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二十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民二十四12 巴蘭之方法與神聖靈角色的分別】巴蘭是個美索不達米亞的先知,他召喚神的慣常步驟應該包括某種 * 占卜。一旦知道耶和華的意思是要祝福以色列人,巴蘭就放棄了機械式的方法,容許自己直接受神啟示。他轉向以色列人時,就得著了神聖靈的能力,宣講神的祝福;宣講時大概是魂遊象外。他甘願在摩押王面前自我敞開,就證明了信息的真實,並且也是超脫式預言的例證(見:撒上十561011)。──《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四2「神的靈就臨到他身上。」】

這對我們是一項嚴重的警告。巴蘭看得清楚,卻仍自趨滅亡。他聽見神的話語,看見大能的異象,但是他仍貪圖不義的財,教巴勒以淫亂作以色列人的絆腳石,結果他被所祝福的人在戰場上殺死。他願像義者那樣死去,但在背逆中滅亡。我們可能接近救恩的門,最後卻在外面悲慘而亡。

賜力或聯合——神的靈暫時臨到,與永久聯合,這二者是不可混為一談的。與救主聯合是真正重生,卻未必有聖靈的能力來事奉主。但是有人好似掃羅一樣,聖靈賜力使他有幹才,卻沒有真正重生。工作好似有成就,心靈卻是空乏的。

恩賜與恩典——我們也許會說天使的話語,有禱告的恩賜,能知道各樣的奧秘以及知識,卻沒有愛。有人很有恩賜,卻沒有恩典。你想切切求更大的恩賜,但是需要恩典才可建立。

異象與實際——你也許像巴蘭遠遠看見佳美之地,但這樣不夠,必須實際腳踏在那地土上,去承受。對蒙福的人生只有理智的體認是不夠的,必須要有途徑進入,不只是宣告,而以謙卑的信心來得著。

──邁爾《珍貴的片刻》

 

【民二十四3巴蘭第三首詩歌(39節),祝以色列民多子多孫,土地肥沃,得勝仇敵。巴蘭站的地方可以看見以色列的全營(2節)。他沒有用異教的法術去迎見神,而是藉觀看得預兆,好祝福這民。

“神的靈臨到他身上”使他能見到預象,他的眼開了,聽見神的言語(4,1516節)。──《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四3101519;二十二28;二十三7121826;申二十三45神看以色列人沒有奸惡】

壹、          巴勒雇巴蘭咒詛以色列人

一、巴蘭是外邦的先知,他會用法術咒詛人。摩押王巴勒召他來咒詛以色列人。

二、人犯罪後,本來落在咒詛下。巴蘭可能是把這種咒詛加以宣告,促其早熟或表面化。

貳、巴蘭的咒詛對以色列人失靈

一、巴蘭向來咒詛誰,誰就被咒詛。但用在以色列人身上,卻失靈了。

二、從『這是獨居的民,不列在萬民中。』這句話看來。神的選民,已從撒但系統中被分別出來,脫離了他的管轄權。就像有人死去了,戶口就從政府檔案中被剔除了。所有行法術的,都管不著基督徒的事。因為基督徒已藉著基督的死轉移了屬靈的國籍(西一13「新二八三下」)。不在撒但權下,乃在神的權下(羅八33「新二一八下」)。

叁、神不聽巴蘭咒詛的原因

一、基督徒既是與基督同死了,所有在神面前的舊案都消除了。誰還向一個死了的人去追討法律的責任呢?

二、況且基督徒身上所有的咒詛,都被基督藉十字架的死全部擔當了。公義的神,豈能兩面的討債?先向我們的代表基督取了,現在又來向我們被代替者——信徒——收取?

三、再說,信徒在主觀經歷上,雖還有咒詛的餘毒存在,但主是罪人的醫生,主正藉著祂復活的生命,在信徒心裡進行消除咒詛的工作。主有把握把信徒作到聖潔沒有瑕疵的地步(參看王下二1922「舊四五九上」;西一22「新二八三下」)。

四、因著這些原因,神不能接受巴蘭咒詛的話。

肆、神將巴蘭的咒詛改為祝福

一、神藉巴蘭的口,說到以色列人是神在萬民中揀選出來的,神豈能咒詛或怒駡他?

