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十九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士十九1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有住以法蓮山地那邊的一個利未人,娶了一個猶大伯利琲漱k子為妾。

   〔呂振中譯〕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日子,有一個利未人寄居在以法蓮山地的儘邊;他從猶大的伯利恆娶了一個為妾。

   〔暫編註解〕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第十九到二十一章記載的故事,描述了便雅憫支派早期的歷史事件(見士20:28)。

         作者又再次為這枉法的時期和支派間的衝突譜寫序言,並說明這些事情的發生是極為可能的,因為在以色列中沒有王來維護律法和秩序。安寧的生活存在於鄉村,因那裡注重律法、且不用強力的而是靠自覺來遵守。

         妾。她是一個較下等的妻子,甚至沒有二等妻子的正式名分,但這種關係也不屬私下偷情的風流韻事,表面上還是一種經常持續的關係,故事講述的事實是,雖然她對他不忠,應該受到譴責,但丈夫後來還是尋求與她和好。

         猶大、伯利琚C前面故事中的利未人也與伯利琣傢鰜Y(見士17:7)。

         1~9雖然有不少人在這一段大作文章,不過這一段並沒有太過不尋常,利未人等了四個月才去找回自己回娘家的妾,妾的岳父因為家醜可以順利解決,特別熱情的招待女婿。

         本章至二十一章為本書第二個附錄,把以色列人信仰腐敗已極的情況描寫得淋漓盡致。所提到的地點如以法蓮山地、猶大的伯特琠M前一附錄相同,但二事間似無關連。

         19:1-21:25  基比亞匪徒的暴行及其後果:基比亞人的罪惡並不比昔日所多瑪人的遜色,而便雅憫支派竟公然包庇兇手,整件事充分反映士師時代道德淪亡的情況。

 

【士十九2妾行淫離開丈夫,回猶大伯利琚A到了父家,在那裡住了四個月。

   〔呂振中譯〕那妾惱怒丈夫〔傳統:背着丈夫行淫〕,離開他,到猶大的伯利恆、她父親家堙A在那埵野|個月的功夫。

   〔暫編註解〕“妾行淫離開丈夫”有些古抄本作“妾和丈夫不悅而離去”,後者比較合理,因婦人若行淫須用石頭打死(利二十10),利未人後來也不會接她回家。

         「妾行淫離開丈夫」:七十士譯本及古拉丁譯本作「妾惱怒丈夫而離開了他」。古人有這譯法可能是因為摩西律法規定行淫的必須治死(參利20:10), 這妾若真有淫行,利未人似乎不可能與她復合。

         行淫。一些出自七十士譯本和拉丁文原稿的翻譯是發怒與他。希伯來聖經的意譯本也支持這種翻譯。這種理解更適合經文內容,因為當這個利未人追求她時,並未責駡她,而是語氣溫柔地安撫她,用好話相勸。然而,這些說法似乎還不足以提供不遵照希伯來原文的理由。

 

【士十九3她丈夫起來,帶著一個僕人、兩匹驢去見她,用好話勸她回來。女子就引丈夫進入父家。她父見了那人,便歡歡喜喜地迎接。

   〔呂振中譯〕她的丈夫起來,帶着一個僮僕兩匹驢追她去,要用好話打動她的心、叫她回來。他來到女子的父親家堙e傳統:女子就引丈夫進她父親家堙f;女子的父親看見那人,便歡歡喜喜地迎接他。

   〔暫編註解〕用好話勸她。字面意思就是用心對她講話

         女子就引丈夫進入。他的接近顯然是成功的,因為她把丈夫引進了父家。

         便歡歡喜喜地迎接。岳父的盛情接待說明,他們的分離可能被看作是有辱門風的事情。岳父公開表示歉意,並對他們的和好顯示出喜悅之情,這一點通過留利未人在家住三天可以看出來。

 

【士十九4那人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將那人留下住了三天。於是二人一同吃喝、住宿。

   〔呂振中譯〕那人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將那人強留下,他就和他住了三天;二人喫喫喝喝,在那埵穜J。

