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十八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士十八1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但支派的人仍是尋地居住,因為到那日子,他們還沒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為業。

   〔呂振中譯〕當那些日子以色列中沒有王;那些日子但的族派仍在尋找着可住的地業,因為在以色列眾族派中、直到那日還沒有拈下哪一塊地給他們做產業。

   〔暫編註解〕非利士人不斷擴張勢力範圍,亞摩利人又頑強難馴,住在靠近海旁地帶的但族人,無法在所分得的地上立足,只得北遷覓地定居(參一34)。看《約書亞記》十九4146

         亞摩利人把“但支派的人”趕到他們所得領地的山區那堨h(一34)。

         「還沒有 ...... 得地為業」:由於亞摩利人的頑抗(1:34-35)和日後非利士人的壓迫(13:1-23注),但支派始終未能完全攻取他們的領地。

         以色列中沒有王。作者可能希望說明後面但人的不法行為發生在不守律法和秩序的君王統治的時期。

         到那日子。但人分配的地在海與山地間的低地,可是但人不能從當地居民那裡奪得此地。他們被迦南人逼退到山地(士1:34)。

 

【士十八2但人從瑣拉和以實陶打發本族中的五個勇士,去仔細窺探那地。吩咐他們說:“你們去窺探那地。”他們來到以法蓮山地,進了米迦的住宅,就在那裡住宿。

   〔呂振中譯〕於是但人從瑣拉和以實陶打發他們家族全體範圍內五個人、都是有力氣的人去偵探窺察那地,對他們說:『你們去窺察那地』;他們到了以法蓮山地,來到米迦的住宅,便在那埵穜J。

   〔暫編註解〕本族中。即他們的宗族或支派中。

         從瑣拉。見士13:225

         窺探。他們看到沒有希望攻克所分派的地;因此就打發本族的一些人出去尋找一個較容易定居的地方,他們就到猶大的地業中與神最初計畫賜給的地業相反的地方尋找。信靠神會使他們得著能力把當地的居民趕出去,向北遷移是公然承認他們不願遵從神的計畫。

         住宿。夜晚到達那裡,就住宿在那裡了。

 

【士十八3他們臨近米迦的住宅,聽出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來,就進去問他說:“誰領你到這裡來?你在這裡作什麼?你在這裡得什麼?”

   〔呂振中譯〕他們在米迦的住宅附近、認出那青年利未人的口音來,就轉到那堙A問他說:『誰領你到這堥荂H你在此地作甚麼?你在這堭o了甚麼?』

   〔暫編註解〕「利未人的口音」:可能這少年人操南方人口音。

         聽出……口音來。意思可能是他們來米迦家之前就熟悉這個利未人,所以能辨認他的聲音,或者是他們通過這個人講話,在米迦的神堂中侍奉的言談舉止,認出他是一個利未人,如果這個利未人就是摩西的孫子(見30節),那他肯定是婦孺皆知的人。

 

【士十八4他回答說:“米迦待我如此如此,請我作祭司。”

   〔呂振中譯〕他對他們說:『米迦這樣這樣待我;他僱了我,我就做他的祭司。』

   〔暫編註解〕「請」我作祭司:「僱用」的意思。

 

【士十八5他們對他說:“請你求問 神,使我們知道所行的道路,通達不通達。”

   〔呂振中譯〕他們對他說:『請你求問神,使我們知道我們所行的路順利不順利。』

   〔暫編註解〕求問。但人的探子瞭解到利未人拒絕求問神靈、以弗得和神像,就請他求問耶和華,他們所行的探險路程是否順利通達。

         56以色列各支派應居何地,神的旨意早在約書亞分地時已清楚顯示(書十四∼二十章)。這五個勇士求問神的目的,想明白此行吉凶。這位祭司的信息一味取悅,還假耶和華之名來證明他所說不假,為二十一25“各人任意而行”的一個好注腳。

         5~6 但支派的人不能擁有所分得的土地(1節),便求神祝福他們能找到其它的土地。祭司約拿單把他們喜歡聽的話告訴他們。但支派的人雖然表面上是成功了,但由於他們遺棄神所啟示的旨意,所以後來但支派竟然成為一個偶像膜拜的主要中心(一八30,31;王上一二2830)。

