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二十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民二十二1以色列人打了勝仗,回到摩押平原,也就是約但河的東邊,在死海之北安營;隔河便是耶利哥一進攻迦南的第一個目標。

他們在這裡停留了頗長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都記在本章至三十六章。包括米所波大米的先知巴蘭說預言(二十二∼二十四章),以色列人拜偶像,祭司非尼哈為民贖罪(二十五章),第三次人口調查(二十六章)。然後是連串條例的宣佈和對已宣佈的律法作的解釋。這都是為進入迦南作好準備(二十八∼三十六章)。──《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二1 摩押平原】這是約但河東死海北岸廣闊的平原或草原地帶,對岸是耶利哥平原(書四13)。這位置恰可成為進入迦南地的跳板。──《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135;二十五15;啟二14巴蘭的教訓】

壹、巴蘭所代表的

一、他懂得一點屬靈的事和原則

二、但他是違逆神旨意的先知。神第一次告訴他不要受召去咒詛以色列人。第二次因來人以重金利誘,他又去問神。本來神說不可去就是不可去,第二次連問都不該問了。所以他第二次的問神,等於試探神。神雖勉強答應他去,仍以驢子說話在外面攔阻他的行徑。所以巴蘭這個人,是裡面不接受聖靈的約束,外面不接受聖靈管治的先知。以這樣的靈摸主的事,當然會發生錯誤。

三、巴蘭代表牟利受雇的先知。他的事奉神,不是隨著靈轉,乃是隨著錢轉。那裡給的錢多,就往那裡去。他看錢比主還重要。

四、因他受雇於人,處處就要看主人的面色,摸主人的喜好行事。這樣,就沒有辦法存著清潔的良心,向神忠誠。難怪他咒詛以色列人不成,又不好無功受祿地收用人家的重金。後來就偷偷摸摸地又回到米甸營中去,為巴勒定計來敗壞以色列人。(民三十一8「 舊二〇六上」)

貳、巴蘭教訓的剖析

一 、在新約裡,使徒彼得、猶大,都題到巴蘭的教訓是如何的敗壞教會。主在啟示錄七封書信中,也題到巴蘭的教訓。可見巴蘭的教訓,是具有代表性的一種酵,在末世教會中,非常普遍並流行。

二、巴蘭知道了正面咒詛以色列人不能奏效,他就想出一招非常毒狠的詭計,教導巴勒將絆腳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引誘以色列人犯姦淫、拜偶像、並吃祭偶像之物。

三、神雖不會因著以色列人敗壞棄絕他們,(因祂有基督的救贖為憑藉拯救他們,)但如果以色列人犯姦淫、拜偶像、並吃祭偶像之物,神就非離開他們不可了。因為神最厭惡這幾樣罪,祂與這些罪,像是冰炭不能相容的。

叁、這幾樣罪的屬靈含意

一、以色列人與米甸女子行淫的事,當然是屬於身體上的一種行為。而它演繹出的屬靈原則,則是指在與神的聯合以外,又發生了別的屬靈聯合。

二、本來信徒受浸歸主,就是表明向一切死了。從水裡上來,是表明在復活的靈裡與基督聯合。從此以後,與基督同過著相愛合一的生活,所以保羅把信徒比作獻給基督的貞潔童女(林後十一2「新二五六下」)。又比作基督的妻子,接受基督在愛裡的愛護與保養顧惜,並順服基督(弗五24「新二七三下」)。

三、就在這樣相愛合一的靈裡,基督用道中生命的水將教會的舊造洗淨,使變成一個聖潔沒有瑕疵,極為榮耀的教會(弗五2627)。所以教會身上從舊造帶來的瑕疵,主並不怕。只怕教會的心偏於邪,愛慕並接受了主耶穌以外的東西。凡世界的哲學、文化、風俗,都是撒但和撒但所化裝的偶像與事物。一有了這些,就惹動基督聖潔的忌邪,祂就無法再保持與信徒密切的合一,而在靈裡棄絕了信徒,並與信徒完全隔絕。

