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十九章拾穗

 

【士十九1当以色列中没有王的时候,有住以法莲山地那边的一个利未人,娶了一个犹大伯利琲漱k子为妾。

   〔暂编注解〕当以色列中没有王的时候。第十九到二十一章记载的故事,描述了便雅悯支派早期的历史事件(见士20:28)。

         作者又再次为这枉法的时期和支派间的冲突谱写序言,并说明这些事情的发生是极为可能的,因为在以色列中没有王来维护律法和秩序。安宁的生活存在于乡村,因那里注重律法、且不用强力的而是靠自觉来遵守。

         妾。她是一个较下等的妻子,甚至没有二等妻子的正式名分,但这种关系也不属私下偷情的风流韵事,表面上还是一种经常持续的关系,故事讲述的事实是,虽然她对他不忠,应该受到谴责,但丈夫后来还是寻求与她和好。

         犹大、伯利琚C前面故事中的利未人也与伯利琣关系(见士17:7)。

         1~9虽然有不少人在这一段大作文章,不过这一段并没有太过不寻常,利未人等了四个月才去找回自己回娘家的妾,妾的岳父因为家丑可以顺利解决,特别热情的招待女婿。

         本章至二十一章为本书第二个附录,把以色列人信仰腐败已极的情况描写得淋漓尽致。所提到的地点如以法莲山地、犹大的伯特琠M前一附录相同,但二事间似无关连。

         19:1-21:25  基比亚匪徒的暴行及其后果:基比亚人的罪恶并不比昔日所多玛人的逊色,而便雅悯支派竟公然包庇凶手,整件事充分反映士师时代道德沦亡的情况。

 

【士十九2妾行淫离开丈夫,回犹大伯利琚A到了父家,在那里住了四个月。

   〔暂编注解〕“妾行淫离开丈夫”有些古抄本作“妾和丈夫不悦而离去”,后者比较合理,因妇人若行淫须用石头打死(利二十10),利未人后来也不会接她回家。

         「妾行淫离开丈夫」:七十士译本及古拉丁译本作「妾恼怒丈夫而离开了他」。古人有这译法可能是因为摩西律法规定行淫的必须治死(参利20:10), 这妾若真有淫行,利未人似乎不可能与她复合。

         行淫。一些出自七十士译本和拉丁文原稿的翻译是发怒与他。希伯来圣经的意译本也支持这种翻译。这种理解更适合经文内容,因为当这个利未人追求她时,并未责骂她,而是语气温柔地安抚她,用好话相劝。然而,这些说法似乎还不足以提供不遵照希伯来原文的理由。

 

【士十九2妾行淫离开丈夫,回犹大伯利琚A到了父家,在那里住了四个月。

    「妾行淫离开丈夫」七十士译本及古拉丁译本作「妾恼怒丈夫而离开了他」。古人有这译法可能是因为摩西律法规定行淫的必须治死(参利廿10), 这妾若真有淫行,利未人似乎不可能与她复合。——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十九3她丈夫起来,带着一个仆人、两匹驴去见她,用好话劝她回来。女子就引丈夫进入父家。她父见了那人,便欢欢喜喜地迎接。

   〔暂编注解〕用好话劝她。字面意思就是用心对她讲话

         女子就引丈夫进入。他的接近显然是成功的,因为她把丈夫引进了父家。

         便欢欢喜喜地迎接。岳父的盛情接待说明,他们的分离可能被看作是有辱门风的事情。岳父公开表示歉意,并对他们的和好显示出喜悦之情,这一点通过留利未人在家住三天可以看出来。

 

【士十九3-9好客传统的滥用—身份定位】第三至第九节利未人去犹大的伯利劝他的妾回来,却被岳父一再留下。本来古以色列人款待客人的规矩是三天,但是他的岳父却强留他到第五天,而且第五天还强留他。这是“好客”传统的滥用,也是社会秩序颠倒的表示,令故事的读者怀疑有什么意外的事要发生了。利未的岳父滥用好客的传统目的是要留住女婿,好表示他的优越感,因为只要利未人在他家里,他岳父的地位就明显,他比利未人优越的感觉就可以维持。因此,本段故事的焦点也集中在利未人与他岳父的关系上,完全没有描述它原本要去劝他的妾回来的细节。——曾祥新《天道圣经注释,士师记》

 

