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五章拾穗

 

【民五1「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暫編註解〕本章和下一章仍是講以色列民預備離開西奈山登上旅程的事(參一1注),主要記敘潔淨營地,凡不潔的都要與百姓分隔,住到營外的洞穴或曠野的賬幕中(參利十三46;王下七3)。

         1-31 潔淨營地:百姓在西乃山整裝待發,組織上的預備已於以上4章詳述 , 接著便是潔淨營地的指示(5-6)。 潔淨的條例包括:身體上不容許染汙(1-4),人際關係上不容許彼此虧負(5-10),婚姻關係上不容許不貞潔和疑恨(11-31) 。 許願作拿細耳人歸耶和華的,尤要小心遵守潔淨的條例(6:1-27)。 這些條例是重要的,因為神住在營中,以色列民不能使營地污穢(5:3)。

         不潔的論述是舊約最重要課題之一;利未記11-15章有詳細說明 , 如論及不潔的生物、生育、麻瘋、漏症等。由此可見不潔不單指污垢,也包括死亡、罪(特別是性方面)及身體的反常現象。不潔者不可站在神的面前,否則會招致死亡(利7:20),同時傳染和影響其他人,因此必須出到營外(5:2)。

 

【民五1本章和下一章仍是講以色列民預備離開西奈山登上旅程的事(參一1注),主要記敘潔淨營地,凡不潔的都要與百姓分隔,住到營外的洞穴或曠野的賬幕中(參利十三46;王下七3)。

“不潔”不僅指一般可用水洗淨的污穢,也包括因死亡、犯罪、特別是性事所招來的污穢。人沾染到這些污穢,不僅不適於住在耶和華神面前,也危害到全民的健康生活,玷污神所住的會幕(利十五31),可以招致全體死亡。

本節提到三種不潔的人:長大痳瘋的、患漏症的、與死屍接觸的。此處雖用“大痳瘋”一詞,但指的只是、疥一類的皮膚病,不用太久便可治好(參利13及本書十二1016)。“漏症”指性器官長期不潔的排泄物,潔淨以後須獻祭的那一種(見利十五章;路八4348)。至於死亡,在賜生命的神的眼中,乃不潔之最。與死的牲畜接觸,不潔一天;與死人接觸,不潔七天。古代的祭司與許願的拿細耳人,都不許參加至親者的葬禮(利二十一211;民六6)。

主基督來到世上以後,把患者醫好,以徹底去除大痳瘋;叫死者復活以去除死亡(路十七12;八40),消滅了人與神隔絕的障礙。神的國臨到凡是願意悔改、聽信福音的人。──《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五2「“你吩咐以色列人,使一切長大麻瘋的,患漏症的,並因死屍不潔淨的,都出營外去。」

  〔暫編註解〕“不潔”不僅指一般可用水洗淨的污穢,也包括因死亡、犯罪、特別是性事所招來的污穢。人沾染到這些污穢,不僅不適於住在耶和華神面前,也危害到全民的健康生活,玷污神所住的會幕(利十五31),可以招致全體死亡。

         本節提到三種不潔的人:長大痳瘋的、患漏症的、與死屍接觸的。此處雖用“大痳瘋”一詞,但指的只是、疥一類的皮膚病,不用太久便可治好(參利13及本書十二1016)。“漏症”指性器官長期不潔的排泄物,潔淨以後須獻祭的那一種(見利十五章;路八4348)。至於死亡,在賜生命的神的眼中,乃不潔之最。與死的牲畜接觸,不潔一天;與死人接觸,不潔七天。古代的祭司與許願的拿細耳人,都不許參加至親者的葬禮(利二十一211;民六6)。

         主基督來到世上以後,把患者醫好,以徹底去除大痳瘋;叫死者復活以去除死亡(路十七12;八40),消滅了人與神隔絕的障礙。神的國臨到凡是願意悔改、聽信福音的人。

         第五、六章顯示現在這個有組織的民族必須要純潔。“長大麻風的”。參看利未記十三章2節的腳註。“患漏症的”。參看利未記十五章25節的腳註。關於因觸摸“死屍”而不潔淨的情況,參看第十九章11節。