四、巴蘭懂得一點神信徒中間聯合的屬靈原則,所以他獻給巴勒的這一招詭計,深深地擊中了神子民和神中間聯合的要害,而遂行了他破壞以色列人的目的。

五、歷代以來,傷害教會最厲害的,就是接受了巴蘭的教訓。把外邦的文化、哲學接受進來;把外邦宗教拜神的方法接受進來;甚至連外邦的偶像,也改頭換面的被接受到教會中來。所以任何在神和祂的話以外被接受到教會中的東西,都有犯屬靈的淫亂罪、與拜偶像、吃祭偶像之物的嫌疑。

六、另一面,拜偶像的屬靈演繹,也不一定全指拜雕刻畫寫的像。以這面說,今天許多教會,似乎沒有這種有形的偶像。但偶像的原則:是「用它來代替神」。以色列人拜金牛犢,名義上仍稱金牛犢為「耶和華」。但耶和華豈是「金」,豈是「牛犢」呢?神是「靈」,是無形無像的。拜祂的人,只可用自己的心與靈揣摩接觸祂。然而今天所謂的宗教崇拜,僅有一套外面的作法和義文,人拜了半天,雲裡一點都沒有感受。等回到家中或生活工作中,就他說,神仍根本被他擺在九霄雲外,和他一點都沒有內在的關係。這種的信耶穌,都是中了巴蘭教訓的毒,叫人實際拜了偶像,吃了祭偶像之物。拜神等於沒有拜,還惹得神的厭煩與憎嫌(結八3「舊九七六上」;太十五89「新二一下」)。

肆、如何對付巴蘭的教訓

一、要接受非尼哈的靈,嚴厲對付神所定罪的事(民二十五612「舊一九七下」)。

二、凡是與神的話、神的靈不合的傳統教訓,作法、儀文、規條,一概棄絕。只照著神純淨的話,清潔的靈來事奉神。就必蒙到非尼哈所接受的祝福。——薛道榮《聖經闡要(舊約卷一)》

 

【民二十二2 摩押王巴勒】摩押王巴勒並沒有在其他歷史典籍中提及。實際上,除了米沙碑文提供了一些主前九世紀的資料以外,只有極少的摩押歷史被現代學者所發現。必須留意的一點,是王這個稱號除了可以用來形容龐大帝國的統治者之外,更可以像本段一樣,用來形容小國的領袖或部落的酋長。──《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28;二十三7121826;二十四3101519;申二十三45神看以色列人沒有奸惡】

壹、          巴勒雇巴蘭咒詛以色列人

一、巴蘭是外邦的先知,他會用法術咒詛人。摩押王巴勒召他來咒詛以色列人。

二、人犯罪後,本來落在咒詛下。巴蘭可能是把這種咒詛加以宣告,促其早熟或表面化。

貳、巴蘭的咒詛對以色列人失靈

一、巴蘭向來咒詛誰,誰就被咒詛。但用在以色列人身上,卻失靈了。

二、從『這是獨居的民,不列在萬民中。』這句話看來。神的選民,已從撒但系統中被分別出來,脫離了他的管轄權。就像有人死去了,戶口就從政府檔案中被剔除了。所有行法術的,都管不著基督徒的事。因為基督徒已藉著基督的死轉移了屬靈的國籍(西一13「新二八三下」)。不在撒但權下,乃在神的權下(羅八33「新二一八下」)。

叁、神不聽巴蘭咒詛的原因

一、基督徒既是與基督同死了,所有在神面前的舊案都消除了。誰還向一個死了的人去追討法律的責任呢?

二、況且基督徒身上所有的咒詛,都被基督藉十字架的死全部擔當了。公義的神,豈能兩面的討債?先向我們的代表基督取了,現在又來向我們被代替者——信徒——收取?

三、再說,信徒在主觀經歷上,雖還有咒詛的餘毒存在,但主是罪人的醫生,主正藉著祂復活的生命,在信徒心裡進行消除咒詛的工作。主有把握把信徒作到聖潔沒有瑕疵的地步(參看王下二1922「舊四五九上」;西一22「新二八三下」)。

四、因著這些原因,神不能接受巴蘭咒詛的話。

肆、神將巴蘭的咒詛改為祝福

一、神藉巴蘭的口,說到以色列人是神在萬民中揀選出來的,神豈能咒詛或怒駡他?

二、說到以色列人的數目,他如塵土眾多,誰能計算他的四分之一?

