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書亞記第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書六1~7順服神的帶領按神的吩咐和心意行事是爭戰或得勝事奉的原則。我有一個敬愛的師長,是劉福群牧師。他從中國內地逃難來到香港,神吩咐他兩件事:第一是建道神學院要復課,第二要編譯青年聖歌。他就遵照神的吩咐,在餘下的時光完成這兩件事工,並且有很好的成績。雖然他當時在很困難的環境中,不知從何開始,他始終如一的堅持到底,神就不斷帶領使用他。我相信很多人曾經看過「十字架與彈簧刀」這本書,書中的作者是在賓汐凡尼亞州一個郊區的小城鎮牧養教會,神感動帶領他去紐約大城市中的貧民區和吸毒者中做基層的福音工作。在人看來他沒有那些條件去承擔這種工作。第一他無大城市工作的經驗,第二他更沒有基層福音工作的經驗。可是他順服神的帶領,結果神與他同工,那堛漕々u發展得很快,有很好的成效。所以我們能順服神的帶領,去承擔任何的事奉崗位時,神必定負責他的需用。── 劉承業《屬靈的戰爭》

 

【書六1~7信神為我們爭戰和作事】我記得一位剛畢業的神學生,他來找我,請教我有甚麼進工場的提示心得;我知道這位弟兄比較缺乏自信心,所以我就與他看一段經文。就是(腓四13):「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他事奉一年後回母院分享早會的事奉經歷時,就分享這節聖經。雖然短短一年,他看見他的事業有神的同在,對於自信心方面也加強了很多。我內心非常高興,但這節聖經同樣對我有很大的幫助。特別我覺得這幾年在北美的事奉中,我更感受到:「唯有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北美教會在同一間教會已有不同的文化;有操不同語言的人,就如要說英語、國語和粵語。自己是教會唯一按立的牧師,所以甚麼東西也要做,一個人要做幾個人的工作。在不同文化、背景、方言的人;若不是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神,我實在無能力面對這重大的挑戰。我很喜歡一節聖經,希望送給那些願意事奉主的肢體的,就是(約五17):「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那是耶穌醫好了卅八年的癱子後,與法利賽人辯論時所說的話。我們的主不斷在作事,祂會為你為我去作事──當我們祈求的時候,就得著;當我們尋找的時候,就給我們尋見,叩門的時候,就給我們開門。

  我以前有一位同工,他去了別處,有時寄一些信來,他很強調神不斷為他作事,他事奉神是看神的作為。我對他的領受很有共鳴。今日在事奉工場中,責任是那麼重大,我們自己有那麼多的難處和軟弱,而且還要去得勝,如果不是靠著神為我們行事,我們如何能擔當呢?尤其是一些在教會事奉的同工,要任勞任怨,別人對他們的要求又特別高,很多時要做到百分之一百的完全;又好像生活在一個金魚缸中,給人觀察。正如保羅所說:「我們好像一台戲,給人觀看。」有時我們會被誤會,受別人冤枉;信徒間發生糾紛時,傳道人要做中間人,夾在其中,真是有氣無法宣洩,我們又如何呢!我時常緊記一節聖經,是(伯十九25):「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 劉承業《屬靈的戰爭》

 

【書六1~24攻打耶利哥(肉體的情慾)】耶利哥城乃象徵肉體的情慾。因為魔鬼常用世界的榮華,聲色,貨利等,引誘我們的情慾。肉體存在一日,則有一日戰爭,只有肉體沒有後,戰爭纔得停息。各人在經驗上皆可證明,得救之後,還有戰爭,不止普通信徒,連傳道人也常有因世界而跌倒。世界最能引誘人的,亞幹的故事,我們最當引為殷鑑。

  在我十餘年信主的過程中,多少時候世界之門向我開著,而且開得很大,其引誘力不可說不強。但我常想世界是暫時的,其中的一切,皆為當滅之物,只有上帝是永恆的,感謝主,我終於得勝了。你們也可以用這秘訣去得勝世界,對付這當滅之城。── 何守瑛《信徒靈程》

 