 

【士十八6祭司對他們說:“你們可以平平安安地去,你們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華面前的。”

   〔呂振中譯〕祭司對他們說:『你們可以平平安安地去;你們所行的路是在永恆主面前行的。』

   〔暫編註解〕在耶和華面前的。即你們的行程是蒙神看顧和保守的。這裡耶和華一詞是用亞衛,這個利未人是嚴守摩西律法要求的敬拜形式,敬拜真神神的。

         18:6 中沒有紀錄祭司求問耶和華的過程,可能祭司只是有如一般神棍一樣,隨便托神的名給予求問者愛聽的答案。

 

【士十八7五人就走了,來到拉億,見那裡的民安居無慮,如同西頓人安居一樣。在那地沒有人掌權擾亂他們,他們離西頓人也遠,與別人沒有來往。

   〔呂振中譯〕五人就走,來到拉億,看見其中的人民安居無慮,如同西頓人那樣,泰然自若、安心無慮;那地又沒有人抑制他們甚麼事;他們離西頓人也遠,和別人沒有來往。

   〔暫編註解〕拉億就是以色列北部的利善。,但人奪得此城,改名為但。參十八2227及《約書亞記》十九47。其地距瑣拉和以實陶約160公里,為以色列最北端的城邑(二十1;撒上三20)。考古學家發現此地與有以色列人居住為主前十二世紀。

         “拉億”。約書亞記十九章47節的利善,是以色列北部的一個城鎮,後來稱為但。那堥S有自己的政府,又與其它支派隔絕。

         拉億四圍有天然屏障:黑門山和利巴嫩山脈將拉億居民與亞蘭人和西頓人隔離;而且這裡的水泉和溪流為約但河源頭之一,水源充足。

         拉億。在約書亞記19:47 中叫作利善,但人奪取該城後,將它的名改成(士18:29)。舊約中經常以此名提及該地,如從但到別是巴的表述,它是以色列最北端的定居地(士20:1;撒上3:20;撒下3:10等)。它在黑門山腳附近臨近約旦河的源頭,位於泰爾東偏南26.7英里(42.7公里)和大馬士革西南42英里(67.2公里)的地方。

       安居無慮。拉億居民遠離擾亂他們的外族人,他們既沒有修建城牆,也沒有設置衛兵護衛他們的城。

         如同西頓人安居一樣。西頓人不好戰,而善於經商。

         ……遠。實際距離不是很遠,但有一座山脈隔在他們中間。

         沒有來往。他們滿足於與世隔絕的獨立生活。

 

【士十八8五人回到瑣拉和以實陶,見他們的弟兄。弟兄問他們說:“你們有什麼話?”

   〔呂振中譯〕五人來到瑣拉和以實陶見他們的族弟兄;族弟兄問他們說:『你們怎麼啦?』

 

【士十八9他們回答說:“起來,我們上去攻擊他們吧!我們已經窺探那地,見那地甚好。你們為何靜坐不動呢?要急速前往得那地為業,不可遲延。

   〔呂振中譯〕他們說:『起來,我們上去攻擊他們;因為我們已看了那地;阿,好極啦。你們竟靜坐不動呢。可別懶着走,懶着進去取得那地呀。

   〔暫編註解〕甚好。比較民14:7;書2:2324。探子們對遷移到拉億的意見一致,並催促立即行動。

 

【士十八10你們到了那裡,必看見安居無慮的民,地也寬闊。 神已將那地交在你們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無所缺。”

   〔呂振中譯〕你們去、見到一族安心無慮的人堨h的;那地兩面寬闊;神已把那地交在你們手中;是個一無所有的地方;地上百物它全都有。

 

