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十六章拾穗

 

【民十六1「利未的曾孫、哥轄的孫子、以斯哈的兒子可拉,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亞比蘭,與比勒的兒子安,」

  〔暫編註解〕摩西的領袖地位一再受到挑戰。先有米利暗和亞倫(見十二章),現在有可拉、大坍、亞比蘭、安和其他二百五十位首領(2節)。叛黨後來受到嚴厲的刑罰,證明摩西與亞倫賦有不可動搖的領導權,也同時說明祭司職位在以色列人的組織裡頭舉足輕重的地位(17,18章)。紅母牛灰調成的除污水,更證明祭司負有為人贖罪的特殊責任(十九章)。

         可拉是利未人哥轄族的領袖,也是摩西、亞倫的近親(比較出六18)。可拉和部分流便支派的領袖指控摩西“擅自專權”,其目的在僭奪祭司的領導權(3,1214節)。哥轄族利未人和流便支派都是在會幕南面安營的,聯繫密切,因而一起反叛。參二2注。在神治政體中,可拉黨的“背叛”(猶11節)是對祭司職位的僭奪,等於反叛神。這次背叛牽連頗大,相信其他支派也有人參與(4150節;比較二十七3)。

         可拉。可拉是利未的後代(出6:16,18,21;代上6:37,38)。這一族人安營在帳幕的南面,靠近流便的子孫。可拉的後裔被分派從事聖所崇事中音樂和詩歌的工作(見詩42,4449,84,85,87,88題記)。

         大坍、亞比蘭。大坍這個名字在《舊約》其他地方沒有。這兩個人的父親是流便的次子法路的兒子(民26:5,8,9)。

         。這個人沒有再提過。有人認為這可能說明他退出了這個陰謀,拒絕積極參與。

         流便子孫。流便支派的首領大坍和亞比蘭作為雅各長子的後代,自稱擁有對以色列人的民事領導權。

         KJV版在本節後還有“率眾”二字。但在原文中,“率”是沒有賓語的。有人認為譯成“帶供物”好一些。也許賓語就是第2節中的人。

         13 “可拉”,利未的曾孫,與摩西同代而較年輕的一個人。有大坍、亞比蘭和安(全都是流便支派的人),以及以色列各支派的二百五十個代表,與利未人可拉一起試圖起來反抗摩西和亞倫(也是利未人)的權柄。他們指出“全會眾”既都是“聖潔”的,摩西和亞倫就不應專權自高。雖然全會眾皆聖潔這說法是對的(比較出一九6),但他們不承認摩西和亞倫是神所委任的領袖。參看猶大書11節的腳註。

         1-3 叛亂分子:哥轄一族和流便支派均安營於會幕的南邊(參2章圖表) , 所以能夠聯手作反,並同受活埋的懲罰(27)。主謀者可拉與摩西、亞倫同輩,同是哥轄的孫(出6:21), 但他在會幕事奉的職事比亞倫低一級,只負責搬運至聖之物 (4:15) , 這是他嫉妒祭司職事的成因。從2節和17:2看來, 二百五十個首領來自以色列各支派,他們可能是在首領的議會中受流便的子孫──大坍、亞比蘭和安──所煽動,以反對摩西、亞倫擅自專權及自高為藉口,掩蓋他們奪權的動機,為要得會眾的支持。

         1-50 可拉黨的叛亂:摩西的領袖地位曾遭受厲害的挑戰 (參12, 14), 現在亞倫的祭司職分也面對考驗。本章記載有組織性的叛亂來自兩班人,一班是由可拉領導的利未人,另一班是由流便營所領導的二百五十個首領。他們妒忌亞倫子孫的專利,意圖奪取祭司的崇高職分 (1-3) 。 雖然摩西竭力勸導可拉一黨(4-11)及大坍和亞比蘭(12-15),但是不得要領,惟有讓他們在神面前獻香 (16-24) , 由神作公平的裁判。由於祭司職任是神所設立的(利8) , 所以神要印證亞倫的職分,特意用新的方法懲罰叛亂者 (25-35) , 就是使地裂開把他們活埋,成為後世的警戒,知道不可褻瀆或奪取祭司的職分。為叫百姓更深領會這真理,神命令把叛亂者用過的香爐錘成片用以包壇 (36-40) , 給以色列人作紀念,又容讓亞倫用香壇獻香為百姓贖罪 (41-50) 止住瘟疫,使他們體會祭司事奉的效能;神最超然的印證就是讓亞倫的杖開花結果(17)。

 

【民十六1摩西的領袖地位一再受到挑戰。先有米利暗和亞倫(見十二章),現在有可拉、大坍、亞比蘭、安和其他二百五十位首領(2節)。叛黨後來受到嚴厲的刑罰,證明摩西與亞倫賦有不可動搖的領導權,也同時說明祭司職位在以色列人的組織裡頭舉足輕重的地位(17,18章)。紅母牛灰調成的除污水,更證明祭司負有為人贖罪的特殊責任(十九章)。

