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書亞記第三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書三1約書亞清早起來,和以色列眾人都離開什亭,來到約旦河,就住在那裡,等候過河。

  〔呂振中譯〕約書亞清早起來,他和以色列眾人都從什亭往前行,來到約但河;未過河以前在那埵穜J。

  〔暫編註解〕約書亞清早起來。約書亞無法安睡,因為神重要的工作等著他去做。他顧不上自己的安逸。作為領袖,他必須為手下的官長樹立一個好榜樣。神的工作要求我們把最好的獻上。凡要為神成就大事的人也必須“早起”。

         清早。是指探子回來後的次日早晨(見書2:23,24)。

         離開。在出埃及以後的第四十年十一月一日,以色列人來到什亭,駐紮了兩個多月(申1:3)。他們約書亞率領下的第一次行軍,只有七英里的路程,但由於牲畜和孩子,他們可能走了將近一整天。

         住在那裡。直譯是“過夜”,臨時宿營。可能住了三天,為過約旦河做最後的準備(2,5節)。

 

【書三2 過了三天,官長走遍營中,

  〔呂振中譯〕過了三天、官吏走遍營中,

  〔暫編註解〕三天結束以後,約書亞差遣官長走遍營中再次宣告。根據書4:19,以色列人是在正月(亞比月)初十日過約旦河的。這是出埃及以後的第四十一年。因此這次宣告應該是在正月初九之前(書3:5)。初九是他們離開什亭到約旦河邊的第三天(第2節)。根據東方曆法的計算,他們到達約旦河是正月初七日,即正月初六探子回到什亭(書2:22,233:1節)的第二天。探子是在進入耶利哥(書2:2,16,22,23)後第三天回來的,所以他們可能是正月初四被約書亞派遣的。根據書1:10,11的命令是在探子回來後才發佈的,可能是正月初七的早晨(3:1節)。所以第二章關於探子的記敘先於書1:10,11的命令。因此書1:10,11的命令是在初七或初八發出的。書3:2-5的命令則是在正月初九發佈的。

     2-4  神的約櫃包括哪些東西?神的約櫃是以色列人最神聖的財寶。它是神大能同在的象徵。約櫃是長方形包金的木櫃,它的蓋子上有兩個基路伯(天使),面對面而立。在它裡面有兩塊法版,上面寫有摩西從神領受的十條誡命,一個金碗盛有嗎哪(就是百姓在曠野飄流的時候,神賜給以色列人的食物,也是神行神蹟從天上降下的食物),還有亞倫的杖(他作大祭司權威的象徵)。按照神的規定,只有利未人能抬約櫃。約櫃與會幕是同時造的(參出37:1-9),放在聖所內的至聖所裡面。

 

【書三3 吩咐百姓說:“你們看見耶和華你們 神的約櫃,又見祭司利未人抬著,就要離開所住的地方,跟著約櫃去。

  〔呂振中譯〕吩咐人民說:『你們一看見永恆主你們的神的約櫃、而祭司利未人抬着,就要從你們住的地方往前行,在後面跟着走。

  〔暫編註解〕“祭司利未人”原文指作祭司的利未人。在曠野時,抬約櫃的是利未族哥轄的子孫,但在此特別時刻,要由祭司親自來抬(六6;參王上八36)。約櫃是神的座位,約櫃先行表示神的同在與引導,祂不只與以民同在,且走在他們前面(參民十3336)。

         約櫃正常由哥轄人搬運,但在這特殊的情況下,由擔任祭司的利未人來搬運(另參看六6;王上八36)。

         約櫃在百姓前頭走,表示神在他們前頭引領。

         約櫃。迄今為止一直有雲柱和火柱給以色列人帶路,但現在不再有了。原先在營地當中(民2:17)的約櫃,現在要在前面引路。約櫃是他們宗教的中心和神同在的標誌。雖然沒有了雲柱,神依然與他們同在。約櫃裡安放著神神聖不變的律法,上面是施恩座,提醒他們神的慈愛,忍耐,寬恕和恩典。神實際上是在他們開國之初就對他們說,你們要以我的品格,我的公義和我的慈愛作為指導,讓我公義的標準——十條誡命──告訴你們如何生活,用我的恩典幫助你們順從。只要他們遵守這些原則,他們就是安全的。