         「大麻瘋」:可包括某些傳染性皮膚疾病,如癬癩(利13:1)。

         「漏症」:指長時期的性器官漏病(參利15章)。

         神是生命的主,人若接觸死屍便也成為不潔。

         以上三類不潔者要出到營外,這除了衛生的因素外,主要是由於完美的神住在營中。

         你吩咐。一切在儀文上不潔的人都必須到營外去。除了隔離以外,可能還有其他的原因。但隔離似乎是明顯的原因。

         一切長大麻風的。見利13:2注釋和利13章的補充注釋。猶太人視將此大麻風為神不悅的標誌。有時確實是這樣,如米利暗(民12:12),基哈西(王下5:27)和烏西雅(王下15:5)的例子。

         患漏症的。見對利15章注釋。這等人也要到營外去。

         因死屍不潔淨的。這等人只須到內營外面(見利11:2421:1,11)。

         “死屍”的原文是nephesh,常譯為“靈魂”(見創35:18注釋)。該詞具有許多含義,這裡指屍體,在儀文上被認為是不潔的(見民6:6,119:6,7,10;利21:11)。

         這裡所提的三等人有相同之處:一,不潔淨的時間──去除不潔因素後的七天;二,認為他們會玷污與他們接觸的人。

         。指廣義上的營區,延伸到其邊界(民2,3)。該詞在代下31:2中譯為“殿”。

 

【民五2 傳染性皮膚病】有關這些疾病性質的討論,可參看:利未記十三2的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2 漏症】有關各類漏症的討論,可參看:利未記十五章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2 禮儀上的不潔】不潔不一定是能夠避免的,不潔的理由往往與犯罪毫無關係。有幾類的不潔是不能隨便避免的,包括來自性交、疾病,以及與人獸屍骸發生接觸的不潔。這雖是禮節上而非倫理上的問題,聖潔範圍依然必須維護,免受不適宜之事物影響。此外經血中有鬼魔居住,也是常見的信念。

  分娩所導致的不潔被視為與每月經期的不潔同等,在古代文化中也極為普遍。埃及、* 巴比倫、波斯都有案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3「無論男女,都要使他們出到營外,免得汙穢他們的營;這營是我所住的。”」

  〔暫編註解〕不潔的人,不問性別,須逐到營外居住,因為神住在營中。《啟示錄》描寫新耶路撒冷時說:“神要親自與他們(信祂的子民)同在,…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凡不潔淨的,…總不得進那城”(啟二十一3,27)。

     這營是我所住的。該詞也用來指聖地(民35:34),勸人不要因暴力和不義之舉玷污這地。

 

【民五3不潔的人,不問性別,須逐到營外居住,因為神住在營中。《啟示錄》描寫新耶路撒冷時說:“神要親自與他們(信祂的子民)同在,…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凡不潔淨的,…總不得進那城”(啟二十一3,27)。──《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五3 住在營外】營地必須維持的 * 潔淨程度,雖然沒有聖殿地區那麼高,限制依然是存在的。* 巴比倫文獻也提過類似的限制,皮膚病的患者被逼隔離,很可能是在墳墓附近居住。──《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4「以色列人就這樣行,使他們出到營外。耶和華怎樣吩咐摩西,以色列人就怎樣行了。」

 

【民五5「耶和華對摩西說:」

  〔暫編註解〕5~10本節至10節敘述如何對付常犯的罪。患皮膚病、漏症等等外在不潔的人,還可以趕到營外;但做了對不起人的事卻以為當然,這種罪藏在內心不易看見,更屬不潔,必須對付。例如欠人家的錢不還,不守信用。除了須認罪外,須另加五分之一賠償,並獻上贖愆祭(五8;六12)。《利未記》六15對這種罪已有記敘,但沒有說到若受害人已故,賠償應歸誰。這裡提出可以歸給親屬;若無親屬,須歸給祭司。

     以色列民就要出發作戰,內部必須和衷共濟。假如彼此因錢債、偷竊等等釀成不和,何能同仇敵愾?新約也重申此義:“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太五2324)。

     5-10 彼此的虧負:肉體的不潔須摒於營外,道德上的不潔則需要補贖。本章所記的罪皆源於不忠實(6的「干犯」 , 1227的「得罪」,原文是用一字,意思是「不忠實」)。

         這裡所指的虧負及賠償方法,利6:1-5有詳細說明。無論是詭詐、搶劫、欺壓或拾遺都是虧負別人,對神不忠實,犯者須認罪及贖罪。

 