可拉是利未人哥轄族的領袖,也是摩西、亞倫的近親(比較出六18)。可拉和部分流便支派的領袖指控摩西“擅自專權”,其目的在僭奪祭司的領導權(3,1214節)。哥轄族利未人和流便支派都是在會幕南面安營的,聯繫密切,因而一起反叛。參二2注。在神治政體中,可拉黨的“背叛”(猶11節)是對祭司職位的僭奪,等於反叛神。這次背叛牽連頗大,相信其他支派也有人參與(4150節;比較二十七3)。──《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13 宗族和支派的政治架構】在以色列社會中,每一個人的身分都是根據他是某家、某族、某支派之一份子而有的。他們不但藉此分為戚族(流便人在此宣稱自己的地位比摩西高),更以此為任命長老和議會成員的根據──每支派每宗族都可以有若干人士,來協助維持法紀,以及幫助摩西執行審判。戚族之間彼此競爭,是部落聯盟的常見現象。在這種鬆散的政治架構中,效忠狹窄的家族團體的傾向,往往比向整體效忠為強。即使王國時代的君主,也不時遇到效忠不專的問題(撒下二十12;王上十二1617)。──《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2「並以色列會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就是有名望選入會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同起來,」

  〔暫編註解〕在摩西面前。直譯為“當著摩西的面”,就是公開挑釁他。

         會中的……首領。會中的這些人顯然屬於利未支派和其他支派。

         有名望選入會中的人。或作“從會中選出來的人”(英文RSV版)。可能是指他們蒙召為審議重大事情提供意見。

         有名望。教會中有名望的人參與了這次叛亂,使叛亂的性質更為嚴重。類似的說法出現在創6:4;代上5:2412:30中。而伯30:8“下賤人的兒女”直譯就是“沒有名望之人的兒女”。

 

【民十六3「聚集攻擊摩西、亞倫,說:“你們擅自專權!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耶和華也在他們中間,你們為什麼自高,超過耶和華的會眾呢?”」

  〔暫編註解〕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就是有資格擔任祭司。這句話可能是指在摩西的時代以前,人人都可以在自己家中獻祭。但現在這一職位僅限於一個家族了。只有一個家族享有該特權的一切利益。的確,從某種意義上說,全會眾都是聖潔的,因為百姓都是神所揀選,並從周圍民族中分別出來的(出19:6;利20:26)。但神現在命定教會由一個特選的家族正式來行使祭司的職能。

         在他們中間。特別是在雲柱和在聖所中。反叛者認為除了耶和華以外,不需要任何領袖(見出29:45)。

         超過……會眾。這裡“會眾”的原文與本節前一個會眾不同。第一個“會眾”源於詞根“約定”、“約會”。從此派生的名詞幾乎都譯成“會眾”,經常用來指百姓非正式的集會。在士14:8中,該詞指一“群”蜜蜂;在詩68:30中,指一“群”公牛。第二個“會眾”指所有形式的民眾集會,不論是為了宗教訓誨,祈禱,戰爭,還是為了控訴。

 

【民十六4「摩西聽見這話就俯伏在地,」

  〔暫編註解〕亞倫大概也俯伏在地,像在民14:5中那樣,儘管他沒有積極參與摩西的祈禱,而只是俯伏在耶和華面前。

         4-15 勸導可拉党和其他首領:摩西俯伏在地尋問神的指示。他清楚洞察可拉謀取祭司職分的意圖(10),所以向他一語道破並提出警告。神已揀選亞倫一家任祭司,而只有祭司才可獻香。不但如此,亞倫的兒子曾因獻凡火而被神擊殺(利10:1-2)。 有此先例可援,摩西便以獻香作判斷的方法,但他早知道結果,所以提醒他們應安於本分,忠於自己的職守,因為攻擊亞倫祭司的職事,就等於攻擊耶和華。

         為了息事寧人,摩西希望召見大坍和亞比蘭以便給予勸導。他們拒絕上去,因為他們定意聽可拉的命令,而不聽從摩西和亞倫,他們的理由與上文百姓一連串的埋怨一樣,懷戀埃及,將它形容為流奶與蜜之地,又埋怨摩西不能帶他們進入應許之地。他們要另立領袖回埃及的念頭(14:4), 又再次死灰復燃。摩西極為憤怒,因為他們把自己的罪責推卸到他的身上。

 

【民十六5「對可拉和他一黨的人說:“到了早晨,耶和華必指示誰是屬他的,誰是聖潔的,就叫誰親近他;他所揀選的是誰,必叫誰親近他。」

  〔暫編註解〕對可拉……說。摩西從禱告中起來,就對這夥人的領袖可拉說話。神立即應允了摩西的祈禱,用祂的靈引導他。

         到了早晨。直譯為“早晨”。除了那天剩餘的時間以外,不再有任何的耽擱和遲延。只有這一點時間可以讓他們反省自己所做的事情,回心轉意悔罪改過。

         耶和華必指示。耶和華將出面干預,可能還賜下他們所期盼的外在記號。

         誰是聖潔的。即“誰是屬他的”。誰是屬祂的,誰就是聖潔的,分別為聖,從事最崇高的工作。

         親近。這裡可能指靠近祭壇服務。該詞通常用來指祭司(利21:17;結40:46)。

 

【民十六6「可拉啊,你們要這樣行,你和你的一黨要拿香爐來。」

  〔暫編註解〕香爐。又譯為“火鼎”(出27:3)。獻香被視為祭司最神聖的職能之一(見路1:9注釋)。可拉和跟隨他的人應邀來執行他們所渴望的最重要的職事。

 

