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二十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民廿1「以色列全會眾,到了尋的曠野, 就住在加低斯……」】

{命題22}加低斯(kadesh)在尋(Zin)的曠野或是在巴蘭(Paran)的曠野?

〔難題〕民數記廿章1節提到加低斯在尋的曠野。但是在民數記十三章26節卻記載「到了巴蘭曠野的加低斯」。

【解答】

對這個問題有幾個解答,都是合理的解釋;(1) 有些學者相信確實有兩個地方都稱為「加低斯」,而且個別在兩個不同的曠野中;(2)「加低斯」這個名稱可以指一個城市,也可指這個城市所位居的地區; (3)如果這個同一個城市是位在兩個曠野之間,如此兩地就合宜的被聯繫起來。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民二十1本章至二十二1記載以色列人從加低斯到外約但的一段旅程。如果自紅海到西奈為出埃及後旅程的第一段(出十三∼十九章);自西奈到加低斯遙望迦南屬第二段(來十一∼十二章);本章和次章所記則是第三段,也是進入迦南地的最後一段旅程。前二次都以歡樂始而以悲哀終。這最後一段卻以悲哀始,而以歡樂終。摩西的姐姐女先知米利暗和他的哥哥大祭司亞倫先後死在旅途(1,28節),而三十八年前在加低斯背叛中20歲以上的人,此時也可能所剩無幾。但在終點,以色列人佔領了何珥瑪(二十一13);戰勝了亞摩利王西宏(二十一2327)和巴珊王噩(二十一3335),沿途歡呼作歌(二十一1718,2730)。

曠野四十年生活中成長的新一代,在體格與精神上應該都和為奴的上一代不同。這一群飽曆艱辛,在風沙中鍛煉成熟的粗獷善戰之民,已能向神發願:只要神將迦南人交付他們,就能把所有的城邑盡行毀滅;和三十八年前聽到探子的報告號啕大哭的上一代(十四1)比較,顯然已脫胎換骨。

本節雖未記明為那一年的正月,但將本章所記諸事與33章的旅程比較,特別是亞倫之死(三十三38),應為出埃及後的第四十年。曠野三十餘年的流浪生活,本書大半未予記錄。這期中百姓很可能逐水草而居,靠嗎哪而活,在曠野中繞行一周,又回到舊日傷心之地的加低斯。

但他們改變了戰略,不從南面仰攻;大軍繞經死海與約但河東邊外約但之地,進到迦南的中部;先取耶利哥城(二十二1),以高屋建瓴之勢自北向南,其勢銳不可當,“如牛舔盡田間的草”(二十二34)。──《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1 年代小註】曠野流浪的四十年已面臨結束,有分出埃及的人因為不許進入應許之地,此時當已不在。領袖的交接在米利暗於第四十年第一個月去世時開始,並於五個月後亞倫之死(民三十三38)達到高峰。──《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1 尋的曠野】尋的曠野位於巴蘭曠野北面。其確實地點雖無法肯定,但卻有應許地南界之名(民三十四34;書十五13)。以色列居住有相當時日的綠洲加低斯,也是在尋的曠野裡面(見十三∼十四章)。──《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113 磐石出水】沉積岩在石面底下,有時有可以聚水的囊穴。石上滲水顯示出水囊的存在,擊打石面就能放出裡面積存的水。然而本節所述水量之多,是這種理論無法解釋的。──《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2第三段旅程開始時,營中佈滿愁雲慘霧。米利暗與亞倫之死,代表了上一代人逐漸消滅;而新一代的百姓又為了沒有水喝,象他們的父親一樣,與摩西爭鬧。神象當年一樣(參出十七17),從磐石中給水。那地也因此叫做米利巴。有人以為此處所記與《出埃及記》乃同一事。其實,二事有很多不同處。1.《出埃及記》只提摩西,此處提到摩西與亞倫;2.此處要摩西去拿杖,因這杖已擺在神面前(十七1011;二十8),此事顯然發生在亞倫的杖開花結果之後;3.也是最大的不同處,是神要摩西去吩咐磐石出水,而非象第一次那樣叫他擊石出水。──《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2613;出十七17磐石活水】

壹、磐石是誰?