【士十九4那人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亲,将那人留下住了三天。于是二人一同吃喝、住宿。

   〔暂编注解〕盛情款待远客是近东的风俗,甚至被视为主人应尽的责任。这岳父的盛情与基比亚人的冷血表现(15)成强烈的对比。

         将那人留下。女孩的父亲迫切要求利未人多留住几天,岳父过于的盛情是有用意的,无疑想要给利未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他显然希望这对夫妇不要再争吵,所以就尽力撮合他们的关系。

 

【士十九4那人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亲,将那人留下住了三天。于是二人一同吃喝、住宿。

    盛情款待远客是近东的风俗,甚至被视为主人应尽的责任。这岳父的盛情与基比亚人的冷血表现(15)成强烈的对比。——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十九5到第四天,利未人清早起来要走,女子的父亲对女婿说:“请你吃点饭,加添心力,然后可以行路。”

   〔暂编注解〕加添心力。有些译文是安慰你的心安慰的意思是支持联系起来就是用食物是使你[身体]重新振作起来。故此加添心力的翻译更为准确。

         吃点饭。这是表斯文的礼貌用语,很可能已预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宴。

 

【士十九6于是二人坐下一同吃喝。女子的父亲对那人说:“请你再住一夜,畅快你的心。”

 

【士十九7那人起来要走,他岳父强留他,他又住了一宿。

 

【士十九8到第五天,他清早起来要走。女子的父亲说:“请你吃点饭,加添心力,等到日头偏西再走。”于是二人一同吃饭。

   〔暂编注解〕等到。岳父又劝他们推迟动身,等到吃了晚饭日头偏西再走。显然这是一顿丰盛的晚宴,他岳父却慢条斯理的预备,其间他们开怀畅饮,悠闲地畅谈。

 

【士十九9那人同他的妾和仆人起来要走,他岳父,就是女子的父亲,对他说:“看哪,日头偏西了,请你再住一夜,天快晚了,可以在这里住宿,畅快你的心。明天早早起行回家去。”

   〔暂编注解〕看哪,「日头偏西」了:大约是指下午三点以后。

 

【士十九10那人不愿再住一夜,就备上那两匹驴,带着妾起身走了,来到耶布斯的对面。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

   〔暂编注解〕耶路撒冷(耶布斯)距伯利琤u有10公里(参2节),走路须两个小时。这个利未人大概是在下午才离开伯利琲滿C

         耶路撒冷在此并在历代志上十一章45节称为“耶布斯”,因为那时由耶布斯人所占据(比较士一21)。

         不愿再住。利未人或许意识到,若再等一天也会像前两天那样很难离开,就拒绝继续留宿的要求,在很晚不宜出行的时候动身启程回家。结局表明,这次出行的结果是灾难性的。

         三天之后,即或利未人急切地渴望上路,但岳父仍竭力要他继续逗留,这是东方人普遍的一种礼节。与盛情的款待相反,若主人催促想留下的客人离开就会引起客人的不快。士师记的作者将岳父的热情款待与利未人不久在基比亚经历的冷漠进行对比。对利未人来说,他的经历是软弱和犹豫不决,首先是不必要的延迟,然后又过于匆忙仓促。

         耶布斯。是耶路撒冷的古名,这时是耶布斯人的一座城(见代上11:4,5;见士1:21注释)在书18:16,28中该城被称为耶布斯。耶路撒冷这个名字本身也是古名,出现在约公元前1400年迦南首领所写的信函中(亚玛纳碑文),其原文是公元前19世纪和18世纪的埃及文。

 

【士十九11临近耶布斯的时候,日头快要落了。仆人对主人说:“我们不如进这耶布斯人的城里住宿。”

   〔暂编注解〕日头快要落了。从伯利琩鴙C路撒冷的距离大约五英里,需要约两个小时的行程。

         1112本节说耶布斯“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因为当时此城为耶布斯人占据,以色列人尚未取得(一21;比较撒下五69)。利未人一行因此宁可往耶路撒冷以北6公里的基比亚去。

 

【士十九12主人回答说:“我们不可进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不如过到基比亚去。”

   〔暂编注解〕外邦城。按照这句叙述,耶路撒冷仍然被耶布斯人控制,利未人担心在耶路撒冷受到冒犯并遭致抢劫,所以即使夜幕降临也催促继续赶路,希望去要花一整夜才能到达的以色列人的住地。那些日子,在空旷的乡村黄昏时被捉住是极其危险的。这个事件说明,在以色列人和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之间存在积怨。