【民五5本節至10節敘述如何對付常犯的罪。患皮膚病、漏症等等外在不潔的人,還可以趕到營外;但做了對不起人的事卻以為當然,這種罪藏在內心不易看見,更屬不潔,必須對付。例如欠人家的錢不還,不守信用。除了須認罪外,須另加五分之一賠償,並獻上贖愆祭(五8;六12)。《利未記》六15對這種罪已有記敘,但沒有說到若受害人已故,賠償應歸誰。這裡提出可以歸給親屬;若無親屬,須歸給祭司。

以色列民就要出發作戰,內部必須和衷共濟。假如彼此因錢債、偷竊等等釀成不和,何能同仇敵愾?新約也重申此義:“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太五2324)。──《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五6「“你曉諭以色列人說:無論男女,若犯了人所常犯的罪,以致干犯耶和華,那人就有了罪。

  〔暫編註解〕不論男女。原文指個人。

         。泛指人類。

         干犯耶和華。得罪同胞被視為得罪神,所以除了賠償受害人以外還要獻祭(見民5:7;參利6:2-4)。人們雖然有可能只得罪神而不得罪人,但得罪人是肯定是得罪神的。

         68 參看利未記六章1節的腳註。若受害人沒有親屬可以接受犯罪者的賠償,賠償金就要交給祭司,而且還要交上一隻公羊(參看利五16)。在這情況下,祭司無論收到什麼,都要歸祭司所有(10節)。

 

【民五67 法律的性質】本段中案例是有人在法庭正式宣誓,訛騙他人,而後來追悔。聖經的命令,是向受害者、其親屬,或祭司,照原數另加兩成賠款,再獻上適當的贖愆祭。* 漢摩拉比法律典型的處罰,則在賠款之上加上六分之一,作為利息。──《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7「他要承認所犯的罪,將所虧負人的,如數賠還,另外加上五分之一,也歸與所虧負的人。」

  〔暫編註解〕將所虧負人的,……賠還。這裡的“虧負”指他所竊的具體物品,或他銷贓所得的收入。

         如數。即全部。

         五分之一。請注意利6:522:14中類似的賠償(見利27:11,27,31)。

 

【民五8「那人若沒有親屬可受所賠還的,那所賠還的就要歸與服事耶和華的祭司;至於那為他贖罪的公羊是在外。」

  〔暫編註解〕8節處理特殊的情況,補充利未記6章的條例:若物主已死,賠償應歸親屬;若物主沒有親屬,就要歸祭司。無論如何,虧負了人必須作補償,若補償歸給祭司,這補償不能代替贖罪時應當獻上的祭物及應當歸給祭司的禮物(舉祭),若將二者混淆,便是進一步的取巧犯罪。向人認罪作出賠償,是與神、與人和好的基礎,是以色列民和諧相處的關鍵;否則大家相咬相吞,整個民族便衰萎不振,更談不上進佔應許之地了。

         親屬。原文是go'el,源於動詞“救贖,象親屬那樣做事”。該詞用來指基督是救贖主(見伯19:25;詩19:1478:35103:4;賽41:1443:1447:454:559:2060:16)。由於以色列人通常都有親屬,那個沒有親屬的人很可能是皈依猶太教的外邦人。

         歸與服事耶和華的祭司。祭司是耶和華在人間的代表,所以歸他所有(見利23:20)。

         贖罪的公羊。指定的祭物,給代表耶和華的祭司(利5:156:67:7)。

 

【民五9「以色列人一切的聖物中,所奉給祭司的舉祭都要歸與祭司。」

  〔暫編註解〕舉祭。意為“舉出之物”,系從較大的數額中提出,用於神聖的用途。猶太人認為這是指是初熟之物(出23:19),所以屬於祭司(民15:19-2131:29,41,52;申12:6,11)。該詞不論是廣義還是狹義的,在這裡都適用。供物要歸於祭司(利7:14,32,34)。

 

【民五10「各人所分別為聖的物,無論是什麼,都要歸給祭司。”」

  〔暫編註解〕本節提到祭司收入的兩個來源:耶和華所應得的和祭司所應得的禮物。一個祭司自己不能向個人收禮。奉獻乃是個人的義務,要遵從這一總的教誨,並遵循凡耶和華所要的必須先奉獻的原則。

