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書亞記第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書二1當下,嫩的兒子約書亞從什亭暗暗打發兩個人作探子,吩咐說:“你們去窺探那地和耶利哥。”於是二人去了,來到一個妓女名叫喇合的家裡,就在那裡躺臥。

 

【書二2 有人告訴耶利哥王說:“今夜有以色列人來到這裡窺探此地。”

 

【書二3耶利哥王打發人去見喇合說:“那來到你這裡、進了你家的人要交出來,因為他們來窺探全地。”

 

【書二4 女人將二人隱藏,就回答說:“那人果然到我這裡來,他們是哪裡來的我卻不知道。

 

【書二4-5神是否贊許喇合撒謊?】

     聖經斷言撒謊是罪惡。神在利未記十九11說:「你們不可偷盜,不可欺騙,也不可說謊。」箴言十二22則指出:「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他所喜愛悅。」在新約,保羅勸勉以弗所的信徒:「所以你們要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因為我們是互相為肢體。」上述經文(還有其他許多例子)清楚顯出,人不講真話的時候,神永不會喜悅。

    另一方面,撒謊也和其他罪一樣,可以被加略山上基督的血徹底的洗淨;只要撒謊者承認自己犯了罪,發自內心地悔改,那就成了。若信徒為自己的罪後悔,求基督代贖,就可以完全被神赦罪。除上述情況外,神還以下列幾個原則來處理罪人:(1)神必定譴責罪,以致神無罪的兒子在十架上為罪人死時,神將所有罪都加在他愛子身上;(2)神之所以容許罪人享有他的救贖之工,並非因為他們所犯的「罪」,卻是因著他的信。亞伯拉罕也曾犯罪,那時他到了埃及,隱瞞著妻子撒拉的身份。雖然亞伯拉罕是被迫這樣做,為避免法老因撒拉而殺害他;但他說謊,當然是罪(參創十二12-19)。撒母耳記上二十一2記載大衛逃避掃羅的追殺,卻對祭司亞比米勒說,是掃羅派他往挪伯公幹。

    在喇合的例子裡,我們要考慮當時正影響著她的特殊因素;雖然不能用這些因素作藉口而赦免她說謊的罪,但也不可忽略它們。喇合當時的情況頗特殊,這次撒謊意味著她的信仰向前跨進了一步,而她這樣做更可能招致殺身之禍。其實,她將真相告訴耶利哥的政府人員是最安全的處理方法;喇合可以告訴他們,那兩個希伯來的探子正在她家中,躲藏在屋頂的一捆捆麻秕底下。然而,喇合曾莊嚴地向那兩個探子保證,不會向耶利哥王的官員舉報他們。在軍事學的觀點看來,耶利哥是堅固不可摧的,但喇合仍抱著極堅強的信念,認為以色列的軍旅必可攻陷耶利哥。「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現在我既是恩待你們,求你們指著耶和華向我起誓……」(書二11-12)。喇合有著惡劣的背境,在異教環境下長大;若與古時族長及摩西所率領的群眾比較(他們自小已認識真神),喇合能如此真誠地相信獨一真神,著實使人有點詫異。喇合背棄同胞及她于其中成長的文化傳統,來踏出她信仰的一步,投身於以色列這與神立約之國裡。當喇合對那些前來拘捕希伯來探子的官員說謊時,正是為神的緣故而冒殺身之禍的危險。喇合早已知道,只要兩個探子打噴嚏或稍微轉身,都會為她(亦為他倆)帶來厄運。因此,在我們探討她說謊這個問題時,必須考慮上述特別情有可原的因素。

    喇合信靠神,承認他是主。當以色列人攻陷耶利哥並將這城夷為平地後,使喇合可以加入以色列人當中,成為其中一員(書六17-25)。後來,她嫁給猶大支派的撒門,生下波阿斯,更成了大衛王的遠祖(太一5-6)。雖然喇合以往生活在罪惡裡,但因為對神的信靠,她被算為公義;不單只是神,連神的子民也認為喇合是公義的:喇合更獲得作為主耶穌基督的遠祖這榮耀的地位。希伯來書十一31是對喇合的勇敢與信心的頌詞:「妓女喇合因著信,曾和和平平的接待探子,就不與那些不順從的人一同滅亡」。在雅各書二25中,使徒認為喇合的信心是真實而活潑的,因她藉著行為來表達自己的信:「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們從別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樣因行為稱義麼。」──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書二5 天黑、要關城門的時候,他們出去了,往哪裡去我卻不知道。你們快快地去追趕,就必追上。”