   〔暫編註解〕盛情款待遠客是近東的風俗,甚至被視為主人應盡的責任。這岳父的盛情與基比亞人的冷血表現(15)成強烈的對比。

         將那人留下。女孩的父親迫切要求利未人多留住幾天,岳父過於的盛情是有用意的,無疑想要給利未人留下一個好印象。他顯然希望這對夫婦不要再爭吵,所以就盡力撮合他們的關係。

 

【士十九5到第四天,利未人清早起來要走,女子的父親對女婿說:“請你吃點飯,加添心力,然後可以行路。”

   〔呂振中譯〕到第四天、那人清早起來、要起身走;女子的父親對女婿說:『請喫點餅做點心,然後走。』

   〔暫編註解〕加添心力。有些譯文是安慰你的心安慰的意思是支持聯繫起來就是用食物是使你[身體]重新振作起來。故此加添心力的翻譯更為準確。

         吃點飯。這是表斯文的禮貌用語,很可能已預備了一桌豐盛的酒宴。

 

【士十九6於是二人坐下一同吃喝。女子的父親對那人說:“請你再住一夜,暢快你的心。”

   〔呂振中譯〕於是二人坐下來,一同喫喝;女子的父親對那人說:『請答應再住一宵,暢快暢快心情吧。』

 

【士十九7那人起來要走,他岳父強留他,他又住了一宿。

   〔呂振中譯〕那人起來要走,他的岳父逼着他,他又在那埵矰F一宵。

 

【士十九8到第五天,他清早起來要走。女子的父親說:“請你吃點飯,加添心力,等到日頭偏西再走。”於是二人一同吃飯。

   〔呂振中譯〕到第五天、他清早起來要走;女子的父親說:『請喫點點心吧』;他們就耽延、直到日頭偏西;二人同喫東西。

   〔暫編註解〕等到。岳父又勸他們推遲動身,等到吃了晚飯日頭偏西再走。顯然這是一頓豐盛的晚宴,他岳父卻慢條斯理的預備,其間他們開懷暢飲,悠閒地暢談。

 

【士十九9那人同他的妾和僕人起來要走,他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對他說:“看哪,日頭偏西了,請你再住一夜,天快晚了,可以在這裡住宿,暢快你的心。明天早早起行回家去。”

   〔呂振中譯〕那人跟他的妾和僮僕起來要走,他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對他說:『看哪,天快晚了,請再住一宵;看哪,日頭斜西了,請在這埵矰@宵,暢快暢快心情吧;明天便可以清早起來、走你們的路,回你家〔原文:帳棚〕去。』

   〔暫編註解〕看哪,「日頭偏西」了:大約是指下午三點以後。

 

【士十九10那人不願再住一夜,就備上那兩匹驢,帶著妾起身走了,來到耶布斯的對面。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

   〔呂振中譯〕那人不情願再住一宵,就起身走了;他來到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的對面;和他同行的有那豫備好了的兩匹驢;他的妾也跟着他。

   〔暫編註解〕耶路撒冷(耶布斯)距伯利琤u有10公里(參2節),走路須兩個小時。這個利未人大概是在下午才離開伯利琲滿C

         耶路撒冷在此並在歷代志上十一章45節稱為“耶布斯”,因為那時由耶布斯人所佔據(比較士一21)。

         不願再住。利未人或許意識到,若再等一天也會像前兩天那樣很難離開,就拒絕繼續留宿的要求,在很晚不宜出行的時候動身啟程回家。結局表明,這次出行的結果是災難性的。

         三天之後,即或利未人急切地渴望上路,但岳父仍竭力要他繼續逗留,這是東方人普遍的一種禮節。與盛情的款待相反,若主人催促想留下的客人離開就會引起客人的不快。士師記的作者將岳父的熱情款待與利未人不久在基比亞經歷的冷漠進行對比。對利未人來說,他的經歷是軟弱和猶豫不決,首先是不必要的延遲,然後又過於匆忙倉促。

         耶布斯。是耶路撒冷的古名,這時是耶布斯人的一座城(見代上11:4,5;見士1:21註釋)在書18:16,28中該城被稱為耶布斯。耶路撒冷這個名字本身也是古名,出現在約西元前1400年迦南首領所寫的信函中(亞瑪納碑文),其原文是西元前19世紀和18世紀的埃及文。

 

【士十九11臨近耶布斯的時候,日頭快要落了。僕人對主人說:“我們不如進這耶布斯人的城裡住宿。”