三、神曾賜福於他,人無法翻轉。神看他們沒有罪孽與奸惡。

四、他們有野牛之力,起來仿佛母獅,挺身好像公獅。

五、他的帳棚、帳幕,華美、華麗。他們住的肥地,如接連的山谷、如河旁的園子。水要從他的桶裡流出,種子要撒在多水之處。他們生命的光景,如耶和華所栽的沉香樹,如水邊的香柏木。

六、他的王必超過亞甲,他的國必要振興。有星要出於雅各,有杖要興於以色列。他要毀壞四圍的仇敵,得著仇敵的地為業。

七、這些都是說到以色列人在神深切的祝福之下。

伍、神的觀點與其理由

一、民數記暴露了以色列人各面的光景 ,實際還是有許多罪孽與奸惡,按理仍應留在咒詛之下。但神在祂祝福的話內,卻一概不認帳。莫非他有了偏心不成?

二、原來神看事的原則,以透視的眼光來看。如某種玉礦,在未加工琢磨以前,外行人看來,不過是一塊普通石頭,內行人卻視如至寶,絕不任其隨便遺失。

三、以色列人雖還摻雜著舊造的雜質,但有一件事成了他們榮耀的盼望。有預表基督的星要出於雅各,有杖(象徵基督的王權)要興於以色列。祂是神所立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以色列人歡呼聯於祂,祂要使他們完全勝過仇敵,並以神榮美的特性來建造組織他們。

四、神有這個信心、魄力,相信一定可以達到目的。所以神看事不在現在,乃在將來,是以信心和透視的眼光來看的。

陸、信徒要相信接受神所傳的信息

一、神的信息,都是帶著信心的話。不是先有那個事實,乃是先有話。人若信神的話,事實就接著來到。像亞伯拉罕生以撒一樣。以撒還沒有生出來,生以撒的話先賜下來。亞伯拉罕相信接受神的話,那個事實後來就成全在他身上。

二 、信徒也要接受神看人的眼光。一個人不管他現實的光景如何,只要他在信心和經歷上是「在基督裡」,他就是一個正向著新造之路前進的人(林後五「 新二五二上」),被變化的新耶路撒冷城,就成了他最終的命運。——薛道榮《聖經闡要(舊約卷一)》

 

