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利未記第十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利十三2「“人的肉皮上若長了癤子,或長了癬,或長了火斑,在他肉皮上成了大麻瘋的災病,就要將他帶到祭司亞倫或亞倫作祭司的一個子孫面前。」

         大痲瘋――指從人堶接o出來嚴重的罪,如明知故犯、任意妄為、定意頂撞神(舊約中米利暗、耶哈西、烏西亞等皆是)

         癤子、癬、火斑――指外面的錯誤、過失、缺點:(1)癤子――與人疙疙瘩瘩,不能平和相處。(2)癬――和人有難處,不太顯出,但不舒服。(3)火斑――人的驕傲、自誇、顯揚自己。――《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24帶到祭司那堿d看,斷定,並關閉七天――這祭司一面指主耶穌,一面指事奉神的人,代表神來查看斷定。在判斷時不但嚴格,且很謹慎。――《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3「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災病,若災病處的毛已經變白,災病的現象深於肉上的皮,這便是大麻瘋的災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為不潔淨。」

         毛變白――毛是代表能力,我們要謹慎保守,以免能力衰退,失去基督徒在神面前正常的生活。

         深於皮――有了過失錯誤,存心隱蔽,不肯承認出來。――《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4「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現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沒有變白,祭司就要將有災病的人關鎖七天。」

         火斑在肉皮上變白――過犯已承認出來,並證明這過犯已成過去。

         關七天――(1)神盡力盼望人得能好轉,滿有寬容。(2)神不輕易定人的罪。(3)基督徒堶悼糽R的能力是他的醫治,但要嚴謹,不再像從前給他太多的自由。――《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6「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災病發暗,而且沒有在皮上發散,祭司要定他為潔淨,原來是癬;那人就要洗衣服,得為潔淨。」

         災病發暗沒發散――人的軟弱為生命所吞滅,乃是基督在人堶惕@恩典恢復的工作。――《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8「祭司要察看,癬若在皮上發散,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麻瘋。」

         災病發散――構成痲瘋的罪,不只對少數人,且漫延波及多人,越過越擴散。――《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10「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長了白癤,使毛變白,在長白癤之處有了紅瘀肉,」

         祭司要察看。」大痲瘋是「罪」的記號。它乃是一種隱藏在血液堛滲e病,而人的生命就在血中。在對待大痲瘋的條例中,祭司所能作的事,就是檢驗在人身上的疾病,是否確是痲瘋。檢驗結果若斷定為大痲瘋,除了使患者完全與群眾隔離之外,再無其他措施可行。然而我們的主,祂不僅來察看,並且伸手摸那一個長大痲瘋的人──祂來對付了我們的罪。―― 摩根《話中之光》

         舊病發白處顯出紅瘀肉――痲瘋的罪已經發過(白肉),但再次的正在發作(紅肉)――《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11「這是肉皮上的舊大麻瘋,祭司要定他為不潔淨,不用將他關鎖,因為他是不潔淨了。」

         舊大痲瘋――舊病又復發,弱點又顯明出來了。――《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13「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長滿了大麻瘋,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全身都變為白,他乃潔淨了。」

         全身的肉長滿了大痲瘋,全身變白――滿身是罪,都肯擺在神前承認,就得潔淨(詩五十一篇中的大衛)――《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13「若長滿了大麻風,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

起初看來,這似乎很特別。麻風開始出現,在皮肉上還不鮮明,要算為不潔淨。但是長滿了,從頭頂至腳底都有了,祭司反而可以宣佈潔淨。

救贖的恩典——我們若自以為是,為自己的罪推辭,看自己可愛尊貴,救贖的恩典對我們就無效了,但是我們認為無能無助,一無是處,神白白的恩典才可向我們賜福。我們已到了盡頭,完全失望,在主的腳前塵土之中,從頭頂至腳底都是需要,全是污穢,那麼我們就與主最親近了。我們不僅自己蒙恩,也成為別人蒙福的導管。

蒙福的途徑——你願升高嗎?那麼先要在神面前謙卑下來。神的寶座不是從臺階走上去,而是走下去,那個稅吏捶著胸說: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他回家時就得以稱義了。罪在哪裡顯多,恩典也在那裡顯多。凡謙卑的必升高。「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的靈蘇醒,也使痛悔人的心蘇醒。」(以賽亞書五十七章十五節)

──邁爾《珍貴的片刻》

 

【利十三16~17紅肉變白――雖有構成痲瘋的罪,若肯承認,就算為潔淨。――《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18~19長瘡之處起白癤或白中帶紅的火斑――長瘡指人外面生活的弱點。當人得救後雖已蒙醫治,但以後又再軟弱,並有新的弱點顯出,此時需要查看,有無變成大痲瘋的可能。――《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24「“人的皮肉上若起了火毒,火毒的瘀肉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帶紅的,或是全白的,」

         火毒的瘀肉成火斑――指人的血氣,如發脾氣、稱義自己、不肯原諒別人等。――《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29「“無論男女,若在頭上有災病,或是男人鬍鬚上有災病,」

         頭上有災病――指在服權柄和思想上出事情。凡在思想上或真理上出毛病的,定規在權柄上也出毛病。

         鬍鬚上有了災病――指人的自居、自尊,要得到別人的高舉。――《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30「祭司就要察看;這災病現象若深于皮,其間有細黃毛,就要定他為不潔淨,這是頭疥,是頭上或是鬍鬚上的大麻瘋。」

         查看有無細的黃毛――基督徒正常生活的能力有無衰退。――《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31「祭司若察看頭疥的災病,現象不深于皮,其間也沒有黑毛,就要將長頭疥災病的關鎖七天。」

