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書亞記第五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書五1約旦河西亞摩利人的諸王和靠海迦南人的諸王,聽見耶和華在以色列人前面使約旦河的水幹了,等到我們過去,他們的心因以色列人的緣故就消化了,不再有膽氣。

 

【書五2 那時,耶和華吩咐約書亞說:“你製造火石刀,第二次給以色列人行割禮。

 

【書五3 約書亞就製造了火石刀,在除皮山那裡給以色列人行割禮。

 

【書3火石刀,最佳的解釋是一種黑曜石。這應該不是一種向後投述的律法,即,用一種古代的工具,來視某儀式源于古時。227米拉德已經證明,古代近東許多地方都用黑曜石刀,其用途廣泛。228這種刀的刀面平滑、銳利,無論是在儀式中,或在日常生活中,都為人所愛用,即使在金屬刀發明之後,仍然通用。這並不意謂約書亞所行的不是儀式,只是表明,火石刀並不能否定此事。基比亞哈拉勒的意思是「包皮之丘」,它的正確地點還無法判斷。至於吉甲,則可能只是一個暫時的營區。──《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五4 約書亞行割禮的緣故,是因為從埃及出來的眾民,就是一切能打仗的男丁,出了埃及以後,都死在曠野的路上。

 

【書4主要的動詞是「死」字。每個從埃及出來的以色列人,都死在曠野了。因此,所有以色列人都需要再度行割禮。原來參與出埃及事件的人,沒有一個還活著。這裡特別關注的是能打仗的人,即,到了年齡,可以參戰的人。約書亞在吉甲為這些人舉行割禮。原來的那批早一代的人,都已經死在曠野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五5 因為出來的眾民都受過割禮,惟獨出埃及以後,在曠野的路上所生的眾民,都沒有受過割禮。

 

【書5那些人曾經受過割禮。同樣,這裡的重點也是出來的眾民。那一代的人全都死了,不過,重要的是,他們全都受過割禮。以色列在立國之初,軍中便沒有未受割禮的戰士。在過紅海、站在西乃山與神立約的群體中,沒有一個是未受割禮的,所以,新的一代也應當如此──所有的人都要受割禮。──《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五6 以色列人在曠野走了四十年,等到國民,就是出埃及的兵丁,都消滅了,因為他們沒有聽從耶和華的話。耶和華曾向他們起誓,必不容他們看見耶和華向他們列祖起誓應許賜給我們的地,就是流奶與蜜之地。

 

【書6那一代的人都死了;過約但河的時候不剩一人,所以,這一代所有的人都要在吉甲受割禮。230第一批人在曠野走了四十年。這句話讓人憶起神對那一代的審判,是因為他們的不信(民十四3334)。接下來的一句話,因為他們沒有聽從耶和華的話,可以肯定這一點。雖然民數記講述了好些他們不順服的例子,但是其中只有第十四章同時提到不順服與四十年的飄流。第6b節繼續說明這一點。──《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五7 他們的子孫,就是耶和華所興起來接續他們的,都沒有受過割禮;因為在路上沒有給他們行割禮,約書亞這才給他們行了。

 

【書78約書亞作這件事,是因為現今的一代沒有受過割禮。這兩節的模式是 A ~ B ~ A' ~ B',其中 A 是指出埃及的一代,而 B 是指現今的這一代。這個結構將這兩代互相比較,其差異再由動詞「完成」(希伯來:tmm)的雙關語來加強,這個字在四11011節都有這個作用。在第6節中,四十年耗費在曠野,等到所有的人……都消滅了(即「完了」)。另一方面,第8節,當全國都受完了割禮,亦即「完成了」割禮的程式,他們便在營中休息。因此,前一代是在不順服中而「死完了」,但吉甲的一代卻「完成了」順服的行動。──《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五8 國民都受完了割禮,就住在營中自己的地方,等到痊癒了。

 

【書五9 耶和華對約書亞說:“我今日將埃及的羞辱從你們身上滾去了。”因此,那地方名叫吉甲,直到今日(“吉甲”就是“滾”的意思)。

 

【書9神接受了這個行動,視之為結束埃及的羞辱的方法。雖然其他的國家認為,是以色列人勝過埃及才帶來他們的光榮(書二10),但這裡卻是指4\cs166節,就是指從埃及出來死在曠野的那一代。埃及的羞辱乃是前一代(出生於埃及的那代)的不順服,以致他們飄流多年,並倒斃在曠野。233那一代的人未能承受這地。而目前的一代也可能遭到同樣的審判,但由於他們順服聖約,受了割禮,審判便離開了這個國家。因此,以色列人現在可以承受迦南地了。神將為以色列人爭戰,不再與她為敵(與民十四4045相反)。──《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五10 以色列人在吉甲安營。正月十四日晚上,在耶利哥的平原守逾越節。

 

【書五11 逾越節的次日,他們就吃了那地的出產;正當那日,吃無酵餅和烘的穀。

 

