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民十二1「摩西娶了古實女子為妻。米利暗和亞倫因他所娶的古實女子就譭謗他,」

  〔呂振中譯〕米利暗和亞倫、為了摩西所娶的古實女子的緣故就說了摩西的壞話,說摩西娶了古實的女子為妻。

  〔暫編註解〕這位古實女子是誰,有兩種解釋。一說她就是西坡拉,因為她是米甸女子,故意貶抑她叫她做古實女人。古實是含的長子,為居於希伯來人南方的民族的祖先(創十6)。古實通常指尼羅河穀上游埃提阿伯地。但也可能此時西坡拉已死,此婦人為摩西的續弦,來自古實。

     “毀謗”。這是一個陰性的單數動詞,指出這批評由米利暗發起。她的託詞是摩西娶外邦女子為妻(那可能指西坡拉,出二21;但更可能指西坡拉死後的第二次婚姻),但真正的原因是嫉妒(2節)。

         米利暗和亞倫。先提米利暗,因為她是發牢騷的領導者。

         譭謗。這是陰性單數動詞,說明是米利暗領頭的。

         古實女子。(見創10:6注釋)。 西坡拉的父親實際上是米甸人(出2:16-193:1),所以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創25:1,2;《先祖與先知》第383頁)。西坡拉在西乃山與摩西重逢時(見出4:2518:2注釋),曾注意到她丈夫所負的重擔,就向葉忒羅表達了她對丈夫健康的擔憂。於是葉忒羅勸摩西選人來分擔他的管理責任。摩西接受了他的建議,沒有先徵求米利暗和亞倫的意見,他們就嫉妒他,並埋怨西坡拉使摩西不重視他們(見《先祖與先知》第383頁)。西坡拉是米甸人,但她敬拜真神。米利暗和亞倫卻以此為藉口反對摩西的權威。摩西娶她為妻,並沒有像他們所聲稱的違背了不與外邦人通婚的原則。

         1-3 問題的導火線:根據出2:16, 21的記載 , 摩西的妻子名叫西坡拉 ,是米甸人。有些亞述文件及聖經 (哈3:7) 均出來米甸和古實指相同的地方, 故此本段與出埃及的記載並無衝突。米利暗是摩西的姊姊(出2:4; 15:20),亞倫是摩西的哥哥 (出4:14),此處沒有說明他們二人為什麽譭謗摩西的妻子。若單因她是外邦人,便有點強辭奪理了,因為摩西娶妻時神尚未頒下律法聲明不可娶外邦人為妻。無論如何。這只是推翻摩西屬靈權柄的一個藉口,他們真正的動機在2節便暴露無遺了。這一次,摩西並不為自己辯護,也不像上一次立即向神申訴,所以有「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眾人」 (3) 的美譽。但他並不因此蒙羞,因為神採取主動,召集他們三人到會幕前分出好歹。

         本章講摩西的姐姐米利暗和哥哥亞倫嫉妒摩西領導地位的事。這決非簡單的家庭不和,而是宗教領袖對摩西特有權柄的挑戰,因為亞倫是大祭司,米利暗是女先知。祭司和先知是以色列宗教信仰中的兩大力量,現在聯手抗拒摩西。表面上是不滿他娶古實女子為妻,實質上是挑戰他的屬靈權柄(2節)。

     1-16 兄姊爭權:上兩次的埋怨是針對神在物質上的供應,本章記載的另一次埋怨卻針對摩西的權柄;這次較為小規模,只牽涉摩西、亞倫和米利暗三姊弟(1-3) 。 但這並不是家庭的小糾紛,而是大祭司和先知向神的中保所發出的挑戰,起因可能追溯至上一章所述的事件:摩西將權力分配給七十長老,使亞倫和米利暗的權位似乎降低了。嫉妒的心催使米利暗和亞倫去奪取領袖的地位,但神藉說話(4-9)和降罰(10-16) 再次確定摩西的地位。

 

【民十二2「說:“難道耶和華單與摩西說話,不也與我們說話嗎?”這話耶和華聽見了。」

  〔呂振中譯〕他們說:『難道永恆主單單和〔或譯:藉着〕摩西說話,不也和〔或譯:藉着〕我們說話麼?』這話永恆主聽見了。

  〔暫編註解〕七十位長老受感說話(十一25)對亞倫和米利暗的主張可能有間接的刺激作用,說明神不單只和摩西說話,也和他們說話。雖然如此,神和摩西說話的情況與他們不同,在權柄上也有分別。這從神的回答(6節)、刑罰米利暗(10節),以及要摩西代求才獲痊癒可以看出(13節)。

     單與摩西說話。哥哥和姐姐在這裡要求與摩西平等,忽視了神把摩西放在獨特權威位置上的事實(見出4:10-16;申34:10)。

         耶和華聽見了。祂聽見對祂僕人的一切抱怨(見民11:1;王下19:4;瑪3:16)。

 