         災病不深於皮仍關七天――若不能積極證明在思想和服權柄上有無出事情,仍需嚴謹查看。――《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33「那人就要剃去鬚髮,但他不可剃頭疥之處。祭司要將那長頭疥的,再關鎖七天。」

         剃鬍鬚但不剃頭――在權柄或思想上出問題的,都由於人的自尊、自居、自傲、體面,所以要有真實的對付。頭髮為服權柄的記號,必須保留。――《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34「第七天,祭司要察看頭疥,頭疥若沒有在皮上發散,現象也不深于皮,就要定他為潔淨,他要洗衣服,便成為潔淨。」

         再關七天若未發散,洗衣服――指在行為上的弱點、過錯、缺點、背叛的話語、不準確的行動等污點,都要對付清楚。――《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36「祭司就要察看他。頭疥若在皮上發散,就不必找那黃毛,他是不潔淨了。」

         潔淨之後頭上的病又發散,不必再找黃毛,就斷為不潔――在思想或權柄上出事情的人,雖經對付,但又復發,此時不必再找證明,就斷為不潔。――《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37「祭司若看頭疥已經止住,其間也長了黑毛,頭疥已然痊癒,那人是潔淨了,就要定他為潔淨。」

         長黑毛――恢復基督徒正常的生活,是一種好的光景。――《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38「“無論男女,皮肉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

         白火斑――顯揚自己,雖有對付,但總叫人感到不舒服。――《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40「“人頭上的發若掉了,他不過是頭禿,還是潔淨。」

         禿頭――雖無背叛,卻不順服。――《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41「他頂前若掉了頭髮,他不過是頂門禿,還是潔淨。」

         頂門禿――在人前或場面上不肯順服,但不是背叛。――《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45「“身上有長大麻瘋災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頭散髮,蒙著上唇,喊叫說:‘不潔淨了!不潔淨了!’」

         撕裂衣服――道德破產。

         蓬頭散髮――完全不服,放肆無忌。

         蒙著上唇――口中發表出來的,都是污穢的,不可和人接觸。

         喊叫說,不潔淨了,不潔淨了――一直定罪自己。――《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46「災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潔淨;他既是不潔淨,就要獨居營外。”

         獨居營外――革除,趕出教會。――《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47「“染了大麻瘋災病的衣服,無論是羊毛衣服、是麻布衣服,

         染了痲瘋的衣服――指人在身外的生活環境,如職業、交際、習慣、與人接觸等,沾染了污穢。――《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47~48三種的衣服(羊毛衣、麻衣、皮衣)――在生活和與人交往上,有的人是溫和的(羊毛衣),有的人是淡淡的(麻衣),也有的人是暖暖的(皮衣),這些都不可叫人沾染污穢(參結四十四17~18)――《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47~59對於長大痲瘋的衣服有兩種不同的對付。長大痲瘋的衣服要送到祭司面前去察看,如果這一個大痲瘋是生長的、擴充的,就非完全燒掉不可,不能穿。有的大痲瘋,祭司洗一洗,把有的經緯拉掉而不蔓延的,這一個不必經過火燒,但若洗過拉過了,還有大痲瘋,就非燒掉不可。我們信主以後,要把衣服一件一件帶到我們的大祭司──主面前,察看是不是合乎基督徒的體統,有的不能再穿,有的須要修改。── 倪柝聲

 

【利十三49「或在衣服上、皮子上,經上、緯上,或在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這災病若是發綠,或是發紅,是大麻瘋的災病,要給祭司察看。

         衣服上的經緯――基督徒在生活為人,與人交往上出毛病的,不外是對神()和人對人()這兩面的故事。

         衣服發綠發紅――在生活行為上有了不正常而奇異的改變,失去本來的樣子。――《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51「第七天,他要察看那災病,災病或在衣服上,經上、緯上,皮子上,若發散,這皮子無論當作何用,這災病是蠶食的大麻瘋,都是不潔淨了。」

         蠶食的大痲瘋――很厲害的構成大痲瘋的罪。

         焚燒衣服――把沾染污穢的職業、習慣、交往,完全去掉。――《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54「祭司就要吩咐他們,把染了災病的物件洗了,再關鎖七天。」

         把染了災病的物件洗了――把生活、為人、行動,重新整頓整頓。――《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55「洗過以後,祭司要察看,那物件若沒有變色,災病也沒有消散,那物件就不潔淨,是透重的災病,無論正面反面,都要在火中焚燒。」

         透重的麻瘋――從前有過構成痲瘋的罪,經過查看,仍無改變和承認的跡象,是深往堶惚I蝕的,就斷為不潔。――《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56「洗過以後,祭司要察看,若見那災病發暗,他就要把那災病從衣服上,皮子上,經上、緯上,都撕去。」

         災病發暗,將衣服部分撕去――仍留在原來的職業和環境上,但沾染的部分要檢查、對付、去掉。――《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57「若仍現在衣服上,或是經上、緯上、皮子做的什麼物件上,這就是災病又發了,必用火焚燒那染災病的物件。」

         撕去後病仍留在經緯上,就要全部燒毀――經過部分對付,在人與神和人與人之間仍有難處,就要在生活、職業、交往上,有完全徹底的對付。――《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三58「所洗的衣服,或是經,或是緯,或是皮子做的什麼物件,若災病離開了,要再洗,就潔淨了。” 」

         災病離開了,要再洗衣服――對構成痲瘋的罪有過真實承認的,在生活為人上,需要再一次的對付和整頓。――《利未記讀經綱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