一、神多次將自己比作磐石:祂是保護人的磐石(出三十三 2122「舊一一一上」);保障的磐石(賽三十三16「舊八四二下」);能力的磐石(賽十七10「舊八二七上」);可倚靠的磐石(賽二十六34「舊八三四上」);遮蔭的磐石(賽三十二2「舊八四一上」);教會建造的磐石(太十六18「新二三下」)。對不信的人祂就作絆腳跌人的磐石(羅九33「新二二〇上」)。

二、這裡神啟示祂要在何烈磐石那裡,站在摩西面前。然後說:『你要擊打磐石。』這話暗示出,何烈的磐石就是神自己。

貳、磐石為何要受擊打?

一、神吩咐摩西用杖擊打磐石。摩西在此代表律法,因律法是從摩西來的。照律法的公義說,神要和罪人發生關係,作解人乾渴的生命活水,祂自己必須先經過救贖的死,為人贖罪,然後與人合一才合乎律法的義。所以以象徵的意義說,祂在此需要接受公義律法的擊打而死(來九22「新三二〇下」;賽五十三4510「舊八六五下」)。

二、磐石裂開,表徵主在十字架上肋旁被刺,流出血和水來。血是為了贖罪;水是代表神的永遠生命被釋放出來,成了眾人得以解渴的生命活水(啟二十二1「新三七六上」)。

叁、活水的包含

一、聖經所說的活水,就是指那得著榮耀的耶穌基督之靈(約七3739「新一三七上」)。因神的生命就含在主耶穌死而復活的靈裡。

二 、這靈裡含有:主的道成肉身、在世為人的生活、釘死、埋葬、復活、升天、得著榮耀等諸般的成分。猶如包羅諸般營養的百寶湯一樣,是神照人裡面各種需要而對症配製成的屬靈營養劑。

肆、人喝活水的結果

一、人喝了這活水後,消極的功用,可以醫好罪病;積極的功用,可以使人有分於神聖生命裡的一切成分。(參看以西結書四十七及啟示錄二十二活水湧流與其結果的異象。)

二、活水喝久了,你這個人也可以 變成一道活水江河,到處分賜生命,供應生命給饑渴的人羣(約七3739「新一三七上」)。

伍、摩西重打磐石的錯誤

一、出埃及記十七章和民數記二十章,記載摩西擊打磐石共有兩次。

二、第二次神並沒有告訴他再用杖擊打,只告訴他吩咐磐石流出水來。但摩西因為被以色列人激勵,在盛怒中,在不由自主的情況下,又擊打了磐石兩下。雖然這次水仍照樣流出來,但他把象徵的意義代表錯了,得罪了神。所以神告訴他不能進入迦南美地。

三、基督只一次在十字架上被擊打,就完成了永遠贖罪的事(來九12「新三二〇上」),流出生命活水來解人的乾渴。從此以後,人只要吩咐磐石,就可取用到活水,不必再求主為你重釘十字架一次。

四、我們經歷喝活水,不必苦求,只要憑著信心吩咐就行。因這磐石就是隨著我們的靈,並且就在我們靈裡,取用極為方便。千萬不可捨近求遠,到外面去尋找(羅十8「新二二〇下」;林前十4「新二三八下」)。——薛道榮《聖經闡要(舊約卷一)》

 

【民二十一49舉銅蛇】

壹、人被蛇咬中毒

一、以色列人因怨瀆神和摩西,被火蛇所咬,多人毒發死亡。這是一幅圖畫,說出墮落的人,因為被撒但的罪毒侵入,所以會發出各種罪惡來,以致帶進死亡。

貳、人有罪毒的證明

一、該隱因嫉、因恨而殺兄弟,是罪毒在人裡面發作的證明。

二、拉麥宣稱、殺他的人,將遭報七十七倍。他不講是非,只講有仇必報,何等頇狠毒(創四24「舊五上」)!