【士十八11於是但族中的六百人,各帶兵器,從瑣拉和以實陶前往。

   〔呂振中譯〕於是但人的家族從那堜鼠e行,從瑣拉和以實陶,六百人、各有戰器裝束着。

   〔暫編註解〕「六百人」:連同妻子、兒女(21)只得數千人左右。但支派歷來受敵欺壓,可能人數已大大削減(參19),又或者這次往北遷移的只屬少數。

         六百人。並非整個族群未都遷移,而只是那些有膽量而沒有相應的土地的人,因為六百人帶著他們的家眷一起遷移(21節),所以整個遷移隊伍可能人數有一千五百到兩千人。

         1112基列耶琳離開但人啟程地點大約13公里。“瑪哈尼但”意為“但的營”,但不同於十三25所記參孫活動的地方。這六百人當為但人移往北方的數目。

 

【士十八12上到猶大的基列耶琳,在基列耶琳後邊安營。因此那地方名叫瑪哈尼但,直到今日。

   〔呂振中譯〕他們上去,在猶大、在基列耶琳紮營;因此人把那地方叫做瑪哈尼但;到今日還叫那名;你看,就在基列耶琳的西邊呢。

   〔暫編註解〕「基列耶琳」:位於猶大支派與便雅憫支派接壤處,在耶路撒冷以西十一公里(八英里),原為基遍人的城邑(參書9:17)。

         「瑪哈尼但」:意即但的軍營。

         基列·耶琳。意思是森林之城。從尤西比烏時期(四世紀)這個地方就被確認為是特奧阿紮爾,即現在的喀亞特附近,大約距耶路撒冷至迦法8英里(12.8公里)的道路上。基列·耶琳最初是基便人的城邑之一(書9:17),撒母耳時期主要是來自猶大支派的人居住在此地。

         瑪哈尼·但。但的營(見士13:25)。

 

【士十八13他們從那裡往以法蓮山地去,來到米迦的住宅。

   〔呂振中譯〕他們從那媢L去、到以法蓮山地,來到米迦的住宅。

   〔暫編註解〕米迦的住宅。米迦住宅和神堂周圍形成的居住區,這個村就是被大家熟知的貝斯-米迦。但人遷移安營在臨近的往北的道路上。

 

【士十八14從前窺探拉億地的五個人對他們的弟兄說:“這宅子裡有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並雕刻的像與鑄成的像,你們知道嗎?現在你們要想一想當怎樣行。”

   〔呂振中譯〕從前去偵探拉億地的那五個人應時對他們的族弟兄說:『這些住宅埵陳姪椐部B家神像、雕像、鑄像、你們知道麼?現在你們要考慮考慮應當怎樣行。』

   〔暫編註解〕這宅子裡。這句話就是指這個村子

         想一想。即想一想如何才能使以弗得,神像和雕刻的像歸但人所有。從接下來發生的事顯示了他們所作的決定,一隊人與那個利未人交談,同時其他人急忙進入神堂,把這些聖物拿走。

 

【士十八15五人就進入米迦的住宅,到了那少年利未人的房內問他好。

   〔呂振中譯〕五人就轉身,進入米迦的住宅,到了那青年利未人的屋堙A給他問安。

   〔暫編註解〕問他好。相似的句子結構出現在撒下11:7 中大衛問爭戰的事怎樣。

 

【士十八16那六百但人各帶兵器,站在門口。

   〔呂振中譯〕那六百人、各裝有戰器的但人、都站在大門口。

   〔暫編註解〕門口。顯然,有護衛的牆環繞這個小村莊,至少在米迦的住宅和神堂有圍繞的牆。多數但人都在門口與利未人談話(見17節)。

 

【士十八17窺探地的五個人走進去,將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並鑄成的像,都拿了去,祭司和帶兵器的六百人,一同站在門口。

   〔呂振中譯〕去偵探地的那五個人就上去,進去那堙A將雕像、神諭像、家神像、鑄像、都拿了去;祭司和裝有戰器的六百人都站在大門口。

   〔暫編註解〕五個人。同時,窺探地的五個人已進入屋內,不知不覺地從米迦神堂裡把所有宗教聖物一卷而空。

 

【士十八18那五個人進入米迦的住宅,拿出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並鑄成的像,祭司就問他們說:“你們作什麼呢?”

