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五章拾穗

 

【士五1那时底波拉和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作歌,说:

   〔暂编注解〕5:1 虽说这章是底波拉和巴拉作歌,但在  5:7   5:12 却指出底波拉才是该诗歌真正的作者。

         作歌。许多民族都喜欢用战歌来欢庆国家的胜利,第五章中举例阐释了许多国家各种的民族圣歌。如果某一天原文难以找到或不存在的时候,这首歌无疑是保留以色列人战胜耶宾的故事的最有效的手段。它是所写的最突出的军事诗篇之一。

         1-31  底波拉之歌:学者公认这是一首古老的希伯来诗歌,诗中句子偶有残缺现象,以致各译本的翻译略有出入;虽然如此,这首诗雄壮的气魄仍清楚可睹。

         本段一般被认为是旧约圣经中最古老的诗歌之一。

         4:1-24 5:1-31 中间有些纪录的差异,如:参战的支派4:6  5:14-18 等,可能是因为纪录的不完全或者是战争分为两个时期的缘故导致。

         希伯来诗歌通常是对句而不是单行,偶尔也会有三行连句。底波拉之歌中出现最多次的平行对句法形式有二,一是同义对句法,也就是在第二行没什么大改变地重复加强第一句的概念 5:4,5 ;第二种则是渐进式或阶梯式的对句法,也就是第二行重复第一行的一部份,再加一些新鲜的元素进去 5:19,20 ,使其思想更进一步。

         本章所记的诗歌为底波拉或她的同时代的人所作(7节中的“我底波拉”亦作“你底波拉”。“作以色列的母”一语更适于出自第三者之口)。这是圣经所载一首最古老的叙事诗歌,讲的是四章所述战争的前因后果,也有未见前章的插曲,例如责备若干支派袖手旁观,指出战争胜利由于河水泛滥,以及西西拉之母仍在窗口盼子归回等。

         本章是第四章的诗歌版本。

 

【士五2“因为以色列中有军长率领,百姓也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

   〔暂编注解〕底波拉在歌中强调以色列与其神立约的关系。「耶和华」一词虽然给人残暴的印象,但祂乃是出手拯救祂子民的神,作者着重的是神的荣耀。当时清楚地各支派对彼此有责任,因此未响应底波拉之呼召的支之所以受责备,是因为他们理当响应而未能做到。另外,责备的重点不是因为他们未能来帮助其他支派,而是他们没来帮助耶和华本身5:23

         率领。希伯来单词peroa` pera`oth。这两个字都出自词根para,意思是率领。因此翻译为军长率领

 

【士五3“君王啊,要听!王子啊,要侧耳而听!我要向耶和华歌唱,我要歌颂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

   〔暂编注解〕君王啊,要听。这一节明显是希伯来诗词的排比句,分为两部分,每部分的两句陈述的形式一样,字句有点区别。在后半节中英语圣经重复的歌唱一词,希伯来文是两个单词,后半节的第二句加了弦乐伴奏所唱的韵律。

 

【士五4“耶和华啊,你从西珥出来,由以东地行走。那时地震天漏,云也落雨。

   〔暂编注解〕神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强敌,急风骤雨,河水泛滥,令诗歌作者想起当年神在西奈山显大能,雷轰、闪电、密云,领以民出旷野(出十九1618;申三十三2;诗六十八78)。

         “西珥”即以东。

         天「漏」:「落下」、「滴下」。

         4-5从昔日耶和华在西乃山显现的情景引申出祂的大能。

         这两节以西乃山为地理中心,描写耶和华自东面的西珥山(即以东地)驾临(参申32:2);随 一起来的有各种自然景象,如雷轰、闪电和密云(参出19:16 就像这次神攻击迦南军队时使用豪雨一样。

         5:4-5 指的是过去的事迹,参考 30:2  19:16-19

 

【五4-5】从昔日耶和华在西乃山显现的情景引申出他的大能。这两节以西乃山为地理中心,描写耶和华自东面的西珥山(即以东地)驾临(参申卅2);随着一起来的有各种自然景象, 如雷轰、闪电和密云(参出十九16),就像这次神攻击迦南军队时使用豪雨一样。——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五5山见耶和华的面就震动;西奈山见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面,也是如此。

   〔暂编注解〕震动。这是对颁布律法时西奈山震动的一个比喻。纪念这个神迹也说明了神所行的大能。

 

