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一章拾穗

 

【士一1約書亞死後,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與他們爭戰?”

   〔暫編註解〕“求問耶和華”:可能由祭司使用方在決斷胸牌利的烏陵和土明來尋求神諭(參出二十八30;書七14;十四6;士二十18)。求問的聖所可能在約書亞設有總部的吉甲或中心聖所之所在地示羅,但吉甲的可能性較大(書十四6)。

         約書亞的死,標誌另一個時期的結束,正如先前摩西之死一樣(書一1)。“求問耶和華”。也許借烏陵和土明。參看出埃及記二十八章30節的腳註。“迦南人”。包括迦南地的各個種族。

         學者對這上半節(「約書亞死後」)與下文的關係有不同見解:1 與下文(1:1-2:5)銜接,表明各支派在約書亞死後攻取自己先前抽籤所得的地業。2 與下文不銜接,只是整本書的導言,指出本書記載約書亞死後以民在迦南的情況。

         約書亞的死亡,是約書亞記最後一章的內容重點 24:29-31 ,士師記一開始就由約書亞的死亡接續寫起。

         「約書亞死後」:這句話有兩派不同的見解,一則認為這句話與 ( 1:1-2:5 )銜接,表明各支派在約書亞死後攻取先前抽籤所得的地業;另一派認為這句話與與下文並不銜接,只是作為整本士師記的導言,指出士師記是在記載約書亞死後以色列民在迦南的情況。

         以色列人求問誰該帶頭上去攻打迦南人,求問神諭的方式我們不知道,可能透過烏陵和土明向耶和華求問( 27:21 ),烏陵和土明應該是小而平、上面刻了字的寶石,就像現代的骰子。這個方式在遠古近東地帶相當流行。就連新約時代,五旬節神的靈降臨眾人以前的信徒也採用類似的方法求問神 1:24-26 。參 16:33 「籤放在懷裡,定事由耶和華。」

         「上去」:「上升」、「上去」。可能指「往高地去」也用來指「上戰場」。

         1-8  猶大與西緬二支派合力在比色贏得第一仗:前者跟著奪得耶路撒冷,可能他們沒有移居那裡,於是稍後耶布斯人遷入居住(參21)。

         本書承接《約書亞記》二十四2933的記敘。約書亞雖然帶領以色列人征服了迦南地,但沒有消滅全部迦南人,剩下來的又逐漸強大起來。新一代的以色列人因此須設法征服當日未完全取得的土地。

         本章載有極富歷史價值的資料,有不少為他處所無者。17節講猶大與西緬二支派聯手向南發展,去取得仍由迦南人居住的南部土地。他們先後佔領了耶路撒冷(8節)、希伯侖(10節),又由俄陀聶取得底璧(基列西弗1115節),再深入西南部(1617節)。這時,“約瑟家”(以法蓮與瑪拿西支派)也奪得伯特利(2226節)。

         本章2134節忠實記述便雅憫等七個支派並未完全取得抽籤分配到的土地,與約書亞記》十五63;十六10及十七1113所記一致。二一1115與《約書亞記》十五1519幾乎完全相同。

         本章所記大約為發生在主前14001100年間的事,恰在中國周室初興時期。士師、時代究有多長,因不少士師在同一時期的不同地點工作,216章的年代必多重複,故只能約略推算。

         士師記第一章主要在說明解釋士師記這段期間出現混亂情勢的原因在於他們的不順服,並未將敵人趕走還拜偶像與外邦人通婚,以致於不能全然獲取得地的祝福。

         1:1-2:5  攻取迦南地:約書亞生前帶領以民攻打迦南,只是攻打頑強的迦南人,各支派抽籤而得之地,仍須各自去佔領。

 

【士一1約書亞死後,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與他們爭戰?”

與下文(一1-5)銜接,表明各支派在約書亞死後攻取自己先前抽籤所得的地業。——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1 <syncBible ref=1:1>約書亞去世,對以色列人有哪些影響?】

約書亞死後不久,以色列人就開始失去對迦南地的控制權。約書亞雖然是偉大的軍事家,但他的屬靈領導對百姓的重要性更甚於軍事技巧;他曾使百姓專心一意地仰望神和祂的旨意,而不是高舉自己。在新舊領導人青黃不接的時候,以色列人理應明白,不管領導人是誰,真正的領導者乃是神。我們常常把盼望與信心放在有影響力的領導人身上,卻不知道實際上乃是神在發號施令。要承認神是你的總司令,免得受試探,過分倚靠領袖,不管他們有怎樣的屬靈智慧,都無法跟神相比。──《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1 <syncBible ref=1:1>迦南人是些甚麼人?他們有些甚麼特點?】