【民二十二3摩押人並不是以色列人的目標。神曾吩咐以色列人不得入侵摩押地(申二9),他們才繞過以東和摩押,取道曠野來到摩押平原(二十21;二十一13)。但是摩押的王巴勒甚是害怕,與米甸人聯手對抗。米甸人多住在西奈和約但河東的沙漠中,他們知道打硬仗無法取勝,派長老去向巴蘭求助,希望籍異教鬼神之力可以轉危為安(47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二47 米甸人】米甸人是住在外約但南部地區的民族。聖經將他們形容為亞伯拉罕和基土拉所生的後裔(創二十五16),在約瑟的記載中他們以商隊貿易為業(創三十七2536)。摩西逃離埃及之後成為米甸人葉忒羅家族的一份子(見:出二15註釋),但以色列人入侵迦南之事,米甸人並沒有參與。在巴蘭的記載中,米甸長老與摩押人聯盟,並且有分聘請巴蘭來咒詛以色列。──《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420 代爾阿拉的巴蘭】一九六七年由夫朗肯(H. J. Franken)率領的荷蘭考古學團,在約旦稱為代爾阿拉的遺址中,發現了一些刻了字的灰泥殘片。這些鑑定來自主前八五○年左右的殘片,顯然是用 * 亞蘭文寫成的。殘片提到比珥的兒子巴蘭,即民數記二十二至二十四章形容為先見的那人。文獻雖然十分片斷,有很多空白和字眼不能確定之處,餘下文字已足肯定巴蘭是個先見,夜間領受神明信息,其信息出乎鄰舍意表。文獻所述的事件是否與聖經相同雖是待決的疑案,但它卻肯定確立了在主前九世紀,一個與某位名叫巴蘭的先知有關之經外傳統的存在。巴蘭可能是惡名昭彰,以致過了幾百年,仍然是個重要的先知名人。若然,較早之以色列征服記載所描述的,便是同一個人。──《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5巴蘭住在幼發拉底河西岸的小鎮毗奪(申二十三4),(位於米所波大米北部)。巴蘭一定是當時名聞遐邇的異教術士,能用觀兆解夢、妖術等等來預卜吉凶休咎。摩押王用重金禮聘他的目的,是要他用咒詛的法力趕走以色列人。──《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二5 毘奪】此地大概是位於幼發拉底河支流薩朱爾河(Sajur River)畔,敘利亞北部之迦基米施十二哩外的毘特魯(Pitru)。鑒於民數記二十三7說巴蘭是從亞蘭請來的,上述的地點看來很吻合。但遙遠的距離(約400哩),卻驅使部分學者在比較接近摩押的地方另覓毘奪的遺址。──《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6 巴蘭的先知地位】約書亞記十三22將巴蘭形容為「術士」,但民數記二十二6卻說他的祝福和咒詛是有效力的。他來自美索不達米亞的上游地區,迦基米施的附近,具有國際性的真先知信譽。在民數記二十二至二十四章的記載中,巴蘭一再提醒巴勒說,他只能宣講神放在他口中的信息(民二十二1838,二十三1226,二十四13)。巴蘭雖然用獻祭儀式來獲取神的回應,他不獨是個占卜者而已。* 占卜有時雖會被美索不達米亞的先知所用,和它有關的,卻主要是檢查祭牲和觀察自然現象(如:雀鳥飛行的途徑等)的 * 祭儀人員。巴蘭每次都似乎是直接與神溝通,然後以 * 神諭形式向巴勒宣告神的話語。這是以賽亞書、耶利米書,和其他的以色列先知書中的典型先知訓諭方式。有五十多個 * 馬里文獻(時間比巴蘭早了幾個世紀,地點在迦基米施下游250哩左右)中,都記載了口傳的神諭;不同的神明透過一般人或僧侶,向馬里王心利林傳達各種各樣的信息。可見在這個時代左右的古代近東,先知活動並不罕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6 咒詛的力量】咒詛能夠將神明的怒氣召來,臨到個人、團體、城市,或地方上。任何有意召來死亡、毀壞、疾病、失敗之人,都可以創作宣講咒詛。咒詛有時亦包括執行儀式,例如按照一個赫人文獻,針對把「受污染」的水給王飲用之人的咒詛,規定要在宣告之時倒水。盟 * 約或條約經常有咒詛偕同,目的是借取作為簽署條約一方之神明的能力,作為對有意背約者的警告。然而咒詛對於其施行者,亦可能有不良的效應。咒詛父母(出二十一17)或神(民二十四1124)的人必須被處死。巴蘭記載中所反映的以色列傳統,是惟獨耶和華能夠施行咒詛,先知即使擅自行事,也不能生效。然而巴勒對巴蘭的形容,是他與神明協調到祝福咒詛都必然有效的地步。實質上,他們相信這個作為神明媒介和代表的先知,有能力向神明作出善意惡意的請求。然而巴蘭卻否認這一點,指出他只能說出神讓他說的話。──《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634~35巴蘭先知何以要咒詛以色列人?】

    答:1 巴蘭Balaam意系貪食者,是米所波大米的毗得人比珥的兒子,乃為一個出名的術士。(申廿三4,民廿四1,書十三22)。他被摩押王巴勒召來,用卦金雇他去咒詛以色列人,成為一個貪愛不義工價的先知。(民廿二37,尼十三2,彼後二15,猶11)。並且他曾主動地教導巴勒Balak(意荒廢者),將絆腳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們吃祭偶像之物,與摩押女子行姦淫的事,向假神獻祭和跪拜,而陷眾民於險惡的罪中,使二萬四千人遭受瘟疫死亡之禍。巴蘭如此一切所作所為,乃是私恁懷胎,圖謀不軌,始終是想取悅于巴勒,為要得著卦金的賞賜和尊榮。巴蘭的貪心結果,乃為造成以色列人犯罪受害之因由,於此可見一斑矣!(民廿五129,卅—16,廿二7 17 37,啟二14,太六24,雅—15)。

     2 巴蘭咒詛以色列人,初次求問神時,神告訴他不可咒詛那民,因那民是蒙福的。(廿二12)。二次求問神時,神允許他去,為要試驗他的心,要他遵行神對他所說的話。(民廿20)。但神在他去的路上發怒阻擋他,因他在神面前所行的偏僻。巴蘭自知這樣去咒詛以色列人,不是神的旨意,是有罪了。惟神發怒之後就任憑他去,但是仍然叮囑他要照著神的話說。(民廿二2022 3235)。神的意思,乃是預備叫他為以色列民說出祝福的話,所以才吩咐他去,這是神的計畫和目的。(申廿三5,書廿四10,尼十三2)。