【士五6在亚拿之子珊迦的时候,又在雅亿的日子,大道无人行走,都是绕道而行。

   〔暂编注解〕珊迦的事看三31注。“大道”指当时商旅行走的道路。迦南人把守要道,又四出掳掠,大道不安全,百姓须绕小道而行。“官长停职”中的“官长”亦作“勇士”,以色列人中的勇士,心惊胆战,都不见了。此语也可解作“乡村十室九空”,因为居民都逃到有城墙的地方去躲避。

         “珊迦”。参看第三章31节。由于迦南人控制“大道”,所以以色列人要行走其它的路线。

         珊迦虽然杀了六百非利士人,但似乎未能使百姓完全脱离异族的压制。

         「大道无人行走」:原文是「道路停止」或「道路止息」,有人认为应该略略更改拼音符号以解释成「商队止息」。

         6-8 以民受迦南人欺压的悲惨景况:1 交通系统缺乏安全 ── 「大道无人行走」(6)。2 农村缺乏防卫的条件和力量,变得荒废了。「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或译作「以色列中农村绝迹」(吕振中译本)。3 武备不精又不足。

 

【士五6在亚拿之子珊迦的时候,又在雅亿的日子,大道无人行走,都是绕道而行。

    珊迦虽然杀了六百非利士人,但似乎未能使百姓完全脱离异族的压制。——无名《士师记简介》

 

【五6-8以民受迦南人欺压的悲惨景况:

第一,      交通系统缺乏安全 ── 「大道无人行走」(6)。

第二,      第二,农村缺乏防卫的条件和力量,变得荒废了。 「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或译作「以色列中农村绝迹」(吕振中译本)。

第三,      武备不精又不足。——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五7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直到我底波拉兴起,等我兴起作以色列的母。

   〔暂编注解〕「官长」:原意不详,可能是指「乡村民众」。

         官长「停职」:「停止」、「止息」、「结束」。如果「官长」是「乡村的民众」,那「官长停职」就是「乡村不再有人」的意思。

         「直到我底波拉兴起」:不只贸易之路困难重重,以色列的农村由于没有城墙,同样遭迦南人劫掠,这种苦况一直持续到底波拉兴起作士师拯救以色列为止。

 

【士五8以色列人选择新神,争战的事就临到城门。那时,以色列四万人中,岂能见藤牌枪矛呢?

   〔暂编注解〕以色列人离弃神,敬拜异教的假神(“新神”),是灾难的主因。不见“藤牌枪矛”:在迦南人的压迫下,以民可能不准藏有武器。

         以色列人转向拜偶像,而且卸下武装。

         「四万人」:可能指这些支派中能作战的人数。

         「岂能见盾牌枪矛」:表示以色列人面临战争,却都没有武器。

 

【士五9我心倾向以色列的首领,他们在民中甘心牺牲自己。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

   〔暂编注解〕首领。诗歌在描述了以色列人的困境之后,九节到十一节转而要求希伯来所有的人感谢那些终结迦南人统治的人。首先是以色列的首领原文是立法者实施者。是指如像巴拉那样为以色列的胜利冒生命危险的人。他们是管理以色列的人,其职责是维护律法和国家秩序,在此时表现出他们值得信赖。底波拉能很好地呼召百姓感谢神帮助他们打败迦南敌人。

         在今天的教会中有许多信心坚定的领袖,无论平信徒还是圣职人员,他们为了教会的成长,把人生最好的年华完全奉献出来,这样的人应得到教会和社会的感激。我们应为他们付出的辛勤劳动称颂神,就如底波拉赞扬那些领袖们一样,是他们用热情兴起来攻打迦南人。

 

【士五9-18神的百姓当侍奉耶和华:本段强调称颂神的百姓要行神的旨意。百姓无分贵贱都要传扬神的作为,参与神的战事,这是“耶和华之民责任与本分。在十四至十五节上列出了参战的支派。“下”这个词在十一节下至十四节中共出现了四次,强烈表达了参战支派的决心和行动。十五节下至十七节列出了不愿参战的支派,这些支派“坐”“静坐”“安居”和“等”的姿态,与参战支派的积极行动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突出前者当受称赞,后者当受谴责。在第四章中说,西西拉的军队被打败是神计划和作为(四6-714)不在乎以色列人数的多寡。人的参战是需要的,然而得胜还是神的力量。── 曾祥新《天道圣经注释──士师记》

 