   〔呂振中譯〕他們在耶布斯附近的時候,日快要落了;僮僕對主人說:『來吧,我們轉到這耶布斯人的城堨h過夜吧。』

   〔暫編註解〕日頭快要落了。從伯利琩鴙C路撒冷的距離大約五英里,需要約兩個小時的行程。

         1112本節說耶布斯“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因為當時此城為耶布斯人佔據,以色列人尚未取得(一21;比較撒下五69)。利未人一行因此寧可往耶路撒冷以北6公里的基比亞去。

 

【士十九12主人回答說:“我們不可進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不如過到基比亞去。”

   〔呂振中譯〕主人對他說:『我們不可轉到這些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族人之城堙F我們必須過去到基比亞那邊。』;

   〔暫編註解〕外邦城。按照這句敘述,耶路撒冷仍然被耶布斯人控制,利未人擔心在耶路撒冷受到冒犯並遭致搶劫,所以即使夜幕降臨也催促繼續趕路,希望去要花一整夜才能到達的以色列人的住地。那些日子,在空曠的鄉村黃昏時被捉住是極其危險的。這個事件說明,在以色列人和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之間存在積怨。

         基比亞。該城是利未人想到達的目的地,離耶路撒冷較遠,向北約5.6公里的路。這個基比亞後來是掃羅的出生地,並且他在那裡建起了他王國的政治首都。這個地方就是今天的特奧弗。

 

【士十九13又對僕人說:“我們可以到一個地方,或住在基比亞,或住在拉瑪。”

   〔呂振中譯〕主人又對他的僮僕說:『來吧,這些地方我們總要走近一處,或是在基比亞、或是在拉瑪過夜。』

   〔暫編註解〕拉瑪和基比亞相隔只有3公里。

         「基比亞」:在耶路撒冷以北六公里(四英里)。

         「拉瑪」:在基比亞以北三公里(二英里)。

         拉瑪。該城離基比亞1.9英里(3公里)。這兩座城在經文的其它地方被同時提到(賽10:29;何5:8)。這個利未人可能知道基比亞也沒有什麼好名聲,若有可能,進入拉瑪會更好。

 

【士十九14他們就往前走。將到便雅憫的基比亞,日頭已經落了。

   〔呂振中譯〕他們就走着走着過去;將近到屬便雅憫的基比亞,日已經趕着他們落了。

   〔暫編註解〕這個位於耶城以北的基比亞,不是猶大地或以法蓮山地的那個基比亞(書十五57;二十四33)。這個基比亞(義為“山岡”)在便雅憫境內。掃羅王曾以此為他的大本營(撒上十一4)。

         便雅憫的基比亞。這裡清楚地提到不是猶大的基比亞(書15:57)或以法蓮山地的基比亞(書24:33,希伯來文稱為基比亞)。

 

【士十九15他們進入基比亞,要在那裡住宿,就坐在城裡的街上,因為無人接他們進家住宿。

   〔呂振中譯〕他們便轉身,要進基比亞去過夜;他們去就坐在城內的廣場上,也沒有人接他們到家堨h過夜。

   〔暫編註解〕「坐在城裡的街上」:應作「坐在城門口的廣場上」。古時以色列城鎮的面積甚小,街巷狹窄,人煙稠密,城門內外的廣場便成了僅有的公共場所。由於城門夜間必須關閉,而利未人與妻子天黑後才抵達,只能坐在城門外的廣場上過夜,幸而有位善心的老農夫願意招呼他們到自己的房子休息。

         就坐在城裡的街上。字面意思是寬闊的地方。按照習俗這是每個城邑都有的露天空地,通常在城門附近,當作市場使用,農民和商人在這裡陳列著他們的商品。像基比亞這樣的小鎮,因居民不好客可能沒有客棧和遊客到訪。利未人和他同伴就坐在市場的空地上,希望有人為他們提供今夜的遮風避雨之處。

         無人。雖然夜幕降臨時,許多居民肯定都看見他們坐在那裡,但卻無人願意接待他們,按照古代習俗,這是東方人首要的義務(見伯31:32;太25:35)。即使有人想要給這三個旅行者提供住宿,但他們擔心這樣做,會從邪淫的鄰國那裡遭惹麻煩。同樣的冷遇曾經在所多瑪臨到天使,但羅得盛情的款待了他(創19:1-3)。