 

【民五11「耶和華對摩西說:」

  〔暫編註解〕1131 這段經文描述“疑恨的條例”。人若懷疑妻子不貞,便要把她帶到祭司那堙A“在耶和華面前”受審訊(16節),因為只有耶和華才能把真相顯露出來。“肚腹發脹,大腿消瘦”。身體機能的失調導致不孕(21,22,27節)。第23節的儀式象徵把所寫的咒詛話轉移到水堨h。第27節可能指流產(“消瘦”的字義是“跌落”;參看約伯記三章16節,經文堣@個類似的希伯來字表示未到期而出生)。這段的規定顯然只適用於曠野時期,目的是防止嫉妒和疑恨損害家庭和社群的生活。每當以色列人使用這種試驗方式的時候,神必定奇妙地控製試驗的結果。

         11-31 婚姻上的疑忌:婚姻的和諧也很重要,不能容許不貞和疑恨。本段處理妻子清白與妻子不貞兩種情況。這類案件源於妻子的不忠 (13, 29) 或丈夫的懷疑嫉妒(因為沒有充分客觀證據,14, 30) 。 處理二者的步驟也是一樣,神藉指定的儀式使祭司能作出公正的判斷。

         儀式有三個要素:象徵、動作及含義。象徵是以物質為表記,含有屬靈的意義。夫妻二人到祭司面前要帶素祭為供物(15),供物用十分之一伊法 (即2.2公升) 的大麥面, 不另加油和和乳香,表明獻者的不潔和悲哀贖罪的心態 (利5:11,通常加油和乳香代表喜樂和感恩,見利2:15)。 誠然不貞和嫉妒使婚姻不潔並蒙上悲哀的陰影。這素祭對丈夫來說是疑恨的素祭(疑恨本身也是罪),對妻子來說是思念的祭,求神思念鑒察這件事,顯明她是否有罪。祭司要預備的「致咒詛的苦水」(18),是用會幕外的聖水 (出30:18) 和塵土混合而成(17)並加入婦人發咒起誓之字的墨水(23)。聖水是為潔淨之用,吃塵土是代表咒詛(創3:14), 加上婦人自願起的誓;若婦人是貞潔的,這水便會有潔淨的作用,將來可懷孕生子(28);若婦人是不貞的,這水便有咒詛的作用,使她失去生育的功能(27),這咒詛比死亡更甚(利20:10)。

         動作方面,婦人要蓬頭散髮(18),表明她的不潔(利13:45) 。 起誓之後,她要喝咒詛的苦水,表示她認同這水所帶來的咒詛或潔淨。她喝水之前,祭司先在壇上燒一把疑恨的祭(26),宣告神的同在,作公平的審判。

         以上所用的象徵和動作都有清楚的含義,藉此項儀式刻劃在以色列人眼前,警戒他們不可容許婚姻中的不貞和疑恨。真正使儀式有效的,仍然是全能的神,對這一群在曠野中曾目睹神榮耀的人,這是不容置疑的。他們絕不會以為咒詛的苦水本身有魔術的能力。

 

【民五11對付了外在不潔的病症,又對付了妨礙人與人間和好關係的不潔行為,現在要進一步清除夫婦間可能有的不潔,也就是妻子對丈夫的不忠實。這些得罪丈夫的邪行必須從營中去除。

這裡立下的條例針對兩種情況:一是婦人犯了姦淫,丈夫苦無證據(1214,27,29節);一是婦人確屬清白,丈夫無端懷疑(14節下半,28,30節)。不過對付的方法一樣,所以放在一道來講。──《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五11~28喝致咒詛的苦水是有害迷信之法麼?】