【士五10骑白驴的、坐绣花毯子的、行路的,你们都当传扬。

   〔暂编注解〕“骑白驴的”当指社会中有地位的人(参十4;十二14所记小士师的家人)。“行路的”指普通人。“坐绣花毯子的”意义难定,或指坐在堂上审判人的。

         「骑白驴的」:指社会上的富人与统治阶级。

         「行路的」:指没有代步工具的穷人。

         整节的含意是:底波拉邀请社会各阶层人士同来传扬神的恩典。

         「骑白驴的」:指「贵族」或「富人」,所以才能骑罕见且昂贵的白驴。

         「坐绣花毯子」:指「贵族」。

         5:10,11 情况大逆转,旅行者可以正大光明地来往各地,也可以大大方方地聚集在打水之处。

 

【士五10骑白驴的、坐绣花毯子的、行路的,你们都当传扬。

「骑白驴的」指社会上的富人与统治阶级。

「行路的」指没有代步工具的穷人。 整节的含意是:底波拉邀请社会各阶层人士同来传扬神的恩典。——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五11在远离弓箭响声打水之处,人必述说耶和华公义的作为,就是他治理以色列公义的作为。那时耶和华的民下到城门。

   〔暂编注解〕“在远离弓箭响声打水之处”,原文意义难定,有的译为“打水之处歌唱者的歌声”,有的译为“打水饮羊时彼此唱和的女子”。大概是说以色列人的领袖和人民,听到民间对神大能的歌唱,传扬耶和华公义的作为,应欢欣鼓舞。《和合本》的译文着重战争已过,歌唱和平之意。

         「远离弓箭响声打水之处」:或译作「在打水人中有弓箭手的声音」,表示弓箭手从战场回来,回复平民身分,在打水处工作时述说神的拯救。

         「就是他治理以色列公义的作为」:或译作「他在以色列农村施行的拯救」(吕振中译本)。

         「耶和华的民下到城门」:指百姓毋须躲避仇敌,纷纷重返光复的城镇。

         「在远离弓箭响声」:原意不明,可能是「比弓箭的响声更大」、在那些分掳物的声音中」、「在那些分水饮羊的声音中」、「在哪些分别羊群的吵杂声中」。

         「打水之处」:通常是兵家必争之地,为最危险处。但如今连住在此处的人民都可以轻松地开口称颂耶和华。

         「城门」:传统上,城门口是聚集审判或商议之地,现在则为了感恩而召集百姓。

         5:11 很有意思。RSV 的英译本出现了「农民(peasant)」,如此一来,作者把构成军队骨干的英勇农民与耶和华公义的作为(AVRV、和合本)和胜利融在一起。配得荣耀的是耶和华,但祂从不忘记参与其中的小人物。

 

【士五11在远离弓箭响声打水之处,人必述说耶和华公义的作为,就是他治理以色列公义的作为。那时耶和华的民下到城门。

「远离弓箭响声打水之处」或译作「在打水人中有弓箭手的声音」,表示弓箭手从战场回来,回复平民身分,在打水处工作时述说神的拯救。

   「就是他治理以色列公义的作为」:或译作「他在以色列农村施行的拯救」(吕振中译本)。

   「耶和华的民下到城门」指百姓毋须躲避仇敌,纷纷重返光复的城镇。——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五12“底波拉啊,兴起!兴起!你当兴起,兴起,唱歌。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啊,你当奋兴,掳掠你的敌人。

   〔暂编注解〕诗歌作者愿底波拉和巴拉兴起,唱胜利之歌,带着战俘作凯旋游行。

         「掳掠你的敌人」:字面意义是「掳掠你的俘虏」。

         兴起。诗歌的这个呼唤,既是唤醒底波拉自己,也是鼓动以色列各支派。

         唱歌。不是胜利的赞歌,而是激励各支派投入战斗的战歌。

         巴拉啊,你当奋兴。巴拉作为希伯来人公认的军事领袖,被催促着发起战斗掳掠敌人。

 

【士五13那时有余剩的贵胄和百姓一同下来。耶和华降临,为我攻击勇士。

   〔暂编注解〕以色列各支派的勇士响应号召,聚集备战。参加的有以法莲、便雅悯、玛吉(当为住在约但河东西两岸的玛拿西支派,参书十三2931;申三15)。还有14节所记的西布伦、15节记的以萨迦和18节记的拿弗他利。这六支派是直接受到西西拉压迫的。这里也提到流便(1516节)、河东的迦得(17节;参书十三25,“基列人”),还有沿海的但和亚设(17节),责备他们只知自固吾圉,不出兵援应。南部的犹大和西缅一字未提,可能因为在南部,中间隔有迦南人的基色和基遍人的城邑,而本身又受到非利士人的威胁,鞭长莫及,自顾不暇。至于只负祭祀责任的利未人,因无作战义务,诗中也未见其名。参书前<参考资料>的“历史背景”。

