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書亞記第六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書六1耶利哥的城門因以色列人就關得嚴緊,無人出入。

 

【書六2耶和華曉諭約書亞說:“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

 

【書六3 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

 

【書六4 七個祭司要拿七個羊角走在約櫃前。到第七日,你們要繞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

 

【書六5 他們吹的角聲拖長,你們聽見角聲,眾百姓要大聲呼喊,城牆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

 

【書六6 嫩的兒子約書亞召了祭司來,吩咐他們說:“你們抬起約櫃來,要有七個祭司拿七個羊角走在耶和華的約櫃前。”

 

【書六7 又對百姓說:“你們前去繞城,帶兵器的要走在耶和華的約櫃前。”

各人不是指所有的以色列人,而是指3,4中所挑選的人。圍城饒行的命令是對指定的隊伍發出的。

 

【書六8約書亞對百姓說完了話,七個祭司拿七個羊角走在耶和華面前吹角,耶和華的約櫃在他們後面跟隨。

 

【書六9 帶兵器的走在吹角的祭司前面,後隊隨著約櫃行。祭司一面走一面吹。

 

【書六10 約書亞吩咐百姓說:“你們不可呼喊,不可出聲,連一句話也不可出你們的口;等到我吩咐你們呼喊的日子,那時才可以呼喊。”

 

【書六11「這樣,他使耶和華的約櫃繞城,把城繞了一次;眾人回到營堙A就在營埵穜J。」

         「這樣,他使耶和華的約櫃繞城。」這處經文單獨題到約櫃,似乎作者不理會以色列全群的子民,曾如何憑信心圍繞著耶利哥城而步行。因為一切重大的關鍵都在乎約櫃。這個堅固的堡壘——耶利哥城,絕不是單單因著以色列民的繞行而被毀滅的。如所周知,我們可以圍繞我們自己的耶利哥城一千次,可是果效全無。以色列民的力量,乃因著約櫃是在他們中間這一榮耀的事實。約櫃在他們中間一向總是帶著神信實的證據。他們面對仇敵不是憑著他們當時一下的努力,而是因著神為他們已做成的事實。今天與我們同在的約櫃,就是祂復活的兒子耶穌基督。我們要以祂為中心,要出去宣揚祂的復活,神就會使那些城牆塌陷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書六12 約書亞清早起來,祭司又抬起耶和華的約櫃。

 

【書六13 七個祭司拿七個羊角,在耶和華的約櫃前,時常行走吹角,帶兵器的在他們前面走,後隊隨著耶和華的約櫃行。祭司一面走一面吹。

 

【書六14「第二日,眾人把城繞了一次,就回營堨h;六日都是這樣行。」

         日常生活是刻板的、機械的。禮拜一如何,禮拜二也如何,一禮拜六天,都是一樣,怎不叫人厭倦。平凡的工作既無變化,又少新的刺激;也不見迅速的果效,遂使人覺得乏味無聊,以致漸漸忘了自己生活的目標。其實,人生平凡的日子佔多數,不平凡的日子也是由於善處平凡而來。即使有時所作,雖不了解,但忍耐做去,等到第七日,耶利哥的城垣,就必倒塌;那時就明白他自己所作的,不是沒有意義。─ 桑安柱《這時候》

 

【書六15 第七日清早,黎明的時候,他們起來,照樣繞城七次;惟獨這日把城繞了七次。

 

