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書亞記第十九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書十九49「就在他們中間。」】

約書亞預表基督,他將地業置於弟兄中間。

十字架在他們中間——他們將祂釘在十字架上,另有兩個人,一邊一個,祂在中間。我們血肉之體卻能承受祂的恩典,也是這樣。我們因違背律法,在咒詛之下,祂為我們承當,替我們成為罪,擔當咒詛。祂在苦難之中,承當世人的罪,作神的羔羊。在祂身上神已刑罰我們眾人一切的罪過。有人拒絕,我們卻接受,好似在耶穌兩邊的強盜,又不同之反應。

祂站在眾人的中間——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我就在他們中間。祂是一切聯合的中心。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想法與觀念,彼此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但是經祂的觸摸,我們都連結起來。我們相交的中心不是講章或主餐甚至禮拜的形式,而是基督本身。讓祂成為你家庭生活的中心,職業生活的中心,甚至在任何的情況之下。

在天上祂仍在中間——在寶座之中,在長老中間,羔羊站立著。一切被贖的人,以及天使及所有被造的,都圍在耶穌四圍,祂是中心,在天上祂在中間,在樂園祂是日頭。在有福的境界中祂是愛的中心,也在人生命之深處!

──邁爾《珍貴的片刻》

 

書十九49不為自己】「分完了地業…將地給嫩的兒子約書亞為業。」

  作領袖最重要的品質,不在如何支配統御別人,而在於控制自己,不作貪心的人,不為自己。
  多數的軍事領袖,是為了爭取自己的榮耀;冒險犧牲,是別人的事,一旦成了功,戰利品先歸我和我的家族所有。
  無疑的,約書亞是卓越的將領,攻克迦南地,從來未打過敗仗。但成功以後,他沒有操刀先割,爭取自己當得的一分。他是讓別人先得,自己退後;真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他能等,他能忍耐:

以色列人按著境界分完了地業,就在他們中間,將地給嫩的兒子約書亞為業,是照耶和華的吩咐,將約書亞所求的城,就是以法蓮山地的亭拿西拉城給了他。他就修那城,住在其中。(書一九:49-50

  約書亞不自己攘利爭先,是等所有的人都分得了地業,以後才想到自己。他也不是自己搶取,是等別人想起他,問他,才提出所要的地方。約書亞論功名,論聲望,該配得示羅,伯特利,那樣的任何大城巨邑;他卻謙讓知足,只求以法蓮山地的亭拿西拉。這是何等的風格,何等的襟懷!
  約書亞到了他的地業,並不是退休養老,坐享清福;他所踏到的地方,總會跟他來之前不同:“他就修那城,住在其中”。他滿足於自己所得的分,安心適性,在那埵矰U來,作為他的家鄉。以後到他年滿壽終的時候,也就埋葬在那堙C但是當他離去的時候,與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他來的時候,發現是殘頹破落,去的時候,建造得輪奐堅固,可防衛敵人。
  有的人為了叫人紀念自己的功業,就“以自己的名,稱自己的地”(詩四九:11);或像“該隱建造了一座城,就按著他兒子的名,將那城叫作以諾。”(創四:17)但約書亞全沒有想到那些,他安居在亭拿西拉。
  地存留得比人更長久;人不能抓住地。我們應當效法亞伯拉罕,那位信心偉人,能“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來一一:10)。惟獨有屬天盼望的人,才會在地上有所建樹。約書亞之所以能那樣,是因他看到將來榮耀的盼望,所以他能輕看地上不能持久的事物,而勝過私慾。“治服己心的,強如取城。”(箴一六:32)我們豈不也當如此?── 于中旻《聖經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