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四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士四1以笏死後,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呂振中譯〕以色列人又行了永恆主所看為壞的事:那時以笏死了。

   〔暫編註解〕1-24  底波拉、巴拉戰耶賓、西西拉:底波拉是唯一的女士師,且是唯一在作戰前已作士師的。是次出戰的為北部拿弗他利和西布倫支派,因他們最接近夏瑣,受迦南人壓制最厲害。

         本章和五章所記事女士師底波拉和巴拉的戰功,以及以色列人的敵人西西拉死於一個叫做雅億的女子之手的事。本章用散文體裁,五章用的是詩歌體。

         一直不能團結對付北方強敵的以色列民,終於在底波拉的號召下,採取了一次聯合行動(雖然只有六個支派參加)。他們面對的敵人不是那些志在洗劫後便遠的外族,而是住在他們為業的北方土地上的迦南人,企圖用兵恢復舊日勢力。

 

【士四2耶和華就把他們付與在夏瑣作王的迦南王耶賓手中。他的將軍是西西拉,住在外邦人的夏羅設。

   〔呂振中譯〕永恆主把他們交付〔原文:賣〕在迦南王耶賓手中;耶賓在夏瑣作王;他的軍長西西拉,住在外國人的夏羅設。

   〔暫編註解〕夏瑣在米倫湖西邊,位於拿弗他利支派境內(書十九36)。“耶賓”當為王室的稱呼,不是王的名字。約書亞時代曾殺死過一位夏瑣王耶賓(比較書十一15)。西西拉打算奪回原由耶賓統治的土地。

         這個“耶賓”王,跟約書亞記第十一章所提到的耶賓王相距一個世紀。“夏瑣”,迦南北部最重要的堅固城,在戶勒湖( L a k eHuleh)西南面四英里(6.4公里)以外,位於一條主要的貿易路線上。

         「夏瑣」:位於米倫湖西南四英里。

         「耶賓」:乃帝號,此耶賓不是約書亞記11章提到的耶賓,他作迦南王只限於夏瑣一帶。

         「外邦人的夏羅設」:可能不是地名,而是指南加利利一帶有樹林的地方。

         「付與」:「賣」,有「把以色列人交給耶賓當奴隸」的意思。

         「夏瑣....耶賓」: 11:1-11 也提及夏瑣王耶賓,他被約書亞征服。

         「夏瑣」:位於呼勒湖西南6.4公里的戰略性位置,是埃及往返西亞帝國的主要通道,當時人口估計有四萬人(耶利哥估計約1500人)。西元前18-17世紀的馬里文獻和西元前14世紀的亞馬拿文獻都提到此城。由於此處位居要津,所以約書亞征服以後可能又有迦南人進入此處重建。1955年有學者成功在「基達廢坵」(Tell el-Qedah)發掘出夏瑣遺跡,城內包括高的建築物,高於路面50.3公尺,佔地10.12公頃,並且城周圍有68.83公頃的平原。

         「耶賓」:字義是「神所看見的人」,可能只是夏瑣王的稱號。

         「將軍」:字義就是「軍隊領袖」。

         「西西拉」:西西拉的住處稱為「外邦人的夏羅設」,顯然這裡的迦南各城結成一個聯盟,名義上擁護最大的國家夏瑣領導人耶賓為王,但實際上的軍事將領卻是當時驍勇善戰的西西拉。

         「夏羅設」:很可能是米吉多西北19公里左右的「艾拉馬廢坵」 (Tell Amar) 。也可能是「艾拉巴廢坵」(Tell el-Harbaj)能俯瞰流往西北面加密山的基順河。

 

【士四3耶賓王有鐵車九百輛。他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華。

   〔呂振中譯〕耶賓有鐵車九百輛,他又用力壓迫以色列人二十年,因此以色列人就向永恆主哀叫。

   〔暫編註解〕耶賓王有鐵車900輛,每輛若由兩匹馬來拉,須馬1800匹。這個數字或為當時各城聯合出兵的戰車總數;因在所羅門王全盛時代,戰車也只有1400輛(王上十26)。

