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書亞記第二十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書二十二1當時,約書亞召了流便人、迦得人和瑪拿西半支派的人來,

 

【書二十二2 對他們說:“耶和華僕人摩西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遵守了;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也都聽從了。

 

【書二十二3 你們這許多日子,總沒有撇離你們的弟兄,直到今日,並守了耶和華你們 神所吩咐你們當守的。

 

【書二十二4 如今耶和華你們 神照著他所應許的,使你們弟兄得享平安,現在可以轉回你們的帳棚,到耶和華的僕人摩西在約旦河東所賜你們為業之地。

 

【書二十二5 只要切切地謹慎遵行耶和華僕人摩西所吩咐你們的誡命律法,愛耶和華你們的 神,行他一切的道,守他的誡命,專靠他,盡心盡性侍奉他。”

 

【書二十二6 於是約書亞為他們祝福,打發他們去,他們就回自己的帳棚去了。

 

【書二十二7 瑪拿西那半支派,摩西早已在巴珊分給他們地業。這半支派,約書亞在約旦河西,在他們弟兄中,分給他們地業。約書亞打發他們回帳棚的時候為他們祝福,

 

【書二十二8 對他們說:“你們帶許多財物,許多牲畜和金、銀、銅、鐵,並許多衣服,回你們的帳棚去,要將你們從仇敵奪來的物,與你們眾弟兄同分。”

 

【書二十二8 戰利品的性質成功征服的結果,是從被擊敗的城邑和居民手上獲取大量的各種戰利品。按照古代的經濟系統和對物件的評價,本段算是頗為典型。分享掠物的命令表示各支派在目標上團結一致,並有助於將來彼此的合作(見:撒上三十1625)。——華爾頓《約書亞記背景注釋》

 

【書二十二9 於是流便人、迦得人、瑪拿西半支派的人,從迦南地的示羅起行,離開以色列人,回往他們得為業的基列地,就是照耶和華藉摩西所吩咐的得了為業之地。

 

【書二十二10 流便人、迦得人和瑪拿西半支派的人,到了靠近約旦河的一帶迦南地,就在約旦河那裡,築了一座壇,那壇看著高大。

 

【書二十二1034證壇風波的重大意義首先以色列人在約書亞的帶領與教導之下,非常注意信仰的堅定與忠貞,決不馬虎或妥協。他們表明了最堅決的立場:為了保守信仰,不惜一戰!這一種表現,對後代任何投機與游離分子,都是當頭棒喝!

  其次,他們從過去的失敗堶情A學到了屬靈的功課。「拜巴力.毗珥」(民二十五19)的慘痛經驗,尚歷歷在目;亞幹的鑒戒亦記憶猶新。

   最後, 兩個半支派的人之所以築壇,也是為了後代的靈性需要著想。由此可見,當時全國人民上下同心地敬畏耶和華。──《新舊約輔讀》

 

【書二十二11 以色列人聽說流便人、迦得人、瑪拿西半支派的人靠近約旦河邊,在迦南地屬以色列人的那邊築了一座壇。

 

【書二十二12 全會眾一聽見,就聚集在示羅,要上去攻打他們。

 

【二十二1220 向約但河東的支派宣戰攻打以前,以色列人打發一個代表與他們會面,若他們認為他們的境地不潔淨,便給他們約但河西的土地(19節)。在處理築壇事件中,非尼哈和其它人重提,以色列如何因毗珥的罪孽(17節;比較民二五章)以及亞干犯了罪而受苦害(20節;比較第七章)。他們視這壇危害他們的福祉,所以反應十分大。作為百姓,他們學習到罪汙損整個營,以及神要國民為個人的行為負責任。——馬唐納《約書亞記》

 

【書二十二13 以色列人打發祭司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往基列地去見流便人、迦得人、瑪拿西半支派的人。

 

【書二十二1315因為此事有關敬拜的正確與否,以色列人便揀選一位祭司作代表。雖然在分配地業的時候,是由以利亞撒出面(參十四1),但這次使團的召集人卻是他的兒子非尼哈。這或許是因為以利亞撒已經年邁,不過非尼哈在約但河東時就已是出名的祭司,他曾在巴力毘珥阻擋了以色列人去拜偶像(民二十五618)。因此,倘若約但河東的宗教出了偏差,他能夠面對這樣的挑戰。而這件事既與以色列的合一有關,其餘十個支派便各自派代表一同前去。658──《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十二14 又打發十個首領與非尼哈同去,就是以色列每支派的一個首領,都是以色列軍中的統領。

 

【書二十二15 他們到了基列地,見流便人、迦得人,和瑪拿西半支派的人,對他們說:

 

【書二十二16“耶和華全會眾這樣說,你們今日轉去不跟從耶和華,干犯以色列的 神,為自己築一座壇,悖逆了耶和華,這犯的是什麼罪呢?