【書六15~17  耶利哥城之陷落有何確據?】

答:耶利哥城Jericho(意芬芳),為約旦河流域之要城,近死海,亦稱為棕樹城。(申卅四1 3,士一16)。此城之塌陷,是神施展大能奇妙的計畫和方法。祂曉諭約書亞吩咐一切兵丁,要一日圍繞這城一次。如此經過六日,並由七個祭司吹角行在約櫃前。到了第七日,他們繞城七次,號角齊鳴,百姓一聲呼喊,城牆塌陷了。這使以色列人攻佔頑強之敵人,增加了必勝的信念。且「當時約書亞叫眾人起誓說,有興起重修這耶利哥城的人,當在耶和華面前受咒詛,他立根基的時候,必喪長子,安門的時候,必喪幼子」。(書六26)。這種令人驚奇的預言,約於主前550年後亞哈王時代已經應驗了。(王上十六34)。耶利哥城靠近約旦河大約六哩,離死海北約十八哩,是距耶路撒冷東北六十哩的一座城。全面積約七英畝,城坦極其堅固。原是迦南一座王城,土地肥沃,人民豐富。據不列顛考古學院院長,暨巴勒斯坦政府古物部部長約翰加斯唐博士John Carstang19291936年間,挖掘此城舊址,其中被檢視的陶器最少有十萬多個,現有若干器皿貯藏於格按斯哥(Glasgow為蘇格蘭商業中心地)大學的博物館內。另外從墳墓中發現古埃及人之聖甲蟲Scarab形狀的寶石,約有八十顆,上面刻有當時在位法老之表號。以上證明城之被毀年代約在主前1400年的晚銅器時代,而與約書亞時期遂相符合。同時掘出其他甚多燒焦之遺物,如大小麥,扁豆,洋蔥,海棗,和麵粉等之炭焦,繩索,茅草,大頭的殘餘廢物。由此看來,城牆塌陷之後,複被約書亞用火焚毀的事蹟,足以證明聖經記載真實,確鑒無疑矣。──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書六16 到了第七次,祭司吹角的時候,約書亞吩咐百姓說:“呼喊吧,因為耶和華已經把城交給你們了!

 

【書六17 這城和其中所有的都要在耶和華面前毀滅;只有妓女喇合與她家中所有的可以存活,因為她隱藏了我們所打發的使者。

 

【書六18 至於你們,務要謹慎,不可取那當滅的物,恐怕你們取了那當滅的物,就連累以色列的全營,使全營受咒詛。

 

【書六19 惟有金子、銀子和銅鐵的器皿都要歸耶和華為聖,必入耶和華的庫中。”

 

【書六20 於是百姓呼喊,祭司也吹角。百姓聽見角聲,便大聲呼喊,城牆就塌陷,百姓便上去進城,各人往前直上,將城奪取。

 

【書六20「各人往前直上。」】

神要以色列人只專心等候、順從、信靠。神軍隊的元帥親自率領天軍去攻打取勝。耶和華對約書亞說:「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我們必須確信我們的路也要經過耶利哥,神要我們去攻取。神既是這樣計畫,無論怎樣困難的城牆,擋住我們,使我們難以前往應許地,都會倒塌。

等候需要時間——以色列等了整個禮拜,我們也許還需要等得久些。忍耐的功夫才使事情完全,這是最好的功課,慢慢學會就一無缺少了。

順服也需時日——人們不明白圍繞城牆的意義,但是他們不必多問,只一味地順服。先有祭司抬著約櫃,跟著的是軍兵。行軍的速度必須跟隨信望愛那徐緩與敬虔的腳步。

信心更需功夫——當他們發出信心的呐喊,其中沒有猶豫。神的話語,由約書亞傳出,除去一切的疑惑。在信心的確據中,他們大聲呼喊。他們因著信,耶利哥的城牆就倒塌了。任何迷信與罪惡的牆垣,都抵不住信心的呼喊,當神告訴他們時間到了,呼喊吧!

──邁爾《珍貴的片刻》

 

【書六21 又將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驢,都用刀殺盡。

 

【書六21 <syncBible ref=6:21>耶利哥城的平民百姓也在被殺之列,是不是太冤枉了?】

神為甚麼規定以色列人要殺滅耶利哥全城的人,毀滅所有的物呢?祂要嚴厲地刑罰迦南人的邪惡。這種審判,或者說是禁令,通常規定要將攻佔之地所有的對象毀滅(參申十二2~3十三12~18)。因為他們的邪風惡俗,對偶像的加倍膜拜,迦南人成為悖逆神的頑固分子。神吩咐百姓“當過敬畏祂的生活”,但迦南人的惡習成為威脅,所以必須將它除去。不然的話,它就會像傳染的病毒一樣,影響所有的以色列人(士師記就講到這種悲慘的事件)。在耶利哥城有少數人與財物得以保留,不過這是特殊情況。喇合因為信靠神,又幫助過探子,因此她和她的家人皆得拯救。城中的金銀銅鐵等器皿被保留,不是要使百姓多得財富,而是用來美化會幕和其中的事奉。