【書1112在摩西五經中,最注重的乃是烤羊羔,但是約書亞記內卻沒有提到它。為什麼呢?過去學者曾認為,逾越節最初有兩種盛筵,一種是遊牧民族式的,以羊羔為祭,另一種是農業社會式的,主要是吃無酵餅236根據這種說法,約書亞記第五章的記載,應當源出於已經定居在那裡的人。然而,反對遊牧式與定居式之分的說法,指出他們的假設是不成立的。當以色列人出現在迦南地時,住在山地的各族可能既是遊牧式(在有限的範圍內),也是定居的村戶,他們的生活型態會隨著政治與環境的改變而變化。──《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五1112嗎哪說出基督在他的道成肉身中,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成為我們在曠野裡所需的供應。在進入迦南地的祝福後,地的產物闡明基督的復活。這兩樣餵養我們的生命。他們吃了烘的穀後,早上嗎哪就止住了。因為這地已經可以種植,能收割莊稼。神是何等奇妙的時間控制者和供應者!——馬唐納《約書亞記》

 

【書五12 他們吃了那地的出產,第二日嗎哪就止住了,以色列人也不再有嗎哪了。那一年,他們卻吃迦南地的出產。

 

【書五13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

 

【書五13「不料有一個人……對面站立。」】

耶利哥城在黑夜的陰影中屹立著,這樣堅固的營壘必須攻取,神的使者就及時出現。人無法自恃,肉體無可誇耀,在神面前更沒有什麼驕傲可言。割禮不僅分別為聖,也承認肉體的無能。現在他們面對目前的危險,神必須成為他們隨時的幫助。

在行動前——神沒有早幾個禮拜向他們說明需要,也沒有過約旦河之前,先向他們保證,更不是在他們行割禮前對他們提說。他們已經先照神的吩咐逐一遵行了,明白他們必須行動。看拿裡站著一位使者,不是神自己,而是萬軍之耶和華的元帥,等著向軍隊傳話。

與神同工——那位元帥並非取代約書亞的地位,他率領的是另一支軍隊。他的萬軍是天上來的,為攻取迦南地。以色列若忠於神,那些軍隊就是他們的盟友。信徒啊,不要只想自己,也不可自足,或勉強來應付。各各他的人子在寶座上,也在你旁邊。祂有天上的權柄,能補給你力量。總要敬虔、順服,有充足的信心與禱告。與神同行,工作並不艱難。在祂的威勢之下,耶利哥城一定倒塌。爭戰不在人力,但要與世界分別,完全奉獻給神。合乎主用的器皿必須清潔。事奉成功的秘訣不在聰明(Cleverness)而在聖潔(Cleanness)。

──邁爾《珍貴的片刻》

 

【書五13約書亞所見從手裡找出刀來的人是誰?】

答:約書亞在靠近耶利哥城的時候,他舉目觀看,見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這個拔刀的人,巴蘭所看見的是天使(民廿二23);大衛所看見的也是指天使(代上廿一162730);在先知耶利米書中記載,說到耶和華的刀(耶十二12)。從這幾處記載看來,約書亞所看見的,就是耶和華神自己的顯現。當約書亞到他那裡,問那人是要幫助我們或我們的仇敵的時候,他即回答說:「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14)--耶和華被稱為萬軍之神(耶五14,十五16,詩八十719),也稱為萬軍之耶和華(賽六3),他是自天而降,要作以色列人的元帥(15),也就是六2的耶和華,亦是主耶穌基督(來二10 )。因為他讓約書亞俯伏拜他,稱他為我主;他命約書亞脫鞋,分別為聖(15,參出三5);並且將城交在約書亞的手中(六2)。此乃是他為元帥、為基督的明證。――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書五14「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

         「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受託率領以色列民去對付迦南地那強大的七族,他面臨這個重任,無疑會感到責職的繁難。但當以色列民靠近耶利哥城的時候,約書亞就看見一個異象,有一個人對面站立,手裡有拔出來的刀。他不禁發問:「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那回答卻是一句堅決肯定的話:「不是的」。祂不幫這邊,也不幫那邊,祂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

         讚美神,這是祂的旨意,祂要站在祂軍隊元帥的地位上。我們希望每一件事都環集左右,為我們的利益而效勞。但神的定規卻不是如此。祂不是站在爭戰之中,在這裡或那裡幫一點忙,對於我們來說,問題的關鍵不在乎得著幫助,乃在乎接受祂的領導。如果你以為神在爭戰中只處於一個附屬的地位,那你就不認識神了。神的地位是要領導我們。只有這樣,我們纔能明白祂為我們拔刀是什麼意義。――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書五14 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什麼話吩咐僕人?”

 

【書五15 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對約書亞說:“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的地方是聖的。”約書亞就照著行了。

 

【第五章要點:佔領吉甲】本章是論到信心的修剪。看起來可能會覺得奇怪,他們進入美地的第一個經驗竟然是痛苦的——割禮,但也只是轉眼之間罷了。神的選民要在敵人面前拔劍出鞘之前,神先用刀征服了他們,以色列人終於越過了分界線,與神的計畫合而為一了,因此那被遺忘四十年的割禮就變得絕對需要。割禮恢復了,那要成為神與以色列人立約的記號,他們世世代代的身上都要帶著這個分別的記號。──巴斯德《約書亞記研究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