         1521 雖然他們在“城堛熊韝W”等候,但基比拉人沒有按照慣例接待他們。最後,一個旅居在基比拉的以法蓮人接他們進家堙C

         作者字裡行間顯露出對作惡的基比亞人的嫌惡。這段提到女婿不願意繼續耽擱在妾的娘家,所以執意要離開。並且由於對同族的人的信賴,因此選擇住在基比亞或拉瑪。不過由於路程與時間的關係,到了基比亞就無法前進。本應該熱情接待同族客旅的基比亞人,卻冷漠對待這一行人,讓這一行人坐在天黑後的城門口廣場上。

 

【士十九16晚上有一個老年人,從田間作工回來,他原是以法蓮山地的人,住在基比亞,那地方的人卻是便雅憫人。

   〔呂振中譯〕忽有一個老年人野外作工晚上回來;那人原是屬於以法蓮山地的;他寄居在基比亞;而那地方的人卻是便雅憫人。

   〔暫編註解〕以法蓮山地。唯一關注旅行者的人不是本地人,而是一個與利未人來自同一地區的老年人,他在瞭解他們的情況之前就顯出熱情好客。他只是一個寄居者,暫時住在基比亞。作者提到這一點,是要把便雅憫居民的冷淡與以法蓮寄居者的盛情好客相對比。

         「以法蓮山地的人」:跟這個利未人同鄉,很可能是以法蓮人。他願意,這也是作者對便雅憫人的控告。

 

【士十九17老年人舉目看見客人坐在城裡的街上,就問他說:“你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

   〔呂振中譯〕老年人一舉目,看見那旅行人在城內的廣場上,就說:『你要往哪堨h?你從哪堥荂H』

   〔暫編註解〕要往哪裡去?。友好的本地人在巴勒斯坦依然提出同樣的問題。

 

【士十九18他回答說:“我們從猶大伯利琩荂A要往以法蓮山地那邊去。我原是那裡的人,到過猶大伯利琚A現在我往耶和華的殿去,在這裡無人接我進他的家。

   〔呂振中譯〕他對他說:『我們從猶大伯利恆過來、要到以法蓮山地的儘邊;我原是那堛漱H;我到了猶大伯利恆;現在要回家去〔傳統:往永恆主的殿去〕,也沒有人接我進他的家。

   〔暫編註解〕利未人說“我往耶和華的殿去”,有兩個解釋:1,為經文的誤抄,“耶和華的殿”應作“我的家”;2,他打算在耶和華的聖所示羅,為自己和妾獻上感恩或贖罪祭(參十八31;書十八1)。

         耶和華的殿。顯然利未人所指的是示羅,約櫃和聖殿設置在那裡。示羅在以法蓮,或許離利未人的家很近,他為了讓妻子回來,希望到那裡去向耶和華獻上感恩祭,或是為她或他們兩個獻贖罪祭,或是在那裡長期供利未人的職份。

         七十士譯本是這樣的短語去耶和華的殿就如回我的家,就明確地支持對經文這種理解,這個利未人是在回家的路上。另一方面,這兩個目的已經銘記在這個利未人的心中。

 

【士十九19其實我有糧草可以喂驢,我與我的妾,並我的僕人,有餅有酒,並不缺少什麼。”

   〔呂振中譯〕其實我有禾槁、有糧草、可以餧我們的驢,也有餅和酒可以給我和使女、以及跟隨僕人的僮僕喫,一無所缺。』

   〔暫編註解〕並不缺少什麼。利未人為自己和隨同的人以及牲口都預備了充足的食物,他所要求的只是棲身之處。

 

【士十九20老年人說:“願你平安!你所需用的我都給你,只是不可在街上過夜。”

   〔呂振中譯〕老年人說:『你安心好啦;你所缺的、只由我供給好啦;可別在廣場上過夜阿。』

   〔暫編註解〕你所需用的。老年人卻客氣周到,堅持要為這客人提供食物和住宿。

 

【士十九21於是領他們到家裡,喂上驢,他們就洗腳吃喝。

   〔呂振中譯〕就領他到家堙A餧上驢;他們就洗腳喫喝。

   〔暫編註解〕喂上驢。他們首先給牲口餵食料以表明友善的態度。

 