  神所有規定的目的,都是要保持百姓的信仰和宗教不被污染,不容這些戰利品使以色列人聯想起迦南人的習俗。

神也要我們聖潔。我們從祂得到新生命,祂就要我們潔淨自己的行為。我們不可因個人的貪欲而對屬靈的事工分心。凡是會引誘我們過悖逆神生活的事物,都當棄絕(以色列人處理戰利品的詳細情形,請參看民卅一25~30的注釋)。──《靈修版聖經注釋》

 

【書六21 刀口「刀」原文作「刀口」。聖經描述「刀口」和「刀鋒」的用語,反映這時代的刀劍不是直而兩刃的。刀身接近刀柄的部分是直的,但鋒利之處卻是在前面鐮刀形部分的外邊。這種彎刀是用來砍,不是用來刺的武器。——華爾頓《約書亞記背景注釋》

 

【書六21約書亞將耶利哥城的居民殺盡,他這樣做合理嗎?】

 約書亞記六21記載:「又將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驢,都用刀殺盡。」二十三及二十三節繼續記載妓女喇合的遭遇,她曾冒性命危險來拯救那兩個前來查勘耶利哥城形勢的探子;正如兩個探子對喇合所作的承諾——她和她的家人都得保性命。然而,耶利哥城內可燃的物品都付諸一炬,其他金器、銀器、鐵器和銅器,都收入會幕的府庫中。

表面看來,將全城的人畜盡毀,似乎無此必要,亦過份殘酷;因為嬰兒也被殺盡,他們實在太年幼了,不會是罪大惡極的,雖然較大的孩子及成年人可能全都陷入滔天大罪中。究竟我們將這些屠殺看為殘酷成性的遊牧民族於曠野流浪中所作出的好戰表現,抑或應視為神所下令的懲罰性行動呢?

回答人道主義者的反對意見時,我們必須首先瞭解聖經的記載,經文顯出約書亞在這件事情上只是依神的命令而行。換言之,記載此次屠殺事件的經文,本身亦是關於神命令約書亞進行此事的記述。因此,我們必須理解到,不應將矛頭指向約書亞或以色列人;我們的批評意見乃落在神身上,約書亞和以色列人只是遵他的旨意行。(否則的話,我們必須展示出特別的權能,就是我們有權依照自已的意見來修改聖經的記載,指出神可能會或不會這樣做。)假如我們是批評神的作為,那麼,便不應停留于耶利哥事件。根據創世記十九2425的記載,所多瑪、蛾摩拉及其同盟被神完全滅絕;若與上述事件相比,耶利哥的屠殺真是小巫見大巫了。此外,在挪亞洪水事件中,全人類都喪命,就只有挪亞一家人存活;與此相比,火山爆發又何足道!

若回溯創世記十五章16,可見如下記載:「到了第四代(即移居到埃及四百年後,因為亞伯拉罕生以撒時是一百歲),他們(以色列人)必回到此地(迦南),因為亞摩利人的罪孽還沒有滿盈。」經文中最後一句的含意是:待迦南居民的罪孽加添到一定數量,神便會將他們從亞伯拉罕及其後裔的應許之地除掉。

在滅絕耶利哥的居民時,必定喪掉一些無辜的生命,這是值得婉惜的;但我們必須謹記,只有徹底的手術才可將毒性腫瘤病者的生命挽回。大洪水之前的人類被滅絕,乃因為他們極其墮落,正如病入膏肓的腫瘤病者一樣;假如他們的其中一部分被容許保存生命,而仍然背叛神,就必會對挪亞一家人有影響。所多瑪城居民遭滅絕,道理也是一樣,在亞伯拉罕及羅得時代,他們的表現極其可惡,深陷於同性戀及姦淫的罪孽中。至於較後期間,基比亞境內的便雅憫人更邪惡,必須被殺盡(士十九22-30,二十43-48)。耶利哥及艾城的情況也一樣(書八18-26);瑪基大(書十28)、拉吉(32節)、伊磯侖(35節)、底壁(39節),還有南地及洗法拉(40節)其他城市的居民也遭同一命運。在北部戰役中,夏瑣、瑪頓、押煞及伸侖的居民也被殺盡(書十一11-14)。

