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士十二1以法蓮人聚集,到了北方,對耶弗他說:“你去與亞捫人爭戰,為什麼沒有招我們同去呢?我們必用火燒你和你的房屋。”

   〔呂振中譯〕以法蓮人應召而集,向着撒分前進,對耶弗他說:『你過去和亞捫人交戰,為甚麼沒有招我們和你同去呢?我們要用火燒你和你的房屋。』

   〔暫編註解〕以法蓮人在基甸時代(約一百年前),曾有過一次類似的抗議,但給士師基甸用智慧的言詞消解(八13)。這次,結果卻大大不同。耶弗他手段強硬,造成流血內亂。以法蓮經此巨變,一蹶不振。後來以色列選立君王,以地理位置及勢力,應出自以法蓮,但只能選出支派中位分最小的便雅憫的掃羅。

         「北方」:應譯作「洗分」,這小鎮在河東疏割與利但中間。以法蓮支派到約但河東跟耶弗他爭論,問他出兵攻打亞捫人時為何沒有邀請以法蓮人參加。(有關以法蓮人愛出鋒頭一事,見8:1-3)。他們須在約但河渡口過河。

         到了北方。北方的希伯來單詞為saphonah.就是撒分,基列在以法蓮的東部和東北部,因此,大多數聖經翻譯者將撒分作為此地的專有名詞。它是位於約旦河穀基列這邊的一個小鎮,離疏割不遠(書13:27)。

         你去與……是指耶弗他行軍攻打亞捫人。

         沒有招我們。此處和士8:1-3中以法蓮支派都表現得極為不快,他們在遭受外來欺壓的時候,總是漫不經心,當其它支派主動發起進攻並贏得勝利時,他們又表現出傲慢自大。基甸曾安撫他們並忽視了他們的粗野,但耶弗他沒有用這樣的溫和脾氣來遷就他們。以法蓮人以以色列各支派的領導者自居,因此他們對此憤憤不平。驕傲之心促使他們充滿了怨恨,因他們在得勝的榮耀上無份。而且,他們還否認基列人單獨行動的正確性,更不用說選擇一個管理者了。

         13 以法蓮人再次埋怨(比較八1)他們沒有被徵召去攻打亞捫人,但耶弗他否認這指控。

 

【士十二2耶弗他對他們說:“我和我的民與亞捫人大大爭戰;我招你們來,你們竟沒有來救我脫離他們的手。

   〔呂振中譯〕耶弗他對他們說:我和我人民跟亞捫人爭鬥得很厲害;我曾經向你們呼救,你們竟沒有拯救我脫離他們的手。

   〔暫編註解〕我招你們來。在前面的記載中,沒有提到在西部迦南呼求各支派幫助趕逐壓迫者,講述者僅在這裡提及。

 

【士十二3我見你們不來救我,我就拼命前去攻擊亞捫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我手中。你們今日為什麼上我這裡來攻打我呢?”

   〔呂振中譯〕我見你們沒有拯救我,我就冒險拚命,過去攻擊亞捫人;永恆主居然將他們交在我手掌中;你們今日為甚麼上我這堥荍藆揮琠O?』

   〔暫編註解〕今日為什麼?。以法蓮人有可能比亞捫人還有罪惡感。很難評價耶弗他的回答是否是安撫的語氣,但至少以法蓮人似乎對他的理由並不滿意,所以接著內戰爆發了。

 

【士十二4於是耶弗他招聚基列人,與以法蓮人爭戰。基列人擊殺以法蓮人,是因他們說:“你們基列人在以法蓮、瑪拿西中間,不過是以法蓮逃亡的人。”

   〔呂振中譯〕於是耶弗他把所有基列所有的人集合了來,跟以法蓮人交戰;基列的人擊打了以法蓮人、是因為以法蓮人曾說:你們基列人在以法蓮與瑪拿西之間、不過是以法蓮中的逃亡人罷了。”」

   〔暫編註解〕本節下半的一段奚落話,暗指約但河以東的支派是從河西的以法蓮和瑪拿西這堸k亡出來的。

         以法蓮人除了事後發難外,更惡意詆毀基列人。

         招聚基列人。可能包括約旦河東所有的以色列人,在非常短的時間內,烽火和軍號向約旦河東所有的村莊傳出集結的號令。

         是因他們說。以法蓮人不顧耶弗他有理有節的回答,他們似乎因難以忍受的奚落而陷入與耶弗他的衝突之中。

         以法蓮逃亡的人。我們不知道嘲弄他們的所有細節,似乎是強烈的嫉妒,在約旦河東的瑪拿西人和其餘的瑪拿西人,以及他們的近親住在巴勒斯坦西部的以法蓮人之間產生了,並且矛盾衝突一觸即發。河東的瑪拿西人曾冷落他們的宗族和親戚,並把他們扔在拈鬮之地,他們越來越多的人生活在遊牧的流便和迦得支派當中,與他們混居。因為宗族的這一分裂,以法蓮人就嘲笑他們。稱他們為逃亡的人,即住在西部的部族、親戚的殘渣和低下的階層。

