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六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民六1拿細耳人為許願離俗侍奉神的人,有的終身歸神,有的訂明一段時期。拿細耳人有男有女,類似後來的僧侶和修女。他們自願遵守的條例和管理祭司的條例相似;而所許的願不同普通,屬“特別的願”(2節;參利二十七2)。消極方面,拿細耳人不可喝酒;不可吃葡萄製成的食物;不可用剃刀剃頭,任由頭髮長長;不可挨近死屍。積極方面,要歸耶和華神為聖(2,5,6,12節)。長髮為神所賜,表徵生命的能力(撒下十四2526;士十六1730)。許願結束時,要把頭髮剪下,燒在壇上獻給神。

拿細耳人的頭髮和大祭司的冕與膏油,在希伯來原文都叫做()。這些都是外在聖潔的象徵。拿細耳人須守的清規,遠逾一般祭司,類似大祭司。普通祭司只在進會幕執行職務前不可飲酒(利十9),拿細耳人卻不可沾任何酒與葡萄所制的食物;普通祭司可以參加近親葬禮,拿細耳人與大祭司都不可以,拿細耳人結束許願時獻的祭與亞倫就職時獻的一樣。

不過也有不同的地方。祭司只限男人,但婦女也可做拿細耳人(2節);祭司可以進入會幕獻祭,拿細耳人則不可以。祭司穿聖衣,剪髮(結四十四20),但拿細耳人兩樣都不可以。祭司靠百姓的祭物生活,拿細耳人要把祭物給祭司。

聖經分外看重拿細耳人的願。參孫、撒母耳等都許有此願。史家約瑟夫說,主後第一世紀流行此舉。《使徒行傳》提到的保羅和他人所許的願,很可能是拿細耳人的願(十八18;二十一23)。拿細耳人也是主基督侍奉的預表(太二23)。──《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六2~21什麼是拿細耳人?】

    答:1 拿細耳Nazarite,就是離俗歸主的意思,在以色列族中有一類人,男女自為區別,許願離俗歸耶和華為聖,作拿細耳人,他們要禁行三件事情:

A不可喝酒─—表時不貪愛肉體快樂。(民六3,詩一○四15,賽五11)。

B不可剃頭─—留長髮綹,表明有完全的體力。(民六5,士十六17,撒下四25 26)。

C不可挨近死屍——表明不沾污穢,效法神的聖潔。(民六6,利廿一10 11,十一44)。

    A暫時離俗─—是有人許願在卅日或三個月,甚至在一年之內,不飲酒,不剃髮,不挨近死屍,不蒙不潔。直到許願的日子滿了,乃要向神獻贖罪祭、燔祭和平安祭(參五五題)。同時剃了離俗的頭,把髮放在火上與祭物同焚,藉以表明離俗期滿,願已償還,然後可以喝酒,使徒保羅也曾許過暫時離俗的願。(民六1321,徒十八18,廿一23 24)。

    B終身離俗─—就是從許願之日起,終身不飲酒,不剃髮,不挨近死屍,不蒙不潔,分別為聖,專一事奉神,以畢其生。如士師參孫,撒母耳,施浸約翰,都是從出生的時候,就許願終身奉獻歸於神。(士十三414,撒二11 21 28,路一15 16 76),今日我們信徒亦當離俗歸主,成為聖潔,專心事奉神才是。(羅十二12,林後七1)。──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民六3 戒酒】本節用了好幾個不同的字,來形容葡萄發酵製成的飲料。雖然有些用語可以形容其他原料(如:穀類等)釀製的酒,本段只用可以形容葡萄製品的字眼。可見 * 拿細耳人只限於禁戒葡萄製成的酒類飲料。這命令所針對的不是醉酒,而是一切的葡萄飲料。──《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六34 禁戒葡萄製品】有些解經家覺得禁戒葡萄製品,有尊崇遊牧生涯的意思。但若說這是聖經或祭司的用意,卻很難說得通。另一個解釋,是將葡萄視為迦南地的主要產品──甚至特色──之一,因此和豐饒崇拜有象徵性的關聯(留意探子帶回一掛葡萄〔十三24〕,作為土地豐饒的證據)。何西阿書三1亦提到葡萄乾和葡萄餅,在 * 豐饒崇拜的 * 祭儀中使用。──《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六5「在他一切許願離俗的日子,不可用剃頭刀剃頭……」】

{命題8}在此拿細耳人(Nazarite)許願是否與保羅的教訓禁誡人留長髮有衝突?