   〔呂振中譯〕那五個人進了米迦的住宅,將雕像、神諭像〔傳統:以弗得的雕像〕、家神像、和鑄像都拿了走,祭司就問他們說:『你們作甚麼?』

   〔暫編註解〕你們做什麼呢?。當五個人拿著禮拜物回到門口時,祭司驚奇的大叫道你們做什麼呢?

 

【士十八19他們回答說:“不要作聲,用手捂口,跟我們去吧!我們必以你為父、為祭司。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還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

   〔呂振中譯〕他們對他說:『不要作聲,用手摀着口,跟我們走,做我們的師父我們的祭司。你做一人的家的祭司好呢?還是做以色列中一族派一家族的祭司好呢?』

   〔暫編註解〕但支派的人有意把約拿單從家庭的祭司提升為支派的祭司!

         用手捂口。用手指捂住嘴唇是最常見的習慣動作(見伯21:529:9;箴30:32)。

 

【士十八20祭司心裡喜悅,便拿著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並雕刻的像,進入他們中間。

   〔呂振中譯〕祭司心堸矽部A便拿着神諭像、家神像和雕像,在眾民中間走。

   〔暫編註解〕這利未少年乃投機分子,唯利是圖,忘恩負義(參17:11),反映當時道德低落的程度。

         喜悅。祭司的不忠是值得注意的,他首先背叛了摩西律法規定的純正的敬拜,為了生計在米迦的偶像面前供職侍奉,現在他又背棄待他如子的恩人(士17:11),並滿懷喜悅地與偷拿別人財物的人為伍。我們必須注意到,這段故事中沒有一個人的品格是值得我們效學的,米迦自己是個小偷,這個利未人也是唯利是圖,但人都是不守法的海盜。

         他們中間。顯然是為了隱藏自己,並得到保護。

         利未人因為有機會變成一整個支派的祭司,就高興的背叛對他有恩的米迦,表現出完全唯利是圖的樣子,一點也不像「神的僕人」。

 

【士十八21他們就轉身離開那裡,妻子、兒女、牲畜、財物,都在前頭。

   〔呂振中譯〕他們就轉身而走,把弱小的和牲畜跟財物放在前面。

   〔暫編註解〕兒女。這是一次井然有序的遷移,婦女兒童偕同一起。

         財物。即行李,家庭用品等。

         在前頭。婦女和兒童在武裝人員前面行走,因為很明顯但人料想到他們要被追趕。

 

【士十八22離米迦的住宅已遠,米迦的近鄰都聚集來,追趕但人。

   〔呂振中譯〕他們離了米迦的住宅已經遠了,在米迦住宅附近那些在家堛漱H都被召出來,把但人追上了。

   〔暫編註解〕米迦的近鄰。神像的失竊被看作全村人的損失,而不僅僅是米迦的損失。

         聚集。原文字義是召出來即召集武裝起來。

         2226 米迦與幾個朋友追趕但支派的人,希望取回敬拜的物品和他的祭司。然而,當但支派的人揚言他們的性命受到威脅,於是他們也只好回家了。留意米迦已經崩潰的屬靈狀況。他抱怨但支派的人取去他的神像時,說但支派的人把他的所有都帶走了(24節)。

 

【士十八23呼叫但人。但人回頭問米迦說:“你聚集這許多人來作什麼呢?”

   〔呂振中譯〕他們呼叫但人;但人轉臉問米迦說:『你召了這許多人來作甚麼?』

   〔暫編註解〕回頭。可能回頭時甚至沒有停止前進的腳步。

 

【士十八24米迦說:“你們將我所作的神像和祭司都帶了去,我還有所剩的嗎?怎麼還問我說,作什麼呢?”