 

【士十二5基列人把守約旦河的渡口,不容以法蓮人過去。以法蓮逃走的人若說:“容我過去。”基列人就問他說:“你是以法蓮人不是?”他若說:“不是。”

   〔呂振中譯〕基列人把守着約但河各渡口,不容以法蓮人過去。以法蓮逃亡的人若說:『容我過去』,基列的人就問他們說:『你是不是以法蓮人?』他們若說不是,

   〔暫編註解〕顯然以法蓮人不敵基列人,企圖從約但河渡口逃返河西屬地。把守渡口是古代戰略的要著,用以截斷敵軍退路。

         約旦河的渡口。以法蓮人只有經過這個渡口越過約旦河才能迅速地回到他們自己的地。

         以法蓮逃走的人。在希伯來原文中,這句話與前面以法蓮人嘲笑基列人的話以法蓮逃亡的人是完全一樣的,現在以法蓮人成了逃亡的人。

         你是以法蓮人不是?。有大量的商貿運輸來往於約旦河渡口。對來往人員詢問是為區別逃走的人和過往旅行者和商人。那些不久前還對自己的支派引以為豪的人,此時為了保全性命就竭力否認與以法蓮支派有任何關係。

         5~6 基列人封鎖約但河的渡口,採取語言的測試來篩選出以法蓮人。以法蓮人把“示播列”讀成“西播列”。

 

【士十二6就對他說:“你說示播列。”以法蓮人因為咬不真字音,便說西播列。基列人就將他拿住,殺在約旦河的渡口。那時以法蓮人被殺的,有四萬二千人。

   〔呂振中譯〕基列人就對他說:『你說示播列』;以法蓮人因為發不出準確的字音來,便說『西播列』;基列人就把他抓住,在約但河渡口宰殺了。那時以法蓮人之中倒斃了四萬二千人。

   〔暫編註解〕“示播列”和“西播列”都是“河水氾濫”的意思(詩六十九2;賽二十七12)。“示”的發音是sh,“西”的發音是s。以法蓮人發音把“示”的音咬成“西”,就像有些人“四”“十”不分一樣,基列人一聽便知道是以法蓮人(比較太二十六73)。

         「示播列」:意思是洪水或谷穗,以法蓮人咬音不准,將sh音讀作s音,即把「示」讀作「西」。此事顯示當時各支派間發音上已有差異。

         示播列。這可能是隨意編造的一個名詞,因為這個字的前面字母為”shin. 約旦河東的希伯來人其它發音都沒問題,唯獨詞首字母是sh的,如示播列他們的發音為音,而迦南的希伯來人發這個音較柔和,他們發西的音,如西播列。這是經過若干年所形成的不同方言之一。

 

【士十二7耶弗他作以色列的士師六年。基列人耶弗他死了,葬在基列的一座城裡。

   〔呂振中譯〕耶弗他作了士師六年來拯救以色列。基列人耶弗他死了,埋葬在基列、他本城〔傳統:基列的城(複數)堙f堙C

   〔暫編註解〕六年。耶弗他是所有士師中治理時間最短的一位士師。也許是他捲入了與其他以色列支派的爭戰的緣故。

 

【士十二8耶弗他以後,有伯利琱H以比贊作以色列的士師。

   〔呂振中譯〕耶弗他以後、有伯利恆人以比讚作了士師來拯救以色列。

   〔暫編註解〕伯利甯O屬西布倫支派的一個城(書十九15),不是猶大的伯利琚C以比贊和以倫(11節)都是西布倫他,他們的影響力在以色列東北地區。

         “伯利恆”。不是基督出生的伯利恆城,而是米吉多以北的一個城(書一九15)。

         此伯利琣釦O於猶大境的伯利琚A可能是在西布倫境之西北,米吉多以北十六公里(十英里)。

         以比贊。我們不知道這個名字的意思。該名在聖經中僅此一處出現。

         伯利琚C它有可能就是猶大的伯利琚A也可能是西布倫支派的伯利琚A在拿撒勒東北七英里(11.2公里)的地方(見書19:1516)。

         以比贊在這裡與另外兩個士師以倫和押頓一起提到。在士10:1-5中講到的陀拉和睚珥是一組沒有記錄治理事蹟的士師,只給了關於他們的最簡短的資料:名字,居住地,統治多長時期,埋葬地點。三個士師(睚珥,以比贊和押頓)的例子中,附加了他們兒女的數量和擁有的財富。

 