    在上述所有情況中,都是在以色列人定居下來以前,將該地腐敗墮落而拜偶像的居民除掉,使以色列人平安地生活,並得以設立敬拜獨一真神而受律法管轄的聯邦,從而為真神作見證。當我們為那些城市被毀而喪掉的人命感到遺憾時,必須醒覺到若他們得保性命而居於以色列人中間,就一定會對以色列整個民族做成更大的危害。迦南文化極其墮落,已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且嚴重地威脅亞伯拉罕後裔的屬靈生命。以色列人未將應許地的異教偶像徹底消除,沒實施盡行毀滅的政策,導致士師時代十二支派的道德及宗教走向墮落之途(參士二1-3,十-十五,十九-二十三)。直至數百年後大衛統治期間,以色列人才能完全佔領神應許給予亞伯拉罕及其子孫的地土(參創十五18-21)。以色列人之所以成功地佔領應許地的全境,只因為他們在大衛王的領導下,有著空前的宗教熱誠及保持信仰純正。大衛王是「合神心意的人」(參撒上十三14;徒十三22)。

    現在,我們這些真正相信基督救贖的信徒,卻與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不同;我們得若從神而來的能力,抗拒來自墮落的世界的誘惑。我們是基督的精兵,要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羅六19),並且有聖靈住在我們裡面,使我們有能力(林前六19)。因此,我們能夠在邪惡而墮落的非基督教文化中生活(包括古時的羅馬帝國,還有現代歐洲及美洲的世俗化的生活方式),而仍然劾忠於神。我們的主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之後得著復活的勝利,這便是我們信徒的榜樣了。當我們承擔著那偉大的使命時,無論在那裡,基督都常與我們同在。

新約時代的信徒,並非靠著肉體為神打仗,卻是持著屬靈的兵器:「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林後十45)這些兵器比約書亞所擁有的更加有能力,能夠為神俘擄人的心。若要憑藉刀劍來保護我們的信仰及地土(以色列人被迫這樣做,為要保持劾忠於神),那麼,我們便沒有機會作基督的大使了。與此相反,我們負有使命作為拯救人類的漁夫,在未得救未悔改的人那裡撒網。我們必須謹記,我們所處的情況較以色列人當時為優勝,對於勝過世界的前境亦光明燦爛;為此,我們要感謝神。然而,約書亞時代的以色列人還未知道基督釘十字架這回事,他們的生活在截然不同的情況中。因此,我們必不可定他們的罪,而應謹記他們只是順服信靠神,實行神對迦南人所發的命令罷了。──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書六22 約書亞吩咐窺探地的兩個人說:“你們進那妓女的家,照著你們向她所起的誓,將那女人和她所有的都從那裡帶出來。”

 

【書六2223惟一的例外是喇合和她的全家。255理由乃是她恩待探子,把他們藏起來,救了他們的命。這是喇合當初與探子的協議,而約書亞和以色列人承認了他們的責任。這是否意指,滅絕令並非絕對呢?不然,這乃是意味,凡不再當迦南人,而「效忠」以色列之神的人,已經算是「歸於」神了,所以,他們可以免受滅絕令的毀滅。──《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六22~24  妓女喇合何以能得救?】

答:喇合Rahab意系寬大。她雖是耶利哥城內一個妓女,但不一定如我們所想像壞到如同妓女那樣淫穢不堪的光景,因此她本來是生活在沒有道德觀念的民族中。據說迦南地的女祭司,實際上都是公娼,庸妓。喇合在當時的地位,可能還是一個較有體面的人物,非同我們今日所想,輕看她是一個無恥的女人,照聖經所記,她聽到以色列人各種神跡,乃確認耶和華是真神,而冒著生命之危險歸向以色列人。她因憑著信心和應許,曾經和平接待約書亞所打發的兩個探子,隱藏他們,要求與她起誓立約,以至耶利哥城被攻取時,她的全家蒙了拯救。(書二124,六17 25,來十一31)。後來喇合嫁與以色列人撒們,因此就成為波阿斯、大衛與基督先祖之譜系了。(太一5,得四21)。──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書六23 當探子的兩個少年人就進去,將喇合與她的父母、弟兄和她所有的,並她一切的親眷,都帶出來,安置在以色列的營外。