         「二十年」:比古珊利薩田統治的八年,伊磯倫統治的十八年還長。

         士師記重要是在強調耶賓成為「迦南的王」( 4:2 4:23 4:24 ),而並非強調他是「夏瑣王」;士師記也強調西西拉(耶賓陣營中的元帥)的力量過於夏瑣的力量。

         這裡是士師時代唯一的一次有仇敵從以色列人本地興起。以色列人未能將所有迦南人趕出,迦南人自然想捲土重來,若當初以色列人順服神將他們全部逐出,就不會發生這場戰爭。

 

【士四4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當時作以色列的士師。

   〔呂振中譯〕那時有一位女神言人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子,她作起士師來拯救以色列人。

   〔暫編註解〕底波拉一名有“蜜蜂”(尋求甜美生活)之意。她的先知的能力和在以色列民中聽訟作判斷的聲望,讓她能感動像巴拉這樣的領袖組織軍隊來保衛領土。五章的歌中稱她為“以色列的母”。她的丈夫叫拉比多,與巴拉一名都有“閃電”的意思,有的解經家據此認為二者乃同一人。6節記有巴拉的父親的名字,但記拉比多時未提父親,可見並非一人。

         底波拉是聖經舊約繼米利暗之後的第二位女先知(參出十五20),又是士師。其他女先知有戶勒大(王下二十二14)、挪亞底(尼六14)、亞拿(路二36)等;但底波拉是唯一的一位女士師。

         其它的“女先知”有米利暗(出一五20)、戶勒大(王下二二14)、挪亞底(尼六14)、亞拿(路二36)腓利的四個女兒(徒二一9)。

         「先知」:這字強調說預言的職務,指一個人直接從神那裡領受信息並將它傳遞給百姓。

         「底波拉」:字義是「蜜蜂」,是士師記中唯一的女士師。在女性通常隸屬於男性,但偶爾也有女性能擺脫低地位的命運,如米利暗 15:20 和戶勒大 王下 22:14 。底波拉的鋒頭不僅壓過其丈夫拉比多,連巴拉都相形失色 4:8

         「拉比多」:字義是「火把」。

 

【士四5她住在以法蓮山地拉瑪和伯特利中間,在底波拉的棕樹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裡去聽判斷。

   〔呂振中譯〕她住在以法蓮山地、拉瑪與伯特利之間、在底波拉棕樹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堨h聽判斷。

   〔暫編註解〕拉瑪和伯特利都在便雅憫支派的地業上(書十八2022)。這裡說的“以法蓮山地”是介乎拉瑪和伯特利之間聖樹所在,是山脈,不是支派的名字。

         「底波拉的棕樹」:底波拉常在棕樹下治理以色列民,於是那棵棕樹與她的名字拉上關係。

 

【士四6她打發人從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將亞比挪庵的兒子巴拉召了來,對他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吩咐你說:‘你率領一萬拿弗他利和西布倫人上他泊山去。

   〔呂振中譯〕她打發人從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將亞比挪菴的兒子巴拉召了來,對他說:『永恆主以色列的神豈不是吩咐了你說:你去向他泊山進軍,從拿弗他利人和西布倫人中取一萬人和你一同去麼?

   〔暫編註解〕《撒上》十二11記有四位拯救以民的士師,其中一人為比但,可能就是此處的巴拉(希伯來文作比但)。拿弗他利的基低斯或為夏瑣西北不遠處的城鎮,受到夏瑣王的壓迫。他泊山在耶斯列平原上,是西布倫和以薩迦二支派交界處的一座高山,海拔600公尺(書十九22),在戰場東北面。此處只提到西布倫和拿弗他利兩個支派,但在五1318一共提到六個參加戰爭支派的名字。有的解經家認為,實際參加基順河戰役的只有西布倫和拿弗他利(五18),1318節所記為一次各支派勇士聚集的大會,共證合一。雖參加的只有六個支派,但未出席的四個也記下了名字。

         「基低斯」:位於米倫湖西北約五英里。

         「他泊山」:在米吉多東北十九公里(十二英里)。

         「基低斯」:「聖地」的意思。

         「拿弗他利的基低斯」:指夏瑣西北方十一公里的一座城。

         「亞比挪菴」:字義是「我的父親是快樂」。

         「巴拉」:字義是「閃電」。

         「他泊山」:位於耶斯列平原北端,拿弗他利、西布倫和以薩迦三大支派的交匯點,山頂平坦寬闊,適宜集結群眾,高約400公尺,距離基順河發源地約十六公里。這山是當地顯著的地標,可以免去聚集軍兵時的混亂狀況。