【士十二9他有三十個兒子,三十個女兒,女兒都嫁出去了。他給眾子從外鄉娶了三十個媳婦。他作以色列的士師七年。

   〔呂振中譯〕他有三十個兒子、三十個女兒;女兒都嫁出去;他又從外邊娶進了三十個女子來給他兒子們為妻。他作士師七年來拯救以色列。

   〔暫編註解〕以比贊有眾多兒女,顯示他有財富及地位。

         都嫁出去了。以比贊有一個明確的方針,就是通過聯姻的方法來鞏固自己的地位。他將三十個女兒嫁給其他支派的三十個男子,也從其他支派為兒子娶三十個媳婦回來。所記載的這個信息資料顯示,以比贊是一個影響力廣泛的偉人。另外,他活著看到他六十個兒女的嫁娶,這說明儘管他治理以色列僅七年時間,但他卻健康而又長壽。或許他是通過以聯姻方式與其他支派建立友好關係的政策,使得他在人生的最後七年得到了士師的地位。很明顯,在他治理期間是和平安寧的時期。

 

【士十二10以比贊死了,葬在伯利琚C

   〔呂振中譯〕以比讚死了,埋葬在伯利恆。

 

【士十二11以比贊之後,有西布倫人以倫作以色列的士師十年。

   〔呂振中譯〕以比讚之後、有西布倫人以倫作了士師十年來拯救以色列。

   〔暫編註解〕以倫。該名意思是一棵篤蓐香樹。東方人常以樹名來起名。在創46:14和民26:26 此名作為西布倫一個家族的名字出現。

         11-12  以倫作士師:他與以比贊先後在西布倫作士師。

 

【士十二12西布倫人以倫死了,葬在西布倫地的亞雅侖。

   〔呂振中譯〕西布倫人死了,埋葬在西布倫地的亞雅崙。

   〔暫編註解〕「亞雅侖」:字根與「以倫」同,可能這下葬之地與士師本人同名,位於臨門附近(參書19:13)。

 

【士十二13以倫之後,有比拉頓人希列的兒子押頓作以色列的士師。

   〔呂振中譯〕以倫之後、有比拉頓人希列的兒子押頓作了士師來拯救以色列。

   〔暫編註解〕比拉頓在以法蓮支派境內。大衛王的一位軍官比拿雅也是比拉頓人(撒下二十三30;代上十一31;二十七14)。押頓的兒孫甚多,又各有驢,當屬有勢力地位的人(參八30;十4注)。

         「比拉頓」:在瑪拿西境內,近南面邊界。

         押頓。字面意思是僕人

         希列。表示讚美之意。這是首次出現此名,該名後來在猶太人中非常有名。在聖經中只有這裡出現。後來的希列是一個猶太人學派的領袖,被認為是在基督前早一點的時期,最偉大的猶太拉比。

         比拉頓人。據十五節記載,比拉頓在以法蓮地,所以我們可以得出結論,押頓屬於以法蓮支派。在代上8:23中,一個叫押頓的是便雅憫支派的人,但因為這個名字非常普遍,所以成為士師的這個押頓一定是以法蓮人(見代上27:14)。通常認為比拉頓城鎮在示劍南部,現在的Far`athā,以西七英里(11.2公里)的地方。

         13-15  押頓作士師:他是財富、地位兼備的一位。

 

【士十二14他有四十個兒子,三十個孫子,騎著七十匹驢駒。押頓作以色列的士師八年。

   〔呂振中譯〕他有四十個兒子、三十個孫子、騎着七十匹驢駒;押頓作了士師八年、來拯救以色列。

   〔暫編註解〕“七十匹驢駒”。這是地位與富裕的像徵(比較一○4)。

         四十個兒子。這裡只提到家庭中的男性成員,但毫無疑問,押頓也有許多女兒。他家庭的巨大規模通過他的財富和高位再一次得到應證。同時也證實了在有能力供養眾多妻妾的家庭中,一夫多妻制的普遍性。

         孫子。有些翻譯為侄子是從出自古代英語對孫子的叫法,現在已棄用。故此譯為孫子更準確。

 

【士十二15比拉頓人希列的兒子押頓死了,葬在以法蓮地的比拉頓,在亞瑪力人的山地。

   〔呂振中譯〕比拉頓人希列的兒子押頓死了,埋葬在以法蓮地的比拉頓,在亞瑪力人的山地。

   〔暫編註解〕“亞瑪力人的山地”有幾個解釋:1,亞瑪力人中有一部分已和其他異族遷到以色列的境內居住。2,有些譯本作“在沙拉賓地的以法蓮山地”(看書十九42),亞瑪力人一度曾住在以法蓮(參五14)。3,或屬抄寫錯誤。此語的背景不詳。

         亞瑪力人的山地。亞瑪力人的家在猶大南方的南地,然而,這個地名表明他們曾一度向北進發侵入到以法蓮這一地區,使得這一地區就以他們的名來稱謂。或許他們在那裡已被擊敗,或許他們當中少量的人早期被允許住在那個地區。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蔡哲民等《士師記查經資料》․《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