   〔呂振中譯〕米迦說:『你們將我所造的神像和那祭司都帶了去,我還有甚麼呢?你們怎麼還問我說作甚麼呢?』

   〔暫編註解〕我所做的神像。儘管米迦宣稱是一個敬拜耶和華的人(見士17:23,但他心中卻存有外邦神靈的觀念。這種表述令人吃驚的出自一個以色列人的口。

         怎麼還問我。米迦對他們的反問以及試圖脫開干係感到憤怒,顯然但人的力量大大強于米迦的力量,所以就對米迦不屑一顧(見26節)。

 

【士十八25但人對米迦說:“你不要使我們聽見你的聲音,恐怕有性暴的人攻擊你,以致你和你的全家盡都喪命。”

   〔呂振中譯〕但人對米迦說:『再別作聲給我們聽啦,恐怕有性暴的人會襲擊你,以致你的命和你全家的命都被收拾掉。』

   〔暫編註解〕但人竊取他人財物,更以暴力恫嚇人,可見以色列民極需設立有力的中央政府以維持和平,秉公行義。

         性暴的人。即性情暴烈,脾氣暴躁的人。但人其實是說:不要抱怨我們,免得激怒我們當中脾氣暴躁的人來攻擊你。見撒下17:8 大衛和跟隨他的勇士的脾氣,比作如同田野丟崽子的母熊。

         但人完全清楚自己做了什麼事,但是他們依仗自己的武力,硬是搶奪了米迦的東西,不顧道德與正義。

 

【士十八26但人還是走他們的路。米迦見他們的勢力比自己強盛,就轉身回家去了。

   〔呂振中譯〕但人逕自走着他們的路;米迦見他們比他強,就轉身回家去了。

 

【士十八27但人將米迦所作的神像和他的祭司都帶到拉億,見安居無慮的民,就用刀殺了那民,又放火燒了那城。

   〔呂振中譯〕但人將米迦所製造的聖物和他那祭司都帶着走;他們到了拉億,來到一族泰然自若安心無慮的人民那堙A就用刀擊殺了他們,又放火燒了那城。

   〔暫編註解〕安居無慮。探子的報告是準確無誤的。無情的但人使毫無防備的拉億百姓驚恐不已。拉億城被奪去並化為一片焦土。

 

【士十八28並無人搭救,因為離西頓遠,他們又與別人沒有來往。城在平原,那平原靠近伯利合。但人又在那裡修城居住,

   〔呂振中譯〕也沒有人援救,因為離西頓很遠,他們又和別人沒有來往。城在那屬伯利合的山谷中。但人就重建那城,住在那堙A

   〔暫編註解〕「平原」:應作山谷,在黑門山與利巴嫩山脈之間。

         「伯利合」:地點不詳。

         離西頓遠。遭遇不幸的領地離西頓很遠,西頓可能是拉億的宗主城市,由於拉億居民沒有與任何亞蘭鄰國的支派或城邑結盟,就沒有友邦的軍隊來援救他們。

         平原。該平原是約旦河從源頭流向黎巴嫩山腳的低處往北流入胡勒湖的衝擊平原。

         ·利合。意思是街道的房屋根據撒下10:68是講亞蘭語人的一個小國。

         修城。但人在這化作焦土的拉億廢墟上修建了一座新城,古時的習慣是城市建在水源旁,修在最高處便於防守,因此,就選擇在同一位址上建新城。

 

【士十八29照著他們始祖以色列之子但的名字,給那城起名叫但;原先那城名叫拉億。

   〔呂振中譯〕用以色列所生的、他們的祖宗但的名字、給那城起名叫但;其實那城的名字先前叫做拉億。

   〔暫編註解〕但。但人給拉億城重新命名叫做但,是拉結的使女辟拉給雅各生的兒子。但在北方的地記載在底波拉的歌中(士5:17)這清楚地表明,十七、十八章描寫的遷移發生在士師時代的早期。遷移可能出現在隨從約書亞的長老時期,俄陀聶作士師以前。士師記的作者在描述中總是將移民遷移與偶像崇拜聯繫起來,以此作為那個時代背信棄義和違背律法的例證,這最終招致外敵不斷的入侵和壓迫。

 

【士十八30但人就為自己設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孫子、革舜的兒子約拿單和他的子孫,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

   〔呂振中譯〕但人就為自己立那雕像;摩西〔傳統:瑪拿西〕的孫子、革舜的兒子約拿單、和他的子孫都做但人族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還是如此。