【士十九22他們心裡正歡暢的時候,城中的匪徒圍住房子,連連叩門,對房主老人說:“你把那進你家的人帶出來,我們要與他交合。”

   〔呂振中譯〕他們心堨蕩Z快的時候,忽有城堛漱H一些無賴子、把房子圍住,連連敲門,對房主老人說:『把進你家那個人帶出來,我們要和他交合。』

   〔暫編註解〕便雅憫的基比亞城受迦南惡俗影響,男色之風氾濫,有似迦南城邑所多瑪(創十九章)。

         “城中的匪徒”。舊約用來指那些參與偶像膜拜(申一三13)、醉酒(撒上一16)、背叛(撒上二12)和同性戀(如在這堛滿^之人的用語。

         城中的匪徒。字面意思是遊手好閒之輩。這個表述是描述那些一無所有,邪惡,品質惡劣,且無法無天的無賴。原文單詞彼列後來成了一個專有名詞,是撒旦的同義詞(林後6:15),但是否此處有此含義值得商榷。因此在翻譯時不用專有名詞更合適。

         圍住房子。此處與創19:8 記載的罪惡行徑是相似的。這些人喪失人性,殘忍至極。他們反常的色欲和聲名狼藉的醜行數世紀後,人們想起仍然心有餘悸(見何9:910:9)。

 

【士十九23那房主出來對他們說:“弟兄們哪,不要這樣作惡。這人既然進了我的家,你們就不要行這醜事。

   〔呂振中譯〕那房主人出來見他們,對他們說:『弟兄們,千萬不可,請別作壞事;這人既進了我家,你們就不可行這醜事。

   〔暫編註解〕這位老人痛恨當地人的逆性行為,認為男風的醜陋罪惡尤甚於玷辱他的女兒和那人的妾。婦女任人蹂躪,在當日社會毫無地位可見一斑(比較創十九8)。

         不要這樣作惡。侵犯鄰舍接待和庇護客人的權利本身就是可憎的犯罪。在東方國家,有一項嚴格的規定,即在接待客人以後,必須要保證他的安全,使他免受傷害。

         醜事。該詞常用於指違犯人倫律法的暴行,尤其是指性本能的犯罪(創34:7;申 22:21;撒下 13:12)

         23~24 關於接待客旅的要求,參看創世記十九章8節的腳註。

 

【士十九24我有個女兒,還是處女,並有這人的妾,我將她們領出來任憑你們玷辱她們,只是向這人不可行這樣的醜事。”

   〔呂振中譯〕看哪,有我的女兒、還是處女,並有這人的妾;我這就將她們領出來,讓你們玷辱她們;你們怎麼好、就怎麼作好啦;對這人呢、你們卻不可行這醜事。』

   〔暫編註解〕我有個女兒。本節與創19:8有明顯的相似之處,就像羅得,這個老年人無疑很熟悉羅得的經歷,他獻出自己未婚的女兒給那幫貪戀色欲的匪徒,而使客人免遭羞辱的對待。雖然我們會賞識他維護接待客旅的法規,但他將女兒貢獻出來卻讓我們充滿了驚駭。這反映了古人對婦女價值的低估和貶視,這個人必然要按照他所生活的那個時代的觀念受到審判(見創19:8)。

         老人認為強姦男性是一件不能接受的醜事,因此提出以自己的女兒和利未人的妾為替代的提議。這在今日當然無法想像,但在重男輕女的當代中,卻是可以理解的。 19:8

 

【士十九25那些人卻不聽從他的話。那人就把他的妾拉出去交給他們,他們便與她交合,終夜淩辱她,直到天色快亮才放她去。

   〔呂振中譯〕那些人卻不情願聽他;那人就把妾抓住,推出外邊去給他們;他們便和她交合,終夜作弄她、直到早晨、日色昇現的時候、纔放她走。

   〔暫編註解〕把他的妾拉出去。希伯來動詞譯為的這個字,意思是強行拉。丈夫抓住毫無防禦能力的婦女,強令她出去。他的妾必然要對遭到的侮辱進行本能的反抗。利未人的如此懦弱應該受到嚴厲地譴責。