二、說到以色列人的數目,他如塵土眾多,誰能計算他的四分之一?

三、神曾賜福於他,人無法翻轉。神看他們沒有罪孽與奸惡。

四、他們有野牛之力,起來仿佛母獅,挺身好像公獅。

五、他的帳棚、帳幕,華美、華麗。他們住的肥地,如接連的山谷、如河旁的園子。水要從他的桶裡流出,種子要撒在多水之處。他們生命的光景,如耶和華所栽的沉香樹,如水邊的香柏木。

六、他的王必超過亞甲,他的國必要振興。有星要出於雅各,有杖要興於以色列。他要毀壞四圍的仇敵,得著仇敵的地為業。

七、這些都是說到以色列人在神深切的祝福之下。

伍、神的觀點與其理由

一、民數記暴露了以色列人各面的光景 ,實際還是有許多罪孽與奸惡,按理仍應留在咒詛之下。但神在祂祝福的話內,卻一概不認帳。莫非他有了偏心不成?

二、原來神看事的原則,以透視的眼光來看。如某種玉礦,在未加工琢磨以前,外行人看來,不過是一塊普通石頭,內行人卻視如至寶,絕不任其隨便遺失。

三、以色列人雖還摻雜著舊造的雜質,但有一件事成了他們榮耀的盼望。有預表基督的星要出於雅各,有杖(象徵基督的王權)要興於以色列。祂是神所立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以色列人歡呼聯於祂,祂要使他們完全勝過仇敵,並以神榮美的特性來建造組織他們。

四、神有這個信心、魄力,相信一定可以達到目的。所以神看事不在現在,乃在將來,是以信心和透視的眼光來看的。

陸、信徒要相信接受神所傳的信息

一、神的信息,都是帶著信心的話。不是先有那個事實,乃是先有話。人若信神的話,事實就接著來到。像亞伯拉罕生以撒一樣。以撒還沒有生出來,生以撒的話先賜下來。亞伯拉罕相信接受神的話,那個事實後來就成全在他身上。

二 、信徒也要接受神看人的眼光。一個人不管他現實的光景如何,只要他在信心和經歷上是「在基督裡」,他就是一個正向著新造之路前進的人(林後五「 新二五二上」),被變化的新耶路撒冷城,就成了他最終的命運。——薛道榮《聖經闡要(舊約卷一)》

 

【民二十四57 隱喻】巴蘭的 * 神諭之中,包括了以色列豐盛富足的應許。他俯望他們的陣營,將他們比喻為沉香和香柏的樹林。沉香樹的原產地並非迦南,這隱喻可能是指移民至此的以色列,被神「種植」在應許之地。香柏樹通常並不生於水邊,所指的可能是任何一種針葉樹。水源和種子的豐足回應迦南地的肥美,和多子多孫的立 * 約應許。作者提到國王,又描述這國將來要戰勝敵方亞瑪力人。亞瑪力王亞甲後來被掃羅王所殺(撒上十五78)。──《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四6“沉香樹”和“香柏樹”都是樹身高大的樹木。──《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四7“亞甲”可能指亞瑪力。(參撒上十五79)。──《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廿四7「他的王必超過亞甲、他的國必要振興。」】

{命題26}為何這首詩歌會提到亞甲(Agag),他是往後歷史,掃羅時代的人物?

〔難題〕巴蘭的詩歌(oracle)提到以色列王的崇高,高過亞甲(Agag )。然而,亞甲是在主前十一世紀以色列王掃羅同時代亞瑪力人的王,幾乎是四百年後的事。何以這首詩歌中竟然提到亞甲,他是以後掃羅王時代的人物?

