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二十一章拾穗

 

【士二十一1以色列人在米斯巴曾起誓说:“我们都不将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

   〔暂编注解〕起誓。在前面的记录中没有提到这次誓言,显然以色列各支派先聚集在米斯巴之后不久,在公开的敌意产生前,就进入那里。古时候人们视起誓为神圣不可亵渎的(见士11:3017:12)。

         虽然这种誓言不能违反或收回,但以色列人,特别是后来,他们以各种方式使誓言变成一纸空文,徒有其表,通过欺骗或其他借口违背了其实质。因而,没有一个人承担遵守他们的誓约义务。

         不将女儿给。誓言是在一项咒诅下发的,就如徒23:14一样,便雅悯人支持基比亚恶棍的行为激起了以色列人极大的愤怒,他们发誓不与便雅悯人通婚,耶和华曾以同样的方式告诫他们不能与七个异族迦南民族联姻(申7:1-4)。

         1-3以民事后亲情发动,后悔赶绝便雅悯人。

         17 由于几乎所有的便雅悯人都被杀害了(比较二○47),又由于其它支派曾发誓不让他们的处女嫁给便雅悯人,所以便雅悯支派就面对完全灭绝的危险。

 

【二十一115 这时十一个支派开始后悔便雅悯支派差不多被彻底消灭。因为便雅悯支派的妇女都被杀死,所剩的少数男人需要妻子生儿育女,确保这支派不至于灭绝。他们不想这支派灭亡,但是他们在米斯巴作了一个鲁莽的愿,不准他们的女儿作便雅悯人的妻子。他们第一个解决方法是与位于约但河东的基列雅比作对,同为在与便雅悯打仗时,他们没有给予帮助。除了四百个未嫁的处女,所有人都被杀了。她们跟着被带走,给了便雅悯人为妻。——马唐纳《士师记》

 

【士二十一2以色列人来到伯特利,坐在 神面前直到晚上,放声痛哭,

   〔吕振中译〕以色列民来到伯特利,坐在那里直到晚上,在神面放声大哭,

   〔暂编注解〕伯特利。大概是示罗,有些翻译是耶和华的殿,很多人认为这句话应该以固有名词翻译为伯特利(见士20:1827)。

         痛哭。以色列民众的激愤消退以后,他们认识到,他们对自己的一个支派的报复所作的太过分了,如果他们的哀哭早一点,在他们所行这事以前,可能情况就会好得多了。

 

【士二十一3说:“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啊,为何以色列中有这样缺了一支派的事呢?”

   〔暂编注解〕为何……这样……呢?。这样的疑问意味着,以色列人指责是神把便雅悯支派引向了灭亡(见15节)。各支派的会众应该知道,是他们的怒气和报复的欲望所致,因他们两次被便雅悯军队打败,急于报仇的欲望才是这个支派近乎灭绝的真正原因。

 

【士二十一4次日清早百姓起来,在那里筑了一座坛,献燔祭和平安祭。

   〔暂编注解〕在那里筑了一座坛。这个陈述提供了证据,说明以色列人是聚集在伯特利而不是示罗,因为在示罗早已存在一座坛和会幕了。另一方面,那些相信这座坛是在示罗的人,解释这段经文时说,百姓在示罗筑了一座新坛,因为旧的那座坛年久失修,或是因为另一座坛需要处理大量数目众多的献祭供物(见士20:182721:2)。

         4-12惩戒基列雅比人,并将当中未出嫁的处女给生还的便雅悯人为妻,以解决便雅悯支派面临灭绝的危机。

 

【士二十一5以色列人彼此问说:“以色列各支派中,谁没有同会众上到耶和华面前来呢?”先是以色列人起过大誓说,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华面前来的,必将他治死。

   〔暂编注解〕没有……上到。战争结束后,以色列人开始调查,探知是否全国的人都对呼唤参加反对便雅悯支派的战争作出了回应。当各支派军队第一次结集时,他们都立誓反对以色列人中任何人拒绝支持这项行动。偏激的措施或许对加强合作是必要的。

 

【士二十一6以色列人为他们的弟兄便雅悯后悔,说:“如今以色列中绝了一个支派了。

   〔暂编注解〕「绝了」:「砍断」、「砍掉」。

 

【士二十一7我们既在耶和华面前起誓说,必不将我们的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现在我们当怎样办理,使他们剩下的人有妻呢?”