【民十六67 香爐的作用】這些香爐最有可能是可兼用來剷起煤炭的長柄小鍋。由於他們在裡面燒香,這也是活動的香壇。埃及人要驅邪防身時,也是用香爐燒香。燒香淨化壇的四周,並且象徵神的臨在(見:出三十783438註釋)。摩西提出一個試驗,下令可拉及其叛黨在神面前用香爐燒香。燒香是祭司獨有的權利,況且若是做得不得其法,不論有無祭司身分,都是十分危險的事(利十12)。──《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7「明日,在耶和華面前,把火盛在爐中,把香放在其上。耶和華揀選誰,誰就為聖潔。你們這利未的子孫擅自專權了!”」

  〔暫編註解〕請注意摩西引用了第3節中可拉的話。

 

【民十六8「摩西又對可拉說:“利未的子孫哪,你們聽我說!」

  〔暫編註解〕摩西對利未人說話。他們中似乎有相當一部分人受可拉觀點的影響。

 

【民十六9「以色列的神從以色列會中將你們分別出來,使你們親近他,辦耶和華帳幕的事,並站在會眾面前替他們當差。」

  〔暫編註解〕“分別出來”指可拉為利未人,有辦理會幕事務的特權。

         使你們親近他。利未人已經被委以聖職。他們想當祭司,乃是公然放肆的行為。

         9~10 哥轄人主要的事奉記述在第四章120節。然而,他們卻垂涎更多——那就是分派給亞倫的祭司職任。

 

【民十六10「耶和華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孫一同親近他,這豈為小事?你們還要求祭司的職任嗎?」

  〔暫編註解〕小事。意思是“這難道還不夠嗎?”參民16:13;賽7:13。可拉和站在他一邊的利未人已經擁有比其他支派更大的特權,但他們還不滿足。他們想要擁有與亞倫家族同樣的特權。

 

【民十六10 利未人和祭司的分別】聖幕以及祭壇周圍的聖潔特區都交由利未人照管。他們的責任是監視將祭物帶來奉獻的以色列人,防止他們違犯任何律例,或擅進祭司專用的聖潔地區。祭司則在祭壇負責實際執行各樣的 * 儀式和獻祭。雖然兩者同屬祭司社群,亦同受祭物的一部分,祭司需要負起較大的責任,對 * 儀式的執行亦有更大的權力。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廟宇社群中,分工和分權也很普遍。──《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11「你和你一黨的人聚集是要攻擊耶和華。亞倫算什麼,你們竟向他發怨言呢?”」

  〔暫編註解〕攻擊耶和華。叛逆的對象不是亞倫,而是神(見出16:8;撒上8:7;徒5:3)。

         亞倫算什麼?亞倫只是神的僕人,受神所委派;所以責任不是他的。

 

【民十六12「摩西打發人去召以利押的兒子大坍、亞比蘭。他們說:“我們不上去!」

  〔暫編註解〕流便支派的大坍和亞比蘭攻擊摩西,說他未能依諾言領他們入迦南,在他們口中,埃及反成了“流奶與蜜之地”(13節)。又誣陷摩西矇騙以色列民來盲目附從他(這應該是“難道你要剜這些人的眼睛”(14節)的意思)。

         大坍、亞比蘭。摩西邀請了首領可拉及其利未支派的追隨者於次日進行試驗以後(5-7節),又召喚流便支派的同謀大坍和亞比蘭。

         我們不上去。這些人拒絕將自己的案件交給法庭裁決。“上去”在希伯來語中表示出庭(見申25:7;士4:5)。他們否認了摩西的司法權力。

         1214 當摩西打發人去召“大坍、亞比蘭”的時候,他們控告他野心要(“自立為王”)轄管百姓和蒙蔽他們(那就是“剜這些人的眼睛”的意思,14節)。然而,這指控其實只是他們自己自私之野心的掩飾。他們這麼快就忘記在埃及的痛苦生活(13節)!

 

【民十六12流便支派的大坍和亞比蘭攻擊摩西,說他未能依諾言領他們入迦南,在他們口中,埃及反成了“流奶與蜜之地”(13節)。又誣陷摩西矇騙以色列民來盲目附從他(這應該是“難道你要剜這些人的眼睛”(14節)的意思)。──《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13「你將我們從流奶與蜜之地領上來,要在曠野殺我們,這豈為小事?你還要自立為王轄管我們嗎?」

  〔暫編註解〕奶與蜜。這裡指物產豐富的埃及,與他們現在所處荒蕪的曠野形成鮮明的對比。

         自立為王轄管我們。這是對摩西的無恥攻擊,說他對他們獨斷專權。

 

【民十六1314 流奶與蜜之地】「流奶與蜜之地」成了應許之地的同義詞。它原是盟 * 約應許的一部分,在此引用則是對比曠野生涯的艱苦。這自然亦包括牧原茂盛,以保證牛羊的奶量豐富。又參看:出埃及記三710的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14「並且你沒有將我們領到流奶與蜜之地,也沒有把田地和葡萄園給我們為業。難道你要剜這些人的眼睛嗎?我們不上去!”」

  〔暫編註解〕剜這些人的眼睛。或“蒙蔽”。暗示摩西想欺騙百姓。有些人按字面意義理解這句話,就像士16:21中參孫的遭遇。但前一種解釋在這裡似乎更為恰當(見《先祖與先知》第399頁)。

 