【民十二3「(摩西為人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的眾人。)」

  〔呂振中譯〕摩西其人極為謙和,勝過地上萬人。

  〔暫編註解〕這句話可能出諸本書編者之手,提醒讀者米利暗與亞倫的指摘極不公道。

     “謙和” 即謙卑。

         謙和。其詞根意為“謙卑”、“順服”、“謙遜”。該詞有各種譯法,如“貧民”(伯24:4),“困苦人”(詩9:12)和“謙卑的人”(箴3:3416:19)。這裡所說的謙和性格,是在神的事業中擔任領導所必需的。摩西不是生來謙和的人(出2:11-14)。這種品格是他在米甸曠野中艱苦訓練四十年的結果。只有謙和的人才知道如何服從神,善待下屬,同時又是勇敢堅強地進行領導。一個認為自己有權對同工專橫跋扈,發號施令的領導不能參與在主的聖工。

 

【民十二4「耶和華忽然對摩西、亞倫、米利暗說:“你們三個人都出來,到會幕這裡。”他們三個人就出來了。」

  〔呂振中譯〕永恆主立刻對摩西、亞倫、米利暗說:『你們三個人都出來到會棚這堙C』他們三個人就出來。

  〔暫編註解〕4-15 神的斥責和刑罰:屬靈的權柄源於神親自的啟示 (2), 米利暗和亞倫所說的並沒有錯,可惜他們沒有分辨出他們得啟示的方法與摩西的有何不同。摩西的地位和權柄是更高的,因為他領受的啟示是更直接的──與神面對面的而不是有賴異象或夢境,及更清楚的──神向他明說而不用謎語;他見過神的形像,與神的關係比其他先知更密切。摩西的身分超越先知和祭司,因為他預表基督,但耶穌比摩西更偉大(來3:1-6)。

 

【民十二5「耶和華在雲柱中降臨,站在會幕門口,召亞倫和米利暗,二人就出來了。

  〔呂振中譯〕永恆主在雲柱中降臨,站在會棚的出入處,呼叫亞倫和米利暗;他們二人就出來。

 

【民十二6「耶和華說:“你們且聽我的話:你們中間若有先知,我耶和華必在異象中向他顯現,在夢中與他說話。」

  〔呂振中譯〕永恆主說:『你們要聽我的話;你們中間若有神言人,我永恆主就要將本身讓他在異象中認識,我要和他在夢中說話。

  〔暫編註解〕神一直借著異象和異夢向祂的僕人眾先知顯示祂的旨意,並應許要繼續這樣做(珥2:28;摩3:7)。有人根據珥2:28認為“異象”通常是給年輕人的,而“異夢”則是給年長者的。“默示”(即“異象”,撒上3:1)是十分消耗體力的(見但10:8-11,16-19)。好幾位先知都提到過與但以理相似的經歷。異夢對個人體能的消耗似乎要少得多。

         68 這段的意思是:神通常透過“異象”和“異夢”向先知說話;但祂卻是直接向摩西說話,“是明說,不用謎語”。

 

【民十二7「我的僕人摩西不是這樣;他是在我全家盡忠的。」

  〔呂振中譯〕但對於我的僕人摩西呢、卻不是這樣:他在我全家忠信可靠。

  〔暫編註解〕「僕人」:強調摩西對神的忠心。

         我的僕人摩西。這個稱呼還出現在出14:31;申34:5中,也用在其他人的身上(創26:24;伯1:8)。參來3:5引用這句話。

         我全家。指神的子民(見來3:2,5)。

 

【民十二8「我要與他面對面說話,乃是明說,不用謎語,並且他必見我的形像。你們譭謗我的僕人摩西,為何不懼怕呢?”」

  〔呂振中譯〕我要和他親口相對地說話,是顯異象,不是用謎語;他要望着我永恆主的形像。你們為甚麼說我僕人摩西的壞話也無所戒懼呢?』

  〔暫編註解〕異象和異夢是神啟示人的一般方法。神向摩西不用此法,而是直接說話(參出三十三11注)。祂把以色列家交托在摩西手裡,有充分的權柄向全民轉達,解釋神的旨意。摩西又可以見到神的“形象”。這當然不是指直接見到神未隱藏的面,而是一種可見的形狀。摩西曾要求見神的面,他見到了神的背;因為凡見到神面的人必不能存活(出三十三2223)。

         面對面。就是直接地,不經過第三者。參出33:11;申34:10

         謎語。見結17:2

         我的形象。不是神的真體,而是人可以看見並識別的形象。參申4:15,16,23,25;詩17:15;賽40:18;約1:18和提前6:16

         譭謗我的僕人。米利暗的根本錯誤乃是藐視和反叛神所親自任命的合法權威。神聖工今日的領導人在判斷上的失誤,不能成為任何人不忠心支持他們的藉口。儘管掃羅想要大衛的命,大衛仍在言語和行為上忠於他,視他為王,說:“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撒上26:11)。基督雖然譴責法利賽人的偽善,卻吩咐祂的門徒視他們為所指定的民族領袖而與他們合作(太23:3)。當一個人受誘惑去詢問教會某位元領導的情況:“這人將來如何?”時,主今日對他的回答與當年對彼得的回答是一樣的:“與你何干。你跟從我吧”(約21:21,22)。保羅的勸勉也十分清楚。他說:“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羅12:19)。然後引用聖經說:“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今日主的每一位真門徒都要忠於教會的領袖,即使他們在判斷有時會失誤(提前5:1;多3:1)。