         基比亚。该城是利未人想到达的目的地,离耶路撒冷较远,向北约5.6公里的路。这个基比亚后来是扫罗的出生地,并且他在那里建起了他王国的政治首都。这个地方就是今天的特奥弗。

 

【士十九13又对仆人说:“我们可以到一个地方,或住在基比亚,或住在拉玛。”

   〔暂编注解〕拉玛和基比亚相隔只有3公里。

         「基比亚」:在耶路撒冷以北六公里(四英里)。

         「拉玛」:在基比亚以北三公里(二英里)。

         拉玛。该城离基比亚1.9英里(3公里)。这两座城在经文的其它地方被同时提到(赛10:29;何5:8)。这个利未人可能知道基比亚也没有什么好名声,若有可能,进入拉玛会更好。

 

【士十九13又对仆人说:“我们可以到一个地方,或住在基比亚,或住在拉玛。”

   「基比亚」在耶路撒冷以北六公里(四英里)。

   「拉玛」在基比亚以北三公里(二英里)。——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十九14他们就往前走。将到便雅悯的基比亚,日头已经落了。

   〔暂编注解〕这个位于耶城以北的基比亚,不是犹大地或以法莲山地的那个基比亚(书十五57;二十四33)。这个基比亚(义为“山冈”)在便雅悯境内。扫罗王曾以此为他的大本营(撒上十一4)。

         便雅悯的基比亚。这里清楚地提到不是犹大的基比亚(书15:57)或以法莲山地的基比亚(书24:33,希伯来文称为基比亚)。

 

【士十九15他们进入基比亚,要在那里住宿,就坐在城里的街上,因为无人接他们进家住宿。

   〔暂编注解〕「坐在城里的街上」:应作「坐在城门口的广场上」。古时以色列城镇的面积甚小,街巷狭窄,人烟稠密,城门内外的广场便成了仅有的公共场所。由于城门夜间必须关闭,而利未人与妻子天黑后才抵达,只能坐在城门外的广场上过夜,幸而有位善心的老农夫愿意招呼他们到自己的房子休息。

         就坐在城里的街上。字面意思是宽阔的地方。按照习俗这是每个城邑都有的露天空地,通常在城门附近,当作市场使用,农民和商人在这里陈列着他们的商品。像基比亚这样的小镇,因居民不好客可能没有客栈和游客到访。利未人和他同伴就坐在市场的空地上,希望有人为他们提供今夜的遮风避雨之处。

         无人。虽然夜幕降临时,许多居民肯定都看见他们坐在那里,但却无人愿意接待他们,按照古代习俗,这是东方人首要的义务(见伯31:32;太25:35)。即使有人想要给这三个旅行者提供住宿,但他们担心这样做,会从邪淫的邻国那里遭惹麻烦。同样的冷遇曾经在所多玛临到天使,但罗得盛情的款待了他(创19:1-3)。

         1521 虽然他们在“城里的街上”等候,但基比拉人没有按照惯例接待他们。最后,一个旅居在基比拉的以法莲人接他们进家里。

         作者字里行间显露出对作恶的基比亚人的嫌恶。这段提到女婿不愿意继续耽搁在妾的娘家,所以执意要离开。并且由于对同族的人的信赖,因此选择住在基比亚或拉玛。不过由于路程与时间的关系,到了基比亚就无法前进。本应该热情接待同族客旅的基比亚人,却冷漠对待这一行人,让这一行人坐在天黑后的城门口广场上。

 

【士十九15他们进入基比亚,要在那里住宿,就坐在城里的街上,因为无人接他们进家住宿。

    「坐在城里的街上」应作「坐在城门口的广场上」。古时以色列城镇的面积甚小,街巷狭窄,人烟稠密,城门内外的广场便成了仅有的公共场所。由于城门夜间必须关闭,而利未人与妻子天黑后才抵达,只能坐在城门外的广场上过夜,幸而有位善心的老农夫愿意招呼他们到自己的房子休息。——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十九16晚上有一个老年人,从田间作工回来,他原是以法莲山地的人,住在基比亚,那地方的人却是便雅悯人。

