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民數記第十九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民十九1~10這堿O全部舊約堻怉S別的一處。聖經堜狾釭瘧m祭,都是用公牛公羊,只有這堨峊壑。還有,這一個牛,和舊約堜狾釭熔蔔ㄓㄓ@樣。因為舊約堙A所有的祭,都是獻上給神的。只有這一個祭,雖然是把牛殺了、燒了,卻不是一個獻給神的祭。在舊約堙A祭都是為著獻上給神作當時的用處,而這一個紅母牛的被殺,是為著應付將來的需要的。所以,這一段聖經很特別。── 倪柝聲

 

【民十九2「“耶和華命定律法中的一條律例乃是這樣說: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隻沒有殘疾、未曾負軛、純紅的母牛牽到你這裡來,」

          『純紅母牛』,在聖經堙A性別是大有意義的。一切為著真理見證的,都是用男性。一切為著經歷生命的,都是用女性。例如,亞伯拉罕代表因信稱義,這是客觀方面的;撒拉代表順服,這是主觀方面的。這堣ㄔ峇膜,用母牛。因為這是代表主在我們身上主觀方面的工作。── 倪柝聲

       這母牛灰是用以潔淨已得救之人的罪。這就是信徒每日受主寶血潔淨的方面。―― 倪柝聲

 

【民十九4「祭司以利亞撒要用指頭蘸這牛的血,向會幕前面彈七次。」

          這一隻紅母牛的血,是帶到會幕前彈七次。換一句話說,血還是獻上給神的,因為血的工作,總是給神的。如果不是給神的,就沒有用處。今天我們能夠贖罪,乃是神贖我們的罪。── 倪柝聲

 

【民十九5~6這一隻紅母牛的皮、肉、血、糞,都要焚燒。紅母牛的全部都要燒,有多少就要燒多少。要緊的點,是在這媬N的時候,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紅色線,也加在火堶情A一同燒光。王上四33說所羅門的智慧,是從香柏木,一直講到牛膝草。意思就是包括整個世界。所以香柏木和牛膝草,是代表整個世界,整個宇宙。賽一18說到朱紅色是代表我們的罪。這媯鳩畯怓搢ㄓ@張十字架的圖。主耶穌將祂自己獻上給神時,祂把我們所有的罪,把全世界所有的罪,都包括在堶情A一起燒掉。大罪、小罪,沒有一件罪不在堶情F過去的、今天的和將來的罪,也都在堶情C── 倪柝聲

 

【民十九9「必有一個潔淨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營外潔淨的地方,為以色列會眾調做除汙穢的水。這本是除罪的。」

          紅母牛的特點,就在牠燒完後的灰,要收存起來,用活水把灰調了,『這本是除罪的』,意思是,這一個灰的用處,是為著除去污穢,除去罪惡。紅母牛的被燒,不是為著應付我所知道的已往的罪,乃是為著預備我將來所要有的一切的污穢。主耶穌的工作,有一不分就像這一個紅母牛的灰一樣。所有贖罪的功效都在堶情C換一句話說,不需要主替我再作第二次的工作,乃是在祂救贖的工作堙A已經有預備,是為著我將來一切的污穢、不潔淨。在祂的救贖堙A都已經完全預備了。── 倪柝聲

          灰在聖經堙A就是最末後的東西。全世界任何的東西,最末後的一個形狀、樣子,就是灰。並且灰是不能改變的,灰是最靠得住的,灰是不朽壞的,灰也不能敗壞。紅母牛燒成功作灰,就是把主的贖罪擺在那堙A到了那一個情形,是永遠不更改,永遠沒有法子把它換一個樣子的。主替我作的贖罪工作,是沒有法子更改的,是最靠得住的。所以,我們的救贖,是永遠有功效的。我今天如果摸著不潔淨的東西,有了污穢,我不是再去求主說,你替我死。不是的,我乃是靠著那永遠不壞的灰,靠著那生命的活水,洒了我的身體。換一句話說,紅母牛的灰,就是表明十字架已往的工作,是為著今天的用處。或者說,十字架的功用,是為著將來一切的需要。這是專門為著對付將來的。主耶穌的救贖,是夠我用一輩子的。── 倪柝聲

 

【民十九17「要為這不潔淨的人拿些燒成的除罪灰。」】

人容易不潔淨而自己卻沒有發覺。以色列人有時接觸屍體,或在墳墓邊跌跤,都會使他不潔,不可到會幕從事聖潔的禮儀。這裡不是說明罪的污染嗎?不可與死在罪惡過犯中的人接觸,不在污穢言語的氣氛,不讀有不潔思想的書報。我們不避免,必會受害的。

聖靈的保守——有時在一日的結束,我們感到無法祈禱與神相交。由於我們不潔,就不能進入至聖所。唯一逃避污穢的,就是受神的靈印記。祂必保守我們,直到得贖的日子(以弗所書四章三十節)。

寶血的潔淨——我們應該常常尋求主寶血的洗除。祂好似無暇的公牛一般被殺,祂燒成的灰放在水中可以洗淨我們。公牛的灰對以色列人有除罪的功效,主的寶血豈不更將我們的良心嗎?主的血能使我們坦然進入至聖所。因此民數記的公牛正印證約翰福音十三章的真理。我們應彼此以灰與水洗腳。耶穌說:「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夫子,尚且洗你們的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

──邁爾《珍貴的片刻》

 

【民十九20「“但那汙穢而不潔淨自己的,要將他從會中剪除,因為他玷污了耶和華的聖所。除汙穢的水沒有灑在他身上,他是不潔淨的。」

       信徒不可犯罪,不幸犯罪,就當認罪,求主寶血洗潔(約壹一7~9)。否則,要「將他從會中剪除」──這不是永遠沉淪,因為在埃及逾越節羔羊血的效力尚在;這不過將他從神之聖民的會中剪除。由恩所得的永生尚在,惟已失與神的交通──聖徒的往來,並神民所得的賞賜。―― 倪柝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