 

【書二6(先是女人領二人上了房頂,將他們藏在那裡所擺的麻秸中。)

 

【書二6 房屋的結構四室房屋是典型的以色列房屋,主要出現在主前一二○○年以後。這種由粗石或窯磚建造的房屋,大小約有三十呎見方。它有一個露天院子,四面是房間(有時有兩層樓),平頂。至於早期的迦南房屋的資料則較為缺乏,只知它也有露天院子,四圍亦有房間。外牆用較大的石頭迭成(有時厚度只有一層,有時則厚達數呎),隙縫用較小的石塊填補。牆壁外面通常墁以泥漿,裡面則抹以灰泥。門用木造,門樞的插座用石造於地下,往往沒有窗戶。房間和院子之間通常用一排木柱或石柱分開,並可能掛了簾子充作隔板。屋頂用橫放在牆壁頂部的橫樑,加上樹枝、禾稈,墁以黏土造成。泥地上面有時會抹上灰泥,廚房地區則蓋以石板。——華爾頓《約書亞記背景注釋》

 

【書二7 那些人就往約旦河的渡口追趕他們去了。追趕他們的人一出去,城門就關了。

         這裡是一個重複語,城門關了。喇合聲稱,在關門之前,探子就離開了。皇家差使去追探子,他們一離開,城門就關了。這個細節再一次襯托出探子的險境,和他們何等倚賴喇合的保護。他們不可能離開那座城。任何時候,喇合都可以通知別人,把他們抓起來。同時,他們現在更必須逃離耶利哥,因為如果差使盤算,自己可能被騙了,他們還留在耶利哥,那麼,差使隨時都可能再回來。但探子完全無法想出逃離之路,因為城門關了。這也為喇合預備另一條逃亡路線鋪路,顯明在探子得以脫身的事上,她所扮演的角色何等重要。──《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7 約但河的渡口若是沒有橋樑,可以涉水渡河的淺灘便成為了戰略性的據點。加利利海南端和雅穆克河之間的一段約但河不容易涉渡。雅穆克河往南到賈盧德幹河(Wadi Jalud;即哈律溪)的部分則有好幾個涉渡地點,耶斯列谷口伯善地區和對岸基列之間渡口尤多。在這區域的南面群山逼近裂谷,直到與雅博河會合之處為止;亞當渡口在南面不遠之處。約但河兩岸的地勢從這裡開始變得崎嶇,要等到往南差不多二十哩之後,才到達耶利哥的幾個渡口。——華爾頓《約書亞記背景注釋》

 

【書二8 二人還沒有躺臥,女人就上房頂到他們那裡,

 

【書二9對他們說:“我知道耶和華已經把這地賜給你們,並且因你們的緣故我們都驚慌了。這地的一切居民在你們面前心都消化了,

 

【書二10 因為我們聽見你們出埃及的時候,耶和華怎樣在你們前面使紅海的水幹了,並且你們怎樣待約旦河東的兩個亞摩利王西宏和噩,將他們盡行毀滅。

 

【書二101110節說明了這個相同的片語。我們聽見中的「我們」,或許可說包括所有迦南地的居民,但耶利哥所有的居民無疑都包括在內,他們已經得知耶和華為祂子民所行的許多事。這些資料可以說明喇合是從哪裡認識神的,也成為她會在第9節作出信仰告白的原因。這裡所講的兩件事,正是以色列在曠野飄流的 頭與結尾所發生的事。描述耶和華如何使紅海的水幹了之字,在聖經中是頭一次出現。它在五23再度出現,意味過約但河與過紅海有關聯。

  動詞「忠於滅絕令」(希伯來:hrm)出現在這裡,指以色列人如何將西宏和噩盡行毀滅──《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11 我們一聽見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為你們的緣故,並無一人有膽氣。耶和華你們的 神,本是上天下地的 神。

 

【書二11 喇合的宣言喇合向以色列的神耶和華表示敬畏,承認祂是諸天全地的神。在古代近東的宗教思想中,這是將耶和華歸入宇宙性神明一類,以祂為具有大能的國家守護神。迦南人所聽聞的報告顯示祂能夠影響天氣、河海、疾病,和動物世界。她的話雖然反映了耶和華的權柄和能力如何令他們畏懼,卻遠非一神信仰的表示。她沒有宣稱放棄舊神,或表達摒棄的意願,也沒有向耶和華表示效忠,只是向祂求助。她對於律法的要求似乎一無所知,也沒有證據證明她體會到此時在以色列中孕育的,是個革命性的宗教系統。簡言之,她的話顯示她並沒有擺脫多神觀點的桎梏,她只是有認識權能的慧眼而已。當時人相信作為神聖戰士的神明會帶來神聖恐懼,在強大常勝的軍隊之前開入戰場。埃及杜得模斯三世的碑文將這恐懼歸功於亞孟─銳神,赫人、亞述、巴比倫的文獻都各自有能使仇敵滿心恐懼的神聖戰士。——華爾頓《約書亞記背景注釋》