【書六11「這樣,他使耶和華的約櫃繞城,把城繞了一次;眾人回到營堙A就在營埵穜J。」

         「這樣,他使耶和華的約櫃繞城。」這處經文單獨題到約櫃,似乎作者不理會以色列全群的子民,曾如何憑信心圍繞著耶利哥城而步行。因為一切重大的關鍵都在乎約櫃。這個堅固的堡壘——耶利哥城,絕不是單單因著以色列民的繞行而被毀滅的。如所周知,我們可以圍繞我們自己的耶利哥城一千次,可是果效全無。以色列民的力量,乃因著約櫃是在他們中間這一榮耀的事實。約櫃在他們中間一向總是帶著神信實的證據。他們面對仇敵不是憑著他們當時一下的努力,而是因著神為他們已做成的事實。今天與我們同在的約櫃,就是祂復活的兒子耶穌基督。我們要以祂為中心,要出去宣揚祂的復活,神就會使那些城牆塌陷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書六13~15放棄權利、移交權柄】神要求約書亞有一個行動的表示,要將權柄交給神。雖然他在以色列人的眼中是最偉大的領袖,擁有無上的權威,他卻要服在神之下,受耶和華──神的指揮。

  我認識一位唸完博士學位的姊妹,她受感動要往台灣工業女中宣教,並且參加了台灣工業福音團契,為瞭解女工的生活和心態,她自己也當起女工來。在面試時,女工不能與上師握手,彼此的階級分得很清楚,雖然她的家人很希望她留在美國,但她知道神帶領她去那堛A事那些女工,台灣的工業福音工作有很大的需要。這位姊妹真的將她的主權交出來,任由神的差遣指引;我曾經與她一同事奉,彼此為同工,覺得她非常好。

  戴德生先生往中國宣教之前,曾經有一位未婚妻,不贊成他前來中國傳道;後來戴德生為了順服神,於是他們彼此分手,他便獨自來中國宣教。一個願意將主權交托給神的人,必定有行動上的表現。我們必須在一切的抉擇中,讓神作主作王,交朋,婚姻等決定,您有沒有在神的面前,等候祂說:「我主我神,有甚麼吩咐我做呢?」我們是否願意,如約書亞一樣,按神的心意行事,給神更大的使用呢?── 劉承業《屬靈的戰爭》

 

【書六14「第二日,眾人把城繞了一次,就回營堨h;六日都是這樣行。」

         日常生活是刻板的、機械的。禮拜一如何,禮拜二也如何,一禮拜六天,都是一樣,怎不叫人厭倦。平凡的工作既無變化,又少新的刺激;也不見迅速的果效,遂使人覺得乏味無聊,以致漸漸忘了自己生活的目標。其實,人生平凡的日子佔多數,不平凡的日子也是由於善處平凡而來。即使有時所作,雖不了解,但忍耐做去,等到第七日,耶利哥的城垣,就必倒塌;那時就明白他自己所作的,不是沒有意義。─ 桑安柱《這時候》

 

【書六20「各人往前直上。」】

神要以色列人只專心等候、順從、信靠。神軍隊的元帥親自率領天軍去攻打取勝。耶和華對約書亞說:「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我們必須確信我們的路也要經過耶利哥,神要我們去攻取。神既是這樣計畫,無論怎樣困難的城牆,擋住我們,使我們難以前往應許地,都會倒塌。

等候需要時間——以色列等了整個禮拜,我們也許還需要等得久些。忍耐的功夫才使事情完全,這是最好的功課,慢慢學會就一無缺少了。

順服也需時日——人們不明白圍繞城牆的意義,但是他們不必多問,只一味地順服。先有祭司抬著約櫃,跟著的是軍兵。行軍的速度必須跟隨信望愛那徐緩與敬虔的腳步。

信心更需功夫——當他們發出信心的呐喊,其中沒有猶豫。神的話語,由約書亞傳出,除去一切的疑惑。在信心的確據中,他們大聲呼喊。他們因著信,耶利哥的城牆就倒塌了。任何迷信與罪惡的牆垣,都抵不住信心的呼喊,當神告訴他們時間到了,呼喊吧!

