隔離(50節)。要是祭司發現黴菌擴散,便須把衣服焚毀(55節),因為整件衣服已為細菌所污染,不再潔淨。

 

【利十三50「祭司就要察看那災病,把染了災病的物件關鎖七天。」

 

【利十三51「第七天,他要察看那災病,災病或在衣服上,經上、緯上,皮子上,若發散,這皮子無論當作何用,這災病是蠶食的大麻瘋,都是不潔淨了。」

  〔暫編註解〕「蠶食」穿孔之意,比喻病毒不僅侵蝕表麵,而且腐蝕及滲入裡麵。

         蠶食的大麻風。就是惡性的大麻風”。

 

【利十三52「那染了災病的衣服,或是經上、緯上,羊毛上,麻衣上,或是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他都要焚燒;因為這是蠶食的大麻瘋,必在火中焚燒。」

 

【利十三53「“祭司要察看,若災病在衣服上,經上、緯上,或是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沒有發散,」

 

【利十三54「祭司就要吩咐他們,把染了災病的物件洗了,再關鎖七天。」

 

【利十三55「洗過以後,祭司要察看,那物件若沒有變色,災病也沒有消散,那物件就不潔淨,是透重的災病,無論正面反面,都要在火中焚燒。」

  〔暫編註解〕「透重的災病」:正麵背麵都被黴侵蝕。

 

【利十三56「洗過以後,祭司要察看,若見那災病發暗,他就要把那災病從衣服上,皮子上,經上、緯上,都撕去。」

 

【利十三57「若仍現在衣服上,或是經上、緯上、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這就是災病又發了,必用火焚燒那染災病的物件。」

 

【利十三58「所洗的衣服,或是經,或是緯,或是皮子做的什麼物件,若災病離開了,要再洗,就潔淨了。” 」

 

【利十三59「這就是大麻瘋災病的條例,無論是在羊毛衣服上,麻布衣服上,經上、緯上,和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可以定為潔淨或是不潔淨。」

  〔暫編註解〕從本章的規例,可以看見神要求祂的子民在道德、身體、甚至所穿著的衣服與所用的器皿上都須做到潔淨。消極方面不與不潔淨的東西接觸,積極方面力保內心與行為的聖潔,和神有圓滿的屬靈關係。物質生活與心靈生活不可分割,乃完整的一體。新約要求信徒在行為之外,更注意動機的純正(太五28),保持意念上的聖潔,做到完完全全象基督。

 

【利十三章大要】本章分為二大段:

 1 1-46是嚴重皮膚病的診斷及處理方法;

 2 47-58是衣服黴爛的檢驗及處理方法。

前段描述了二十一個嚴重皮膚病的病例,後段描述了三個黴爛衣服的例子。每個病例都有一定的描述方法:1 病徵的初探(2),2 祭司的察看(3),3 病徵的評述(3),4 疾病的判斷及處理方法(3-8)。

──《串珠聖經註釋》

 

【思想問題(第11-13章)】

1 神定下食物的條例,藉此叫 的百姓從萬族中分別出來,服於神的準則下(11:45)。這種在食物上分別為聖的要求於新約有什麽改變?參可7:14-19; 11; 14:13-23。既然如此,這些條例對今日信徒有何意義?

2 按12:4, 婦人生子不潔是因生產所流的血,換句話說,雖然在別的場合血有贖罪與潔淨之用 (17:11), 在此只會成為玷污的源頭。試從信徒生活中舉些例子,證明最好的東西也可能因場合不恰當而變質。

3 百姓患上皮膚病,便要被關鎖十四天(13:4-5), 若還未痊癒,便被視為不潔淨,須獨居營外(13:46)。這與今日檢查疫症的方法有否相似?當中有否屬靈的教訓?

4 摩西律法不但針對人的潔淨問題,還顧及衣服和房屋的潔淨(見14章),你對此有何感受?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張策《利未記文字釋經證道》․《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