 

【書二12 現在我既是恩待你們,求你們指著耶和華向我起誓,也要恩待我父家,並給我一個實在的證據,

 

【書二1213現在既然一語,帶出一道命令,正如一2。撒母耳記二十四21也有這一插入語,接下來是一道命令,要對方「起誓」。那裡記載,掃羅向大衛承認,他明白大衛作王是神的旨意,接著,他要求大衛起誓,不剪除掃羅的後裔。同樣,喇合也向探子承認,她明白了神對以色列人的計畫。現在她要求他們起誓,不滅絕她和她的家人。當然,就喇合的情形而言,由於她救了探子的性命,她的要求就更有分量。掃羅的情形卻恰好相反,當時是他要追殺大衛,但大衛反而放了他。

喇合說,她恩待了探子,這個詞彙由動詞「作」和一個含義很豐富的名詞構成,這名詞曾被譯為「履約的忠誠」或「委身」(希伯來:h]esed[)。──《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13 要救活我的父母、弟兄、姐妹和一切屬他們的,拯救我們的性命不死。”

 

【書二14 二人對她說:“你若不洩漏我們這件事,我們情願替你們死。耶和華將這地賜給我們的時候,我們必以慈愛誠實待你。”

         「忘恩負義」是一種十分醜惡的罪行。神的兒女在對人方面,不但應該以恩待人,並且在受人恩惠的事上,應該念念不忘,尋找機會報答。

         這個時代,人只曉得趨炎附勢,對有錢有勢的人奉迎唯恐不及,對那些有恩的人好容易忘記,有時甚且恩將仇報,基督徒應該以此為鑒戒。── 吳恩溥《沒藥汁》

 

【書二14當喇合說完話之後,需要有回應,所以他們便開口。不過,即使在這時候,他們的話也只是回答而已。他們接受了喇合的請求,所用的言詞和她剛說的相仿。他們最關心的是保密問題,究竟是什麼秘密?耶利哥的首領已經知道他們是誰,以及他們前來的原因。一旦他們離開了城,喇合再多講一些細節,也沒有什麼價值。如果她開口,只會對自己不利,因為這無異于暗示她向差使說謊,又幫助過探子。──《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15 於是女人用繩子將二人從窗戶裡縋下去,因她的房子是在城牆邊上,她也住在城牆上。

 

【書二15 城牆上建屋築在城牆邊上的房屋在這時代十分普遍。這樣做能添加城牆的厚度和支撐,有利於城市;又能提供牢固的牆壁來支撐房屋,有利於居民。考古學家在耶利哥挖掘到房屋建於內外牆之間墁了灰泥的護堤上面,屋背倚著外郭的內側(見六1注釋)。——華爾頓《約書亞記背景注釋》

 

【書二16 她對他們說:“你們且往山上去,恐怕追趕的人碰見你們。要在那裡隱藏三天,等追趕的人回來,然後才可以走你們的路。”

 

【書二17 二人對她說:“你要這樣行。不然,你叫我們所起的誓就與我們無干了。

       這時候,探子便向喇合起誓,記在1720節。既然喇合已經提出條款,探子只要再加上詳細的條件便可以了。14節已經將這件事作了摘要,1516節說明了喇合幫助的方法。這時候,探子才可能列出條件,因為他們已經得到了喇合一切的幫助。這句話是條件,可以從探子在希伯來文聖經中所說的頭兩個字看出:「與我們無干」。──《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18 我們來到這地的時候,你們要把這條朱紅線繩系在縋我們下去的窗戶上。並要使你的父母、弟兄和你父的全家都聚集在你家中。

 

【書二18「這條朱紅線繩。」】

這是指基督的寶血。朱紅是各各他的色彩。我們藉著這事,可以看見仇敵,也可轉離死亡的河。基督的寶血解決這些問題,使靈魂得益。瞻望將來,總要記得主的寶血為我們流出,我們就要存心感謝。

