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書亞記第七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書七1~9{\Section:TopicID=133}【【【【【【【【【[犯罪的惡果以色列人中有人犯罪,失去神的同在,這是以色列人失敗最重要的原因。我們從以色列人的歷史中,看見這個原則更加明顯;他們敬畏神,神就與他們同在,使用他們。當他們敬拜偶像,犯罪跌倒,就失去神的同在,被外邦人所征服。他們甚至被擄到外邦,成為國破家亡的一群。罪對一個人的屬靈生命,如疾病對肉體自然生命一樣;又如一個人帶病去打仗,他就毫無力量,自身也難保!一個靈堨Кo的人,不肯認罪悔改,他就無法面對魔鬼撒但,更無法得勝!他沒有能力服事主,更沒有能力作美好的見證!我們看見很多事奉神的人,他們開始事奉的時候神很使用他們;後來因為一些事情犯罪跌倒,結果神就離棄他們,他們也不再為主所使用,聽講有一位事奉神的工人,他犯了姦淫,他在一間基督教學校事奉,每次參加聚會就坐在最後一行之一角,他不是參與聚會敬拜神,而是在翻查閱報紙,他根本無心聽道,他與神沒有正常的關係,因為他在靈埵雩o,後來他就不知去向了。

         一個人犯了罪,又不願悔改對付罪,就必定大大影響他的見證和事奉的能力。最近在美國有幾位出名的電視佈道家,本來他們都很受人歡迎,使人得到很多益處。可是他們私生活上不檢點,令他們失敗跌倒;因此使很多支持愛護他們的肢體失望,還給教外的人士有機會藉此毀謗神的名。所以我們每一位願意事奉,作主精兵的人,必須小心謹慎我們的見證生活!或許我們在事奉上滿有果效,有各樣的恩賜成就各種事工;但忽略了聖潔的生活,我們就會一方面去建造,另一方卻在拆毀!甚而拆毀比建造更大。醫生在施手術之前須作好各樣準備,進行徹底的消毒,然後進入手術室;而在手術中,也必須嚴格全面地消毒,使病人不會被任何病毒細菌所感染,因為這是一個拯救生命的工作。傳福音拯救靈魂也是關乎拯救生命的工作,這不但關係到人短暫的生命,而是關乎永恆生命的,所以事奉者必須自潔。

「你們扛著耶和華器皿的人哪。」(賽五十11下)有一個工人不小心把主人心愛的花瓶弄破,他就把裂口補好,若不細察看是看不見裂縫的;可是,這個秘密被一個工人看見,為了遮掩這件過失,他便要替人多做很多工作,以致那人不告發這事情;後來那人更諸多苛求,使他透不過氣來,他好像成了那人的奴隸!這是因為他一直沒有清理打破花瓶的事。今日若我們犯錯,得罪神之後,又不願意承認,我們就會成了罪惡的奴隸;魔鬼撒但就在我們身上控告我們。我們的把柄也在牠手堙A我們就不斷受指責,並且慢慢失去力量;神的道不能在我們身上有出路。每一個城市都有一些黑市居民,他們被迫要接受很多惡劣的待遇,他們的工作和生活都在違法進行,時常有被告發的危機,而被解出境。為甚麼他們的遭遇那麼悽慘!因為他們是非法入境者,所以一天這個問題沒有解決,他們就要悲慘度日。如果我們有罪,被神光照,就要認罪悔改,方能享受正常基督徒生活。若我們繼續在罪中生活,不願自潔,我們必定被撒但所箝制,在罪中被捆綁,神的能力就不能在我們身上發揮,我們亦失去爭戰的能力。── 劉承業《屬靈的戰爭》

 

【書七11不要忽視微小的罪和罪的連鎖性】在小事上犯罪,犯罪的膽量就會大起來,逐漸犯上更大的罪。俗語說:「少時偷針,大時偷金」,這是心態上的改變,進而成為習慣。有一個故事,講及一個中東人,在沙漠中生活,在晚上睡覺時,他的駱駝向他講話:「主人主人,我在外很冷,恐怕我很快曳D生病,就不能在明天起行!可否讓我將鼻子伸入帳幕,好使我不致冷倒?」主人便答應牠的要求。過了片刻,牠又講話:「可否讓我的頸項進入?」主人又答應了。及後牠不斷要求,要使前腳、全身和後腳都一同進入帳幕堙A最後整個帳幕就倒塌下來。這個故事給我們知道,罪惡引誘是會得寸進尺,起初是慢慢地工作,就如羅得往所多瑪挪移帳棚一樣,是漸進的,後來更住在那堙A這是他沾染的過程。我在外國進修時,有一節聖經給我很重要的提醒,那是(路廿二31):「主又說:『西門!西門!撒但想要得著你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耶穌在彼得未跌倒不認主前曾提醒他,撒但攻擊他們如篩麥子一樣。若你在農村生活就會見過農夫篩稻米,把榖篩去,留下粗壯的米粒。農夫篩稻米也是慢慢來,就如魔鬼撒但對付我們一樣!牠不會一下子叫我們離棄神,或是很大的反叛,而是讓我們不自覺時漸漸遠離神;牠經常用懷柔手段,開始時影響我們的靈修生活,使我們不重視讀經祈禱,又輕看參與聚會,對講員諸多評價和不滿,慢慢我們就會減少參加聚會;或在聚會中心不在焉,最後甚而停止聚會,漸漸地我們的靈性就退步。

  我記得在讀書的年代是寄宿的,有一年與一位弟兄同房;那位弟兄要負責清潔的工作,有一次有人送他一大罐植物油,他便放那罐油在廚房,給大家共用。在幾天前我曾經買了一罐較小的植物油,我那時就起了貪念,把自己的油收起來,單是用那位弟兄拿出來公用的油。在這件小事上,我實在有軟弱,晚上靈修時神就責備我,我心媟P到很不平安;並感到不能專心讀經和禱告,心靈中似乎很不舒服。過了一段時間,當我反省時,神就指出我的貪心,有自己的東西不用,而佔人的便宜。那晚我就祈禱認罪,並且在第二天一早起來時,就向那位同學道歉,承認自己的過錯。經過這事後,我的靈修就沒有甚麼困難。回想起來,我深深感到神憐憫我,當我們在思想、態度或行為上有不對的地方、聖靈就指出我隱而未現的罪;除去我與神相交的攔阻,及與其他肢體關係的過失。所以我們不要忽視很微小的罪,並且要正視和對付一切微小的罪。── 劉承業《屬靈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