【民十六14 剜人的眼睛】這是一句成語,意思是矇騙人。可拉黨人拒絕參與摩西提出的試驗,指控他是騙子,已經矇蔽了這麼多人跟從他。──《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15「摩西就甚發怒,對耶和華說:“求你不要享受他們的供物。我並沒有奪過他們一匹驢,也沒有害過他們一個人。”」

  〔暫編註解〕摩西雖發怒,但他過人的謙卑可從他只向神說他沒奪過他人一驢、沒害過一人看出(參十二3)。

         「不要享受他們的供物」:即不要理會或悅納他們的供物。

         甚發怒。或“甚悲傷”(見七十士譯本)。謙和的摩西已無法忍受他們的傲慢(見民12:3注釋)。

         不要享受。這裡指人們將要獻的香(見創4:4,5)。

         一匹驢。參撒母耳為自己的辯護(撒上12:3)。

         也沒有害過。摩西從未壓迫過人;反之,他不辭辛勞地行善。

 

【民十六15摩西雖發怒,但他過人的謙卑可從他只向神說他沒奪過他人一驢、沒害過一人看出(參十二3)。──《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16「摩西對可拉說:“明天,你和你一黨的人,並亞倫,都要站在耶和華面前;」

  〔暫編註解〕可拉一黨在摩西面前指控(2節),流便一群在營裡遙遙呼應(12節)。可拉說他與摩西一樣聖潔,為什麼只做會幕的助手,當不了祭司。流便說摩西失信于民,其實是想在曠野殺他們,自立為王(13節)。摩西對這指控作了答辯(811,15節)。原告與被告都已陳詞,是等候神來審理的時候了。

         摩西提出一個方法來考驗誰是聖潔為神揀選作祭司(67,1617節)。250位首領和可拉各人拿一個香爐,盛上火,加上香;亞倫也同樣做。大家站在神面前。誰是神所揀選作祭司的,誰便能在神面前站立得穩;誰膽敢擅自擔當祭司的工作一定會受到神極重的刑罰(參利十12)。

         16-24 獻香作判斷:祭司每日早晚的職責,是在香壇上燃燒特製的香料獻給神(出30:7-9)。這班百姓領袖拿自己的香爐:放上自製的香料,抵觸了神的律法,仍蒙然不知,以為有會眾的支持,便可推翻摩西和亞倫。神本欲滅絕全會眾,但經摩西和亞倫的代求,神應允不因一人(指可拉)的罪向全會眾發怒。神叫摩西吩咐會眾遠離可拉、大坍和亞比蘭的帳棚,使會眾免受懲罰。

 

【民十六16可拉一黨在摩西面前指控(2節),流便一群在營裡遙遙呼應(12節)。可拉說他與摩西一樣聖潔,為什麼只做會幕的助手,當不了祭司。流便說摩西失信于民,其實是想在曠野殺他們,自立為王(13節)。摩西對這指控作了答辯(811,15節)。原告與被告都已陳詞,是等候神來審理的時候了。

摩西提出一個方法來考驗誰是聖潔為神揀選作祭司(67,1617節)。250位首領和可拉各人拿一個香爐,盛上火,加上香;亞倫也同樣做。大家站在神面前。誰是神所揀選作祭司的,誰便能在神面前站立得穩;誰膽敢擅自擔當祭司的工作一定會受到神極重的刑罰(參利十12)。──《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17「各人要拿一個香爐,共二百五十個,把香放在上面,到耶和華面前。你和亞倫也各拿自己的香爐。”」

  〔暫編註解〕香爐,共二百五十個。即叛亂首領的數目(第2節)。

         到耶和華面前。就是在帳幕的院子裡。

 

【民十六18「於是他們各人拿一個香爐,盛上火,加上香,同摩西、亞倫站在會幕門前。」

  〔暫編註解〕250位首領和可拉來到會幕門口,要與摩西對抗。神的榮光突然出現,祂的審判也同時來到(19節)。擅敢用香爐盛火僭任祭司的可拉一黨250人全部為天火(也許是閃電)燒死(35節)。誣陷摩西稱王的屬流便支派的大坍與亞比蘭,連他們的妻兒子女,還有可拉都為地所吞滅(31節)。

         各人拿一個香爐。就是那一夥250個人。

         盛上火。大概是從院中的燔祭壇上取來的火(見利16:12,13)。他們都站在院子內。

 

【民十六18250位首領和可拉來到會幕門口,要與摩西對抗。神的榮光突然出現,祂的審判也同時來到(19節)。擅敢用香爐盛火僭任祭司的可拉一黨250人全部為天火(也許是閃電)燒死(35節)。誣陷摩西稱王的屬流便支派的大坍與亞比蘭,連他們的妻兒子女,還有可拉都為地所吞滅(31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19「可拉招聚全會眾到會幕門前,要攻擊摩西、亞倫;耶和華的榮光就向全會眾顯現。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榮光。這是耶和華的榮光從平時所在的至聖所出來,第二次特別的顯現(民14:10)。

         向全會眾顯現。這一定是一幅最驚人的奇觀。大多數愚昧百姓都贊同可拉的看法。

 

【民十六20「耶和華曉諭摩西、亞倫說:」

  〔暫編註解〕20~22神決不能容忍人的褻瀆與背信,要把會眾全消滅。但摩西、亞倫又為眾人求情。22節說的“一人犯罪”,此一人指的是可拉。神於是叫眾人離開三個主犯的帳棚,免得與他們一同死亡。摩西說,將有一種新的刑罰來消滅背逆的叛黨,這就是地開口。