三、人心裡懷著罪的苦毒,嘴唇裡就發出虺蛇的毒氣,傷人、害人(羅三1314「新二一二上」)。

四、俗雲:「無毒不丈夫」,又說「最毒婦人心」。證明無論男人或女人,裡面都有罪毒。

五、今日人常因細故、甚或無故殺人;有人因貪財拐賣人家小孩;有人因圖領保險金設計車禍殺人;有人將劇毒注射到飲料盒內向出產的廠商勒索財物。人若無毒,怎麼會傷天害理到如此地步?

六、或有人說,這只是少數人不正常的心態和行為,不可一概而論。其實「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有毒基本上都是一樣的。所差別的,僅是毒發出來的程度和時間上有些分別而已。

叁、罪毒致人於死

一、神已宣佈:『犯罪的他必死亡』(結十八4「舊九八九下」)。

二、『死的毒鉤就是罪。』(林前十五56「新二四六下」)魔鬼常用各種餌引誘人犯罪。人一犯罪,就上了死的毒鉤,就被鉤到死亡裡去。如有人因貪瀆、詐欺、偷、搶、淫亂而陷進死亡裡去一樣。

三、最終,犯罪者還要到永死裡去作死神魔鬼的永遠陪伴者(啟二十10,15「新三七四上」)。

肆、何以要掛銅蛇

一、在神眼中看,墮落之人的原形,就是蛇,就是撒但(太二十三23「新三四下」)。

二、神叫主耶穌降世為人,取了罪身的形狀。意思就是祂只有罪人的形狀,並沒有罪人的罪毒。神又叫祂站在罪人的地位上,替人的罪受了罪的刑罰。這就是銅蛇掛在竿上所象徵的。就是因為祂在十字架上穿著罪人死,不光替人受了罪的刑罰,也解決了罪——撒但——的本身。

三、主耶穌死後三天又復活了。在祂復活的靈裡,就含有消解罪毒,並賜人永遠生命的雙重功能。

伍、一望就活的福音

一、神叫摩西告訴以色列人,凡欲從蛇咬的死毒中得救者,只要一望竿上的銅蛇,就可痊癒。那些相信並照著神話實行的人,都立刻從死境轉活,得到了醫治。

二、主與尼哥底母談重生之道時,就以摩西舉銅蛇的事,比喻自己的死。並說,叫凡信祂的,都得著永遠的生命。證明銅蛇就是預表釘十字架的基督。人肯相信接受祂,不但消極的能從罪毒得救,並且要積極的得著了神永遠的生命。就是被神的靈重生的屬靈生命。

三、神為人預備的救法得著極其簡單。祂釘十字架雖不簡單,人得救恩的法子卻極簡單。當初的以色列人,只要一看竿上的銅蛇就得救。今天的人只要用心眼看看釘十字架的基督。口裡向祂說,「主耶穌阿,我願接受你作我的救主!」就是這樣一信一求,已夠資格得著出死入生的救恩了(羅十10「新二二〇下」)。——薛道榮《聖經闡要(舊約卷一)》

 

【民二十6 神榮耀顯現】摩西亞倫在危急關頭轉向神尋求帶領幫助,他們來到會幕門前,以懇求者的身分俯伏於地。神的榮耀kabod)因他們謙卑哀求而顯現,提供解決的辦法(類似情況,見:民十四512,十六1922)。神的光輝或能力以可見的方式出現,在美索不達米亞史詩中十分普遍,他們稱之為梅嵐穆,可以用來擊敗敵方(例如在《* 埃努瑪埃利什史詩》中,* 瑪爾杜克和 * 查馬特二神之爭)。──《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811「吩咐磐石……用手擊打磐石兩下。」】

這是恩惠的神跡!神的命令那麼明確,在這次摩西只要吩咐磐石就夠了。我們不能明白其中深奧的道理,可能這是指我們救恩的磐石,不必用人力來擊打。基督曾一次而且永遠為多人擔當罪惡。每次我們等候神,要盡的責任似乎相同,但是方法不一定完全一樣。所以摩西這次只可吩咐,不許擊打。