    答:這是在舊約時代,神為解決人疑妻行淫一種試驗之法。即由祭司把從浴盆裡取出來的聖水,(民五16,出卅18),盛在瓦器裡。又從帳幕的地上取點塵土放在水中,叫婦人喝致咒詛的苦水以後,如果她的大腿消瘦,肚腹發脹,即為有罪不貞,行了污穢的事,在民中要被人咒詛。若是她確沒有被玷污,即為貞潔無罪,免受這災。這是神所用的一種超自然之方法,來對於人的夫妻之間疑難問題,作為正確合理而有效的驗證。與人所行的迷信行為截然不同,不能混為一談。比如在古代的野蠻民族中,有命犯人手拿一斤多重的熱鐵。或是腳踏於紅燒的犁頭上,或叫犯人把手放入滾水熱油銅中,或使人喝紅而有毒的水等等。人被試驗以後,倘若手足無傷,又無中毒下瀉現象,就可以得釋放,算為無罪。此乃出於人的種種惡毒苦刑之法,非人身體所能忍受得了,有害無益。但神所吩咐使用的水,無害於人,且在當時能使神的子民和睦同居,建立家庭聖潔生活的美好德行為是。──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民五12「“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人的妻若有邪行,得罪她丈夫,」

  〔暫編註解〕對付了外在不潔的病症,又對付了妨礙人與人間和好關係的不潔行為,現在要進一步清除夫婦間可能有的不潔,也就是妻子對丈夫的不忠實。這些得罪丈夫的邪行必須從營中去除。

     這裡立下的條例針對兩種情況:一是婦人犯了姦淫,丈夫苦無證據(1214,27,29節);一是婦人確屬清白,丈夫無端懷疑(14節下半,28,30節)。不過對付的方法一樣,所以放在一道來講。

 

【民五13「有人與她行淫,事情嚴密,瞞過她丈夫,而且她被玷污沒有作見證的人,當她行淫的時候也沒有被捉住,」

  〔暫編註解〕要定一個人的罪,需要有兩個證人(民35:30;申17:6;申19:15)。證實的罪要處以死刑(利20:10;申22:22-27)。丈夫十分懷疑,但沒有確鑿的證據。

 

【民五13-22:有關疑妻不貞的試驗】

{命題7 }聖經在此章節所描述的不是赦免了迷信 (superstition)?

〔難題〕保羅反對「老婦荒渺的話」(提前四7)。但是在此摩西被曉諭去行這迷信的試驗是沒有科學的根據。被控告的妻子如果喝了苦水後,肚腹發脹,她將被定罪咒詛。但是,無辜的妻子和有罪的妻子都喝了這苦水,一個肚脹一個無恙,這在化學或生物科學上並沒有根據的。

【解答】

聖經並沒有提到有罪的妻子被定罪咒詛的情況是由於身體的化學或生理作用引起的。事實上,所引起的原因是「屬靈」或「心理」上(spiritual and psychological)的作用。「罪」(guilt)不是由於生理原因。有罪的妻子結果會有腹脹,由科學觀點來看可以解釋是由於身心的關係(psychosomatic)所造成的。 許多女人會有「假性懷孕」(false pregnancy)而有腹脹,乳房腫脹的感覺。有些人因為心裡的因素而造成眼瞎。醫學實驗所用的安慰劑(placebo pill)可以使疾病末期的病人疼痛減少,而效果竟與嗎啡效果相似。因此科學事實證明人的心思意念可以影響身體的生理機序。

這節經文提到婦人在神前起誓,如果她確實行了淫她將被咒詛;苦水就如測謊器一樣。行淫的婦女就相信她將被咒詛而引起腹脹,那些無辜的女人就不會有苦水的後果。而且這段經文並沒有提到任何人確實的喝了這苦水就必會腹脹。經文只是提到「或是」(If; 十三1428)她行淫就將遭到這種結果。毫無疑問的, 只要相信這必會發生並且要使她被定有罪,即使她不用經過這試測的程式,她也將信服她是有罪的。──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民五14「她丈夫生了疑恨的心,疑恨她,她是被玷污,或是她丈夫生了疑恨的心,疑恨她,她並沒有被玷污,」

  〔暫編註解〕。原文是ruach,在《舊約》中出現了377次,其主要含義是“能力”。當示巴女王看到所羅門的輝煌時,她“就詫異得神不守舍”(王上10:5)。當以賽亞說埃及的馬只是血肉之軀而“沒有心”時,他是說它們與神相比十分軟弱。一個能控制自己心的人乃是強壯而可敬的(箴16:3225:28)。本節指的是強烈的衝動或情感。

 