 

【士二十一8又彼此问说:“以色列支派中谁没有上米斯巴到耶和华面前来呢?”他们就查出基列雅比没有一人进营到会众那里,

   〔暂编注解〕基列雅比在约但河东岸,属玛拿西支派。当地以色列人与便雅悯人同属拉结的后裔,而河东的玛拿西族长又和便雅悯支派有姻亲关系(参代上七12,15),故未出兵。后来,基列雅比人特别拥护便雅悯支派的扫罗家(撒上十一1;三十一1113;撒下二47)。

         “基列雅比”。由于这个位于约但河东的城没有派出军队(比较二○1),所以其中的居民全都被毁灭了,只剩下四百个处女;以色列人便把这些女子给幸存的便雅悯人为妻(12节)。

         「基列雅比」:在约但河东三公里(二英里),伯善东南十四公里(九英里)。基列雅比人没有参战,可能因为他们与便雅悯人有亲密的血统关系,前者为约瑟后裔,而便雅悯与约瑟均同一母亲拉结所出。是次通婚,似更促进他们日后密切的来往(参撒上31:11-13撒下2:4-7)。

         基列-雅比。确定是Tell el-MeqberehTell Abū Kharaz,Wadi el-Yābis 的伯珊东南距离约旦河东约9.5英里(15公里)。似乎该城与便雅悯支派有密切的关系,这种关系甚至在该城被毁灭和重建后继续存在。扫罗属于便雅悯支派的人,在他第一次拓展伟业时就曾拯救基列-雅比脱离亚扪人的手(撒上11:3-15)。扫罗死的时候,基列-雅比的居民把扫罗的尸身从伯-珊的墙上取下来,火烧并掩埋(撒上31:8-13)还了他的情。

 

【士二十一8又彼此问说:“以色列支派中谁没有上米斯巴到耶和华面前来呢?”他们就查出基列雅比没有一人进营到会众那里,

「基列雅比」在约但河东三公里(二英里),伯善东南十四公里(九英里)。基列雅比人没有参战,可能因为他们与便雅悯人有亲密的血统关系,前者为约瑟后裔,而便雅悯与约瑟均同一母亲拉结所出。是次通婚,似更促进他们日后密切的来往(参撒上卅一11-13;撒下二4-7)。——无名《士师记简介》

 

【士二十一9因为百姓被数的时候,没有一个基列雅比人在那里。

   〔暂编注解〕「基列雅比」:位于伯善东南方14.5公里,约但河以东3.2公里。基列雅比人是玛拿西的的后裔,与便雅悯人有比较近的血缘关系(都是拉结的后裔)。

 

【士二十一10会众就打发一万二千大勇士,吩咐他们说:“你们去用刀将基列雅比人连妇女带孩子都击杀了。

   〔暂编注解〕一万二千。这种用兵的方法之前也曾用过(民31:1-6)。

         ……击杀。这是为便雅悯支派残存的六百生还者提供妻子的权宜之计。使我们认识到那个时代有限的灵性感悟。这种残忍之极的方式从宗教意义上讲是令人发指的,我们务必要按照他们那个时代的背景来理解这一点。

 

【士二十一11所当行的就是这样:要将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尽行杀戮。”

   〔暂编注解〕已嫁的女子。除了未婚的婚龄女子以外,所有的居民都被杀死。这些家庭的其他成员并不比这些女子更有罪,整个施以残暴的过程,尽管是在一个对耶和华神圣的誓言的实现的伪装下完成的,但是残忍的应急手段也防止了便雅悯支派被灭绝。

 

【士二十一12他们在基列雅比人中,遇见了四百个未嫁的处女,就带到迦南地的示罗营里。

   〔暂编注解〕约书亚时代,会幕曾一度设在示罗营(书十八1),但像士剑和吉甲,只短时期作过以色列人宗教中心。此时的会幕设在伯特利(二十18)。宗教中心常常迁移,或与以民须携约柜四处出战有关。这里称示罗为“迦南地的”,说明当时示罗仍在迦南人手中。

         四百人。他们需要四百个女子,因为要满足六百便雅悯生还者的需要。

         示罗。2,4节;士20:18. 与便雅悯人结怨后不久,营地可能就已移到示罗。

 

【士二十一13全会众打发人到临门盘的便雅悯人那里,向他们说和睦的话。

 

【士二十一14当时便雅悯人回来了,以色列人就把所存活基列雅比的女子给他们为妻,还是不够。

 