         5:13 应翻译为「那时,幸存的百姓下到贵族那里,耶和华如勇士为我降临。」或「那时,幸存者下到贵族那里,耶和华的百姓如勇士为我降临。」

         13-15  称赞参与战事的以法莲、便雅悯、约但河以西的玛拿西、西布伦和以萨迦支派(拿弗他利在18才提及)。

 

【士五14有根本在亚玛力人的地,从以法莲下来的,便雅悯在民中跟随你;有掌权的从玛吉下来;有持杖检点民数的从西布伦下来。

   〔暂编注解〕「根本」:即定居下来。亚玛力人居于南部,按理不会出现于以法莲地,这可能是他们早在以法莲支派来到前曾居于此。

         或改译作「以法莲冲进山谷」(吕振中译本),「山谷」是指与西西拉争战的地方。

         「有根本在亚玛力人的地」:可能指以法莲支派有个地方称为「亚玛力人的山地」。该地区原是亚玛力人居住的地方。

         5:14 头半句的字面意思是「从以法莲下来的人,他们的根本在亚玛力人的地。」看似荒谬不可能,但倘若稍微加以修改,不但可以让这个句子明白易懂,更可顾全 5:13-15 的一致:「从以法莲地,他们涌进谷地」。情况可能是以色列人飞奔下山与西西拉短兵相接,便雅悯支派带头,紧接着的是以法莲、玛吉、西布伦、以萨迦支派。

         「玛吉」:原指约但河西的玛拿西半支派,不过这里应该是指约但河东的玛拿西半支派。

 

【士五14有根本在亚玛力人的地,从以法莲下来的,便雅悯在民中跟随你;有掌权的从玛吉下来;有持杖检点民数的从西布伦下来。

    「根本」即定居下来。亚玛力人居于南部,按理不会出现于以法莲地,这可能是他们早在以法莲支派来到前曾居于此。

「山谷」是指与西西拉争战的地方。——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五15以萨迦的首领与底波拉同来,以萨迦怎样,巴拉也怎样。众人都跟随巴拉,冲下平原。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

   〔暂编注解〕「以萨迦怎样,巴拉也怎样。」:或译作「以萨迦是忠于巴拉的」。

         「溪水旁」:「溪流」、「分区」,这里是「分区」的意思。

         「流便的溪水旁」:「流便的宗族中」。

         1517 流便、基列、但和亚设拒绝参加对抗西西拉的战役。

         15-17责备没有参战的流便、约但河以东之玛拿西、但和亚设支派(犹大和西缅在南端,远离战区,可能未被邀请参战,不在谴责之列)。但族在北迁之前(参18),原居地中海边约帕附近。他们因此可能在腓尼基人的商船上作船员。

         5:15-17  谴责那些拒绝应战的支派,其中「流便支派」没有参战,可能是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与耶宾控制的区域有相当的距离,所以他们将自己维持在孤立的地方只顾自己畜牧的事情。基列指约但河东边的「迦得支派」和「玛拿西半个支派」( 13:24-25 )没也有参战,因为他们不愿意横过约但河协助自己的兄弟。「但支派」是因为他们专注在自己的商业世界里面(帕约港, 19:46 )所以没协助自己的兄弟。「亚设支派」亦留守在自己的港口没协助自己的兄弟。

         这些支派不肯协助同胞的原因可能和当初没有赶出迦南人的原因相同,也可能原因如下: (1)他们不相信神的帮助 (2)不振作 (3)惧怕仇敌 (4)因为担心仇恨影响目前的生意来往影响致富,我们是否有时也因为这些原因而不愿意帮助弟兄姊妹?