         祭司利未人。或“利未族的祭司”。抬約櫃的通常是哥轄的子孫(民4:15)。猶太拉比說,在其他場合約櫃只搬動了三次:當他們圍著耶利哥行軍時,當大衛逃避押沙龍,撒督和亞比亞把約櫃運回耶路撒冷時(撒下15:29),當它運進所羅門的聖殿時。在約旦河,祭司作為我們中保和大祭司基督的代表,必須走在前面帶路。

         跟著約櫃。與平時不一樣(民2:17),這次約櫃要在前面帶路。從前他們離開西奈山時候,約櫃曾在前頭行了三天(民10:33)。現在又一特殊時刻來到了。為要讓他們記住,是神帶領他們進入迦南征戰的,就讓臨格的標誌行在前面。同樣,也應許引導我們。正如以色列人跟隨神公義和慈愛的像徵──約櫃,我們也有特權隨從。在旅程的終點,我們將獲得榮耀和不朽的永生(羅2:7,8),被接到天上的迦南(太25:21,34)。

 

【書三4 只是你們和約櫃相離,要量二千肘,不可與約櫃相近,使你們知道所當走的路,因為這條路你們向來沒有走過。”

  〔呂振中譯〕只是你們和約櫃之間須要有個距離、尺度約二千肘;不要走近約櫃,好使你們知道所應當走的路,因為你們素來沒有從這條路渡過河。』

  〔暫編註解〕向前移動的以色列人與約櫃和祭司間要保持二千肘(約一千公尺)的距離,以表示敬虔與謹慎,不可就近神的聖潔。由約櫃遠遠領路,眾民都可以見到,“知道所當走的路”。

         百姓要分散在距離約櫃約三千英尺(914米)的地方,讓所有人都能看見約櫃,並且由它來引路。

         「二千肘」:約一千公尺,當祭司抬著約櫃走到約但河的水邊時,百姓遠遠在外堤跟著。

         和約櫃相離。除了抬約櫃的祭司以外,不需要其他衛兵。百姓和約櫃的間隔要使更多的人看見約旦河水向兩邊分開。其效果要超過大群人跟著約櫃。同時這也強調了對約櫃和律法的尊敬。如果以色列人不願意遵守十誡,就不能進入迦南。如果我們要進入天上的迦南,也必須靠著神恩典而順從。

         兩千肘。大約0.8公里。

         所當走的路。由於不再有雲柱,約櫃必須讓大家都看清楚。如果百姓擠得太近,就會忽視約櫃的神聖性質。他們剛剛失去雲柱的引導。天意經常引導我們進入陌生的道路和新的環境。我們也必須注視著約櫃,隨從神的帶領。

 

【書三5 約書亞吩咐百姓說:“你們要自潔,因為明天耶和華必在你們中間行奇事。”

  〔呂振中譯〕約書亞對人民說:『你們要潔淨自己為聖,因為明天永恆主必在你們中間行奇妙的作為。』

  〔暫編註解〕百姓如何自潔?哪些人特別需要自潔?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以前,必須先行潔淨之禮,分別為聖歸於神。這是他們在獻祭以前,包括此次觀看神的偉大作為之前要做的事。神的律法說明,人可能因為許多原因變為不潔──例如吃了某類食物(參利11),婦女生孩子(參利12:7),患痲瘋病(參利13-14),觸摸死屍等(參民19:11-22)。神使用各種不潔淨的外在記號,來說明內在的不潔如何從罪惡而生。用自潔表示分別為聖,這種禮儀描繪出人以潔淨的心來朝見神,是何其重要!我們和百姓一樣,先要得祂赦罪,才能朝見他。

         你們要自潔。約書亞在這裡所指的方式,可能就是神在西奈山要求百姓所做的(見出19:10注釋)。他們要沐浴,洗衣,避免一切使他們分心的事,以致不關注即將為他們施行的大奇跡。神當然會加福於他們的準備工作。人必須始終與神配合,作成自己得救的工夫(腓2:12)。如果我們在準備進入天上迦南的時候,希望得到神的祝福和引導,就必須“自潔”,就是把自己的生命奉獻給神,讓祂潔淨我們,使我們成為聖潔。以色列人進入地上的迦南尚且如此,何況我們要進入天上的迦南呢?