     3 巴蘭對神的態度,雖然曾經表示敬虔柔順,廉潔自守,不越神命,認罪回轉,凡事禱告求神啟示。他到摩押王那裡,雖已四次作歌,言詞佳美,都說了祝福以色列人的話。(民廿二8 18 19 34 38,廿三—廿四)。但這些卻完全虛有其表,並非出自內心的意願,其處心積慮的陰謀惡計,是要極力設法咒詛以色列人。他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徒用屬靈的知識和智慧的話語,去作自欺欺人之能事。(民廿二40,廿三810 19,廿四1 13 16 17,提前六5,伯五13,林前—19,詩九四11,參西二23)。然而他的計謀不能越出神的旨意,終久歸於失敗,使那咒詛的言語變為祝福的話。(申廿三5,書廿四10,尼十三2)。巴蘭身為先知,實所謂說完好話,做盡壞事,他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其最後的結局,竟然死於刀下,何等慘然。(加六7,羅地56,民卅—8)。──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民二十二7 * 占卜的卦金】事關重大的資訊當然可以賺取費用或報酬(見:撒下四10)。占卜師是宗教的從業員,提供服務可以索取酬金(撒上九8)。但巴蘭要到咒詛以色列人之後才能收費(民二十四11)。故此,這數額可能是報酬而非定金。──《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8巴蘭夜間求問神,神告訴他不可以去,以致進退維谷。但他把神的話照實告訴了巴勒的使臣。從巴蘭稱神為“耶和華我神“(18節),似乎說明他是相信真神的一位先知。可是從以後的記載,可以看出並非如此:1.本書作者在9,12,20諸節提到耶和華時只用“神”字,而未象慣常用“耶和華”,似在指出巴蘭尚未明白,他所見到的以色列的神,並非他所聲稱認識的神;2.巴蘭貪錢的動機是很明顯的,他用神的禁止來提高他向巴勒要索的酬金(7,1518節;參創二十三1115)。他口裡雖說不要金銀,不越過神的命令,事實上是在提高身分,強調他的法力無邊;3.巴蘭後來在背後策動以色列人拜巴力,犯淫亂罪,說明他根本無意侍奉耶和華神(二十五16;三十一816);4.聖經的作者都視巴蘭為貪錢的人(彼後二1516;猶11節;啟二14),不是聖潔的先知。

巴蘭既非聖潔的先知,神何以仍用他說預言?從聖經中受感說話的人來看,受感說話的人來看,受感的不一定是聖潔的。驢可以說話,連假先知都可以準確預言將來(申十三15)。受神罰的掃羅王仍可說預言(撒上十九2324)。猶太人中有人可奉耶穌的名趕鬼卻不信他祂(可九3839;徒十九1316)。神可以用任何人替祂說話,巴蘭能說神要說的話,不一定就表示他聖潔。──《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二10「巴蘭回答說:“是摩押王西撥的兒子巴勒打發人到我這裡來,說 :」

  暗示聯盟中較強的一方是摩押王巴勒。米甸人則是較弱的一方。

 

【民二十二17~2333根據民數記二十二章十七至二十三節記載,巴蘭告訴摩押王巴勒的使者,他永不會說或做那些與耶和華他的神的旨意相違背的事情;然而,為何神差遣使者去殺巴蘭(民二十二33)?(D*)】

 神差派使者去嚴嚴地警告巴蘭,命令他不可說巴勒所要他說的話(就是咒詛以色列人),卻只能對雅各這立約之國祝福。神的使者與這個唯利是圖的先知于山嶺峽道中相遇,是要恐嚇巴蘭,使他留下永不能忘懷的回憶,命令他除了耶和華神在摩押與米甸人面前啟示予他的信息之外,其餘一切信息,他都不可說。雖然巴蘭於較早時候拒絕往見巴勒(民二十二13),但他後來卻懷著錯誤的動機準備走到巴勒那裡。摩押王賄賂巴蘭,於是巴蘭為了屬世的財富與榮耀便遵照那邪惡的摩押王的意思,卻違背神的吩咐;在這件事情上,他是有罪的。