 

【士五15以萨迦的首领与底波拉同来,以萨迦怎样,巴拉也怎样。众人都跟随巴拉,冲下平原。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

    「以萨迦怎样,巴拉也怎样。」:或译作「以萨迦是忠于巴拉的」。——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五15~17 <syncBible ref=5:15-17>有哪些以色列支派没有出兵协助底波拉作战?原因何在?】

    底波拉谴责没有派兵协助这一场战争的四个支派的人:吕便、基列地的迦得或是玛拿西支派、但与亚设。这里没有说明他们不肯协助同胞作战的原因,可能与当初没有赶出迦南人的原因相同:(1)他们不相信神的帮助,(2)不振作,(3)惧怕仇敌,(4)恐怕激起与他们有生意来往之人的仇恨,因为他们从这些人身上致富。他们这样的不顺服神,显明对神的旨意毫不热心。──《灵修版圣经注释》

 

【士五16你为何坐在羊圈内,听群中吹笛的声音呢?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设大谋的。

 

【士五17基列人安居在约旦河外。但人为何等在船上?亚设人在海口静坐,在港口安居。

   〔暂编注解〕等在船上。士师记十八章记载了但人迁移到北方,这发生在底波拉的时期以前。这句话暗示但人与适于远航的腓尼基人有一定程度的融合,或至少与他们一定程度的联合,就是在但人对他们的以色列兄弟重获独立的努力失去兴趣的时候。

         亚设人。亚设人也经历了迦南人以及提尔和西顿的海上水手腓尼基人的并吞,他们就不愿加入希伯来人的反抗。与世界联合,与它的灵相交,贪恋世界就会把很多基督徒加入与黑暗之主争战的愿望消磨殆尽。当他们的弟兄在基督徒传道的工作上积极努力时,他们却无动于衷,袖手旁观。

         在港口。字面原义是在他登陆的地方。此短语说明是描述船码头的外观及距离或它们之间缺口

 

【士五18西布伦人是拼命敢死的,拿弗他利人在田野的高处,也是如此。

   〔暂编注解〕5:18  则提到参与的支派( 4:10 ),和 5:15-17  成为强烈的对比。

         高处。可能是指有点海拔高度的地带或小山丘地带,在这里西西拉力图重组力量,守卫他的防线。在士4:10中西布伦和拿弗他利的人观察到这一点,就组成以色列的主力军,显然,暴风雨袭击了这个抵抗的中心,这将西西拉强大的军队彻底击溃。

 

【士五19“君王都来争战。那时迦南诸王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纳争战,却未得掳掠银钱。

   〔暂编注解〕迦南诸王。西西拉的军队可能包括邻近的加强迦南城防的像他纳和米吉多的王,这两个城市在河的南岸,但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勇敢的进攻显然在战斗的混乱中击垮了这些据点。

         未得。在收缴战利品的地方,因帮助西西拉作战,这些王既失了城又送了命。

         19~22本节至22节是西西拉在基顺河的平原上兵败的描写。“米吉多”是个古战场,位于耶斯列平原北面,地势易守难攻,是士师时代以色列人未能攻取的重要防城之一(书十七11;士一27)。后来所罗门王取得其城,建有大规模的养马场,增添军备,以固北边防守力量。历史上有名的埃及法老杜得模西士三世(Tuthmosis Ⅲ,约主前1500年)与叙利亚的战争,即在此进行。由于此城是耶斯列平原通往沙仑平原的要津,乃兵家必争之地。圣经上所记战役以此为战场的有:1,底波拉得胜西西拉(1024节);2,基甸打败米甸人(六33;比较七125);3,扫罗战败(撒上三十一1及比较二十九1);4,约西亚王与法老尼哥战败被杀(王下二十三2830;代下三十五2024)。

         有的解经家相信,《启示录》预言的末日“哈米吉多顿大战”的战场就在这里(启十六1216;十七14;十九17)。希伯来文“哈米吉多顿”的意思就是“米吉多山”。他纳也是一个设防城,约书亚曾打败其王(书十二21),但未功得其地;现仍可见此城废墟。

         「米吉多水旁的他纳」:米吉多与他纳相聚八公里,考古发现米吉多(第七地层)在公元前1150-1125年期间曾被摧毁,表示底波拉的胜利可能追溯至公元前1125年。与他泊山(以色列人的根据地)南北相距24公里。

 

【士五20星宿从天上争战,从其轨道攻击西西拉。

   〔暂编注解〕指神所降下的倾盆大雨。

         「星宿」:迦南神话中,星宿是雨水的源头,在巴力的掌管之下。但现在反而过来攻击迦南联军的领袖。这也表明迦南军队遭遇暴雨的攻击。

         「星宿从天上争战」:指耶和华为着以色列人介入战争,安排倾盆大雨为以色列而战,将正在弃铁车而逃的迦南人彻底冲没。

         星宿。就是自然的力量,代表神的能力,他掌控自然的力量。

         2022看四15注。

 