【士二十一15百姓为便雅悯人后悔,因为耶和华使以色列人缺了一个支派(原文作“使以色列中有了破口”)。

   〔暂编注解〕耶和华使……有了破口。在十二个支派这个圆圈或链条中的破口其实是以色列人自己造成的,他们自己的不理智,过于想要惩罚便雅悯人的恶劣行为,导致这一切恶劣行径的发生。如果他们无论何时都从内心行出真正兄弟般的爱来,他们就会达到所希望的结局,就不会有毫无意义的杀戮和暴行。

 

【士二十一16会中的长老说:“便雅悯中的女子既然除灭了,我们当怎样办理,使那余剩的人有妻呢?”

   〔暂编注解〕我们当怎样办理?。这些长老知道这些人必然会娶迦南女子为妻。为避免这样的不幸,他们采用迂回的方式,避开他们所立的誓言。没有断然的否定将其否定,而是让便雅悯人从其他支派娶妻。他们被错误的信仰引导,认为誓言神圣不可亵渎,宁愿屠杀无辜的男女和儿童。这是完全违背了誓约的实质精神。

         16-24将基列雅比女子给便雅悯人为妻仍不够分配,遂用抢妻办法补足。

 

【二十一1624 但很明显,若要让这支派兴旺起来,便要有进一步的供给。以色列人已许愿不让女儿嫁予便雅悯支派,他们不会收回这个愿。所以他们趁着合适的时机,让便雅悯逃脱的人乘年轻女子在示罗的周年庆宴上跳舞(或许是住棚节),各抢一个为妻。当示罗的男人抱怨时,其它支派便解释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失去一个支派。因此,便雅悯人就返回他们的地土,重建他们的家园。——马唐纳《士师记》

 

【士二十一17又说:“便雅悯逃脱的人当有地业,免得以色列中涂抹了一个支派。

   〔暂编注解〕地业。这可能不是指实际的财产,长老已劝告得胜的军队不要分割便雅悯的地。他们的意思是指保持雅悯人家庭的延续。

 

【士二十一18只是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女儿给他们为妻,因为以色列人曾起誓说,有将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的,必受咒诅。”

 

【士二十一19他们又说:“在利波拿以南,伯特利以北,在示剑大路以东的示罗,年年有耶和华的节期。”

   〔暂编注解〕“节期”。大概是收割葡萄树时期的住棚节。

         “年年有耶和华的节期”:可能是地方性的节期。但经文中提到葡萄园,也很可能使住棚节(看撒上一3),在葡萄等收获完毕之后举行(参利二十三3343)。

         节期。每年有三个节期,所有以色列男子必须参加(出23:17)。由于这时会幕在示罗,所以聚会都在那里举行。在动荡不定的时期,那里是否有大规模的遵守规定的宗教仪式的庆典礼节,这是令人生疑的问题。从撒上1:3中明显看出,即使很敬虔的家庭也不能保证参加所有的三个节期。

         伯特利以北。士师记的作者对示罗的地点作了详细的描述,作者觉得有必要给读者说明示罗的位置,这使许多人能确定士师记的写作时期,是非利士人毁灭示罗以后的许多年,非利士人毁灭示罗是在以利作士师的后期。作者似乎认为他那个时候人们不熟悉示罗城这个地方。从另一方面来看,示罗在先前的叙述中很多次被本书作者提到,却没有说明它的地点。

         利波拿。在示罗西北偏西3英里(5公里)的地方。

         20-21节看来,这个节期可能为收藏节(住棚节,出23:16),期间百姓为收成感谢神。

 

【士二十一20就吩咐便雅悯人说:“你们去,在葡萄园中埋伏。

 

【士二十一21若看见示罗的女子出来跳舞,就从葡萄园出来,在示罗的女子中各抢一个为妻,回便雅悯地去。

   〔暂编注解〕示罗的女子。只是让男子去参加节期盛宴(出23:17;申16:16)。有时男子由他的妻子和儿女陪伴,但大多数参加的妇女都是住在这里或示罗附近的人。

         跳舞。在收割节的时候,提供了社交的场合和宗教的侍奉(见《祖知》第五十二章)。

         21~22 以色列人吩咐那仍然未有妻子的二百个便雅悯人,当示罗女子在住棚节庆祝会上跳舞的时候,便各“抢”一个为妻。这种做法使示罗人守不(自愿)把他们的处女“给予”便雅悯人为妻的誓言。