我們可以肯定,神最後勉強地容許巴蘭前往巴勒處,但條件是巴蘭必須在巴勒及摩押人面前忠心地宣告神的信息(參20節)。然而,當巴蘭答應了巴勒的邀請,內心便充滿了職責與私欲的掙扎。於是,神便嚴勵地警告巴蘭,若他不以完全的忠信來承擔神給他的使命,神會立時取去他的性命。因此,山嶺峽道便發生了那充滿戲劇性的一幕,神使驢說話,警告那愚笨的先知,使他知道自己的性命垂危。──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民二十二18 巴蘭與耶和華】巴蘭若果確然是個美索不達米亞的先知,曾經奉多個神祇的名說話,他用上「* 耶和華我神」的稱謂,驟看似乎十分異常。但巴蘭很可能只是認識以色列之神的名聲(見:書二911喇合的話),又或對每個神都是如此稱呼,來誇耀自己先知的威信而已。巴勒邀請巴蘭的理由似乎是根據他祝福咒詛之能,他求告的是哪位神都沒有關係。因此我們沒有必要堅持巴蘭所事奉的,惟獨是耶和華。──《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21一個自以為法力無邊的術士卻看不見神的天使,連驢也不如。耶和華叫驢開口。除了伊甸園的蛇(創三1),全部聖經只有這裡記載動物開口說話。不同的是:蛇的話出乎魔鬼,驢說話是神叫它(28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二2135 神差派後反又敵擋】聖經有好幾個似乎是神改變主意的奇怪案例。主召喚雅各(創三十一∼三十二)和摩西前往某地,卻在途中阻撓他們。在每個例證中,神都是有意要他們成行,只是有未了的問題需要首先解決而已。──《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22「耶和華的使者站在路上抵擋他。」】

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圍安營,作隨時的幫助,但是這裡他卻拔出刀來抵擋他。當我們事奉神,祂的刀是為幫助我們。當我們悖逆祂,走彎曲的路,那刀就抵擋我們了。在表面看,充滿著威脅。但進一步觀察,就知道使者的力量是阻擋我們不致走向毀滅之途。

痛苦的經驗——有時我們身體痛楚,有時我們環境困迫,有時我們心中憂苦,還要注意使者拔出的刀。你想偏行己路得不義之財,結果中途受阻。你若再邁一步,就到了懸崖,突然遭到挫阻。不要埋怨,似乎阻礙重重。在下面有神最溫和的使者托著你,要挽回你不在追求罪惡的目的。他的刀阻撓了你,其實他會保守你,不致使你終生遺憾。

屬靈的體認——有時我們的眼睛看不清楚,對神最恩慈的安排不能體認。我們好似巴蘭一樣,只責怪那頭驢,其實牠已看見天使,才會沖向牆去。這正是詳細省察內心的機會。你要研究神為什麼使你的計畫受阻,不能進展。你應求神開你的眼目,要知道一切失敗的計畫中有神的恩慈。祂從開始已經看見後果。你要俯伏敬拜,稱頌祂,祂最仁慈的使者往往喬裝得很可怕的樣子。

──邁爾《珍貴的片刻》

 

【民二十二22神既然答應巴蘭可以去見巴勒王(20節),何以又發怒,並叫天使阻止他?神容許巴蘭去的條件是“要遵行我對你所說的話”(20節),但神知道此人貪婪,是為錢而去(32節),特遣天使警告他,打開他的眼,能見到神的使者和手中的刀(31節),要他只說神對他說的話(35節)。巴蘭現在應已徹底明白,不可以改變或者不說神要他說的話(38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二2235 耶和華的使者】古代的國家元首很少有直接的接觸。外交和政治上的交流必須倚靠居間者才能達成。擔任居間者的使節是己方的全權代表,有資格代替己方說話。所代表之人親臨時可以得到什麼款待,他也可以得到。這種標準的外交禮節,並不是誤解使節就是君王。使節所受的款待,只是反映對他所代表之人應有的尊重而已。一切禮物都視為代表己方,而不是使節本人送出的。對代表人所說的話,都視作必然會準確覆述,就如直接向所代表者說出一樣。代表人以使節身分說話時,聽者都知道他所表達的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他君主的言語、見解、政策、決定。同樣,耶和華的使者也是祂的使節,祂王室的公使,全權代表信息之源。此處用來形容耶和華使者的希伯來語字眼是 satan(音譯「撒但」,和合本:「敵擋」)。但這位天使並非約伯記一至二章和撒迦利亞書三1有格性的「控訴者」、「仇敵」。本節用這個字只是形容天使在此扮演的敵對角色而已。──《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28「耶和華叫驢開口,對巴蘭說:“我向你行了什麼,你竟打我這三次呢?”」