 

【士四7我必使耶賓的將軍西西拉率領他的車輛和全軍往基順河,到你那裡去,我必將他交在你手中。’”

   〔呂振中譯〕我必引耶賓的軍長西西拉跟他的車輛和蜂擁軍兵往基順河到你那堙F我必把他交在你手中。』

   〔暫編註解〕“基順河”。流經耶斯列穀的河流。

         「基順河」:於耶斯列谷,迦密山以北,向西北流入地中海。

         「基順河」:這河向西沿著迦密山麓西北流入地中海,這河一年大部分的時期都是乾涸的,只有在冬天的雨季才有水。在雨季時,沿河的低窪地區會變成沼澤地,使得鐵車難以運作。17994月,基順河的氾濫就讓拿破崙戰勝土耳其軍隊。

         由本章提到的土地之廣,可見此次戰爭任務之艱鉅。底波拉自己住在以法蓮南部的拉瑪和伯特利中間,距離戰役現場差不多有80公里遠。耶賓所率領的迦南人聯軍,也有來自這裡的人。另一方面,此時期各派的聯繫可能非常緊密,底波拉顯然知道北方各支派的苦情,而他們不但風聞過她的名聲,甚至親自登門求助 4:5 b。底波拉選擇來自受迦南人欺壓最烈的巴拉為各支派的軍事將領。由此可見,當時各支派間相當團結,消息靈通。迦南人盤踞主要的山谷與貿易大道,卻顯無法阻止南北方與耶斯列平原上眾支派的往來。

 

【士四8巴拉說:“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

   〔呂振中譯〕巴拉對她說:『你如果和同我去,我就去;如果不和我一同去,我就不去。』

   〔暫編註解〕巴拉要求底波拉同去,確保神的同在,好提高軍中士氣。

         同我去。巴拉可能認識到單憑他自己不能保持希伯來人的士氣,底波拉的臨陣將明確的說明這是神的許諾。他想讓所有的人清楚的知道,是這個女先知領導的軍事行動。巴拉相信這個危險的計畫應要在先知的引領下才能完成。這一點也值得注意,底波拉沒有從她向別人指示的任務中退縮。而巴拉卻扮演了一個執行神命令的謙卑角色,他甘願退到神激勵和鼓舞的一個婦女權威的後面。對今天的男士來說,我們仍需要像巴拉這樣的順服神聲音的人。

         神沒有將揀選的先知限制在男性裡面,在舊約和新約中都記載了女先知(出15:20,21;民12:2;王下22:12-20;路2:36;徒21:9)。

 

【士四9底波拉說:“我必與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著榮耀,因為耶和華要將西西拉交在一個婦人手裡。”於是底波拉起來,與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

   〔呂振中譯〕底波拉說:『和你一同去、我是一定要去的,不過在你所走的路上、你得不到光榮罷了;因為永恆主要將西西拉交付〔原文:賣〕在一個婦人手堙C於是底波拉起來,和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

   〔暫編註解〕底波拉說的“一個婦人”,就是希百的妻子雅億(見17節)。巴拉膽怯,對神無信心,要求底波拉偕往。戰士的勇敢還不若婦人,受到女先知的輕責。

         一個婦人手裡。底波拉同意與軍隊一同征戰,但在離開以法蓮山的家,陪伴巴拉進入巴勒斯坦北部以前,她預言即將獲得的勝利不會使巴拉得著榮耀,而是一個婦人得著榮耀。她並不是指她自己,而是指殺死西西拉的雅億(18-21節)。

 

【士四10巴拉就招聚西布倫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跟他上去的有一萬人。底波拉也同他上去。

   〔呂振中譯〕巴拉就招聚西布倫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跟他上去的有一萬人。底波拉也同他上去。

   〔暫編註解〕基順河之役在北方進行,以軍主力來自西布倫和拿弗他利二支派。

         「基低斯」:與 4:6 的基低斯不同。

         上去。這裡的意思是為戰鬥沖在前面的

 

【士四11摩西岳父(或作“內兄”)何巴的後裔基尼人希百,曾離開基尼族,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的橡樹旁支搭帳棚。

