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十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民十七5「後來我所揀選的那人,他的杖必發芽。這樣,我必使以色列人向你們所發的怨言止息,不再達到我耳中。”」

         「後來我所揀選的那人,他的杖必發芽。」亞倫的祭司職分,曾被人議論並攻擊,人家懷疑他是否神所揀選的僕人。他們在問:「這個人是不是神所任命的?我們實在不知道!」因此神便出來證明誰是祂的僕人,也證明誰不是祂所揀選的。神怎樣做呢!十二根杖於至聖所內放在祂面前,在那裡留了一夜,到了早上,神的揀選就從那根發芽、開花和結了熟杏的杖顯明出來。

         新芽、新花、和熟杏,這一切都宣揚復活的神跡。這是從死裡出來的生命,標明了是神所印證的職事——只有這一個,是唯一的標明,缺乏了這一個,就是一無所有。神只能使用那些借著與祂聯合,並嘗過祂無窮生命大能的執事。――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民十七5「我所揀選的那人,他的杖必發芽。」】

神所見選的人,必為神指明。指明的方法也有深切的含義。許多人以為那些被神揀選的,只享受神的恩惠,以後進入天國。其實揀選的目的必須是長蕾、開花與結果。亞倫的杖發了芽,生了花苞,開了花,結了熟杏。這包括了春夏秋三季,自生長至成熟而有果實,都在這條杖上。可見在基督裡蒙揀選的,都這樣有成聖的表現。

春天的花蕾——在聖徒身上常有生命的活力。他也許已經年老,卻仍有嫩枝與綠葉,表現更豐盛更佳美的人生。少年人有時也會困乏,需要重新得力。人的外體會衰殘,但內心必須更新。保持青春,如鷹一樣展翅上騰。

初夏的花卉——在果園花朵多麼美麗。畫家都無法明白神調和色彩的秘密。信徒品德的優美也是這樣。別人不禁感歎他們的超眾。

秋日的碩果——基督拯救我們,也造就我們,目的要我們結果子。我們只有與祂相交,才會結果。祂是藉著我們作成的。「我揀選了你麼,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叫你們的果子常存。」

──邁爾《珍貴的片刻》

 

【民十七5813亞倫的杖發芽的事預表著復活,由死而生。只有那些經歷死而進入復活生命的人才能事奉。他們必須認識十字架的死。你不能把屬舊造的事物帶進會幕來事奉神,你也不能用天然的心思、舊造的聰明或才智、口才和力量來事奉。這些都要經歷死地而進入復活的生命。除非你的杖發了芽,你就不能服事神。簡單來說,如果你只知道寶血而不知道十字架你就不能服事神。── 倪柝聲

 

【民十七8「第二天,摩西進法櫃的帳幕去。誰知利未族亞倫的杖已經發了芽,生了花苞,開了花,結了熟杏。」 

          亞倫的枯杖必須被放在神面前經歷死亡,這個杖本身並沒有生命,是一件死的東西;我們需要明白自己就像那個杖,是死的東西──沒有用,完全的無用,沒有甚麼可供應的,沒有任何希望,沒有一絲一毫可以供給世界的需要,在神手中沒有一點價值可讓祂使用的。但當神帶這根枯杖經過死地,它竟開出花來,它只要被放在神面前,讓神把生命灌輸到它堶情C主乃是把寶貝──就是祂那經過死亡而復活的生命,放在瓦器堙C── 倪柝聲

          你必須像一根枯杖放在神面前經過一夜,是一夜而不是十分鐘,我們常常露出得太快。神儲藏我們不用,叫我們等到早晨才顯出來。事奉主的人必須經歷死亡,這個階段可能是好幾個月或更久。一切的事看上去似乎都是黯淡和死寂,然而我們仍在神的手堙A被放在聖所內祂的面前。我們只要定睛在主身上,相信復活的早晨會來到,但我們必須禁住自己的手,讓神在這死亡的黑夜媬辿菃@成祂完美的工。── 倪柝聲

 

※ 在民十六、十七章那一次很厲害的審判堶情A給我們看見一個大的原則。人如果只是爭大爭小,神還讓他過去。像約翰、雅各弟兄兩個,他們也想作大的,但是地並沒有開口吞滅他們(民十六31~32)。為甚麼緣故民數記埵釣獐佷F害的結果?只有一個緣故,因為他們得罪了神的見證。那一個見證就是說,只有復活的人才能事奉神,死的人不能。人只能藉著復活來事奉神。十二個支派首領的十二根杖存在會幕內見證前(『法櫃』在原文是『見證』),只有亞倫的杖發芽,是神所揀選的。這就是說只有復活的才有職事,沒有復活就不能事奉神。許多人的口才、思想、才幹、能力、聰明,都是沒有經過死的,沒有站在復活的地位上,所以不能到神面前去。沒有發芽的杖,就不能在神面前維持神的見證。換句話說,神只開一個門說,這是惟一的門,凡不是從這媔i來的都是死。可拉一黨的人所以受極重的刑罰,是因為他們得罪了神的見證。神必須保守祂自己的見證。換句話說,神不願意祂自己被人誤會。── 倪柝聲

 

※ 在教會中的權柄,不是重在地位,而是重在生命。不是別的人選舉你,你就有了權柄。任何一個人不能在教會中根據甚麼地位而自以為有權柄。你讓神復活的生命在你堶惘釵h少,你的權柄就有多少;你讓神復活的生命在你堶悼╞h多少,你的權柄也就失去了多少。── 倪柝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