          我們必須記得,在教會正常的時候,聖靈不會引導一個人忽然作一件他所沒有的事。神要對付巴蘭的時候,神才用驢。── 倪柝聲

 

【民二十二2830 會說話的動物】除本段以外,會說話的動物在聖經中出現,只有創世記三15夏娃和蛇的對話。該處經文將蛇形容為最狡猾的動物,會說話的動物可能只有這一種。巴蘭敘述中的驢子要在神給予能力之後才能說話。這種故事通常歸入寓言一類,在古今文學中都頗受歡迎。寓言一般有智慧文學式的主題,用意是肯定或質疑一些基本的真理。古代近東文學裡面的例證,包括了埃及《兩兄弟的故事》(Tale of Two Brothers)中會說話的牛,和 * 亞述《* 阿希卡爾的教訓》(Teachings of Ahiqar)中豹和羚羊的對話。會說話的動物在這故事中出現,是要向巴蘭表明神能選擇透過任何動物說話,動物本身並無功勞。──《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廿二 33「……我早把你殺了,留你存活」】

{命題25 }既然神允許巴蘭到摩押地,為何耶和華的使者仍要殺他?

〔難題〕民數記廿二章20節,神告訴巴蘭隨他們往摩押地去;但是廿二章22節卻提到「神因他去就發了怒, 耶和華的使者站在路上敵擋他」;而且在廿二章33 節,神的使者說:『驢若沒有偏過去,我早把你殺了, 留他存活』。既然神都允許巴蘭往摩押地去,為何神的使者仍要殺巴蘭?

【解答】

巴蘭的行為所造成的衝突是由於一方面他雖遵守神的命令,一方面他是受到巴勒召喚起貪婪的心所致。雖然,神斷然的曾要巴蘭不要同他們去(廿二 12), 但是巴勒對巴蘭利誘(廿二 17 ) ;巴蘭第二次向耶和華請求去巴勒處。由於巴蘭貪婪的心思,神才差遣使者擋他的路。神並非有意圖要殺巴蘭;可以由驢三次看到使者而回避以免巴蘭遭到殺害看出來。使者敵擋巴蘭的目的是要提醒巴蘭說出神對他說的話。

巴蘭的貪婪很清楚的由一個事實看出來——就是:雖然他因為神只讓祂說祝福以色列民而沒有咒詛他們,但是巴蘭與巴勒商議而使以色列人墮落到娶他們的女人,並使他們崇拜偶像(彼後二 15 ;啟二 14)。 巴蘭雖然沒有直接違抗神,並且說出神要他說的話: 但是他的貪婪助長了敵人,使以色列民得罪了耶和華 (民卅一 16)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民二十二36巴勒到亞嫩河旁,也就是摩押北疆的邊界,親近巴蘭,親口答應重重酬謝他(37節)。巴蘭已從驢子學到教訓,只說神傳給他的話(38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二3641 地理】二人從摩押北界附近的亞珥摩押(Ar-Moab,和合本:「摩押京城」,NIV:「摩押某城」),北上到基列胡瑣和巴力的高處。亞珥摩押(見二十一15)的地點至今未有定論,但學者一般認為它和位於王道所循的亞嫩河南支的沿岸,現代名叫巴盧阿(Balu'a)的地點有關。基列胡瑣和巴力的高處的所在也都不明。部分學者認為後者是在王道上的亞珥北面二十五至三十哩處。又有學者認為它還要北一點,更接近以色列人安營地點之處。──《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二41巴勒帶巴蘭去到好幾個地方,可以遠眺以色列人的營地。這些地名的確切所在不詳,但一定都在摩押北疆。“巴力的高處”可能就是二十一1920所說的巴末,位於底本附近(書十三17)。──《啟導本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