〔難題〕保羅認為男人若有長頭髮是違反本性(against nature(林前十一 14)。但是拿細耳人所許的願是不可剃頭發。

【解答】

一般的規矩是男人不可穿著像婦女一樣(參考本書申命記廿二章5),同時也不可像女人一樣留長頭髮(參考本書哥林多前書十一章14)。其它的一些例外就是因為邪行(perversity;如同性戀);為了健康安全因素或是由於神聖的義務(sanctity),拿細耳人的許願就是由於為了神聖的義務,這是個特殊的例外是為了建立適當的規矩。為了社會與道德的正當禮儀,神為此要能區分人的性別。然而以留長髮但不穿著女人的衣服為特別向神奉獻的許願,並不會違反神為了要區分性別的旨意。沒有一個出於邪惡意念企圖混淆性別的人能夠作出這種自我犧牲的許願。──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民六5 頭髮的意思】主前九世紀一個腓尼基的碑文,記載某人向女神 * 亞施他特還願時,將剃下來的頭髮奉獻。經文在此沒有討論頭髮剃下來要怎麼處理,這一點十分重要。它不是如上述的碑文需要獻上,也不是如其他文化需要安置在廟宇或聖殿中。所奉獻的頭髮是未剃的(9節),不是已經剃下的。對男性來說,頭髮象徵男子氣概和生殖能力(見:撒下十4)。女性裝飾頭髮,梳理整齊,以表美貌。「頭的周圍」和「鬍鬚邊緣」不可修剪的禁令,用語和描述割盡田角的利未記十九910相同。兩處經文都和奉獻有關──一個是給窮人,一個是給神。* 漢摩拉比法典對於作假見證之人的刑罰,是剃去他一半的頭髮。中亞述的法典則容許債奴的主人以拔髮為懲戒(見:尼十三25)。兩條法律都暗示失去頭髮是恥辱。按照初民的想法,頭髮(以及血)是人生命精華的主要表徵之一。故此感應法術經常以它為原料。例如被稱為先知的人向 * 馬里君王傳達信息時,習慣附上一束頭髮。使他們可以用占卜來斷定這先知的信息是否可信。(見:利十九27)。學者的研究又顯示剪髮在古時有將自己從其他人中分別出來(如在服喪時),或表示重新進入社會(拿細耳人似乎是這意思)的功用。──《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六67 禁與屍體接觸】被死人污染是禮儀上之不潔最普通、最無法避免的緣由之一(見十九11註釋)。有人進一步臆測說,接觸屍體因而在禮儀上不潔,所針對的可能是經常都有人奉行之死人 * 祭儀(見三1及下,有關利未人代替頭生子之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六8 拿細耳人的背景】拿細耳人禁戒的三樣事物代表豐饒崇拜(葡萄)、感應法術(頭髮)、死人 * 祭儀(被死人污染),可能並非意外。因為這是 * 耶和華崇拜設法消滅的三大民間宗教。然而為什麼單選擇這幾件事物,和這願的背後本來是什麼意思,都是難以重構的細節。──《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六912 違犯時須執行的儀式】如果在禮儀之上觸犯了願的要求,就必須獻祭「洗淨」祭壇,但只需用價格最低的祭物(斑鳩或雛鴿)。此外,又必須另獻羊羔作為贖愆祭(NIV:「賠償祭」),因為如此違願算為背信(見:利五1416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六12「先前的日子要歸徒然。」】