   〔暂编注解〕以法莲山地。唯一关注旅行者的人不是本地人,而是一个与利未人来自同一地区的老年人,他在了解他们的情况之前就显出热情好客。他只是一个寄居者,暂时住在基比亚。作者提到这一点,是要把便雅悯居民的冷淡与以法莲寄居者的盛情好客相对比。

         「以法莲山地的人」:跟这个利未人同乡,很可能是以法莲人。他愿意,这也是作者对便雅悯人的控告。

 

【士十九16-28以色列的基比亚比外邦人的所多玛更罪恶】正当利未人等无人接待进“家”里的时候,第十六节开头的“看哪”一词带来了一线希望。这里有一位基比亚寄居的老年以法莲人,正从田间工作回来。如果这样一位老年人接待他们,就会更加反映出基比亚人无“好客”之情。但年纪已经老了的人还需要工作,可见他不会很富有,他有能力接待利未人等吗?难怪十七节他要询问他们一番,似乎他不轻易接待客人,或要防备什么危险。第十八十九节利未人的解释无非是要使老人放心,因为他与老人一样是以法莲人,他又是一个敬虔人,正要去耶和华的殿,而且他们又充足的粮食,不会负累老年人的。最后,他又称自己是老年人的仆人,称他的妾为老年人的奴婢,只求老年人给他们借宿一夜。这里的描述与罗得坐在门口,见客人不用询问,便俯伏在地恳求他们宿在自己的家中,这里却是客人坐在城门口,恳求老年人收留他们一个晚上。由此可见,当时以色列的基比亚比昔日外邦人的所多玛更恶劣。——曾祥新《天道圣经注释,士师记》

 

【士十九17老年人举目看见客人坐在城里的街上,就问他说:“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暂编注解〕要往哪里去?。友好的本地人在巴勒斯坦依然提出同样的问题。

 

【士十九18他回答说:“我们从犹大伯利来,要往以法莲山地那边去。我原是那里的人,到过犹大伯利琚A现在我往耶和华的殿去,在这里无人接我进他的家。

   〔暂编注解〕利未人说“我往耶和华的殿去”,有两个解释:1,为经文的误抄,“耶和华的殿”应作“我的家”;2,他打算在耶和华的圣所示罗,为自己和妾献上感恩或赎罪祭(参十八31;书十八1)。

         耶和华的殿。显然利未人所指的是示罗,约柜和圣殿设置在那里。示罗在以法莲,或许离利未人的家很近,他为了让妻子回来,希望到那里去向耶和华献上感恩祭,或是为她或他们两个献赎罪祭,或是在那里长期供利未人的职份。

         七十士译本是这样的短语去耶和华的殿就如回我的家,就明确地支持对经文这种理解,这个利未人是在回家的路上。另一方面,这两个目的已经铭记在这个利未人的心中。

 

【士十九19其实我有粮草可以喂驴,我与我的妾,并我的仆人,有饼有酒,并不缺少什么。”

   〔暂编注解〕并不缺少什么。利未人为自己和随同的人以及牲口都预备了充足的食物,他所要求的只是栖身之处。

 

【士十九20老年人说:“愿你平安!你所需用的我都给你,只是不可在街上过夜。”

   〔暂编注解〕你所需用的。老年人却客气周到,坚持要为这客人提供食物和住宿。

 

【士十九21于是领他们到家里,喂上驴,他们就洗脚吃喝。

   〔暂编注解〕喂上驴。他们首先给牲口喂食料以表明友善的态度。

 

【士十九22他们心里正欢畅的时候,城中的匪徒围住房子,连连叩门,对房主老人说:“你把那进你家的人带出来,我们要与他交合。”

   〔暂编注解〕便雅悯的基比亚城受迦南恶俗影响,男色之风泛滥,有似迦南城邑所多玛(创十九章)。

         “城中的匪徒”。旧约用来指那些参与偶像膜拜(申一三13)、醉酒(撒上一16)、背叛(撒上二12)和同性恋(如在这里的)之人的用语。

         城中的匪徒。字面意思是游手好闲之辈。这个表述是描述那些一无所有,邪恶,质量恶劣,且无法无天的无赖。原文单词彼列后来成了一个专有名词,是撒旦的同义词(林后6:15),但是否此处有此含义值得商榷。因此在翻译时不用专有名词更合适。