【民五14 訴訟的根據】這個訴訟的惟一根據,是丈夫的疑妒。第12節用來形容這罪行性質的字眼,是指背信或瀆聖的行為(見:利五1416註釋)。因此很有可能是先前已經有人要這女子起誓宣稱自己是清白的,她現時被控的是起假誓的罪名。控訴的原由可能是她發現懷孕,但丈夫卻否認孩子是他的。──《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15「這人就要將妻送到祭司那裡,又為她帶著大麥面伊法十分之一作供物,不可澆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因為這是疑恨的素祭,是思念的素祭,使人思念罪孽。」

  〔暫編註解〕伊法十分之一。約為2幹夸脫(2.2升)。

         大麥麵。一種粗制廉價的麵粉,通常作為窮人的糧食(士7:13;約6:9,13),或牲口的飼料(王上4:28)。其他供物所要求的“細面”(結46:14),不准在這種涉及道德敗壞和恥辱的案子中獻上。祭品的粗糙象徵著罪行的粗鄙。

         不可澆上油。這是一個極不愉快的場合,所以不採用象徵喜樂的油。油和乳香雖然包括在初熟之物的素祭裡,卻不許在窮人的贖罪祭中使用(利2:155:11)。

         疑恨的。該詞原文是複數。因為倘若那婦人有罪,那她既得罪了丈夫,也得罪了神。況且犯罪的不止她一個人。

         思念的。提醒人神不遷就罪孽,也不忘記罪孽,直到人認罪(王上17:18;結29:16;何8:13;耶44:21;詩25:7)。

         15~28本節至28節提出處理這一類案件的辦法:1.丈夫把妻子和素祭的祭物一同帶到祭司那裡(15節);2.祭司把婦人帶進會幕的外院,站在神面前(16節);3.祭司取瓦器盛水,取地上的塵土放入水中(17節);4.他回到婦人那裡,解開她的頭髮,把素祭放在她手裡(18節);5.祭司手握盛著水的瓦器,念咒詛的話,要婦人發誓(1922節);6.祭司把咒詛的話寫下,抹在苦水裡(23節);7.他從婦人手中取過素祭,一部分燒在壇上(2526節);8.婦人喝下苦水(26節);9.婦人若犯了淫行,這水可令她肚腹發脹,大腿消瘦(2728節)。

 

【民五15本節至28節提出處理這一類案件的辦法:1.丈夫把妻子和素祭的祭物一同帶到祭司那裡(15節);2.祭司把婦人帶進會幕的外院,站在神面前(16節);3.祭司取瓦器盛水,取地上的塵土放入水中(17節);4.他回到婦人那裡,解開她的頭髮,把素祭放在她手裡(18節);5.祭司手握盛著水的瓦器,念咒詛的話,要婦人發誓(1922節);6.祭司把咒詛的話寫下,抹在苦水裡(23節);7.他從婦人手中取過素祭,一部分燒在壇上(2526節);8.婦人喝下苦水(26節);9.婦人若犯了淫行,這水可令她肚腹發脹,大腿消瘦(2728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五15 丈夫當做的事】丈夫要獻這祭的理由並不清楚。這祭和普通的素祭不同,獻的是大麥(如窮人的祭)而非小麥,並且和其他可能與犯罪有關的素祭一樣,不可加上油和乳香。油和乳香通常和慶典有關,而此非喜慶之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16「“祭司要使那婦人近前來,站在耶和華面前。」

  〔暫編註解〕就是到帳幕那裡。

 

【民五1617 祭司當做的事】馬里(美索不達米亞西北部)文獻提到一宗神明裁判的案例,要求神明喝飲混和了城門泥土的水。此舉對神明構成約束,要他們履行保護該城的誓言。這裡所用的配料都是聖的(洗濯盆的水,聖所地上的塵土),混和在其中的,還有關於女子有責任維持聖所 * 潔淨之咒詛的字句。──《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17「祭司要把聖水盛在瓦器裡,又從帳幕的地上取點塵土,放在水中。」

  〔暫編註解〕聖水。是洗濯盆中為祭司沐浴而準備的水(出30:18,19)。但有人認為是指活水(見民19:17;利14:5)。該詞在聖經其他地方沒有使用過。它與今日某些教會所提供的所謂聖水完全不同。

         瓦器。最廉價的器皿,與粗制的麵粉和可憎的罪相仿。該器皿在儀式結束以後可能要砸碎,就像在獻贖罪祭時那樣(利6:28;參14:5,50)。有些注釋家認為這是指如果發現有罪,婦人的生命將會殘缺。