         奇事。該詞源於動詞“區分”。神經常施行“奇事”以證明是真神。這些“奇事”是為以色列人做的,其目的是要把以色列人與其他民族區別開來,使他們成為祂特別眷顧的對像。只要他們先遵從“自潔”的命令,神就會為他們施行任何“奇事”。

 

【書三6 約書亞又吩咐祭司說:“你們抬起約櫃,在百姓前頭過去。”於是他們抬起約櫃,在百姓前頭走。

  〔呂振中譯〕約書亞又對祭司們說:『你們要抬着約櫃,在人民前面過去。』他們就抬着約櫃,在人民前面走。

  〔暫編註解〕這一段插敘說明他們順從神的命令,“抬起約櫃”。7-13節的指示是在向約旦河進軍以前發出的。

 

【書三7 耶和華對約書亞說:“從今日起,我必使你在以色列眾人眼前尊大,使他們知道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

  〔呂振中譯〕永恆主對約書亞說:『今天我開始要使你在以色列眾人眼中成為尊大,叫他們知道我怎樣和摩西同在,也必怎樣和你同在。

  〔暫編註解〕過約旦河對於約書亞來說,就像西奈山頒佈律法對於摩西來說一樣,“叫百姓在我與你說話的時候可以聽見,也可以永遠信你了”(出19:9)。他們都是先與神建立關係,才在百姓面前得到高舉的。屬世的榮譽往往與品格無關,但來自神的尊榮則見證神的品格在人心中。

 

【書三8 你要吩咐抬約櫃的祭司說:‘你們到了約旦河的水邊上,就要在約旦河水裡站住。’”

  〔呂振中譯〕你要吩咐抬約櫃的祭司說:你們到了約但河的水邊,就要在約但河那堹着。”」

  〔暫編註解〕這裡沒有提到河水會怎樣變化,整件事的高潮放在後面。

         在一年的這個季節裡,河水要溢過兩岸(第15節)。祭司須進入岸邊的淺水。當河水停止流動的時候,他們要走到河中間,停在那裡,直到以色列人全部過去。河水斷流了。從約櫃所在之處直到死海,整個河床都幹了。這一段有數英里長,足以讓眾多的百姓帶著牛羊迅速通過(見第16節注釋)。

 

【書三9 約書亞對以色列人說:“你們近前來,聽耶和華你們 神的話。”

  〔呂振中譯〕約書亞對以色列人說:『你們挨近前來、聽永恆主你們的神的話。』

  〔暫編註解〕“我最近太忙了,真的沒時間求問神。”這是否本末倒置了──在以色列人過約旦河,進入應許之地以前,約書亞召聚百姓,聆聽神的聖言。他們極度振奮,一心想馬上渡河,但是約書亞卻叫他們停下來靜聽。我們生活在匆忙的世代,人人分秒必爭忙個不停,很容易成為工作的奴僕,忙得不可分身,忽略了神所說最重要的一件事──聆聽祂的話語。在你訂定時間表以前,要用點時間專心尋求神對你工作的期望。你為一天的工作忙碌以前,要先明白神對你所說的,這樣才能幫助你避免犯無謂的錯誤。

         百姓一定處在熱切的期待之中。他們知道將要有不尋常的事發生(第5節)。官長已經吩咐百姓要跟隨約櫃(第3節),但沒有說約櫃要帶他們到哪裡去。約書亞已經命令全營的百姓自潔(第5節)。現在他召呼他們前來接受神給他的進一步的指示。他詳細告訴百姓即將發生的事。百姓聽了以後,就與他更加親密了。這說明約書亞是一個英明能幹的領袖。因為瞭解內情的百姓會更加理性地跟從他們的領袖。

 

【書三10~11約書亞說:看哪,普天下主的約櫃必在你們前頭過去,到約旦河堙A因此你們就知道在你們中間有永生神;並且他必在你們面前趕出迦南人、人、希未人、比利洗人、革迦撒人、亞摩利人、耶布斯人。