         地如何開口把他們吞滅不是關鍵所在,重要的是這刑罰來自神,不是偶然,也非人手所施。從這立刻到來的刑罰,可以看見神的震怒;摩西、亞倫所受冤屈也得伸。

         有人從自然聽神吩咐來解釋地開口的現象(例如民十一31的鵪鶉;出十四21的東風),說可拉、大坍和亞比蘭居住的帳棚是支搭在上面是幹泥、下面卻是沼澤的地表上。要是表層破裂,泥地上面的一切都會沉入沼澤中。這種泥面的沼澤,仍可在死海至紅海一帶見到,特志此以供參考。

         2022 只有摩西和亞倫的求情才能拯救整個民族免遭滅亡。

 

【民十六20神決不能容忍人的褻瀆與背信,要把會眾全消滅。但摩西、亞倫又為眾人求情。22節說的“一人犯罪”,此一人指的是可拉。神於是叫眾人離開三個主犯的帳棚,免得與他們一同死亡。摩西說,將有一種新的刑罰來消滅背逆的叛黨,這就是地開口。

地如何開口把他們吞滅不是關鍵所在,重要的是這刑罰來自神,不是偶然,也非人手所施。從這立刻到來的刑罰,可以看見神的震怒;摩西、亞倫所受冤屈也得伸。

有人從自然聽神吩咐來解釋地開口的現象(例如民十一31的鵪鶉;出十四21的東風),說可拉、大坍和亞比蘭居住的帳棚是支搭在上面是幹泥、下面卻是沼澤的地表上。要是表層破裂,泥地上面的一切都會沉入沼澤中。這種泥面的沼澤,仍可在死海至紅海一帶見到,特志此以供參考。──《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21「“你們離開這會眾,我好在轉眼之間把他們滅絕。”」

  〔暫編註解〕聽可拉的話而與反叛者聯合的會眾成為神不悅的對象(見創19:17,22;耶51:6,9)。

 

【民十六22「摩西、亞倫就俯伏在地,說:“神,萬人之靈的神啊,一人犯罪,你就要向全會眾發怒嗎?”」

  〔暫編註解〕俯伏在地。懇求神(第4節)。

         萬人之靈的神。創造人身體和心靈的主十分瞭解人的心思意念。神完全有能力辨別誰是有罪的,誰是無罪的。

 

【民十六23「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民十六24「“你吩咐會眾說:‘你們離開可拉、大坍、亞比蘭帳棚的四圍。’” 」

  〔呂振中譯〕『你要告訴會眾說:你們要離開可拉大坍亞比蘭帳棚的四圍。

  〔暫編註解〕“帳棚”即住處。

 

【民十六25「摩西起來,往大坍、亞比蘭那裡去;以色列的長老也隨著他去。」

  〔暫編註解〕長老。就是被任命協助摩西的七十位長老(民11:16)。摩西顯然得到百姓正式領袖的支持。

         25-35 活埋叛黨:神使地開口活埋叛黨,這是一件新事,這神跡在聖經中只出現這一次。這事證明是神使摩西行此神跡,並不如叛黨以為是摩西自己所弄的把戲(3, 13)。

 

【民十六26「他吩咐會眾說:“你們離開這惡人的帳棚吧,他們的物件,什麼都不可摸,恐怕你們陷在他們的罪中,與他們一同消滅。”」

  〔暫編註解〕這惡人。他勸百姓馬上徹底與反叛者分開。

         他們的物件,什麼都不可摸。反叛者及其一切物件都要被隔離出來,予以毀滅,所以不可摸(申13:17;參亞幹,書7:1)。

         陷在他們的罪中,與他們一同滅亡。直譯是“與他們的罪一同滅亡”。參所多瑪人的類似經歷(創18:2319:15)。

 

【民十六27「於是眾人離開可拉、大坍、亞比蘭帳棚的四圍。大坍、亞比蘭帶著妻子、兒女、小孩子,都出來,站在自己的帳棚門口。」

  〔暫編註解〕可拉本站在會幕門口,與那250人在一起,此時他已來到大坍和亞比蘭那裡,與他們聯手對抗摩西;也一同為地所吞滅。

         大坍、亞比蘭。沒有提可拉。但他顯然站在他們一邊,因為他的名字在本節前面已經提到。

         小孩子。原文詞根的意思是“快快走”,“往前走”,指已能自己行路的兒童。該詞還用在代下20:1331:18中。神沒有將死刑加在小孩子身上。但無辜的孩子往往因他們大人的頑梗而受累,因為這些大人拒絕悔改,不聽逃命的警告。可拉至少有一些兒女倖免於難(民26:11;出6:24)。

 

【民十六27可拉本站在會幕門口,與那250人在一起,此時他已來到大坍和亞比蘭那裡,與他們聯手對抗摩西;也一同為地所吞滅。──《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28「摩西說:“我行的這一切事本不是憑我自己心意行的,乃是耶和華打發我行的,必有證據使你們知道。」

  〔暫編註解〕摩西沒有個人的野心。見耶23:16,20

 