 

【書二十二1620這裡舉出巴力毘珥和亞幹的罪(書七章),以為前車之鑒。這兩件事都使以色列的前途蒙上陰影,神的審判臨到,整個國家都面臨毀滅的威脅。轉去不跟從悖逆兩個詞,過去曾用來形容以色列對神的不忠,包括約書亞記第七章亞幹的罪。659在這兩件事之間,則是兩度提到悖逆神的危險(1819節)。在18節,代表團再度聲明,由於恐怕神發烈怒,他們很在意維繫全國的信仰。19節則提出解決的辦法,就是讓約但河東的人到河西來得地業。在那裡,河東的諸支派可以參與以色列人的敬拜,在神所指定的地上敬拜真神。十個支派的人擔心,約但河東的支派所蓋的壇有競爭意味,要向別的神祇獻祭。660他們用以色列從前悖逆的罪為例,勸導約但河東的人,不要走上那條路。──《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十二17從前拜毗珥的罪孽還算小嗎?雖然瘟疫臨到耶和華的會眾,到今日我們還沒有洗淨這罪。

  

【書二十二18 你們今日竟轉去不跟從耶和華嗎?你們今日既悖逆耶和華,明日他必向以色列全會眾發怒。

 

【書二十二19 你們所得為業之地,若嫌不潔淨,就可以過到耶和華之地,就是耶和華的帳幕所住之地,在我們中間得地業,只是不可悖逆耶和華,也不可得罪我們,在耶和華我們 神的壇以外為自己築壇。

 

【書二十二20 從前謝拉的曾孫亞幹,豈不是在那當滅的物上犯了罪,就有忿怒臨到以色列全會眾嗎?那人在所犯的罪中,不獨一人死亡。”

 

【書二十二21 於是流便人、迦得人、瑪拿西半支派的人回答以色列軍中的統領說:

 

【書二十二2122約但河東之人的回應,是以一段信仰告白開始,顯示出他們對以色列之神的信心。他們反復聲稱大能者,神,耶和華!這個說法可以用最高級來翻譯,即,「耶和華是最偉大的神」。他們用最強烈的誓言,聲明他們絕對無意在這壇上敬拜另外的神祇。──《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十二22“大能者 神耶和華,大能者 神耶和華,他是知道的。以色列人也必知道。我們若有悖逆的意思,或是干犯耶和華(願你今日不保佑我們)

 

【書二十二23 為自己築壇,要轉去不跟從耶和華,或是要將燔祭、素祭、平安祭獻在壇上,願耶和華親自討我們的罪。

 

【書二十二24 我們行這事並非無故,是特意作的,說:恐怕日後你們的子孫對我們的子孫說:‘你們與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有何關涉呢?

 

【書二十二25 因為耶和華把約旦河定為我們和你們這流便人、迦得人的交界,你們與耶和華無份了。’這樣,你們的子孫就使我們的子孫不再敬畏耶和華了。

 

【書二十二26 因此我們說:‘不如為自己築一座壇,不是為獻燔祭,也不是為獻別的祭;

 

【書二十二27 乃是為你我中間和你我後人中間作證據,好叫我們也在耶和華面前獻燔祭、平安祭,和別的祭侍奉他,免得你們的子孫日後對我們的子孫說:你們與耶和華無份了。’

 

【書二十二2729這座壇乃是要用來作證據(希伯來:`e{d[)的,也是一個複製品(希伯來:tab[ni^t[)。證據一字,和法庭中的見證人是同一個字(利五1;申十七15),而兩方定出邊界後所立的紀念碑,也是這字(創三十一4852)。在約書亞記中,這個證據是立在兩類支派的邊界上(約但河東與河西),以提醒西邊的團體,他們與東邊的團體乃是相同的。以色列人不可以敬拜任何受造物的複製品(申四1520),不過,神曾顯示會幕的複製品NIV樣式),讓以色列人去建造(出二十五940)。在約但的基利綠之祭壇,是所有以色列人在真祭壇之敬拜的複製品,它本身是按照神啟示的樣式建造的(二十七18)。因此,這座壇是要提醒所有以色列人,他們的身分為何,以及他們在敬拜上的合一。約書亞記中曾經出現過這類紀念物(書四89,七26,八29)。以色列人從前經過的曠野裡,古人也用立起的石堆等類似的標誌,來作宗教性的紀念碑。661──《丁道爾聖經注釋》

 

【書二十二28 所以我們說:日後你們對我們,或對我們的後人這樣說,我們就可以回答說:你們看我們列祖所築的壇,是耶和華壇的樣式,這並不是為獻燔祭,也不是為獻別的祭,乃是為作你我中間的證據。

 

【書二十二29 我們在耶和華我們 神帳幕前的壇以外,另築一座壇,為獻燔祭、素祭和別的祭;悖逆耶和華,今日轉去不跟從他,我們斷沒有這個意思。”

 

【書二十二30 祭司非尼哈與會中的首領,就是與他同來以色列軍中的統領,聽見流便人、迦得人、瑪拿西人所說的話,就都以為美。

 

【書二十二31 祭司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對流便人、迦得人、瑪拿西人說:“今日我們知道耶和華在我們中間,因為你們沒有向他犯了這罪,現在你們救以色列人脫離耶和華的手了。”

 

【書二十二32 祭司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與眾首領離了流便人、迦得人,從基列地回往迦南地,到了以色列人那裡,便將這事回報他們。

 

【書二十二33 以色列人以這事為美,就稱頌 神,不再提上去攻打流便人、迦得人、毀壞他們所住的地了。

 

【書二十二34 流便人、迦得人給壇起名叫證壇。意思說:這壇在我們中間證明耶和華是 神。

 

【第二十二章要點:見證的祭壇】以色列中祭壇的分離!神豈不曾強調地指出以色列人中只能有一個祭壇?(在示羅的會幕處),現今聚居約但河東之流便、迦得,和瑪拿西半支派為何建築另一祭壇呢?無怪乎其他九支派半會生疑、忿怒,且要預備聯起來對付他們。

    但建造祭壇的立刻解釋說:「這並不是為獻燔祭,也不是為獻別的祭,乃是為作你我中間的證據」(第28節),原來是為見證用的,見證他們與河西九支派半是源於一流、是合一的。──巴斯德《約書亞記研究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