   〔呂振中譯〕摩西的岳父何巴的子孫基尼人希百曾離開基尼人,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的聖篤耨香樹旁邊去搭帳棚。

   〔暫編註解〕此為四1722所記史事的伏筆。基尼族是自摩西時代便和以色列結盟的何巴的後裔,住在南地加低斯巴尼亞附近(參一16注)。希百是這族的人,自南方移居到北方,住在拿弗他利的基底斯附近。此人與西西拉將軍必甚熟稔,可能就是他把以軍的備戰情況告訴西西拉的(參17節)。

         介紹雅億(17節)家庭的一個插句。另參看第一章16節的腳註。

         本節似與上文無關,其實為下文17-24節之伏筆。

         「基尼人」:是游牧民族,也是「金屬工匠」宗族,與南方的猶大關係密切 1:16 4:11 是解釋希百出現在以色列北方的緣故。

         11~16這段經文並沒有說明決戰地點,因此不能證實戰事爆發的正確位置,但是從底波拉的凱歌可以看到以色列人是從向西的方向而下,所以一認為戰事應該在米吉多與他那附近( 5:19 )。

 

【士四12有人告訴西西拉說:“亞比挪庵的兒子巴拉已經上他泊山了。”

   〔呂振中譯〕有人告訴西西拉說、亞比挪菴的兒子巴拉已經上了他泊山了。

   〔暫編註解〕西西拉所率領的軍隊,有迦南諸王(參5:19, 「君王」為複數)。

         有人告訴西西拉。他們應理解為不是指具體的某人,有些人認為告密者是基尼人,他們與迦南最高統治者耶賓關係良好。

         4:12-14 西西拉絕不會笨到在雨季調動全部的鐵車。由 5:4,5,20,21看得出那是非比尋常的大雨,可能是暴風雨,是在四月與五月初的一般雨季結束之後才來的。

 

【士四13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鐵車九百輛和跟隨他的全軍,從外邦人的夏羅設出來,到了基順河。

   〔呂振中譯〕西西拉就招聚他所有的車、就是鐵車九百輛、和跟隨他的兵眾、從外國人的夏羅設到基順河。

   〔暫編註解〕西西拉有九百輛鐵車和訓練有素的精兵,但神利用暴風雨將西西拉的鐵車陷入無用武之地,又讓西西拉的部隊沿著狹窄的谷道逃往外邦人的夏羅設之時被奔騰的急流和泥濘沖散,因此以色列民可以用步兵和刀獲取重大的勝利。

         鐵車。九百輛鐵車是從所有聯盟的迦南城市聚集起來的。

         基順河。基順河雖然非常短,但卻是巴勒斯坦這一地區最大的河,它流經埃斯德賴隆草原眾多小附庸國,在山地周圍乾枯。從他泊山鄰近地區的一個北方附庸國連接到米吉多附近的幹流。這個附庸國很可能是西西拉戰車佈陣之地,他們也紮營在河的沿岸平原附近地區。

 

【士四14底波拉對巴拉說:“你起來,今日就是耶和華將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華豈不在你前頭行嗎?”於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隨他有一萬人。

   〔呂振中譯〕底波拉對巴拉說:『你起來;今日是永恆主將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永恆主不是在你前面出戰麼?』於是巴拉從他泊山下來;跟隨他的有一萬人。

   〔暫編註解〕底波拉的優點:唯一的女士師,具有斡旋者、建議者、策劃者的特別能力,當神呼召她領導以色列人時能計畫、指示、指派,有先知能力,能作歌。

 

【士四15耶和華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車輛全軍潰亂,在巴拉面前被刀殺敗。西西拉下車步行逃跑。

   〔呂振中譯〕永恆主用刀使西西拉和所有的車輛跟軍兵在巴拉面前潰亂;西西拉下車,步行逃跑。

   〔暫編註解〕西西拉全軍潰亂的原因,參看五2122.暴雨驟至,基順河氾濫,沖沒平原上的西西拉全軍;車瑪深陷泥中,西西拉只能隻身逃出。

         這次戰役,以軍以寡敵眾得獲全勝,殊出西西拉意外。以軍紮營他泊山間,雖然易守難攻,但決戰在耶斯列平原,有利戰車戰馬賓士;與步兵作戰,占盡上風。但親率以色列軍隊作戰的耶和華神,“星宿從天上爭戰,從其軌道攻擊”(五20),將絕對有利西西拉的戰場變成他全軍的葬身之地。大自然聽命宇宙主宰,神左右人類歷史發展,史不絕書,這不過其中一項。