信心的考驗——他沒有順從,可能因為他認為單有言語是不足以行神跡的。他以為必須有些行動來幫助,其實他在神的眼中看來,人力是極微弱的。沒有人可在神的面前誇大。神是一切的一切。我們必須相信一句話就足夠,因為其餘的事由神完全作成。

信實的恩惠——摩西缺乏信心與順服,然而水還是湧流出來了。僕人的罪沒有因此阻擋神的仁慈與信實。我們雖然不信,神還是信實的。這真是甜蜜的靈訓。我們是多麼無用的僕人,常在信心與順服上失敗。但是神的恩惠還是如河水湧出在岸邊,甚至連曠野都有水流。詩人說江河是湧流的,這是神信實的神跡!摩西在晚年受責罰,神工人若不順從,祂必責備,會使他們的品德經過管教而有高尚與聖潔。

──邁爾《珍貴的片刻》

 

【民二十12「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

          『不…尊我為聖』這句話譯得更準一點就是『沒有把我分別為聖』,意思是你連累了我。把神『分別為聖』意思就是把神分別出來,顯出神的特有的性格。摩西那一次發脾氣的壞處是在這堙J一方面他在那媯o脾氣,一方面杖打下去又有水流出來,看見有神的工作在那堙A這就叫人分不清到底這是誰作的事。摩西那一次的發脾氣影響到神的自己,把神也拖在堶情A叫以色列人分不清,以為流出水來給我們喝的是神,發脾氣罵我們的也是神。摩西沒有把神擺在應有的地位上,反而把神拉在一起沒有分別,這個叫作得罪見證。這一個關係太大,所以神不能輕輕放過他,所以結局神不讓摩西進入迦南(參申三23~27)。── 倪柝聲

 

【民二十12同是擊石,何以這一次摩西卻受到“不信”的責罰?一般有如下的解釋:1.神命令他拿了杖,去招聚會眾,然後握杖在手用口吩咐磐石流出水來,可是他不信真能憑一句話便能叫石出水,用杖擊打磐石,水歲流出,卻違背了神的命令(24節);2.摩西盛怒之下連擊二下,沒有在百姓前尊敬神;3.磐石是神的象徵(林前十4),百姓聚合在磐石前,有若集合在會幕或者約櫃前,摩西擊石構成一種瀆犯。

一代領袖在此歷史時刻不能持守所信到底,殊堪嗟歎。在聖潔的天父面前,不能容許絲毫不信,益獲證明。──《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13 米利巴水】出埃及記十七章的米利巴水位於西乃山一帶,利非訂一地。如今他們則在利非訂東北偏北一百五十航空哩處的加低斯。然而地點雖異,此為爭鬧(米利巴)之水則一。──《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14從東方進入迦南的大路為取道以東地。以東人的先祖以東即以掃,是以撒的兒子,因此以東人與以色列人有兄弟關係。以東地位於死海之南,以色列人北上摩押,借道以東最便利。摩西的和平談判未獲接納,以東人且出言不遜;以色列人只有繞道(2021節),因為難走,又發怨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1421 晚銅器時代的以東】以東是死海以南直到亞喀巴灣的地區。考古學家最近在本區幾個定居的遺址中,挖掘到少量 * 晚銅器時代的陶器。但卻找不到建築物或文字記錄。埃及人稱這地區的遊牧民族為肖蘇(Shosu)。但這用語可能是社會階層而非種族的名稱。──《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14~21;申二4~8在摩西帶領下,究竟以色列人是在以東的境界「以外」經過(民二十14-21;申二8)抑或「穿過」以東的境界呢(申二4-7)?】