【士五20 星宿争战在古代近东和地中海的传统中,神明(如:埃及的雷谢夫神、美索不达米亚的匿甲神、希腊的阿波罗神)都和天体(行星、甯P、彗星)有关。有时他们会离开原有的轨道,参与人类的战事,扰乱敌军,带来畜疫。早至主前第三千年纪末期,亚述王撒珥根的文献已经提到太阳昏暗,星宿往前攻打敌军。杜得模斯三世的巴卡珥山石碑(Gebel Barkal Stela)亦提到在天上闪耀的星辰,帮助他混乱歼灭与他对敌的胡利人(见:民二十四17,星和杖的使用)。然而值得留意的,是士师记经文中的星辰是没有位格的,他们只是传递耶和华信息的器皿而已,不是有位格的神祇。进一步讨论,可参看:约书亚记十1213的注释。──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士五21基顺古河把敌人冲没。我的灵啊,应当努力前行。

   〔暂编注解〕把敌人冲没。见士 4:15

 

【士五21 基顺河泛滥基顺河若非将耶斯列谷的水往西排出地中海的穆卡塔干河(Wadi al-Muqatta),就是从他泊山往东注入约但河的比拉干河(Wadi el-Bira)。在底波拉歌中,这河是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借着天上星宿的帮助(在乌加列和美索不达米亚史诗中,这是雨水的来源之一),一场使基顺河山洪暴发的反常夏季暴雨,决定了基顺一役的战果。河水涨溢使两岸饱和,消除了西西拉战车的效用。这故事和出埃及记十四1925十分相似,法老的战车也是动弹不得,被红海回流的水毁灭。──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士五22那时壮马驰驱、踢跳、奔腾。

   〔暂编注解〕显然马匹竭力用马蹄踩踏土地,意欲逃离洪水。

         5:22 这里用重复的字眼「驰驱,踢跳,奔腾」来描绘迦南人疯狂逃命的景况。

         壮马驰骋。溃退中的恐怖和混乱致使在草原上踢跳,弄伤了脚蹄,使得马足变跛,马就没有用处。

 

【士五23“耶和华的使者说:‘应当咒诅米罗斯,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因为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

   〔暂编注解〕米罗斯为基顺河畔一城。西西拉的军队溃败时,此城的人本可乘胜杀敌,却作壁上观。

         “米罗斯”城没有帮助以色列人,后来为此而受咒诅。

         「米罗斯」:可能在拿弗他利境,基底斯以南。这处虽然接近战场,但其村民畏缩不参战。

         「米罗斯」:「避难所」的意思,确定的位置不详,可能是现代的  Maurus 废墟,位于加低斯拿弗他利以南11公里的地方。

 

【士五23“耶和华的使者说:‘应当咒诅米罗斯,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因为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

    「米罗斯」可能在拿弗他利境,基底斯以南。这处虽然接近战场,但其村民畏缩不参战。——无名《士师记简介》

 

【五2327 米罗斯被指出要受咒诅,因为他们没有前来帮助耶和华。正当需要帮助对抗敌人时,那城的人仍保持中立。可是住在帐棚里的雅亿,勇敢灵巧地消灭西西拉,就得蒙福祉。我们的主的母亲是另外仅有的妇人,突出地被称为蒙福的(路一42)。——马唐纳《士师记》

 

【士五24“愿基尼人希百的妻雅亿比众妇人多得福气,比住帐棚的妇人更蒙福祉。

   〔暂编注解〕雅亿不属以色列支派(一16;四11,17),却信守基尼人与以色列祖先的盟约,帮助杀敌,受到祝福(参四18注)。

         「住帐棚的妇人」:也就是「游牧民族的妇人」。

         5:24-27 重复详述雅亿将西西拉杀死的情节重复描述,她的勇气也正好和米罗斯人的懦弱( 5:23 )成为强烈对比。

 