【解答】

(1)亞甲這個名稱可能是亞碼力人以它作為皇室的稱號,就如埃及人所稱呼的法老,在往後,掃羅所征服的亞碼力人也用這個稱號。

(2)如果亞甲是確實的名號,則民數記所記載的這個名稱就不應該被認為是時代的錯誤(anachronistic)所致。歷史上一些王的名稱常是沿用先前同樣王的名號,這不是不常有的。即使在以色列國就有兩個王稱為耶羅波安(Jeroboam)。這種國王的同名常見於腓尼基、敘利亞和埃及。在埃及王朝(第 十二王朝)曾有四個法老王名叫亞門諾菲斯(Amenemhet)

(3)因為巴蘭的詩歌是神的靈所啟示而作的。 可能這是對以色列人剛出埃及時將遭到強權的侵擊的先知預言。總之,這首詩歌不是由於時代的錯誤所造成的。

(4)另外有一些類似的所謂「過早的敘述」 (premature mention)的例子。也可以用相同的方法來解釋。譬如:早期對亞瑪力人的歷史預期(創十四 7 ),雖然他們在後來才旺盛興榮起來(民十三29,十 四25 ; 士六3)。同樣的,「希伯來人之地」(創四十 15)是早先神所預期的應許(創十二 1-3,十五4-7), 到後來才實現的,或是由於亞伯拉罕和其後裔歷代在那地居住所造成的事實。希伯倫(創十三18)早先就是如此稱呼,後來曾改稱為基列亞巴(kirJath-Arba), 最後又稱為希伯倫(書十四15)。或者,舊約的作者可能將地名更改以切合現況。如此當代的人才能瞭解所指的地方是為何。譬如:一位作者若出生于密西根州的Baseline,而非當時所稱呼的地名Warren。一旦他被人詢問出生時,他理當回答他是出生於Warren即使當時他出生時並非是這個地名。另外,譬如:「利未人的地」(利廿五32-34 ;民卅五2-8 )可能也是早先預期的。又如:「產業的山上」就是指「神的聖所」 (出十五13-17)也是預期以色列人將來要進入的應許之地。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民二十四7 亞甲】亞甲是掃羅王年間亞瑪力人的勇武君王(撒上十五78)。亞瑪力人雖被掃羅擊敗,卻不斷作為以色列的肉中刺(撒上二十七8,三十1;撒下一1)。亞甲一名在以斯帖記重現,作為仇敵亞甲人哈曼的族名。有人認為亞甲是個稱號(如埃及王皆稱「法老」),但並無證據。──《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四7;撒上十五8依照撒母耳記上十五章八節的記載,亞甲與掃羅王是同時代的人,存活於主前十一世紀。但民數記二十四章七節卻提及亞甲,這是否在年代的記載上有錯誤呢?】

 若視「亞甲」為一個人的名字,是有問題的。「亞甲」可能是亞瑪力王朝的名號,類似埃及的「法老」及羅馬的「凱撒」(雖然在初時「凱撒」乃專指凱撒大帝[Gains Julius Caesar])。掃羅曾在曠野南部地區擊殺米甸人,但在相距甚遠,時間差異亦大的腓尼基刻文(參Coapus Inscriptionum Semititarum I 3196)上,卻可發現這個名字(或名銜)。不過,縱然這是一個米甸王族的名稱,于米甸族在腓尼基的分支出現,也比不上耶羅波安這名字包含有更豐富的意義。耶羅波安於主前一九三一年開創了北國,但主前七九三年至七五三年統治以色列國的王亦稱為耶羅波安。腓尼基王族中亦有重複名字的情況,有兩個王名叫希蘭(Hiram)或亞希蘭(AHiram);敘利亞最少有兩個便哈達;非利士的基拉耳最少有兩個亞比米勒。在埃及的第十二王朝中,就有四個法老名為辛和斯域(Senwosret),亦有四個名為亞曼念紇;到了第十八王朝,稱為杜得西模士的法老有四個,稱為亞曼念紇的亦有四個。雖然沒有關於米甸人文化的記錄流傳下來,但根據上述例證,而假設民數記及撒母耳記上的「亞甲」乃是當時人喜愛的名字,有幾位帝王都沿用這稱銜,這也相去不遠。──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民二十四15巴蘭第四首詩歌預言以色列將戰勝摩押和以東,並預告以色列將有“星”出現,有“杖”興起(17節)。“星”和“杖”在古代近東民族是君王的象徵。三百年後,大衛王朝建立。傳統的解釋認為這個預言後來更實現在彌賽亞(救世主)也就是主基督身上。──《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四17 星和杖的隱喻】星在古代近東雖然經常代表君王,這隱喻在聖經中卻甚少用到(賽十四12;結三十二7)。但它在此與代表王權(詩四十五6:「你國權的杖是正直的杖」)的權杖同現,卻確定了這個詮釋。換言之,巴蘭的 * 神諭在此預言以色列王國的興起,國勢(如權杖之揮動)延伸到外約但地區。埃及杜得模西士三世(主前約15041450年)的碑文,亦證明了權杖可以像狼牙棒一樣,用來打碎敵國的頭。──《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四20巴蘭接上題了三首短詩,預言其他民族的前途,完成了圓滿的“七”的數目。