         根據第五章21節,是耶和華降雨使河流和河谷漲溢,令敵軍的戰車癱瘓。拿破崙於1799年在相同的地方大敗土耳其人的時候,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迦南人的鐵車雖然是當時最先進最犀利的武器,但在陡峭的他泊山和密林中卻形同廢物, 加上神藉風雨 (參5:4)使基順河氾濫(參5:21),遍地泥濘,鐵車部隊在山上受襲後撒回谷中時陷入泥中,寸步難移。巴拉在這情況下打勝,西西拉被迫下車步行逃生。

         巴力在在外邦被視為掌管風雨的神明,但此處卻是耶和華使以色列人得勝!(在 18:9-15  提到耶和華為風雷之神)。

 

【士四16巴拉追趕車輛、軍隊,直到外邦人的夏羅設。西西拉的全軍都倒在刀下,沒有留下一人。

   〔呂振中譯〕巴拉追趕車輛和軍兵,直到外國人的夏羅設;西西拉的全營都倒在刀刃之下,連一個也沒有剩下。

   〔暫編註解〕巴拉追趕。撤退到谷地的路線,因為山谷兩邊都是希伯來人駐紮,接近隘口通往夏羅設的谷地變得更加狹窄。之前迦南人掙扎著逃回他們在夏羅設的大本營,後來精疲力盡,沒有一個人活著到達他們安全的營地。

         夏羅設。這個地方好像在埃斯德賴隆草原相對的盡頭,基順河由山地流經此地進入海濱平原(見第二節)。底波拉的歌說到在他納和米吉多附近發生的爭戰(士5:19)。

 

【士四17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億的帳棚,因為夏瑣王耶賓與基尼人希百家和好。

   〔呂振中譯〕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到了基尼人希百的妻子雅億的帳棚;因為夏瑣王耶賓和基尼人希百的家相安無事。

   〔暫編註解〕「雅億」:屬摩西妻子的家族。

         「雅億」:字義是「山羊」或「羚羊」的意思。

         基尼人。這個支派可能紮營在戰場以北三十或四十英里(38-64公里)的地方。此地可能就是戰鬥一兩天后,剛愎自用的軍隊指揮官,饑渴難耐,精疲力盡時到達的基尼人的帳棚地。

 

【士四18雅億出來迎接西西拉,對他說:“請我主進來,不要懼怕。”西西拉就進了她的帳棚,雅億用被將他遮蓋。

   〔呂振中譯〕雅億出來迎接西西拉,對他說:『請我主轉身,轉身進我這堥荂F不要懼怕。』西西拉就轉身到她那堙B進了帳棚;雅憶用毯子把他蓋着。

   〔暫編註解〕古代中東女子居住的帳棚,除了丈夫和父親,其他男子均不得入內。希百既與夏瑣王“和好”,其妻子雅億的帳篷本為西西拉極思想的避難處,誰知卻死在這婦人的一枚帳篷木釘下。雅億可能不同意其夫背棄家族和以色列原有盟約,果敢地站在以民一邊,手刃強敵。

         「進了他的帳棚」:依照當時的習俗,只要受邀進了游牧民族的帳篷就是人身安全的保證。而且依照當時的風俗,除了婦女的丈夫與父親之外,其餘男性不得進入女性的帳篷。因此雅億的帳篷是一個理想的藏身之處。

         用「被」將他遮蓋:可能是「毯子」一類的覆蓋物。不過最可能的解釋是「蚊帳」(fly-net)而非毛毯(rugRVRSV)。就西西拉的情況而言,他當時一路上風塵僕僕,有容身之處時,已是全身骯髒、汗水漓了,因此解為「蚊帳」較為可能。

 