         塵土。這一規定的原因不明。可能具有神聖的意義,只會傷害有罪的人。

 

【民五17「祭司要把聖水盛在瓦器裡,又從帳幕的地上取點塵土,放在水中。」

  就像在獻贖罪祭時那樣(利六28;參十四5,50)。有些注釋家認為這是指如果發現有罪,婦人的生命將會殘缺。

 

【民五18「祭司要叫那婦人蓬頭散髮,站在耶和華面前,把思念的素祭,就是疑恨的素祭,放在她手中。祭司手裡拿著致咒詛的苦水,」

  〔暫編註解〕叫那婦人蓬頭散髮。這是羞愧的姿勢(見利10:613:4521:10)。

         在她手中。如果婦人有罪的話,這些舉動會瓦解她的意志,使她認罪。

         苦水。不是說水的味道苦,而是說罪人將面臨痛苦的後果(見耶2:194:18;結23:48)。

 

【民五18 蓬頭散髮】在其他經文中,這是哀哭的表示。意思可能是女子要採取哀哭的姿態,直到主的判語顯明為止。──《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19「要叫婦人起誓,對她說:‘若沒有人與你行淫,也未曾背著丈夫做汙穢的事,你就免受這致咒詛苦水的災。」

  〔暫編註解〕1528節的儀式的目的,可以從誓詞中看出。婦人既在神面前起了誓,為什麼還要喝那苦水,豈不接近迷信?須知儀式,不分古今,在人類生活中佔有極重要地位,反映人心深處所寶愛的價值,人藉著種種儀式來傳達深潛的感情。國王加冕、總統宣誓就職、各種畢業典禮,以至婚禮、銀禧慶典,無不說明一個社會所重視的事物是甚麼。

     喝苦水反映以色列民重視貞潔,讓犯罪的女人不孕是神的作為,苦水起不了作用。聖經以後未再提到此法。

     背著丈夫。原文是“在丈夫之下”,即“服從丈夫”。在結23:5中,該詞譯為“歸我之後”。羅7:2的“女人”是一個複合詞,意為“在一個男人之下”,即受他作為家長的指導。

         你就免受。即如果無辜,就免受詛咒。

 

【民五191528節的儀式的目的,可以從誓詞中看出。婦人既在神面前起了誓,為什麼還要喝那苦水,豈不接近迷信?須知儀式,不分古今,在人類生活中佔有極重要地位,反映人心深處所寶愛的價值,人藉著種種儀式來傳達深潛的感情。國王加冕、總統宣誓就職、各種畢業典禮,以至婚禮、銀禧慶典,無不說明一個社會所重視的事物是甚麼。

喝苦水反映以色列民重視貞潔,讓犯罪的女人不孕是神的作為,苦水起不了作用。聖經以後未再提到此法。──《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五20「你若背著丈夫行了汙穢的事,在你丈夫以外有人與你行淫,」

 

【民五21「(祭司叫婦人發咒起誓),願耶和華叫你大腿消瘦,肚腹發脹,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詛,成了誓語;」

  〔暫編註解〕28節可以明白“大腿消瘦,肚腹發脹”是“不能生育”的另一種說法。古代近東也象中國一樣,視婦女不育為一大恥辱。有人指出婦人行淫用大腿,懷孕則用腹,因此要刑罰她這兩部分。也有人說這刑罰包括懷孕後的流產或假孕。不論解釋為何,“失去生育能力”應是這句話的意思。要做丈夫的明白,即令找不到證據,他的妻子若犯了姦淫,神會刑罰;若屬清白,神也會為她證明(參27,28,31節)。

     新約嚴厲警告信徒,不可在男女關係上隨便;否則,在神的國度裡無分(林前五913;啟二十一8)。

     使你……被人咒詛。當人們咒詛或發誓,呼籲對違犯者降災時,會想起她的名字,說“願耶和華使你象那婦人”。

         你大腿。意思是那婦人不會再生出一個健康的孩子(見第28節)。她將讓她丈夫痛苦失望,無法為他立後。

 

【民五2128節可以明白“大腿消瘦,肚腹發脹”是“不能生育”的另一種說法。古代近東也象中國一樣,視婦女不育為一大恥辱。有人指出婦人行淫用大腿,懷孕則用腹,因此要刑罰她這兩部分。也有人說這刑罰包括懷孕後的流產或假孕。不論解釋為何,“失去生育能力”應是這句話的意思。要做丈夫的明白,即令找不到證據,他的妻子若犯了姦淫,神會刑罰;若屬清白,神也會為她證明(參27,28,31節)。