 

【書六24 眾人就用火將城和其中所有的焚燒了。惟有金子、銀子和銅鐵的器皿,都放在耶和華殿的庫中。

         所有東西都要滅絕,這道命令重複了數次。第1924節重複列出要納入聖所的財物。這個表十分正式,彷佛是驗收單,看哪些東西是屬於聖所的,而不是他們從耶利哥實際所得之物的清單。因此,經文中並沒有說明,征服之後他們得到了哪些東西;只是指出,倘若得到某些東西,便要歸給聖所。這樣看來,21節要殺的人是否也屬這種性質?經文是否其實並未告訴讀者耶利哥有哪些人,只是提到那裡的王、軍人和喇合的家?──《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六25約書亞卻把妓女喇合與她父家,並她所有的,都救活了;因為她隱藏了約書亞所打發窺探耶利哥的使者,她就住在以色列中,直到今日。

         在喇合的故事中,動詞「隱藏」(希伯來:h]b~)只出現了一次,就是喇合告訴探子,他們離開耶利哥之後,應當躲進山中(二16)。然而,這裡卻用這個字描述她保護探子,誤導王的使者一事。經文強調喇合拒絕她過去與迦南人的關係,轉而效忠以色列人。由此可見,以色列人是會善待他人的。258

  對基督徒而言,喇合的故事彷佛牧羊人在尋找一隻失落的羊(太十八1214;路十五47)。耶穌非常關心世界所唾棄的人(太十五2128;約八111)。基督教呼召人作門徒,乃是要改變人的價值觀。世界所輕視的,乃是神所寶貴的(林前一1831;雅二5)。──《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六26 當時約書亞叫眾人起誓說:“有興起重修這耶利哥城的人,當在耶和華面前受咒詛:他立根基的時候,必喪長子;安門的時候,必喪幼子。”

 

【書六26 重建和喪子之間的關係請參看:列王紀上十六34。以往的理論以當代的慣例,是房屋奉獻之時殺死家中一個孩童為祭,來解釋兒童骸骨埋在房屋門檻的現象。這詮釋已經被大部分學者所摒棄,部分專家相信這咒詛可能與血吸蟲病(schistosomiasis,或裂體吸蟲病〔bilharzia〕)有關。這種疾病是由一種耶利哥附近十分普遍之蝸牛傳播的血蛭所引起,受感染的是泌尿系統,能使成人不育、兒童夭折。——華爾頓《約書亞記背景注釋》

 

【書六27 耶和華與約書亞同在,約書亞的聲名傳揚遍地。

 

【第六章要點:耶利哥傾圯】本章把信心的工作、爭戰、等候,與及勝利的原則,清楚地描繪出來。它第一個原則是要清楚地知道神的旨意及話語。第二個原則是完全順服神的旨意及話語;第三個原則是確定那話語,承認每一件作成的事都是好的,並且把榮耀歸給神——就如以色列人在耶利哥城倒塌前,便為著勝利而歡呼。因此,信心的原則常是越過人一切頭腦的推論的。

    我們在以色列人圍陷耶利哥城這件事上,要特別注意四方面:第一方面,表面的愚蠢;第二方面,內裡的智慧;協力廠商面,更深的意義;第四方面,完全的勝利。我們說它表面看是愚蠢,因為從人的眼睛看,實在沒有比空繞著城牆兜圈子和吹號角更無用和白費心機的了;但它內裡卻是智慧的,因為人沒有比按著神指示的去作更有智慧的,儘管外表看是愚不可及;至於內裡的智慧,人還有什麼比跟神同工,破陷撒但的營壘更有意義呢?至於完全的勝利,那是說以色列人不損一兵半將,只憑一聲長號,就攻陷耶利哥,那還不是完全的勝利嗎?這就是第六章所要強調了——信心的勝利。──巴斯德《約書亞記研究之三》

 

【書六章】耶利哥的陷落,不是靠著能力,乃是靠著:(1)神的話;(2)他們所站的地位。勝過邪靈的攻擊,就是:(1)不顧一切的光景和感覺,而相信神應許的話,以致仇敵於失敗;(2)站在基督所給你的地位,就是在天上的地位,而監守撒但和牠的邪靈在牠們較低的地位上。

 