【民十六2830 咒詛的宣告】為求證明他的權柄來自神,摩西求神彰顯類似埃及十災的大能。叛黨領袖大坍和亞比蘭率領全家公然抗命,摩西對他們的咒詛必須徹底到百姓再無疑問,誰是神所揀選之領袖的地步。所以他所求的,是地自動打開,活活將這些人全家送到陰間。在古代近東傳統(烏加列和美索不達米亞史詩)中,陰間經常被描繪為大開的口。如此,沒有人可以說:致這些人死命的是地震等自然現象。他們的厄運早有預言,一旦成為事實,就證明了摩西是真先知。──《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29「這些人死若與世人無異,或是他們所遭的與世人相同,就不是耶和華打發我來的。」

  〔暫編註解〕不是耶和華打發我來的。關於否定語前置用來強調的用法,見創45:8;撒上6:9

 

【民十六30「倘若耶和華創作一件新事,使地開口,把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吞下去,叫他們活活地墜落陰間,你們就明白這些人是藐視耶和華了。”」

  〔暫編註解〕“陰間”即墳墓或死亡。參看創世記三十七章35節的腳註。

         創作一件新事。摩西在祈求一個神跡的顯現(見出34:10;耶31:22)。這種神跡只能出於神的干預。

         活活地墜落陰間。就是在他們健康地站著的時候。陰間就是墳墓,是死者安身之處(見創37:35和詩16:10注釋)。

         藐視耶和華了。見民14:23)。

 

【民十六31「摩西剛說完了這一切話,他們腳下的地就開了口,」

  〔暫編註解〕這是對摩西的明顯維護。他的話音未落,神就實現了他的話,維護了他。

 

【民十六31「……他們腳下的地就開了口…… 都吞下去」】

{命題20}可拉的人(Korah)是被呑下,或被燒死?

〔難題〕在民數記十六章31-32節提到地就開了口將可拉和他們有關的250人全吞了下去。但是在十六章 35節又提到「又有火從耶和華那裡出來,燒滅了那獻香的250人」。

【解答】

有些學者認為可拉與那些250個同黨的人被燒死。然而,其它的經文並沒有如此的證實,而且甚至有些經文否認可拉是被燒滅的(見下文)。似乎比較合理的解釋應是可拉、大丹、亞比蘭(民十六27)被地所吞下,同時(民廿六10)有火從耶和華那裡出來燒滅了那獻香的250個人(詩一〇六17-18)。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民十六3135 地震和火的審判】地震和火是很多人的死因。然而這些反對摩西亞倫的人,卻和他們全家一同被地和神的「火」(原文 kabod,即「榮耀」)所滅。整個社群一同目睹這事,證明神選擇摩西作為領袖。美索不達米亞文學《吾珥被毀悼詞》(Lament for the Destruction of Ur),亦同樣提到神明的忿怒藉風暴性大火和地震彰顯。再者,亞述巴尼帕王的亞述文獻,亦提及過神明的干預導致火從天降,殺滅敵人。──《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32「把他們和他們的家眷,並一切屬可拉的人丁、財物,都吞下去。」

  〔暫編註解〕從二十六11知道死者中沒有可拉的眾子,顯然他的兒子沒有參與其事。以後還有可拉族在聖殿裡供職(代上六22),有的且撰寫《詩篇》(參詩8486篇詩題)。

         可拉的眾子似乎並沒有參與在父親的罪惡中,因而沒有與他一同死去(二六11)。

         「屬可拉的人丁」:不包括他的兒子 (參26:11); 獻香的二百五十人也被火燒滅。

         都吞下去。神立即採取行動,防止使全會眾墮落的反叛精神蔓延開來。

         一切屬可拉的人丁。可能指可拉家庭的成員,但沒有提到的小孩子(見民26:11)。還可能是指他家外邦的奴僕或跟隨可拉的以色列人。

 

【民十六32「把他們和他們的家眷,並一切屬可拉的人丁,財物都吞下去。」】

{命題21}是否可拉所有的家屬,或者可拉的一些家人與他一起被吞下去?

〔難題〕民數記廿六章11節提到「然而可拉的眾子沒有死亡」,這是否與十六節32節有衝突?

【解答】

    那些與可拉同葬於地下的都是他的隨從者,而非全是他的家屬。而且民數記廿六章11節說得很清楚, 「然而可拉的眾子沒有死亡」。事實上,先知撒母耳就是可拉的後代(代上六21-28)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民十六32從二十六11知道死者中沒有可拉的眾子,顯然他的兒子沒有參與其事。以後還有可拉族在聖殿裡供職(代上六22),有的且撰寫《詩篇》(參詩8486篇詩題)。──《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33「這樣,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活活地墜落陰間;地口在他們上頭照舊合閉,他們就從會中滅亡。」

  〔暫編註解〕所有這夥人像摩西所預言的那樣活活地墜落地下(第30節),地又再次合上。這是神直接干涉的明證。

 

【民十六34「在他們四圍的以色列眾人聽他們呼號,就都逃跑,說:“恐怕地也把我們吞下去。”」

  〔暫編註解〕以色列眾人。百姓雖然離他們有一定的距離(第27節),但那吞沒反叛者的大地震和受害者恐懼無奈的叫聲使他們逃得遠遠的。

         也把我們吞下去。他們想到以前的怨言和不信(民14),以及對叛黨的同情,就害怕自己也遭遇同樣的下場。

 