   〔暫編註解〕“那地遭擄掠的日子”可能指主前733722年亞述人擄掠以色列地(王下十五29;十七6);也可能指約櫃在示羅的被擄(撒上四11),約在主前1050年。

         “摩西的孫子”。但支派的祭司把自己的家系連到摩西那堙C“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這或指主前733732年,亞述的提革拉毗列色三世把他們放逐(王下一五29),或指主前十一世紀,約櫃從示羅被擄去的時候(撒上四11)。第31節支持第二個看法。

         「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有三種解釋 ──1 大多數學者認為「那地」是指北國以色列,「遭擄掠的日子」指以色列國於西元前七三三年受亞述侵略、至七二一年亡國這一段時間;當時位於北國但的祭壇亦遭毀滅。2 有學者認為解釋此句必須考慮下文31節的提示。換句話說,「那地」是指示羅,示羅什麽時候沒有了會幕(可能寄存於簡單的建築物──神的殿──之內),但的神堂就什麽時候沒有了。按歷史記載,當士師以利執政的末期,約櫃被非利士人搶去(參撒上4:1-11); 示羅的會幕可能於同時被毀或者從此失去重要性,結果在挪伯重建(參撒上22:11) 。  如此,「遭擄掠的日子」就是指約櫃被擄的時候。3 又有學者認為「那地」就是指但,「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是指掃羅死後,大衛還未統一全國之時,非利士人控制但一帶地方(參撒下2:8-11), 那時米迦所雕刻的像不在了。

         約拿單。這是作者首次講出這個利未人的名字,他先為米迦供職後又為但支派供職。

         摩西。七十士譯本原稿和武加大譯本此處是摩西,而其他一些譯本為瑪拿西。革順的確是摩西的兒子,而不是瑪拿西的兒子(出2:2218:3)。在希伯來原文中(不計算母音數),摩西和瑪拿西這兩個單詞之間的唯一區別是,摩西一詞沒有字母n ,這是一個有趣的觀察,在希伯來文原稿中,聖經是由馬所拉學者所編輯,字母n被插入這個名字中懸浮在字行上面的,這就非常明顯的表明是後來添加的。希伯來文聖經也有其他懸浮字母的例子(詩80:14;伯38:1315)。古代希伯來人的拉比和學士,以及現代的學者,包括猶太人和非猶太人,都聲稱這個字母是被拉比和文士插入摩西這個名字中而變成了瑪拿西的,目的是為了掩蓋他的孫子是背道的祭司這個事實,從而避免傷害摩西的聲譽。猶太法典塔木德說,約拿單是摩西的孫子,但因為他行了後來猶大王瑪拿西所行的事,經文就把他劃歸到瑪拿西的家庭。順便提及,如果約拿單是摩西的孫子,第十八章記敘的事件就證實這個事實,這個在米迦家裡侍奉的利未人與摩西相隔僅一代人。

         遭擄掠。這裡可能是指北部支派遭遇的一次來自外來勢力的搶掠,如臨近敘利亞的亞蘭國的擄掠。這次事件沒有被記錄下來,這次北部支派遭擄掠不太可能是指亞述在泰格拉斯皮勒斯爾時期的擄掠,因為後面的一節描述同一時期時說,這個時期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見撒上1:24)。

         原來這個唯利是圖的祭司是摩西的孫子,真是令人嘆息。這個事件應該發生在士師記早期。

 

【士十八31 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

   〔呂振中譯〕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造的雕像也多少日子。

   〔暫編註解〕以色列國分裂後,北國的耶羅波安在但地,也在南方的伯特利設立偶像,要以色列人敬拜(王上十二2630)。

         「示羅」:在伯特利以北十四公里(九英里)。

         耶羅波安一世所鑄造的金牛犢,很可能是根據米迦鑄造的像而製造的。耶羅波安敗壞了祭司制度,其訂定的的偶像崇拜中心在但及伯特利,故這兩個地方成了猶大祭司最憎惡之地。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蔡哲民等《士師記查經資料》․《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