  〔呂振中譯〕約書亞說:『看哪,全地之主的約櫃要在你們前面在約但河媢L去:在這一點上你們就知道永活的神在你們中間,他必定把迦南人、赫人、希未人、比利洗人、革迦撒人、亞摩利人、耶布斯人從你們面前趕出。

  〔暫編註解〕約書亞在本節和13節兩次稱神為“普天下主”。以色列人越過迦南的天然邊界約但河前,必須確切知道誰有權主張這片土地。是以色列人的神還是迦南人所拜的神?他們也必須讓迦南人知道誰是真的神(迦南人以巴力為大神,其他諸神,特別是海神,都臣屬巴力)。在河水氾濫之際能渡河安全到達迦南土地,不僅證明耶和華為真神,河水的天塹難抵拒,巴力也不能保護;同時證明祂是全地的主,有建立世界秩序的權柄。約櫃走在以民前面,並且停在河中的乾地上,一直等以民全都過了河,生動地向以色列人和迦南人說明耶和華是迦南,也是全地的主。約書亞要以民徹底明白,他們所信靠的神乃普天下的主;他們是這位真神的子民,唯有倚靠耶和華才可享有此權利。

         10~11 毀滅迦南人的目的是(1)為他們嚴重的邪惡而懲罰他們(參看申七2,5的腳註),(2)防止以色列人受到他們各種邪惡宗教的影響。

         「亞摩利人」:有時候為迦南人之統稱,有時候指住山地的迦南人(參串)。

         10-11  以色列人一定要趕走迦南地的原住民嗎?這是否合理合法?神為甚麼要幫助以色列人,把住在迦南地的原住民趕出去?神曾經因為祂的百姓不順服而加以處罰,接著祂也要處罰其他各族。聖經上曾指出迦南居民罪大惡極,應受嚴厲的處罰(參創15:16),而神要透過以色列人來處罰他們。更重要的是,由於以色列人是聖潔的一族,就不能住在邪惡而拜偶像的民中,否則就等於讓罪惡登堂入室。要想防止百姓受邪教風俗感染,惟一的方法就是把奉行邪教之民從那地趕出去。不過,以色列人沒有照神所說的去做。不久以後,神所揀選的聖潔子民,便開始效法迦南的邪風惡俗了。

         永生神。他們即將目睹的神大能的非凡顯示,將證明他們的神是“永生”的真神。

         亞摩利人。亞摩利人屬巴勒斯坦的早期居民。在約書亞的時代,他們佔據著死海以西的山區,以及以色列人從西宏和噩手中奪取的外約旦地區。他們的親族迦南人主要居住在腓尼基和耶路撒冷以南及以北的山區。根據代上1:13-15,耶布斯人,亞摩利人,革迦撒人和希未人都是迦南的子孫(見本注釋卷一270頁)。以小亞細亞為中心的赫梯帝國控制著南至巴勒斯坦的城邦。西元前1500-2000年之間,在地中海東部地區發生了一場民族的大遷徙。喜克索人的勢力侵入巴勒斯坦,甚至遠達埃及。有人認為正是這場遷徙使大批的赫人,希未人,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比利洗人和其他非閃米特部落向南進入巴勒斯坦。這些民族分散在巴勒斯坦各地,有時很難界定。這六七個民族在《舊約》前幾卷經常提到,往往與驅逐他們的應許聯繫在一起。

 

【書三12 你們現在要從以色列支派中揀選十二個人,每支派一人,

  〔呂振中譯〕現在你們要從以色列族派中取十二個人,每族派一人每族派一人。

  〔暫編註解〕揀選十二個人的原因見串14

 

【書三13        等到A普天下主耶和華約櫃的祭司把腳站在約旦河水堙A約旦河的水,就是從上往下流的水,必然斷絕,立起成壘。」

  〔呂振中譯〕人民離開帳棚往前行、要過約但河的時候,抬約櫃的祭司在人民前面。

  〔暫編註解〕等到。抬著約櫃的祭司要踏入水中,以表明他們對神的信心。神一直呼召的子民不但要面對困難,而且要他們遵照的命令,憑著信心勇敢地前進,相信一定會開路。已經應許要將水分開並克服一切障礙(賽43:2)。