【民十六35「又有火從耶和華那裡出來,燒滅了那獻香的二百五十個人。」

  〔暫編註解〕從“向全會眾顯現”的“耶和華的榮光”那裡出來(第19節)。

 

【民十六36「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暫編註解〕3640 由於反叛者的香爐曾被非法使用,所以要錘成薄片,用以包裹祭壇,這樣便可以不斷地警告其它人不要犯可拉所犯的罪。

         36-40 世代紀念:獻香的人被燒滅,因為他們充滿罪惡;但香爐既獻在耶和華的面前,便成為聖潔,要保留在聖所中。聖所中已有香壇,不需要那麽多香爐,所以最好的方法是錘成片狀用來包壇。祭壇已用銅包裹,香壇卻未有 (出37:26; 38:2), 這新的外表成為後世以色列人警告的記號。祭司的職事須由揀選的人擔任,不可褻瀆或用人的方法奪取。

 

【民十六37「“你吩咐祭司亞倫的兒子以利亞撒從火中撿起那些香爐來,把火撒在別處,因為那些香爐是聖的。」

  〔暫編註解〕亞倫的兒子以利亞撒是神所設立的祭司。他從被焚焦的屍體中撿取香爐,錘成片子包了壇,讓後人永記擅稱祭司的結局(40節)。

         以利亞撒。他還被任命主持獻紅母牛的儀式(民19:3)。在這兩種情況下,大祭司都要避免儀文的不潔(利21:10-15)。

         從火中。即從被燒的屍體中。

         這些香爐是聖的。香爐是用來向耶和華獻香的,曾盛有從壇上取下來的聖火(民16:7,18,46;參利16:12,13)。以前它們屬於首領們私人所有(民16:6)。

 

【民十六37亞倫的兒子以利亞撒是神所設立的祭司。他從被焚焦的屍體中撿取香爐,錘成片子包了壇,讓後人永記擅稱祭司的結局(40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38「把那些犯罪、自害己命之人的香爐,叫人錘成片子,用以包壇。那些香爐本是他們在耶和華面前獻過的,所以是聖的,並且可以給以色列人作記號。”」

  〔暫編註解〕犯罪、自害己命的人。可以理解為“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見箴20:2;哈2:10;來12:3)。

         包壇。香壇是用金子做成的(出30:337:26);故這裡顯然是指院子裡的銅壇。在西乃製作時是包銅的(出27:238:2)。因此這次可能是外加一層銅皮,來保護原來金屬的頂部。可拉及其追隨者的香爐是用銅做成的(民16:39)。在所羅門的時代,香爐都是用金子做成的(王上7:50;代下4:22)。

         記號。亞倫的杖也是這樣(民17:10)。

 

【民十六39「於是祭司以利亞撒將被燒之人所獻的銅香爐拿來,人就錘出來,用以包壇,」

 

【民十六40「給以色列人作紀念,使亞倫後裔之外的人不得近前來在耶和華面前燒香,免得他遭可拉和他一黨所遭的。這乃是照耶和華藉著摩西所吩咐的。」

  〔暫編註解〕紀念。解釋前面所說的“可以給以色列人作記號”(第38節)。

         之外的人。關於烏西雅違反這條命令,見代下26:16-19

         遭可拉……所遭的。免得遭遇同樣可怕的下場。

         借著摩西。摩西是以利亞撒和神之間的中保(見第36,37節)。

 

【民十六41「第二天,以色列全會眾都向摩西、亞倫發怨言說:“你們殺了耶和華的百姓了。”」

  〔暫編註解〕頭一天的災禍剛過,以色列全會眾又來發怨言,誣陷摩西為殺死眾首領的兇手。神的榮光再出現,要消滅全民。摩西、亞倫再為眾民代求(45節;參4,22節)。神的刑罰已經開始,懲處百姓不斷的背逆。死於此瘟疫的有一萬四千七百人。此數位甚大,可以看出二32所記以色列民人數應為確實數目。亞倫為百姓贖罪,瘟疫很快止住,死去的只是一小部分(4849節)。

         假祭司可拉一黨因擅上香而死(35節),真祭司亞倫因上香而救活大部分的以色列民(47節)。

         第二天。真奇怪,這些人居然故意不理會前一天所發生的神懲罰。

         發怨言。這是在目睹神不悅之威嚴顯示以後發動叛亂的最典型事例。

         你們殺了。“你們”的原文是強調的。百姓顯然將250個首領的死歸咎於建議他們在香爐中獻香的摩西和亞倫。他們可能覺得摩西和亞倫應祈求神赦免這些首領,而不應祈求懲罰。

         4150 百姓把反叛者的死歸咎於摩西和亞倫。神再一次準備毀滅全民。亞倫馬上拿起他的香爐(盛載合法的火與香),為百姓贖罪。雖然如此,也有一萬四千七百人被殺死。

         41-50 祭司代贖的職事:非祭司獻香,結局是死亡;神膏立的祭司獻香,則引出救贖的大能,這是何等大的差別!會眾尚愚昧不明真相,神於是用瘟疫擊殺他們,但 悅納亞倫代贖的香(代表禱告,參7:14注), 便終止刑罰。這是亞倫被膏立為祭司後,第一次有神跡大能的事奉。一直以來百姓可能以為祭司的工作限於獻祭的禮儀,是任何人都可作的。經此事件後,百姓及任祭司者都不敢輕視祭司事奉的效能了。