──邁爾《珍貴的片刻》

 

【書六20過河第一戰】「百姓聽見角聲便大聲呼喊,城牆就塌陷。」

  耶利哥的城門關得嚴緊,牆高壘堅。以色列人屯頓兵於堅城之下,久之師老兵疲,所有的糗糧會漸漸減少,敵人的聯軍和外援,會相對的增加。顯然這是不利的局面。
  神告訴他們一個好消息:七天可以攻下耶利哥。只是所用的戰術有些特別:不用預備攻城的戰具,不必磨刀礪槍,軍隊也不必戰鬥,只要每天去繞城一周,七個祭司拿著七個羊角,跟著軍隊走在約櫃前,一面走,一面吹角。如此繞城六天,百姓都要靜默,不呼喊,不出聲,也不說一句話。“到第七日,你們要繞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們吹的角聲拖長,你們聽見角聲,眾百姓要大聲呼喊,城牆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書六:1-5
  除了喜歡說話的人,靜默六天很不簡單以外,這個戰術聽來容易。但是在舊人堙A一切新的東西都是不對的,我所不知道的都是奇怪的,很難以接受。但神叫人走的信心腳步,每一步都是新的。也許有人說:如此奇怪的繞城行列,給城中的耶利哥人看了,豈不嘲笑為愚拙?不錯,聖經是這樣說的:“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林前一:18

  至於久經戰陣的約書亞如何說?他早就把統帥權交出了,耶和華軍隊的元帥怎樣說,他就怎樣聽從。這是信心的行動。
  如果耶利哥的人嘲笑過,他們盡可以有哀哭的機會。到了第七天,以色列人繞城七次,祭司們同時吹起號角,百姓一齊大聲呼喊,城牆塌陷,耶和華把城交在以色列人手中。
  我們今天所面臨的,是屬靈的戰爭。人的心就如同耶利哥城,被撒但魔鬼所佔踞,深溝高壘,設防嚴緊,不接受基督的救恩。我們的目標,是要人信而得救,為主征服人心,是要擴展神的國度,不是為自己爭名奪利。
  我們不能使用傳統的方法,不能靠人的力量和智慧。因為“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它都順服基督。”(林後一○:4-5)所以,我們必須讓主作祂教會的元帥,引導我們,憑信心靠主得勝。── 于中旻《聖經研究》

 

【第六章要點:耶利哥傾圯】本章把信心的工作、爭戰、等候,與及勝利的原則,清楚地描繪出來。它第一個原則是要清楚地知道神的旨意及話語。第二個原則是完全順服神的旨意及話語;第三個原則是確定那話語,承認每一件作成的事都是好的,並且把榮耀歸給神——就如以色列人在耶利哥城倒塌前,便為著勝利而歡呼。因此,信心的原則常是越過人一切頭腦的推論的。

    我們在以色列人圍陷耶利哥城這件事上,要特別注意四方面:第一方面,表面的愚蠢;第二方面,內裡的智慧;協力廠商面,更深的意義;第四方面,完全的勝利。我們說它表面看是愚蠢,因為從人的眼睛看,實在沒有比空繞著城牆兜圈子和吹號角更無用和白費心機的了;但它內裡卻是智慧的,因為人沒有比按著神指示的去作更有智慧的,儘管外表看是愚不可及;至於內裡的智慧,人還有什麼比跟神同工,破陷撒但的營壘更有意義呢?至於完全的勝利,那是說以色列人不損一兵半將,只憑一聲長號,就攻陷耶利哥,那還不是完全的勝利嗎?這就是第六章所要強調了——信心的勝利。──巴斯德《約書亞記研究之三》

 

【書六章】耶利哥的陷落,不是靠著能力,乃是靠著:(1)神的話;(2)他們所站的地位。勝過邪靈的攻擊,就是:(1)不顧一切的光景和感覺,而相信神應許的話,以致仇敵於失敗;(2)站在基督所給你的地位,就是在天上的地位,而監守撒但和牠的邪靈在牠們較低的地位上。

 

【書六章】如果過了約但河,不去圍繞耶利哥城,你就是入了信心的門,還沒有走信心的路。光過約但河,而不繞耶利哥城的,就永不能叫耶利哥城倒塌。入了信心的門,而不走信心的道路的,也永不能有屬靈的進步。每一個基督人屬靈的經歷,都是經過信心的腳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