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利未記第十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利十七4~58~9平安祭牲要帶到會幕前宰殺──人與人和人與神一同享受基督,必須在基督為人流血受死贖罪的地位和根據上。

         平安祭是人與人,人與神共同交通快樂享受的,如擘餅記念主乃是享受平安祭的小影,是以基督的救贖為根據,也是以基督為中心。──《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七6「祭司要把血灑在會幕門口、耶和華的壇上,把脂油焚燒,獻給耶和華為馨香的祭。」

       把血流在壇上──必須看見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流血贖罪。

         把脂油焚燒獻給神為馨香的祭──基督和祂的豐滿是先給神享受,然後人再享受。──《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七7「他們不可再獻祭給他們行邪淫所隨從的鬼魔(原文作公山羊);這要作他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

         「鬼魔」在原文乃是人想像出來的一種半山羊、半人的鬼神。這一個辭,似乎承認以色列百姓,當初在埃及可能拜過那樣的假神。此一律例題醒我們,任何神的百姓若任意離群獨居,並執著敬拜假神,就不能進到神面前。當人在正確的途徑上,依照神的規定與律例敬拜神的時候,一切虛假的敬拜,便毫無必要,並且是不可能的。但若是偏離了敬拜神的真實方法,隨時都有轉向其他假神的危險。―― 摩根《話中之光》

 

【利十七7不可獻祭給行邪淫所隨從的鬼魔──凡不是在基督贖罪的立場上享受基督,而是在這立場之外有所歡樂和享受的,都是行邪淫的原則,也都是得罪神的。──《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七1016寶血】

在本質方面,我們都是同胞手足,也都是墮落的亞當的後嗣。然而在這些「同胞弟兄」之中,又有著許多的差異。特別顯著的是:「不同國籍的人在外貌、性格、身材、膚色、發色、語言、習慣、吃的東西等都有不同。有一個因素,使整個人類連系在一起的,那就是:血!無論國籍、種族的差異多大,儘管身材、膚色、習慣、情緒不同,血總是一樣的。我們發現即使在不同種族之間,在多半的情形下,血是可以互相交流的。一個愛爾蘭人的血注入一個中國人的體內,並不會使中國人成為部分愛爾蘭人的樣子。同樣,把黑人的血注入于白人的體內,並不會使白人成為部份黑人。血液不會影響別人的膚色和習慣,也不會改變別人的身材體態。反之亦然,黑人若接受了白人的血,也不會使黑人產生影響或變化。

在靈裡的情形也是這樣,世界上的基督徒信仰同一位基督,在信仰上成為一體,然而,在國籍、崇拜方式、使用的方法和儀文都是不同的。他們所隸屬的政府政體和教會形式盡可不同,但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由於基督所流的寶血而聯結成為一體了。

在本質方面我們雖然都是兄弟,但相同點仍屬有限,惟在重生之後,我們才真正地成為「屬靈的弟兄」!——M.R.D.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利十七11「因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這血賜給你們,可以在壇上為你們的生命贖罪;因血裡有生命,所以能贖罪。」

       血埵野糽R能贖罪──指主的血有生命,能贖我們的罪。──《利未記讀經綱目》

 

【利十七11「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

這些子含義的意義比人所能瞭解的可能更深。血確應予重視,如果流血是出於不義,那是可怕的。提到基督的血,就是無限的珍貴。所以我們如果完全明白,就沒有疑難了。

捨身流血——主將祂的性命舍上,流出寶血,為我們犧牲,替代了我們。罪人接受這寶血、這生命,就向神陳明他的需求、律法既經破壞,必須認罪,償付。主的寶血是純淨的,未被罪惡污穢,也無情欲消耗,這樣無價的寶血才可為你贖罪,除去我們的罪汙,作為挽回祭。

祂全身傷損流血,在各各他;

這些都溢出祈禱的心願,有力地為我呼求。

饒恕他!饒恕他!不能任她因罪死亡!

喝盡寶血——我們才可與祂的生命有份,必須在主的桌子飲杯,與祂同死,同釘在十字架。我們還應領受主的生命,以致我們在祂裡面,祂也在我們裡面。祂的性情才真的進入我們生命之中,我們就更親近祂,更像祂!

──邁爾《珍貴的片刻》

 

【利十七15「凡吃自死的,或是被野獸撕裂的,無論是本地人,是寄居的,必不潔淨到晚上,都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到了晚上才為潔淨。」

       自死被野獸撕裂的都不可吃,吃了必不潔到晚上──(1)自死就是殺身成仁,並不能贖人的罪。主耶穌乃是神把祂壓傷,所以祂能贖罪。(2)被野獸撕裂就是被野蠻人所殺,主耶穌不是被野蠻人所殺,乃是祂在十字架上為神所審判,所以祂的流血能贖罪。

         要洗衣洗身──從前那些宗教的觀念和信仰近乎邪淫、邪說、異端的,都得悔改,對付淨盡,否則要擔當他的罪孽。──《利未記讀經綱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