 

【民十二9「耶和華就向他們二人發怒而去。」

  〔呂振中譯〕永恆主還在向他們發怒,就逕自走了。

 

【民十二10「雲彩從會幕上挪開了,不料,米利暗長了大麻瘋,有雪那樣白。亞倫一看米利暗長了大麻瘋,」

  〔呂振中譯〕雲彩從會棚旁一挪開,哎呀,米利暗竟患了痲瘋屬之病了,就像雪那麼白;亞倫向米利暗細看一下,只見她真地患了痲瘋屬之病了。

  〔暫編註解〕神因米利暗與亞倫說摩西的讒言而發怒。主犯米利暗立刻患上“大痲瘋”(可能是一種很厲害的皮膚病),成為不潔淨,必須逐出營外。亞倫也許因為是大祭司,在神權制度中地位重要,未受同樣刑罰。他悔悟認罪,並且立即重新確認摩西的權威地位,請他替以利暗求情(1012節)。

         “長了大麻風”。有關大麻風,參看利未記十三章2節的腳註。米利暗反抗神所委任的領袖,便是違抗神。神不是已經饒恕她了嗎?她本該被逐出以色列人以外的。

         「大麻瘋」:可能是指某些皮膚病,參民5:2注 。亞倫沒有受這懲罰,因為他是大祭司,有聖職在身,而此次愚昧舉動可能主要是由米利暗發起,所以她承受了嚴厲的懲罰。摩西的代求蒙神垂聽,但米利暗仍須按潔淨之例(利13章),在營外關鎖了七天,忍受像被父親唾棄的羞恥。在這七天,百姓也不能起行,領袖的絆倒使民眾阻滯不前。

         參出4:6;王下5:27;代下26:19-21。亞倫沒有受到身體上的懲罰。怨言顯然都是米利暗造成的。她現在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民十二11「就對摩西說:“我主啊,求你不要因我們愚昧犯罪,便將這罪加在我們身上。」

  〔呂振中譯〕就對摩西說:『我主阿,不要因我們所行的愚昧、因我們所犯的罪就將罪罰加在我們身上哦。

  〔暫編註解〕。該詞在亞14:19中譯為“刑罰”。所以它既指罪又指罪的懲罰。

 

【民十二12「求你不要使她象那出母腹、肉已半爛的死胎。”」

  〔呂振中譯〕不要叫她像個死嬰、出了母胎、肉就爛蝕了一半哦。』

  〔暫編註解〕就是被定死罪。她象犯人一樣被隔離起來。

 

【民十二13「於是摩西哀求耶和華說:“神啊,求你醫治她!” 」

  〔呂振中譯〕於是摩西向永恆主哀叫說:『神阿,將她醫治好吧!求求你!』

 

【民十二14「耶和華對摩西說:“她父親若吐唾沫在她臉上,她豈不蒙羞七天嗎?現在要把她在營外關鎖七天,然後才可以領她進來。”」

  〔呂振中譯〕永恆主對摩西說:『她父親若吐唾沫在她臉上,她不是要蒙羞七天麼?把她關閉在營外七天,然後纔可以收她回營。』

  〔暫編註解〕米利暗輕視摩西的屬靈權柄,過失之大達到父親須吐唾沫在女兒臉上的地步。“吐唾沫在女兒臉上”表示當眾鄙視和責備,須蒙羞七天(參利二十五9)。米利暗在民中頗有地位,百姓為她的釋放等了七天,沒有上路。

         “她父親若吐唾沫在她臉上”。父親若要這樣責備女兒,她便要蒙羞一段日子(比較申二五9;賽五○6);米利暗藐視神的權柄,不是應該蒙羞超過七天嗎?她犯罪的性質使她必須受到公開的懲罰(比較提前五20)。

         吐唾沫在她臉上。東方的民族認為唾沫具有或好或壞的效果(見申25:9;伯30:10;可7:338:23)。今日在某些民族中,唾沫仍然被認為是傳遞超人能力的媒介。

         然後。本節說米利暗從患大麻風起的一周以後可以回來。暗示她立即獲得了醫治(見第13節),開始行潔淨之禮(見利13:4)。

 

【民十二15「於是米利暗關鎖在營外七天。百姓沒有行路,直等到把米利暗領進來。」

  〔呂振中譯〕於是米利暗被關閉在營外七天;等到收她回營以後、人民纔往前行。

 

【民十二16「以後百姓從哈洗錄起行,在巴蘭的曠野安營。」

  〔呂振中譯〕後來人民從哈洗錄往前行,在巴蘭的曠野紮營。

  〔暫編註解〕巴蘭在迦南最南端,以色列人應該就快進入美地。

         這件事發生在哈洗錄,接著民數記描述在巴蘭曠野的加低斯(13:26)所發生的事。其實以色列人途中經過不少的地方(33:18-36)此處並無說明旅程共需時多久,也沒有記下重要事件,可能以色列民因上述事件已學習到順服的功課。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