【士四19西西拉對雅億說:“我渴了,求你給我一點水喝。”雅億就打開皮袋,給他奶子喝,仍舊把他遮蓋。

   〔呂振中譯〕西西拉對雅億說:『請給我一點水渴;我喝了。』雅億就打開奶子皮袋,給他喝,仍舊把他蓋着。

   〔暫編註解〕“奶子”。裝在皮袋堛瑰u酪乳(五25下)。

         「奶子」:「牛奶」、「酸奶」、「乳酪」。 5:25 說是「奶油」也就是「凝結的奶」的意思。

         給我。這是古代東方人對待所有遊牧民族的普遍習慣,無論何人只要在帳棚內被接受,提供了吃的或喝的,就會在屋裡平安了。一個臨死的敵人如果喝了就能夠在仇敵的帳棚裡安然歇息。西西拉的請求說明他很小心謹慎,雖然疲憊,但直到得到雅億意圖的保證才敢睡覺。當雅億打開皮袋,給他奶子喝時,這個軍隊指揮官才安然入睡。

 

【士四20西西拉又對雅億說:“請你站在帳棚門口,若有人來問你說:‘有人在這裡沒有?’你就說:‘沒有。’”

   〔呂振中譯〕西西拉又對雅億說:『請站在帳棚門口;若有人來問你說:有人在這堥S有?你就說:沒有。

 

【士四21西西拉疲乏沉睡。希百的妻雅億取了帳棚的橛子,手裡拿著錘子,輕悄悄地到他旁邊,將橛子從他鬢邊釘進去,釘入地裡。西西拉就死了。

   〔呂振中譯〕希百的妻子雅億取了帳棚的橛子,手堮着槌子,輕悄悄地到他旁邊,把橛子從他鬢邊釘進去,竟透下地去;西西拉正在疲乏沉睡,就這樣死了。

   〔暫編註解〕“帳棚的橛子”即營釘。詳情比較第五章26節。錘子和營釘是很容易拿到的東西,因為紮營是婦女的工作。

         「橛子....錘子」:當時是由女性來支搭或拆卸帳篷。

         「橛子」:帳篷釘子,通常是木製的,不過基尼人是金屬工匠,所以也有可能是金屬製品。

         「西西拉就死了」:在當時而言,死於婦人之手是奇恥大辱。

         雅億可能不同意其丈夫背棄與以色列人的盟約而與迦南人合作,因此擊殺西西拉。

         當時一個女性想要殺死一個戰士,除了雅億使用的方式之外,好像也沒有比較適當的方法了。

 

【士四22巴拉追趕西西拉的時候,雅億出來迎接他說:“來吧,我將你所尋找的人給你看。”他就進入帳棚,看見西西拉已經死了,倒在地上,橛子還在他鬢中。

   〔呂振中譯〕忽見巴拉追趕着西西拉來了;雅億出來迎接他,對他說:『來,我給你看你所尋找的人』;他就進去到她那堙F阿,西西拉倒已着呢,已經死了;橛子還在他鬢中。

   〔暫編註解〕西西拉已經死了,倒在地上。我們不知道西西拉死了多久以後,巴拉和隨同追趕的人才追到那裡,可能是山上放牧的人看到了將軍的逃跑方向,就告訴了巴拉和他的人。巴拉一群人就跟著追到了希百的營地,當雅億引他們進了她的帳棚,把殺死了的敵人給他們看時,他們簡直驚訝不已。這個故事從一個婦女的勇氣開始,同樣以一個婦女的勇敢結束。

 

【士四23這樣, 神使迦南王耶賓被以色列人制伏了。

   〔呂振中譯〕就在那一天、神就在以色列人面前把迦南王耶賓制伏了。

   〔暫編註解〕西西拉一死,耶賓王的威脅解除。神藉兩個勇敢的女人——底波拉和雅億之手,完成了以色列的勇士們沒有信心去完成的任務。

         神使……制伏了。作者沒有將以色列人勝利的功勞歸於巴拉,底波拉或雅億,而是將其歸於神。只有神的力量才使希伯來人獲得能力把敵人擊潰。

 

【士四24從此以色列人的手越發有力,勝了迦南王耶賓,直到將他滅絕了。

   〔呂振中譯〕於是以色列人的手就越發強硬、勝過迦南王耶賓,直到把迦南王耶賓都剪滅掉。

   〔暫編註解〕越發有力,勝了……基順河之戰是完成把以色列人從迦南人的軛下拯救出來的開始。在後來的交戰中,希伯來人對付耶賓的王國越來越有力量,直到這個迦南王被徹底滅絕。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蔡哲民等《士師記查經資料》․《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