士五24-27西西拉是怎样死去的?详情如何?对于这一点,士师记五24-27似乎与四21不吻合。雅亿在这次事件中杀了人,为何仍值得赞颂?】

     根据士师记四21的记载,希百的妻子雅亿走到她那熟睡中的客人跟前,一手持着锤子,将又长又尖的钉一下子就钉进他的太阳穴,直穿过脑壳。我们可以假设雅亿事先令西西拉睡得很舒服,还盖着被子保暖。士师记五24-27更可支持上述假设,雅亿首先让西西拉喝一杯新鲜的酸乳,之后他便睡觉了,而且迅速沉睡。于是,雅亿便用一根钉钉进他的脑壳,立刻将他杀死,情况一如四章二十一节所描述。第二十七节有更图画化的描述,当西西拉接受了这一击后,身体痉孪,倒在帐幕里的地上,就在雅亿的脚旁。无论从那个层面看来,士师记四21及五24-27均没有冲突存在,真不明白为何会有人题出这条问题。

    更加令人伤脑筋的问题,却是从道德观点来评价雅亿的行动。她和平地接待西西拉进入自己的家中,后来却将他杀死,雅亿肯定没有负上保护客人的神圣职责,在这方面看来,她是有罪的。严格来说,她更犯了一级谋杀罪。士师记内没有一处经文提及神自己赞成雅亿这次行动,虽然如此,神的先知底波拉(四4)却认为雅亿这样做是值得嘉许的。底波拉与巴拉携手抵抗西西拉的军队,拯救以色列人脱离耶宾的压迫。在士师记第五章,底波拉及巴拉以激动人心的说话来赞许雅亿,他们对雅亿胆敢迅速地杀死那好战的西西拉表示钦佩。

要评价雅亿的行动,必须考虑几项因素。首先,若雅亿真的把西西拉当作客人地接待入家中,那么,当西西拉的军队完全溃败而以色列得以重新建立时,雅亿必会被控告以包庇逃犯的罪名。而且,雅亿当时显然是独自在家,面对着孔武有力并配着武器的西西拉,她当然无可能拒绝西西拉进入,或着令他往别处躲藏。假如雅亿企图阻止,西西拉必会强行闯进;他更可能首先杀掉雅亿,以防止自己的行踪泄漏。最后要考虑的因素是,西西拉代表着暴君的形像,压迫神的子民。假如他这次逃脱了而得保性命,日后必会卷土重来,杀害迦南地北部的以色列支派,涂炭生灵。那么,雅亿岂不是有份参与西西拉的恶行吗!雅亿不愿卷入罪恶的旋涡中。另一方面,当底波拉及巴拉的军队追踪而至,发现西西拉躲在雅亿家中,他们必会把希百和雅亿当作卖国贼,将他们置诸死地,雅亿绝不愿意受到这样的羞辱。雅亿忠于耶和华及同胞,她肯定不会容许自己与敌人站在同一阵线。因此,雅亿别无选择,只好采取唯一的策略。雅亿面对两条道德原则,必会破坏其中一条,她只有选择罪孽较轻的一个行动了。──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士五25西西拉求水,雅亿给他奶子,用宝贵的盘子,给他奶油。

   〔暂编注解〕“用宝贵的盘子给他奶油”就是把凝乳盛在大碗里。

         宝贵的盘子。可能是来自克利特精致的一种碗,为高贵的人使用的。

 

【士五26雅亿左手拿着帐棚的橛子,右手拿着匠人的锤子,击打西西拉,打伤他的头,把他的鬓角打破穿通。

   〔暂编注解〕拿着……锤子。结合本篇诗歌和士4:21对雅亿的记载,一幅图画浮现出来,当西西拉很快入睡以后,雅亿静静地靠近,并拿锤子猛击他,打碎了他的头,虽然受了致命的伤,但他还能挣扎起来,根据士5:27的说法,西西拉在雅亿脚前曲身扑倒(希伯来单词kara“曲身跪倒)接着曲身倒卧(原文字义以暴力相待)然后雅亿用钉帐棚的木橛把他钉在地上。但仍然很难具体的了解这首诗所用的语言。

 

【士五27西西拉在她脚前曲身仆倒,在她脚前曲身倒卧。在那里曲身,就在那里死亡。

 

【士五28“西西拉的母亲,从窗户里往外观看,从窗棂中呼叫说:‘他的战车,为何耽延不来呢?他的车轮,为何行得慢呢?’