         主耶和華。或“耶和華”。

         從上往下流的水,必然斷絕。剩下的水,將流向死海,使河床露出來。從紅海中開路的神跡,現在要重現了,證明神有能力完成祂所開始的拯救子民的工作(見來12:2)。為什麼神要讓以色列人等到約旦河漲水的時候再過去呢?提前一個月或推遲一個月,河水都不會這麼洶湧。以色列人又在什亭住了兩個月。原因可能有兩個:一,更加彰顯神的能力(見出9:16;林後12:9注釋)。二,耶利哥人想不到他們會在這時過河,所以不會在岸邊設防。恐懼中耶利哥人本來是會加強了約旦河渡口的防禦,以利於抵抗以色列人的。他們清楚地記得四十年前以色列人過紅海的事,以致他們的心都消化了(書2:9,10)。如今這一神跡的再現將大大震撼耶利哥人。對於神來說,約旦河水量的多少是沒有關係的。

     13-14  “神讓我去幹這事,但我沒把握,要不要開始行動……”以色列人渴望能進入應許之地、征服列國,在那裡平安度日,但是他們先要渡過河水漲過兩岸的約旦河。神曾明令,要想過河,祭司必須首先踏足下水。假使祭司害怕,不敢踏出第一步的話,又將會怎樣呢?神對我們的問題,常常不先採取行動解決,直到我們信靠祂,照著我們當做的事前行,神才使一切迎刃而解。在你的生命之中,甚麼是難以渡過的江河,阻撓你的進步?你要順服神,踏下第一步,問題自然可以解決。

         13-17  與水有關的神蹟很多,這是很顯要的一次,上次是……神曾經使紅海的水分開,讓以色列人走乾地出埃及(參出14),這一段經文說明是神使約旦河水截住,叫他們得以進入迦南。這些神蹟告訴以色列人,神必守祂的應許。祂是在百姓中間,祂的信實使百姓可以安然出埃及,亦保守進入美地的全程。神如何在旅途之始與他們同在,也照樣在旅程結束時與他們同行。

 

【書三14 百姓離開帳棚,要過約旦河的時候,抬約櫃的祭司乃在百姓的前頭。

  〔呂振中譯〕人民離開帳棚往前行、要過約但河的時候,抬約櫃的祭司在人民前面。

  〔暫編註解〕抬約櫃。見第3節。

 

【書三15 他們到了約旦河,腳一入水(原來約旦河水在收割的日子漲過兩岸),

  〔呂振中譯〕原來約但河水在收割的日子總是漲滿河岸的。當下抬櫃的人來到約但河;抬櫃的祭司的腳一蘸在水邊,

  〔暫編註解〕乾旱季節,約但河水淺,有些地方可以涉水而過。但現在以色列人過河時,是在“收割的日子”(參五10;利二十三9),正值陽曆四、五月間,雨季結束,北方黑門山冰解雪溶,約但河水氾濫,“漲過兩岸”,有的地方河面闊處逾一公里。

         抬約櫃的祭司腳一入約但河,從上往下流的河水便在上游雅博河口的亞當城那裡停住,象壁一樣立了起來。百姓從河的乾地上走了過去。

         神可以改變自然規律,施行此神蹟;祂可以藉山崩、泥塌等土壤的運動,來暫時阻塞水流(本世紀初,此河就發生過山泥傾瀉入河,河水受阻逾20小時的事。我國歷史上也有岩崩的記載,垮塌岩石堆成亂石壩,將河流截為兩段,壩下河道變成幹河溝)。參《出埃及記》十四2及注。

         “收割的日子”。四月。要讓二百萬人只在一個白天媞C慢通過乾涸的河床(四3),而當時約但河又正在水漲期,那豈不是只有神才能成就的大神蹟嗎?