     兩段記載顯然都是真確的,因為上述兩個前置詞都可見於同一段經文內。申命記二章四節記載:「你們吩咐百姓說,你們弟兄以掃的子孫住在西珥,你們要經過(或『在其中經過』,希伯來文是oberim bigebul)他們的境界,他們必懼怕你們,所以你們要分外謹慎。」接著的兩節經文解釋,神不容許以色列人攻佔以東人的土地,因為那地是神給予以掃,作為他永久的地業。以色列人必須向以東人購買糧食及水,且只能在王道上走(King's Highway,是當時的國際路線,這條路穿過以東人的境界)。

    以東王卻拒絕以色列人的要求,他甚至派軍阻止以色列人,不許他們走在王道上,穿過以東境界。民數記二十章二十一節指出:「這樣以東王不肯容以色列人從他的境界過去,於是他們轉去離開他。」日後,當摩西重提此事時,便說:「於是我們離了我們弟兄以掃子孫所住的西珥,從亞拉巴的路,經過以拉他,以旬迦別,轉向摩押曠野的路去。」(參申二8)於是,我們理解以色列人由本來向北進發的路線,轉向繞道以東東面的邊界,再沿著摩押人的邊界前行(神亦禁止以色列人用武力的方式穿越摩押的境界,因為神已將此地賜與摩押人的祖先羅得)。

那麼,以色列人是否如申命記二章四節所言,穿越以東人的境界?當以色列人與以東官員談判時,他們會進入了以東的境界;此外,在以東王拒絕他們經過王道,向北進發往摩押及什亭平原之前,以色列人也曾進入以東境內,向當地居民購買水和食糧。雖然以色列人的軍旅遠比以東的為強大,可以輕易地勝過他們,但以色列人沒有用武力來解決這件問題。以色列人沒有堅持要經過王道,卻(多半是)轉向東而行,沿著以東的東面邊界,穿過那崎嶇不平而沒有路徑可遁的西珥的曠野。──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民二十14-21;書七章  假如以色列人的軍隊真是那麼強大,為何以東人會很容易就驅逐他們離開?還有,當以色列人準備攻佔迦南時,為什麼艾城的人會使他們遭遇挫折】

     依照民數記二十六章的記載,以色列中可以打仗的人數共六十萬一千三百名;這個數目當然遠超過以東的戰士。然而,民數記二十章十四至二十一節卻毫無他們兩軍交鋒的記載;因此,摩西率領以色列人離開以東,顯然只是由於以東王拒絕讓他們過境,使以色列人不可循著王道向北前往摩押及約但河東岸。第二十一節記載:「這樣,以東王不肯容以色列人從他的境界過去,於是他們轉去,離開他。」以東人堅持不讓以色列人過境,以色列人就只好尊重以東人的權利(以東人及以色列人都源出於亞伯拉罕)。

    至於攻佔迦南一事,以色列人只在攻打艾城時遇到挫折。當時,有三千名以色列人作為先頭部隊,想攻入艾城(書七4),卻落荒而逃,還有三十六個以色列人被殺——這也算不上慘痛的敗落!除此之外,在約書亞帶領下,以色列人在攻取迦南的全部戰役中都大獲全勝。另一方面,根據約書亞記的記載,進入迦南地的以色列人為數極眾;要研究此地區能否維持如此龐大人口的這個問題,我們就必須記著:現代迦南地的情況,不盡可顯示此地于古時的潛力。現時於北非洲沙漠之下發現羅馬時代建築的龐大又美麗的城市,這些城市之所以被埋,是由於降雨量減少而引起土地荒漠化所致。迦南地的情況也是一樣:只要有適量灌溉,以色列境內的各地、山坡和平原都變得很肥沃。百利(BalyBible Geography. p.67)曾記載龔亞倫(Alan Crown)於巴勒斯坦考古研究的發現,龔亞倫的研究顯示在主前二三OO至二000年間,巴勒斯坦的氣候較為乾旱,但「在主前二0O年以後,此地可能獲得較豐富的雨水」(Baly,p.68)。百利以下列文字總括他對巴勒斯坦地區氣候的研究:

    不幸地,在主前二千年以後,關於巴勒斯坦氣候變異率的證據,受此地區人類活動影響而變得模糊。然而,若我們要作出如下假設,就必須提高警覺,我們的假設是:本書所列出的氣候方面的資料,適用于族長時代、王國時代、新約時代及其後的歲月。換句話說,巴勒斯坦的氣候已保持了四千年,情況穩定。我們能夠有信心地說這是可能的。

    敘利亞巴勒斯坦一帶地區,於主前二千年期間似乎獲得較豐富的雨量,使這地區能夠支持為數眾多的人口,占迦南後,此地區成為陣容龐大的軍隊的駐紮點;及這人口眾多的民族的養生處。現時以色列境內的人口遠超聖經所記載當時的人口數目;因為,懷疑聖經中人口數目的學者,就不能以現時的人口數為憑據而作出推論。而且,近來發掘敘利亞城市伊浦拉(Ebla)的結果顯示,在主前三千年,單是這城市的人口最低限度就有二十六萬(參看KAKitchenTheBible in Its World [Downers GroveIll.:Intervarsity1977],PP39-40]──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民二十一1618井阿,湧上水來】

壹、神以各種水來喻自己

一、在聖經中,神曾以多面的水來喻自己和人的關係。如雨水、露水、河水、泉水、井水等。

二、這是因水喝人的生存有密切的關係。人幾天不吃飯還可活著,但若一天不喝水,生命就甚危殆。因為人體中,大部分都是靠水分組成的。

三、以色列人在曠野生活行動,氣候炎熱乾燥,對水的需要 ,較食物更為迫切。

四、因此神除用以琳的十二股水泉及磐石活水供應他們外,這裡也題到用比珥井的水供應他們。

貳、井水所代表的屬靈意義

一、井中的水,比較深,比較隱藏,它原是深藏在地底下的泉源,後來被人挖掘、發現、汲引出來的。

二、雨水的來臨,沒有準確的定時;河水、泉水乾旱時容易枯乾;農作物若靠這些灌溉,有一點碰運氣,沒有十分的把握。如果田中有幾口深水井,則在乾旱時就無慮水源的缺乏了。

三、所以井的屬靈意義,就是得著了深處隱藏的泉源。

叁、挖掘井泉的訣要

一、泉源是神的靈,大部分是隱藏在神深奧的話中。也隱藏在信的人靈中。

二、這比珥井是民間的首領尊貴人挖出的。其意義是說,要摸著深處隱藏的泉源,一般膚淺的人是沒有分的。你必須是一個有深度的人。大體說來,外向、只用體力的人都比較淺。他們很難成為領導的人物。而內向、多用智力的人、則比較深,所以他們也容易成為影響別人的前導人物。像使徒保羅能看見三層天上的啟示,能明白曆世歷代隱藏的奧秘,這固然有神憐憫的因素在內。但無疑的,保羅必是一個有深度的人。因為神無法向一個膚淺的人啟示這樣深奧的真理。

三、這井是用首領尊貴人的圭與杖挖出來的。摸著深奧的泉源,固然需要人有深度,但也是神賜給人的權柄,叫人有資格和地位找得泉源。主與杖代表權柄。這個權柄,是神賜給每一個信徒的。『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一12「新一二五上」)那有一個神的兒女,不能到天父面前汲取恩典?『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啟二十二14「新三七六下」)。每個信徒都被寶血潔淨了,所以都有資格到生命樹和生命水前。可惜大多數人放棄了尋找神的權利。只有少數蒙恩者,孜孜業業的追求、享用這血下的權利,去尋找神,挖掘隱藏在話與靈裡的神。所以說,這比珥井是用民間的首領和尊貴人的圭與杖挖出來的。

四、題到「挖」,也有它屬靈的意義。為什麼要挖?因有遮蓋和堵塞。聖經告訴我們,人和主中間,常有幔子帕子。罪是帕子,肉體是帕子,世界是帕子;連宗教儀文,聖經字句,也成了帕子(林後三1416「新二五〇上」)。還有些阻礙,是仇敵用詭計堵塞起來的(創二十六18「舊三〇上」)。所以挖井的意思,就是要竭力排除這些阻礙,使人和神的交通能暢通無阻。在此認罪、對付、及琱謄咩i,都是必需的。