         围住房子。此处与创19:8 记载的罪恶行径是相似的。这些人丧失人性,残忍至极。他们反常的色欲和声名狼藉的丑行数世纪后,人们想起仍然心有余悸(见何9:910:9)。

 

【士十九23那房主出来对他们说:“弟兄们哪,不要这样作恶。这人既然进了我的家,你们就不要行这丑事。

   〔暂编注解〕这位老人痛恨当地人的逆性行为,认为男风的丑陋罪恶尤甚于玷辱他的女儿和那人的妾。妇女任人蹂躏,在当日社会毫无地位可见一斑(比较创十九8)。

         不要这样作恶。侵犯邻舍接待和庇护客人的权利本身就是可憎的犯罪。在东方国家,有一项严格的规定,即在接待客人以后,必须要保证他的安全,使他免受伤害。

         丑事。该词常用于指违犯人伦律法的暴行,尤其是指性本能的犯罪(创34:7;申 22:21;撒下 13:12)

         23~24 关于接待客旅的要求,参看创世记十九章8节的脚注。

 

【士十九24我有个女儿,还是处女,并有这人的妾,我将她们领出来任凭你们玷辱她们,只是向这人不可行这样的丑事。”

   〔暂编注解〕我有个女儿。本节与创19:8有明显的相似之处,就像罗得,这个老年人无疑很熟悉罗得的经历,他献出自己未婚的女儿给那帮贪恋色欲的匪徒,而使客人免遭羞辱的对待。虽然我们会赏识他维护接待客旅的法规,但他将女儿贡献出来却让我们充满了惊骇。这反映了古人对妇女价值的低估和贬视,这个人必然要按照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的观念受到审判(见创19:8)。

         老人认为强奸男性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丑事,因此提出以自己的女儿和利未人的妾为替代的提议。这在今日当然无法想象,但在重男轻女的当代中,却是可以理解的。 19:8

 

【士十九25那些人却不听从他的话。那人就把他的妾拉出去交给他们,他们便与她交合,终夜凌辱她,直到天色快亮才放她去。

   〔暂编注解〕把他的妾拉出去。希伯来动词译为的这个字,意思是强行拉。丈夫抓住毫无防御能力的妇女,强令她出去。他的妾必然要对遭到的侮辱进行本能的反抗。利未人的如此懦弱应该受到严厉地谴责。

         直到天快亮。天亮以前,恶棍们唯恐他们的身份暴露,就逃跑了。

         利未人对自己的妾很残忍,遇到危险就把自己的妾推出去给匪徒。19:28 中对待被凌辱的妾似乎也很冷漠。但是士师记的作者似乎不打算多去责备这个利未人, 19:28 的记载也可能是因为利未人不知道怎样面对这种情况,但至少不能再待在这个城了,因此他要他的妾起来一起离开,却没想到这个宁可相信同族的利未人,却只等到了一具尸体。

 

【士十九26天快亮的时候,妇人回到她主人住宿的房门前,就仆倒在地,直到天亮。

   〔暂编注解〕房门前。她带着最后一口气回到她丈夫住的房门前,他本应该是她的保护者,但却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离弃了她,她仅存一点爬到那门前的力气,而没有足够的力气敲门进去。她就在门外倒下死了。

 

【士十九27早晨,她的主人起来开了房门,出去要行路。不料那妇人仆倒在房门前,两手搭在门坎上。

   〔暂编注解〕门坎上。她的双手搭在门坎上,好像伸向她的丈夫痛苦地求助。

 

【士十九28就对妇人说:“起来,我们走吧!”妇人却不回答。那人便将她驮在驴上,起身回本处去了。

   〔暂编注解〕“妇人却不回答”。更可作:她不回答因为她已经死了。

         我们走吧。这样的经历过后,利未人却显然以这种冷漠无情的口吻讲话,确实让我们感到震惊,我们对此从他身上寄予什么样的期待呢?或许是这贫困的妇女第一次逃跑离开他就不足为奇了。

 

【士十九29到了家里,用刀将妾的尸身切成十二块,使人拿着传送以色列的四境。

   〔暂编注解〕这个可怜的女人,从头到尾未说过一句话,默默地照着父亲的话做,跟着丈夫走,默默地受凌辱。但她死后所发出的声音却唤醒了以色列人几已消失的道德良心和勇气,决心联合起来共伸正义,严惩元凶。便雅悯人几因此灭族(比较撒上十一7)。