 

【民十六41頭一天的災禍剛過,以色列全會眾又來發怨言,誣陷摩西為殺死眾首領的兇手。神的榮光再出現,要消滅全民。摩西、亞倫再為眾民代求(45節;參4,22節)。神的刑罰已經開始,懲處百姓不斷的背逆。死於此瘟疫的有一萬四千七百人。此數位甚大,可以看出二32所記以色列民人數應為確實數目。亞倫為百姓贖罪,瘟疫很快止住,死去的只是一小部分(4849節)。

假祭司可拉一黨因擅上香而死(35節),真祭司亞倫因上香而救活大部分的以色列民(47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十六42「會眾聚集攻擊摩西、亞倫的時候,向會幕觀看,不料,有雲彩遮蓋了,耶和華的榮光顯現。」

  〔暫編註解〕暴力威脅代替了單單發怨言(見《先祖與先知》第402頁)。

 

【民十六43「摩西、亞倫就來到會幕前。」

  〔暫編註解〕為了領受神的指示並得到祂的保護。

 

【民十六44「耶和華吩咐摩西說:」

  〔暫編註解〕七十士譯本還加上亞倫的名字。以利亞撒可能也站在他們旁邊(見第45注釋)。

 

【民十六45「“你們離開這會眾,我好在轉眼之間把他們滅絕。”他們二人就俯伏於地。」

  〔暫編註解〕你們離開。無疑指那三個人摩西、亞倫和以利亞撒三人。

         他們二人就俯伏。為該受懲罰的百姓求情(第21節)。

 

【民十六46「摩西對亞倫說:“拿你的香爐,把壇上的火盛在其中,又加上香,快快帶到會眾那裡,為他們贖罪;因為有忿怒從耶和華那裡出來,瘟疫已經發作了。”」

  〔暫編註解〕對亞倫說。摩西擔任神的代言人。

         拿你的香爐。指亞倫作為大祭司所用的香爐。香象徵著中保和代求(見詩141:2;啟8:3,4)。

         到會眾那裡。香一般只在在聖所的金壇上獻。但這次亞倫遵照神的吩咐把香帶到聖所以外的百姓當中,顯示他來自神的權威,以及神在他裡面並借著他工作的大能。

         贖罪。沒有時間選擇和獻上祭牲。贖罪是借著香爐中的香來完成的,因為瘟疫已經在百姓中蔓延了。

 

【民十六47「亞倫照著摩西所說的拿來,跑到會中,不料,瘟疫在百姓中已經發作了。他就加上香,為百姓贖罪。」

  〔暫編註解〕。就是從一個支派的營地跑到另一個支派的營地。瘟疫已在各地暴發,到處都是垂死的人。

 

【民十六47 用香來贖罪】這時神因百姓悖逆摩西而生的怒火,以瘟疫的形式「發作」出來。摩西亞倫燒香,如同 * 驅邪性的補救辦法(類似出埃及記十二7逾越節時塗在門框上面的血)。經由認可的祭司所燒的香,對百姓的罪有除罪性的功用,又能保護他們免受神的怒氣。但比較普遍的除罪方法是血祭(見:利十七11)。埃及人用香來驅除有敵意的超自然力量,在埃及亦有案可稽。他們在祭儀巡行中也是為此帶著香爐。按照文物的描繪,這也是城被圍攻時所執行的 * 儀式之一。──《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4750 瘟疫的性質】這個殺死了一萬四千七百人的瘟疫,是以曾經殺死埃及長子之「滅命使者」的姿態出現。其能力大得摩西要下令亞倫拿燒著香的香爐,站到死人和快要死的人中間,才能制止進一步的毀滅。這是反常的,因為祭司的慣例是不得接觸死人。顯然這是惟一遏阻瘟疫的方法。靠著經文要診斷這是何種病症,是不可能的(見二十五8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十六48「他站在活人死人中間,瘟疫就止住了。」

  〔暫編註解〕「他站在活人死人中間」:何等美麗的一幅的圖畫,叫人想起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恩。

         中間。他仿佛站在浪潮前面,要阻止它前進。

         瘟疫就止住了。亞倫在這裡預表基督。祂降到有罪的人類中間,為了他們把自己獻上(弗5:2)。

 

【民十六49「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共有一萬四千七百人。」

  〔暫編註解〕許多人無疑整家死了。這是違抗神明確旨意的一個可怕例證。加上“因可拉事情死的”人,滅亡的人數可能不少於一萬五千人。

 

【民十六50「亞倫回到會幕門口,到摩西那裡,瘟疫已經止住了。」

  〔暫編註解〕亞倫回到。為了放回香爐並與站在會幕那裡的摩西會合。

 

【思想問題(第16章)】

1 你認為摩西對待可拉等人的手法是否恰當呢?參16:6, 15, 22, 28。到底可拉有沒有悔改歸正的機會呢?你處理事情時是否留有餘地呢?

2 摩西怎樣處理群情洶湧的局面呢?(16:41-46)?你面對外在壓力時,又會怎樣處理呢?自怨自艾?以牙還牙?退而結網?耐心等候?

3 有名望(16:1)或有地位(16:2)的人所提出的問題,是否必然正確和合理呢?信徒應怎樣辨別是非呢?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