五、「挖」,也表明要花工夫、代價。深水井不比河水、泉水,可以不勞而獲。在教會中要成為一口活水井,讀經、禱告、默想、與神交通的工夫,以及豐富的屬靈經歷,都是不可少的。

六、挖掘活水井的工具,最要緊的是信徒的心與靈。因為『心幾時歸向主,帕子就幾時除去。』『神是靈,所以拜神的,必須用靈和真拜祂。』(約四24原文「新一三〇上」)這話是主和撒瑪利亞婦人論到雅各井不能滿足人時所啟示的真理。

肆、要會向井歌唱

一、末了還有一點,以色列人喝井水時,都先向井歌唱說:『井阿湧上水來!』所以會從深處向主感謝、讚美、唱詩,也是汲到井泉的一個秘訣。因為這井就是主,就是三一神。大衛在這方面,可作為向神唱詩的典型代表人物。——薛道榮《聖經闡要(舊約卷一)》

 

【民二十17“大道”當系指外約但溝通南北的通商大道,從阿卡巴灣口直上大馬色(今大馬士革)。“大道”原文作“王道”,有坦途、捷徑之意。──《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廿21「以東王不肯容以色列人從他的境界過去。於是他們轉去離開他。」】

{命題23}為何這節經文說以色列人繞過以東的境界,然而申命記二章4節卻說他們經過他們的境界?

〔難題〕神不允許以色列人與以東人爭戰,因為祂已經將以東地賜給以掃為永久的基業。民數記廿章21節提到「以色列人轉去離開他」。然而,摩西將耶和華的吩咐轉告百姓時說:「你們弟兄以掃的子孫……你們要經過他們的境界……」(申二 4)。同樣的,在申命記二章8節提到「於是我們離了我們弟兄以掃子孫所住的西珥」。以色列人到底是經過以東的境界或是繞道而行?

【解答】

在某一種意義來說,可以說以色列人是經過了以東的境界,為的是繼續他們的行程,這個行程是沿著 King’s Highway穿過以東的領土。然而,經文並未明確的說到以色列人經過以東的境界。事實上經文上所用的希伯來文“Abar”可表示「經過」(pass through) 或「從旁經過」(pass by)。歷史的記載確實的記述他們經由以東地的東方邊界(eastern border)。神曾警告以色列人經由邊界時要分外謹慎,不可與以東人爭戰(申二 5)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民二十22何珥山的確切位置不詳,只知在加低斯巴尼亞東北,近以東邊界。──《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2226 何珥山】亞倫死地(但按照申十6,他卻死在摩西拉)的傳統地點是彼特拉附近的內比哈倫山(Jebel Nabi Harun),但此地卻不是在「以東邊界」上。在加低斯西面,接近以東邊界的馬德拉山(Jebel Madrah)是另一個可能,但當地缺乏足夠的水源。──《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24“歸到他列祖”,通常指一個受大家尊敬的人善終而死。一個人若死無葬身之地,骸骨無人收殮,則是天罰(耶八2;結二十九5)。舊約的一個信念,是人死了會與先祖在一起。亞倫雖因米利巴擊水一事被罰不能去到應許之地,但死後仍可與諸先祖、聖徒同列。──《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25亞倫祭司職位的轉移,為以色列民生活中的大事,因此要舉行儀式,為以利亞撒穿上亞倫的聖衣,讓會眾清楚看見,由亞倫開始的一個時代已告終結,由下一代繼起的新時代已經開始。

亞倫死在米利暗後約五個月,時年123歲(三十三3839)。──《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29 哀哭三十天】正常的服喪期是七日(創五十10;撒上三十一13)。但為了表示他們的重要性,百姓為摩西(申三十四8)、亞倫都哀哭了三十天。這也是領袖交接的場合,以利亞撒繼承父親大祭司之職,穿上他的聖服(民二十26)。後來約書亞亦同樣繼承摩西(申三十四9)。──《舊約聖經背景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