         收割的日子是春季,這時河水往往因上游融雪而氾濫。

         不是收小麥,而是收大麥。據路1:22和撒下21:9,大麥成熟要早一些。據書4:19,以色列人在正月初十過約旦河,十四日守逾越節(書5:10)。根據約瑟弗斯的記載,他們在正月十五日獻了初熟的莊稼(利23:10,11)──一捆大麥。在炎熱的約旦河穀,春季的收成很早;同時最近的冬雨和山上融化的積雪使河流漲水。據出9:31,33,大麥和亞麻是同時成熟的。喇合在屋頂晾曬亞麻,證實了先前有關大麥收成的記載,說明《聖經》是可靠的第一手記錄。

         15-16  神如何叫河水停住的?其實,這不太要緊,重要的是──以色列人是在春季渡過約旦河,這時河水漲溢兩岸。神揀選河水漲到最高的時候,把它截流,好彰顯祂的大能──叫以色列全族從河床中的乾地走過。有人說,神使用自然界發生的事(例如有山泥傾瀉而堵塞河道),使約旦河從上往下流的水斷絕;還有人說祂行了直接的神蹟。不管怎樣,神行了適合時地的神蹟,讓祂的百姓走乾地過了河。祂以超自然的大能見證,使以色列人對祂有盼望,並且使人數比他們眾多的仇敵知道以色列的大名。

 

【書三16 那從上往下流的水,便在極遠之地、撒拉但旁的亞當城那裡停住,立起成壘;那往亞拉巴的海,就是鹽海,下流的水全然斷絕。於是百姓在耶利哥的對面過去了。

  〔呂振中譯〕那從上邊住下流的水便從極遠之處、在亞當、在撒拉但旁邊的城那堹蒂瞴A立成了一壘,而那向亞拉巴海、就是鹽海、往下流的水便全然截斷;於是人民在耶利哥對面過去了。

  〔暫編註解〕約但河的水在亞當城停住了;亞當城距離以色列人過約但河的地方約有十八英里(29公里)。此外,在亞當城以南、流入約但河的支流也停住了。雖然約但河有可能是由於山泥傾瀉而被堵住,但其它支流卻不可能同時被堵住,也不可能馬上就堵住,其後又馬上暢通(四18),更不可能讓百姓在乾地上走過(三17)。

         河水遠在三十五公里(十五英里)外的亞當城停住成壘,百姓過河時是看不見的,乾河床延伸至三十二至四十八公里(二十至三十英里)遠。

         在亞當城那裡。馬所拉學者改為“從亞當城”。原因不明。七十士譯本沒有提到“亞當城”。原文似乎指水在亞當城那裡立起成壘,遠離過河的地點。亞當城就是現在的泰勒達米亞。附近是達米亞渡口,還留有一座羅馬時代橋樑的遺跡。約旦河穀在這裡十分狹窄,兩岸的岩石幾乎相連,離以色列人過河之處大約有32公里,所以約櫃兩邊有足夠的空間讓民眾過去。關於河水乾涸的奇跡,見本冊注釋41頁。

         撒拉但。位於約旦河穀。有人認為它靠近伯善(王上4:12)。有人認為它靠近疏割(王上7:46)。有人說它是耶羅波安的出生地洗利達(王上11:26)。也有人說它是亞當城(阿達姆)以北18公里的泰勒賽迪耶。

         鹽海。直譯是“亞拉巴海”,即“死海”。亞拉巴是約旦河穀的低地,向南延伸到亞喀巴灣。

         耶利哥的對面。以色列全營從一個地點過河是難乎其難的。他們本可以利用數英里長的約旦河床通過。抬約櫃的祭司顯然是正對著耶利哥過河的。百姓則從約櫃兩邊經過。如果迦南人能料想到這樣過河的話,他們很可能會設法把守約旦河渡口的。他們確信以色列人的營地在河對岸。這種過河的方式完全出於他們的意料。

 

【書三17 抬耶和華約櫃的祭司在約旦河中的乾地上站定,以色列眾人都從乾地上過去,直到國民盡都過了約旦河。

  〔呂振中譯〕抬永恆主約櫃的祭司在約但河中間的乾地上直站着,等以色列眾人都在乾地上過去,直到全國的人盡都過了約但河為止。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靈修版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