新約嚴厲警告信徒,不可在男女關係上隨便;否則,在神的國度裡無分(林前五913;啟二十一8)。──《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五22「並且這致咒詛的水入你的腸中,要叫你的肚腹發脹,大腿消瘦。’婦人要回答說:‘阿們,阿們。’」

  〔暫編註解〕“阿門”的意思為“是的”,表示願意承擔所宣告的咒詛。

 

【民五22“阿門”的意思為“是的”,表示願意承擔所宣告的咒詛。──《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五23「“祭司要寫這咒詛的話,將所寫的字抹在苦水裡,」

  〔暫編註解〕寫下的話語要衝入水中,從而被轉移到水裡。

 

【民五2324 古代近東的神明裁判】「神明裁判」所指的,是透過某種通常會對被告構成危險的機制,把他放在神的手中。神明若是插手保護被告得免受害,就是宣告被告清白的判決。古代近東大部分神明裁判,都牽涉到水、火、毒藥等危險。暴露在這些危險之中的被告,實質上在神明未曾施行作為表明其清白之前,是在假定為有罪的處境底下。相對而言,本段不施法術,也沒有牽涉危險,只是製造供神作出回應的環境而已。如此女子在此是假定為清白,直至(受神操縱的)環境證明實際情況相反為止。* 漢摩拉比法律亦包括了類似的案例,女子在河中接受神明裁判,來斷定她是否清白。──《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24「又叫婦人喝這致咒詛的苦水;這水要進入她裡面變苦了。」

  〔暫編註解〕婦人要在獻完素祭後喝下這水(第26節)。這裡是提前說明。

 

【民五25「祭司要從婦人的手中取那疑恨的素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拿到壇前;」

 

【民五26「又要從素祭中取出一把,作為這事的紀念,燒在壇上,然後叫婦人喝這水。」

  〔暫編註解〕紀念。作為對耶和華的提示;如果那女子是無辜的話,要防止苦水傷害她。這是一個專門術語(利2:2,9,165:126:1524:7)。

 

【民五27「叫她喝了以後,她若被玷污,得罪了丈夫,這致咒詛的水必進入她裡面變苦了,她的肚腹就要發脹,大腿就要消瘦,那婦人便要在她民中被人咒詛。」

  〔暫編註解〕她將成為別人的戒鑒。

 

【民五27 負面結果】所述病患的解釋包括了子宮血崩、假妊娠、子宮脫垂、生殖器官萎縮等。無論身體上顯出的是何種症狀,經文清楚表明其結果是不育。女子若是因為懷孕之故才需接受這個裁判手續,這藥劑預期的功效,可能是導致私通所懷的胎流產。──《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五28「若婦人沒有被玷污,卻是清潔的,就要免受這災,且要懷孕。」

  〔暫編註解〕免受。就是被宣告無罪(見耶2:35),因此不會受到傷害。

         要懷孕。一種意味暗示神悅納的補償,因此被以色列人高度重視。

 

【民五29「“妻子背著丈夫行了汙穢的事,」

 

【民五30「或是人生了疑恨的心,疑恨他的妻,就有這疑恨的條例。那時他要叫婦人站在耶和華面前,祭司要在她身上照這條例而行。」

 

【民五31「男人就為無罪,婦人必擔當自己的罪孽。”」

  〔暫編註解〕整個試驗方法的基本原則就是後果掌握在神的手中。

 

【思想問題(第5章)】

1 耶和華規定不潔的以色列人不可住在營中,要摒諸營外。這與耶穌手摸病人、叫死人復活、親近稅吏和妓女有否抵觸?參利「附錄」、申14章注。

2 為什麽耶和華要加上5:8一句呢?有什麽含義?

3 中世紀的英國有法例規定,被告若要證明自己清白無辜,可徒手持熱銅棒,手不被燙傷者,即證實無辜。這種做法和5:16-31婦人飲咒詛水證明清白有否相近之處?你能否用科學觀點解釋整個情形呢?這是否以色列人判斷案件的主要方法?參申16:18-20; 19:15-21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