【書六章】如果過了約但河,不去圍繞耶利哥城,你就是入了信心的門,還沒有走信心的路。光過約但河,而不繞耶利哥城的,就永不能叫耶利哥城倒塌。入了信心的門,而不走信心的道路的,也永不能有屬靈的進步。每一個基督人屬靈的經歷,都是經過信心的腳蹤的。

 

【約書亞記第六章以色列人攻潰耶利哥的記載,是否已被現代在特勒耳蘇頓(TellesSultan)的考古發掘所推翻了(一般學者都認為特勒耳蘇頓即古時耶利哥城所在)?】

     剛剛相反,特勒耳蘇頓第五城的公墓,已可確定是主前一四OO年的建築物,這與從出埃及記經文而推算得的一四四六年完全吻合。經過多年在特勒耳蘇頓作全面性的考古發掘,靳約翰(JohnGarstang)在公墓的墓穴中發現很多蜣琅刻(scarabs,埃及人用作護身符,其上刻有聖甲蟲);所有蜣琅刻的年代都比亞門諾斐斯三世(AInenhote III)統治埃及的期間為早(主前1412-1376年)。現代聖經學者都認為耶利哥第四城于主前十三世紀中葉被毀,果真如此,我們就無法解釋,為何在此層的耶利哥廢墟中,找不著有後於亞諾斐斯一世的蜣琅刻。亞門諾斐斯三世至蘭塞二世之間,有很多法老,若照上述現代聖經學者的理論謂耶利哥城遲至十三世紀中葉才被毀,我們便不能解釋為何在此層的耶利哥廢墟找不著關於這些法老的蜣琅刻。

    還有進一步的證據:在這個公墓所發現的十五萬件碎瓦片中,沒有邁錫尼商品風格的瓦片。邁錫尼商品自主前第十四世紀才開始輸入巴勒斯坦,由此看來,除非這個公墓於十四世紀左右已荒廢破壞了,再無人埋葬於此,否則就難以解釋,為何在耶利哥第五城的古墓中找不著邁錫尼風格商品的碎片。

    甘仁(Kathleen Kenyon)後來發掘特勒耳蘇頓,使她對靳約翰(John Garstang)所題出的意見起了疑問(靳氏認為耶利哥城牆與第四城是同時被毀的),因為從前那被沙土埋藏著的城牆中找到一些瓦片,其年代是十四世紀之前的數百年。無論如何,甘仁女士的推論是否合理,卻頗成疑問!假如西班牙的亞維拉牆(Avila)及法國的迦基遜尼牆(Carcasonne)現在因地震而倒塌了,我們也可觀察到下列現象——在破壞的城牆中找著一些數百年前的物件。原因是什麼呢?只因為這兩堵牆都是數百年前建成的。若依照甘仁女士的預設,必得出一個結論——這兩堵牆於數百年前倒塌,因為沒有內證顯示它們於二十世紀建成。然而,甘仁、雲遜(Vincent)或其他考古學者,他們發掘特勒耳蘇頓時都抱著一個預設——以色列人於主前一二五O年佔領迦南。他們都不能搖動靳約翰(John Garstang)及其考古隊以客觀態度得到的發掘結果,就是在耶利哥第四城公墓掘出的瓦片及蜣琅刻。

讀者若有興趣詳細瞭解聖經所記載關於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日子(即主前一四四六年)已準確地反映當時的事實,可參看作者的另一本著作:A Survey of Old Testament Introduction。(中譯本:《舊約概論》,香港種籽,頁二六七至二七七)。此外,亦可研讀一位年青而能幹的英國學者白約翰的作品(John BimsonRedating the Exodus and the ConauestSheffieldUniversity of Sheffield1978])。白約翰的作品陳述,一些卓越的考古學資料解釋者似乎很有系統地處理了耶利哥古城的考古學證據,但這些學者所用的,卻是循環論證的方法。他記載了地層學及古物學上的客觀證據,從而得到一個肯定的結論,將以色列人出埃及入迦南的日子指向主前十五世紀。白約翰的討論極具說服力,因為他本身不如福音派的學者持守聖經無誤的觀念,他只是根據考古學的資料而照事實記錄。(亦參看列王紀上六1關於出埃及日期的文章。)──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