 

【士二十一22他们的父亲或是弟兄若来与我们争竞,我们就说,求你们看我们的情面,施恩给这些人,因我们在争战的时候没有给他们留下女子为妻。这也不是你们将女子给他们的,若是你们给的,就算有罪。”

   〔暂编注解〕弟兄。古时候,一个被抢走的女子的弟兄,他们的苛刻条件必须要得到满足(见创34:7-31;撒下13:20-38)。

         若是你们给的,就算有罪。以色列的长老在两个方面安抚被抢走的女子的父亲和弟兄:首先,长老商议达成一致,便雅悯人一定要从某处得到妻子;其次,誓言不是被父母违反的,因为他们的女儿不是他们给便雅悯人作妻子的,而是被强迫抢去的。

 

【士二十一23于是便雅悯人照样而行,按着他们的数目从跳舞的女子中抢去为妻,就回自己的地业去,又重修城邑居住。

   〔暂编注解〕2324便雅悯人和其他支派的人都各回各家,这场战事大概打了四至五个月(参二十47)。

 

【士二十一24当时以色列人离开那里,各归本支派、本宗族、本地业去了。

   〔暂编注解〕离开。节期结束后,便雅悯人的幸存者得到了妻子,军队解散。部队已经远离他们的家至少五或六个月,因为便雅悯人曾藏匿在临门四个月(士20:47)。

 

【士二十一24士师时期结束的期望】本章二十四节所形容的与第九章五十五节及第十八章二十六节的对照下,显得很无奈,令人担忧以色列人的前途。以色列人的问题似乎是没有领袖的问题。其实,他们有领袖,只是领袖不中用。昔日的亚比米勒自立为王,结果带来了以色列人的浩劫。这里的长老企图为以色列人解决问题,结果为以色列带来了更多问题。以色列需要的是真正的王。因此,第二十五节,一方面概叹以色列“各人任意而行”,不尊重王权,另一方面为以色列开启了一线希望,就是“王”要来临了。这里王就是指神自己,只有神纔能真正拯救以色列人。如果以色列人要重建,必须从认识神和信靠神开始。——曾祥新《天道圣经注释,士师记》

 

【士二十一25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暂编注解〕本书以“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一语结束。这不是说士师时代,全国人都德行败坏。《路得记》的故事说明仍有敬虔的人(得一1)。这话也不是说,士师期中一切败坏都是由于没有设立君王。以色列后期虽有王统治,情形之劣甚或过之。从这句话可看到人类历史上一个永难解决的问题:如何在个人自由与中央管治之间寻求一个圆满的平衡。比较十七6;十八1;十九1

         本节合宜地总结本书卷所记载的事件!

         以色列中没有王。这句陈述为向描述君主政体的撒母耳记的开始作了一个适当的过渡转换。

 

【士二十一25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师记以旋律愁伤的钟声作结: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这句话总结那黑暗时期的情况。然而,我们逃避士师时代的败坏,就能摆脱其污秽。——马唐纳《士师记》

 

【思想问题(第21章)】

 1 你认为以色列军队在第三次进攻时所行的(20:37, 46)是否过火呢?你怎样压制自己的情绪呢?

 2 你认为以色列民在本章所遇到的难题 6-7 是咎由自取,抑或是神故意的刁难呢?当你遇到难处时你是怨天尤人,还是反省自己的错误?

 3 「以牙还牙」是不是神在旧约时代行事的唯一方法呢?以色列人为便雅悯支派存后嗣的苦心,在这方面有何提示?

 4 「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一语在本卷书中分别出现了四次和二次。这些话怎样贯穿17-21章中所记载的事件呢?对士师时代的境况有何提示?

 5 有学者认为士师记把人类周而复始的堕落本性勾划出来,你同意这看法吗?这对你有何警惕?

 6 神的救赎是随时代而变化的。神赐的民族领袖摩西和约书亚给以色列人带来迦南应许地的实现。神兴起的士师带来了法治的执行。日后扫罗和大卫带给以色列民什么益处呢?

 7 圣经是神默示的话。士师记对以笏及参孙的记述可否支持这种说法?

 8 你是否觉得神的律例是消极的、限制人自由的呢?士师记有否令你对神律例的功用改观?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串珠圣经注释》蔡哲民等《士师记查经资料》SDA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