         直到天快亮。天亮以前,惡棍們唯恐他們的身份暴露,就逃跑了。

         利未人對自己的妾很殘忍,遇到危險就把自己的妾推出去給匪徒。19:28 中對待被凌辱的妾似乎也很冷漠。但是士師記的作者似乎不打算多去責備這個利未人, 19:28 的記載也可能是因為利未人不知道怎樣面對這種情況,但至少不能再待在這個城了,因此他要他的妾起來一起離開,卻沒想到這個寧可相信同族的利未人,卻只等到了一具屍體。

 

【士十九26天快亮的時候,婦人回到她主人住宿的房門前,就僕倒在地,直到天亮。

   〔呂振中譯〕天快亮時候,婦人來到主所投宿的人的住宅門口,就仆倒在地上、直到天亮。

   〔暫編註解〕房門前。她帶著最後一口氣回到她丈夫住的房門前,他本應該是她的保護者,但卻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離棄了她,她僅存一點爬到那門前的力氣,而沒有足夠的力氣敲門進去。她就在門外倒下死了。

 

【士十九27早晨,她的主人起來開了房門,出去要行路。不料那婦人僕倒在房門前,兩手搭在門檻上。

   〔呂振中譯〕早晨、她主人起來,開了房門,出去要走路;不料那婦人、他的妾、竟在房門口仆倒着呢,兩手搭在門檻上。

   〔暫編註解〕門檻上。她的雙手搭在門檻上,好像伸向她的丈夫痛苦地求助。

 

【士十九28就對婦人說:“起來,我們走吧!”婦人卻不回答。那人便將她馱在驢上,起身回本處去了。

   〔呂振中譯〕他對婦人說:『起來,我們走吧!』卻沒有回答。那人便將她馱在驢上,起身往自己地方去了。

   〔暫編註解〕“婦人卻不回答”。更可作:她不回答因為她已經死了。

         我們走吧。這樣的經歷過後,利未人卻顯然以這種冷漠無情的口吻講話,確實讓我們感到震驚,我們對此從他身上寄予什麼樣的期待呢?或許是這貧困的婦女第一次逃跑離開他就不足為奇了。

 

【士十九29到了家裡,用刀將妾的屍身切成十二塊,使人拿著傳送以色列的四境。

   〔呂振中譯〕到了家堙A他就把妾抓住,用刀將妾的肢體切成十二塊,送遍以色列四境。

   〔暫編註解〕這個可憐的女人,從頭到尾未說過一句話,默默地照著父親的話做,跟著丈夫走,默默地受淩辱。但她死後所發出的聲音卻喚醒了以色列人幾已消失的道德良心和勇氣,決心聯合起來共伸正義,嚴懲元兇。便雅憫人幾因此滅族(比較撒上十一7)。

         他們以肢解和分屍作為行動的召喚(比較撒上一一7)。

         將屍身切成十二塊,分給十二支派。在以色列早期的歷史中,國家每遇急難,民族領袖多會採用一些具體而可怖的方式來召集同胞懲治罪犯、抵抗外敵。(參撒上11:5-8)。最近在馬里城的發現,(見23頁),證實這種做法是古時西部閃族流行的規矩。

         ……切成。這的確是以一種少有的可憎的方式呼召各支派執行對基比亞惡棍的審判;但是,通過此事足以讓我們清楚可見這個利未人的品格,他告知各支派的可怕方式就使我們不覺得意外了。

         四境。邊界

 

【士十九30凡看見的人都說:“從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這樣的事沒有行過,也沒有見過。現在應當思想,大家商議當怎樣辦理。”

   〔呂振中譯〕凡看見的人都說〔傳統:都要說〕:『這樣的事自從以色列人由埃及地上來的日子、直到今日、都沒有過,也沒有見過呀:你們要留心,從長商議而說出來。』

   〔暫編註解〕「凡看見的人都說」:七十士譯本作「便吩咐他所差遣的人說:你們要對以色列人這麽說」。

         這樣的事沒有行過。利未人的數算是正確的,所行的事激起了巴勒斯坦所有希伯來人的義憤。他們認識到,這樣卑劣的行徑前所未有,聞所未聞,即使在紛亂動盪的歲月和缺少權威治理的時代也未出現過。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蔡哲民等《士師記查經資料》․《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