         他们以肢解和分尸作为行动的召唤(比较撒上一一7)。

         将尸身切成十二块,分给十二支派。在以色列早期的历史中,国家每遇急难,民族领袖多会采用一些具体而可怖的方式来召集同胞惩治罪犯、抵抗外敌。(参撒上11:5-8)。最近在马里城的发现,(见23页),证实这种做法是古时西部闪族流行的规矩。

         ……切成。这的确是以一种少有的可憎的方式呼召各支派执行对基比亚恶棍的审判;但是,通过此事足以让我们清楚可见这个利未人的品格,他告知各支派的可怕方式就使我们不觉得意外了。

         四境。边界

 

【士十九29到了家里,用刀将妾的尸身切成十二块,使人拿着传送以色列的四境。

    将尸身切成十二块,分给十二支派。在以色列早期的历史中, 国家每遇急难,民族领袖多会采用一些具体而可怖的方式来召集同胞惩治罪犯、抵抗外敌。(参撒上十一5-8)。最近在马里城的发现,证实这种做法是古时西部闪族流行的规矩。 ——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十九30凡看见的人都说:“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这样的事没有行过,也没有见过。现在应当思想,大家商议当怎样办理。”

   〔暂编注解〕「凡看见的人都说」:七十士译本作「便吩咐他所差遣的人说:你们要对以色列人这么说」。

         这样的事没有行过。利未人的数算是正确的,所行的事激起了巴勒斯坦所有希伯来人的义愤。他们认识到,这样卑劣的行径前所未有,闻所未闻,即使在纷乱动荡的岁月和缺少权威治理的时代也未出现过。

 

【士十九30凡看见的人都说:“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这样的事没有行过,也没有见过。现在应当思想,大家商议当怎样办理。”

    「凡看见的人都说」七十士译本作「便吩咐他所差遣的人说:你们要对以色列人这么说」。——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十九章  以色列濒临瓦解的信号】本段经文分段如下:

A 引言:在以法莲山地,利未人之妾的问题的开始(十九1-2

   B 犹大伯利琲漱@个家中,好客传统的滥用(十九3-9

      C 从伯利琩麆礞亚,客居何处?(十九10-15

   B’ 便雅悯基比亚的一个家中,好客传统的侮辱(十九16-18

A’ 结语:在以法莲山地,利未之妾的问题的解决(十九29-30

从上表的排列可以知道,利未人从以法莲去犹大,再从犹大经便雅悯返回以法莲是一个大旅程。他与十七章至十八章的利未人不同,有一个自己的家在以法莲,但他仍然奔跑在路上,好像一个没有“家”的人一样。一个在旅程上的人最迫切的问题是:今宵客居何家?这也是上表所显示的中心问题。士师时期的以色列人也有“居无定所”的感觉,“好客”的传统便成了他们能够团结在一起的重要原因。但是这项团结因素已经大有问题了。利未人在犹大伯利琠狳的“好客”款待,与他在基比亚所受“恶客”对待,似乎成立强烈的对比。但两者都对利未人之妾的惨死有决定性的影响,他的死成为“以色列”濒临瓦解的极大信号。——曾祥新《天道圣经注释,士师记》

 

【思想问题(第19章)】

 1 依照摩西律法,行淫者理应处以极刑(参利20:10)。这利未人对妾行淫采什么看法?和他岳父的看法有否分别?他们对婚姻的立场和今人的婚姻观有什么异同?

 2 这位要往圣殿去的利未人(18)十分信任以色列同胞(12),但基比亚人不单拒绝接待他(18),更想要与他交合,最后竟把他的妾轮奸至死。今日我们虽不似基比亚人的罪大恶极,但有否辜负他人的信任,亏待为主劳苦的人?

 3 试从以下字眼去了解士师时代的道德标准:老人,城中的匪徒;娶妾,行淫;外邦城,便雅悯人;交合;凌辱;日头落了,直到天亮。

 4 利未人把妾交给匪类,这种做法是否可取呢?你在危难时是否只顾自己利益、忽略他人需要?

 5 基比亚人放纵的结果是极端个人主义的横行、仁义道德的没落。你的灵性生活是否常受操练或约制呢?你思想及言行上的放纵会否导致不可收拾的地步?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串珠圣经注释》蔡哲民等《士师记查经资料》SDA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