全家蒙恩——喇合是外邦罪人的預表,因信可以享受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也與主一同坐在天上。朱紅線繩是使探子看見而施拯救的記號。他們就不致滅亡了。基督的寶血也這樣,不但使我們得著拯救,也為所有信靠的人,甚至因我們的信心 得恩澤的人們。我們要像喇合那樣,使家中父母兄弟姊妹以及朋友們,都蒙受寶血的保護。

信心果效——當然那條線繩只是表記,並無拯救的力量。但是這表記卻象徵神的信實,使探子的允諾有效。另一方面也表明喇合的信心。在城牆邊這一家的真正安全,是系在一個婦人的精神。她信靠神,知道這位天地的神能使紅海的水退去。這樣的信心使她從羞恥的生活出來,日後成為基督的祖先。基督的寶血也使那些在以色列國度之外的人,都可進到神面前。

──邁爾《珍貴的片刻》

 

【書二18~19紅繩子是救恩;紅繩子的救恩,乃是救了喇合全家的人,而不止是救她一個人。二章的應許是這樣,六章的實行也是這樣。神的救恩,乃是為著全家,不是為著一個人。並且不止作家長的人能抓住這一個原則,求神拯救你全家的人,就是另外的人,也能抓住他的父家來要求。喇合不是家長,喇合還有父親。因為喇合抓住神,所以她的父家能夠因著她得祝福,能夠因著她得救。

 

【書二1820若要探子保證喇合的安全,她必須作到三件事。180綁在窗上朱紅色的線,可能是已經有的,也許原本就是用來宣傳她「家」的目的。181若是如此,那麼,喇合在21節綁繩子的舉動,便不至於招惹回轉的差使和其他在城牆附近往來之人的注意。182第二個條件為:她要把所想保護的人,和他們的財產,全都集中到她家。探子繼續補充說,如果她的家人在屋外而被殺,就與他們無干。最後,她必須不走漏消息,以至影響探子的安全。這是重複\cs1614節的話。不過,這段中所指的秘密,包括他們將藏在山區中幾天。──《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19 凡出了你家門往街上去的,他的罪(“罪”原文作“血”)必歸到自己的頭上,與我們無干了。凡在你家裡的,若有人下手害他,流他血的罪就歸到我們的頭上。

 

【書二20 你若洩漏我們這件事,你叫我們所起的誓就與我們無干了。”

 

【書二21 女人說:“照你們的話行吧!”於是打發他們去了,又把朱紅線繩系在窗戶上。

         喇合同意了這些條件。她不需要再留這兩人,於是便把他們送走。敘事者不在乎他們雙方達成協議時,探子究竟在哪裡──或是仍在喇合的家中,或是在城牆外的地面上,或是在縋下城牆的半空中。按理論說,這些狀況都有可能,因為敘事者並沒有說明探子的所在地。不過,根據保密性來看,最合理的想法應當是:探子仍然在喇合的家中。若是如此,第15節和21b節所描述的動作,並不是分開的兩段,或是前後發生的,乃是同時進行的一件事。第15節講出即將發生的事,所提供的細節是為了說明18節的縋我們下去的窗戶。第21節記載真正發生的事。喇合把朱紅線系在窗戶上,便作到了第一個條件。──《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22 二人到山上,在那裡住了三天,等著追趕的人回去了。追趕的人一路找他們,卻找不著。

 

【書二23 二人就下山回來,過了河,到嫩的兒子約書亞那裡,向他述說所遭遇的一切事。

 

【書二24 又對約書亞說:“耶和華果然將那全地交在我們手中,那地的一切居民在我們面前心都消化了。”

  

【第二章要點:窺耶利哥】既有神無上的保證(一15),約書亞很容易會掉以輕心,或在軍事策略上不謹慎從事。但第二章告訴我們:真正的信心絕不等於可以放棄責任,魯莽從事。約書亞遣派兩名探子去偵窺耶利哥城,他這樣做是極有理由的,往後看就會知道,原來昔日耶利哥位居要塞,在軍事上而言,是一個重鎮。真正的信心永遠不輕看著手的方法,因為信心與臆斷相差何止千萬哩,妄自以神的應許作為逃避責任的藉口者,骨子裡就是試探神,耶穌基督受試探時,就清楚地表明瞭這個道理。當撒但引誘耶穌從殿頂跳下去時,它的理由就是神曾應許要「用手托著你」,但耶穌回答說:「經上又記著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第二章告訴我們的資訊就是:信心的謹慎。」──巴斯德《約書亞記研究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