   〔暂编注解〕“以色列之母”底波拉胜利凯旋,西西拉之母凭窗守待,儿子却永不归来。诗人所歌颂的胜利,虽为以民带来和平,但非常短暂,不久百姓故态复萌,落入米甸人手中。

         西西拉的母亲。有适宜地评论说,这一有讽刺意味的生动段落,描述西西拉母亲的焦虑和担忧,很可能是由一位妇女所写。与之形成鲜明对比,雅亿的行为使人为之高兴,但却有一位母亲陷于痛苦的境地,她徒劳地试图压抑灾难的来临的预感。当西西拉可耻而死时,在他遥远的都城,他的母亲焦虑而迷茫,他为何耽延不来。她充满了担忧,并朝窗外遥望道路远处缭绕的尘埃云雾,等待向她宣告儿子归回。她凝望而聆听,但听不到战车的凯旋,这种担心和恐怖刺激着她的心。

         2830 情景转到西西拉家里。西西拉的母亲只想知道西西拉迟迟未返,是否由于战利品的分配。这样,作者就把她的关怀大打折扣了。

         28-30底波拉之歌虽然基本上是一首战歌,但内中亦有富人情味的一段,描写迦南妇女焦急地等待亲人携同战利品凯旋而归。

 

【士五29聪明的宫女安慰她(原文作“回答她”),她也自言自语地说:

 

【士五30‘他们莫非得财而分,每人得了一两个女子?西西拉得了彩衣为掳物,得绣花的彩衣为掠物。这彩衣两面绣花,乃是披在被掳之人颈项上的。’

   〔暂编注解〕「乃是披在被掳之人颈项上的」:或译作「是披在掠夺者的颈项上的」(「掠夺者」,指西西拉)。

         得财而分。对于不祥之兆,聪明的宫女为安慰西西拉的母亲就在等待中给予这样推断。他母亲也这样聊以自慰,心想他们的军队因收缴战利品而被耽延了。他们描绘出一幅美好的图景,穿着绣花彩衣,掳掠了女子,他们的男人因带着掳物,所以在返回的路上耽延了。显然称之为聪明的宫女的话是反讽之语,因为他们的推测与事实截然相反。诗歌的作者没有描述这些骄傲的妇女们的失望,而将这幅画面留给了解故事真相的读者,让他们去想象当西西拉战败的消息传到时的情景──没有战利品,没有胜利,英雄死了,军队溃散,一切都失败。

 

【士五30‘他们莫非得财而分,每人得了一两个女子?西西拉得了彩衣为掳物,得绣花的彩衣为掠物。这彩衣两面绣花,乃是披在被掳之人颈项上的。’

    「乃是披在被掳之人颈项上的」或译作「是披在掠夺者的颈项上的」(「掠夺者」,指西西拉)。——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五31耶和华啊,愿你的仇敌都这样灭亡!愿爱你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这样,国中太平四十年。

   〔暂编注解〕「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直译是「如太阳在它的强力中出现」。

         都这样灭亡。这一段落中突出的词汇是所以。它把整台戏中刚愎自用的迦南人再次带到我们眼前,以色列人猛烈地进攻,可怕的溃败,西西拉的逃跑,他在一个妇女手中的死,他母亲的焦虑。这首歌的结局表达了这样的愿望,神所有敌人的结局都是灭亡──这是他们最终的下场。

         本章描述了对敌人可怕的杀戮,这一定要根据事件发生的时代来理解。对相关难点的进一步思考见申14:26注释。

         如日头。这里为爱神并事奉他的人呈现了一幅荣耀的画卷,先知以赛亚(赛60:1),但以理(但12:3)和玛拉基(基4:2;参见《善》第三十九章)都作了描述。

         国中太平。倘如在这太平年间百姓都行在耶和华的道路上,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对今天神的教会也是一个教训。在此和平的年代,一个极大的挑战,就是我们要在生命中发出真理的光芒,照耀他人,因而促进神圣工的完成,神余民荣耀的国度就会降临。

 

【思想问题(第5章)】

 1 底波拉之歌是一首充满感谢颂赞的歌,试将它分段,看看底波拉如何表达对神的颂赞。这诗歌如何加添你对神的认识?在你每日生活中,你是否常存赞美神的心?

 2 底波拉之歌强调这场战争的得胜主要是因为耶和华神的帮助,然而以色列各支派的表现又是怎样的?请详加分析。这给我们什么宝贵教训?

 3 为何米罗斯要受耶和华的咒诅?参23注。若信徒不与神同工或见死不救,后果会怎样?

 4 31节的祷告「愿你的仇敌都这样灭亡,愿爱你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对你有何警惕?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串珠圣经注释》蔡哲民等《士师记查经资料》SDA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