第一首關於亞瑪力人。亞瑪力人居住在西奈半島,歷代與以色列人為仇(出十七816;民十四4345;士六3,33),為最早攻擊以色列的民族;到大衛王和希西家王時代,終被殲滅(撒上三十章;代上四43)。──《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四20 亞瑪力人】亞瑪力人是個部落聯盟,主要在迦南東南方的乾草原地帶居住(出十七;士六∼七)。撒瑪利亞以西的山地,可能也有一些亞瑪力人的部族。聖經一貫將他們描繪為與以色列競爭土地的對手。「諸國之首」可能是亞瑪力人的自稱,又可能是表示他們是首先與以色列人對敵的民族(出十七815)。──《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四21巴蘭的第二首短詩講基尼人。基尼人住地乾燥且多丘陵,與亞瑪力人接壤,位於死海西南。(撒上十五6;二十七10;三十29),世代與以色列人友好。摩西的內兄何巴即為基尼人(士一16;四11)。巴蘭預言基尼必遭亞述毀滅(22節)。和以色列民友好的民族何以反有此命運,亞述毀了基尼何以卻不及以色列與猶大國?一般有如下的解釋:1.基尼人與米甸同族(參出二16),米甸人與摩押聯手對抗過以色列人(參二十二47),詩中所指當為米甸人;2,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於主前722年攻打以色列國時,也消滅了基尼人(王下十五29;代上五26);3,亞述原文作Asshur,並非米所波大米北部的那個亞述帝國,而是住在西奈半島北部的小部落亞塞爾,後來為腓尼基人所滅(24節)。諸說中以第一說較圓滿。──《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四2122 基尼人】基尼人在這 * 神諭以先雖被視為友邦(出二1622,摩西之岳父),在本段與亞瑪力人同列於被譴責的範圍內。他們是居住在西乃半島北部加低斯一帶的遊牧民族,並可能以流動銅匠(西乃多有銅礦)和牧人身分在加利利地區出沒。巴蘭譏諷他們在山區的住處,說他們至終必亡於亞述。──《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四2224 亞述】這名所指的不太可能是主前第七、八世紀時,雄霸全古代近東的新亞述帝國。因為這樣一來,這 * 神諭的焦點(甚或其寫作日期)就變得太後期了。但另一方面,亞伯拉罕和基土拉所生的亞書利族(創二十五3),卻似乎不會大到能夠擊敗基尼的地步。主前十四世紀時的 * 亞述,在軍事上已經強盛到有分促成 * 胡利人的美坦尼(Mitanni)王國覆亡,但卻沒有他們軍力再往西進的證據。本節所指的,最有可能是創世記二十五18中,與以實瑪利族有關的亞述。──《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四24第三首略長,提及基提。基提為今賽普勒斯島的古稱。詩中所指海島上民族極可能為腓尼基人,他們從沿岸一帶攻掠迦南,打敗亞塞爾(亞述)與領邦希伯,後來自己也覆亡(24節)。打敗腓尼基人的是大衛王。──《啟導本聖經註釋》

 

【民二十四24 基提】這是塞浦路斯島的古稱(創十4),以基提翁(Kition)城為名。在後期文獻(昆蘭〔Qumran〕等)中,基提一名泛指航海諸國(但十一30)或羅馬人。至於本節,則有人提出是指「海上民族」──即主前一二○○年左右入侵近東的混合民族(包括非利士人)。──《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民二十四24 希伯】按照創世記十21和十一14,希伯是希伯來人的祖先。但在這個 * 神諭中,這理解是不合上文下理的,因為這樣一來,以色列就遭受咒詛了。可能的解釋包括了它是描述基提攻打「希伯」,它是指基尼的一族,或以色列的亞設支派。然而關於這名字,至今仍未有令人滿意的解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