這些話何等嚴重!拿細耳人如果接觸死屍,他的願就要重新開始,先前的日子全部不算數,要歸徒然。

先前的日子——我們人生中有多少日子要歸徒然!有的日子我們沒有從神學會什麼新的功課,沒有趨前進到神面前,沒有什麼善行,沒有什麼嘉言。甚至在我們休息的日子,不在忙碌之中,更有深切的學習,得著異象,領受神的豐滿。

今後的日子——每一日都從神而來,好似溶化的金屬,趁著柔軟,蓋上我們的碑文。這又好似一塊軟的泥土,塑造一些美的形狀,有用的物件。每天早晨我們要在版上寫字,在帆布上畫圖。可惜我們常常坐失良機,所寫的也只是些模糊不清、亂糟糟的東西。

每日的恩典——我們為避免錯誤,就要讓神每日為我們計畫。我們要隨從祂靈的引導,盡力尋求祂的榮耀,除去罪惡,要隔絕它,在凡事上順服神的安排,將自己交托給祂,祂必信實地保守。每次都有本分當盡,以事奉將杯盛到杯口。要記得「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哥林多前書三章十三節)

──邁爾《珍貴的片刻》

 

【民六1320 結束誓願】一連串的祭(有關每個祭的資料,可參看利未記最初幾章的註釋)結束誓願之後,頭髮就要剃除燒掉。古代近東大部分的願都是有條件的,與從前或當時的懇求有關(見:民二十七章註釋),因此沒有理由假定 * 拿細耳人的願有何不同。因此這願以祭禮作結,一點不足為奇。與古代近東誓願的背景相較,其反常之處只在於它在獻祭之前,有一段儀式化的禁戒時期。──《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六22本節至27節記有一個很短卻極佳美的禱詞,讀經時常易為人忽略。禱詞用詩歌體寫成,為聖經中最早的一首詩歌。詩中三次用“願耶和華”為一句的開頭,接上用“賜福”、“保護”;“光照”、“賜恩”;“仰臉”和“賜平安”,說明神對祂百姓的恩眷。

“平安”在希伯來人的觀念中為神賜給人的各種好處的總稱,包括健康、財富、安樂的生活、和平(沒有戰事),以及神的拯救等。

在主基督身上可以看見那豐富的平安。祂給人類平安,使人與神和好,祂就是耶和華的君(約十四27;弗二14;賽九6)。──《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六24~26 <syncBible ref=6:24-26>祝福的意義是甚麼?】

祝福是求神的恩典臨到某人。這幾節聖經有助我們瞭解祝福的意義。它帶來盼望,是求神(1)賜福並保護他們(表示喜愛和保護);(2)以祂的臉來光照他們(表示喜悅);(3)賜恩(表示憐憫與同情);(4)俯瞰(轉臉向他們表示悅納與關注);(5)賜平安。當你為別人祝福的時候,不僅幫助對方領受神的恩福,也顯明你對他人的愛護、鼓勵及關懷。──《靈修版聖經注釋》

 

【民六2426 古代近東的祝福】初民相信祝福咒詛本身具有能力,能使之自行實現。本段所記的,大概是祭司在參加某種 * 儀式的人離開聖所時,給他們所祝的福。有兩個小型(長約一吋)的銀製卷軸,在耶路撒冷稱為凱特夫欣嫩(Keteph Hinnom)的地區出土。這些來自主前六、七世紀某個墓穴的 * 護身符,裡面正好有本段的祝福。這些卷軸是現存最早的聖經經文例證。藉神明的臉光得著憐憫,是早至主前十二世紀美索不達米亞的典籍和碑文,以及一封來自 * 烏加列的函件,都曾經提及的概念。召請神明賜下看護照顧和安樂的句子,亦經常出現在 * 烏加列和 * 亞喀得的問安中。最後在西乃半島北部之孔蒂拉特阿吉魯發現,源自主前九世紀的大甕,上面所畫的(希伯來文)字樣亦包括了「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這句話。──《舊約聖經背景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