    迦南人是住在迦南地(應許之地)的所有民族。他們皆住在以城為邦之地,各城有自己的政府、軍隊與法律。迦南地不易征服的原因之一,就是必須逐個將各個城市攻下,沒有一個王能夠一下子將所有城鎮交在以色列人手中。迦南對以色列人最大的威脅,並不是他們的軍隊,而是宗教。迦南人的宗教顯明許多罪性,包括殘酷的戰爭、不道德的性生活、自私貪婪和注重物質。那是凡事“以我為首,其他皆為次”的社會。顯然,以色列人的宗教不能與之共存。──《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一1-2戰勝迦南人的秘訣:這兩節經文應經將士師記的問題引出來了。這裡的問題是:以色列人要與迦南人爭戰。前者代表神的百姓,後者代表異教極其一切生活的精神。現在以色列人的領袖約書亞死了,爭戰還沒有完結,他們於是陷入了“群龍無首”的危機中。但他們將自己服在神的下面,讓神做他們的領袖,“求問”神當由哪個支派首先上去攻擊敵人。以色列人意識到,他們與迦南人爭戰的勝負完全他們是否服從神的吩咐。神回應以色列人指定猶大應當先上去與迦南人爭戰,並且說,神已經將那地交在猶大人手中了,問題只是在以色列人與神的關係是否夠維持正常。──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一2耶和華說:“猶大當先上去,我已將那地交在他手中。”

   〔暫編註解〕士師記一開始就提到猶大支派,讓人不由得想起以色列王國初期就是猶大支派統治,因此士師記更可能是以色列王國初期寫成的。

 

【士一2耶和華說:“猶大當先上去,我已將那地交在他手中。”

與下文不銜接,只是整本書的導言,指出本書記載約書亞死後以民在迦南的情況。——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一3猶大對他哥哥西緬說:“請你同我到拈鬮所得之地去,好與迦南人爭戰;以後我也同你到你拈鬮所得之地去。”於是西緬與他同去。

   〔暫編註解〕西緬支派的土地在劃給猶大支派的土地內(書十九19),都在南部。“拈鬮所得之地”參《約書亞記》十四2;十五112.

         “猶大對……西緬說”。各支派以其祖先為稱號。猶大已經分得一片大的土地(參看書一五112的腳註),西緬事實上已合併在猶大堶情]參看書一九19的腳註)。

         猶大與西緬均為利亞所出(參創29:33-35),關係密切;而且西緬支派分配得的地是在猶大支派境內(參串四),因此,兩支派合作不無理由。

         「西緬」:與猶大同是「利亞」所生 29:33-35 ,地業位於猶大地業之間 19:1-9

 

【士一3猶大對他哥哥西緬說:“請你同我到拈鬮所得之地去,好與迦南人爭戰;以後我也同你到你拈鬮所得之地去。”於是西緬與他同去。

猶大與西緬均為利亞所出(參創廿九33-35),關係密切;而且西緬支派分配得的地是在猶大支派境內(參串四),因此,兩支派合作不無理由。——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一3-21猶大失敗的原因:猶大在山地的爭戰是非常成功的。攻取希伯倫象徵了猶大的勝利是徹底的和決定性的。雖然如此,第九節以後的戰事卻有走下坡路的趨勢。猶大的失敗是有原因的,第十和第二十節告訴我們,猶大的走下坡路的問題似乎在他們最成功的希伯倫開始了。第十節說希伯倫是猶大攻取的,第二十節卻說希伯倫是迦勒攻取的,前者強調猶大支派是攻取希伯倫的英雄,後者則強調迦勒個人是攻取希伯倫的英雄。這中誰是英雄的爭論往往是人失敗的開始。又根據十六節,基尼人與猶大人是“一同”去住在亞瑪力人中的。我們從後面的經文中可以看到,以色列人與迦南人同住就是他們失敗的原因。──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一4猶大就上去。耶和華將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交在他們手中,他們在比色擊殺了一萬人。

   〔暫編註解〕“比利洗人”:以色列人未入迦南前已住在那裡的七個民族之一(書三1011;參創十五20),比色所在地不詳,聖經中只有《撒母耳記上》十一8提到此名;掃羅王曾在此集結軍隊,解救基列雅比之圍。

         “比利洗人”也許是一個跟迦南人不同的種族。

         「比色」:可能在基色附近,是耶路撒冷西北偏西的地方。

         「比色」:字義是「閃電」的意思,後來掃羅在那裡召集以色列人撒上 11:8 。掃羅召集百姓的地點在示劍東北,不過猶大的地業應該是在耶路撒冷以南,所以是不是有另一個比色?就無法確定了。

         「迦南人」:指迦南地的原有居民,有時也特指「佔據山谷和海岸平原」的迦南地原有居民。「亞摩利人」則指著「佔據山地」的人迦南地原有居民。

         「比利洗人」:字義是「村莊的居住者」,此民族的身份不詳。在此跟迦南人相提並論,表示他們也是此地的居民。

 

【士一4猶大就上去。耶和華將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交在他們手中,他們在比色擊殺了一萬人。

「比色」可能在基色附近,是耶路撒冷西北偏西的地方。——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一4 比色這是猶大和西緬與迦南人和比利洗人打仗,擊敗其領袖亞多尼比色的戰場。這地雖然沒有地理資料在士師記出現,掃羅王的史事(撒上十一811)卻提到過這個地名。這段經文顯示比色是個宜於集結軍隊的平原,位於約但河的東畔,距離基列雅比(瑪克盧布〔El Maklub〕)西南不超過十二至十五哩。勘測示劍和約但河谷的結果顯示,(發現在鐵器時代文物的)薩珥哈布廢墟(Khirbet Salhab)很可能就是比色的遺址。──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一47第一次勝利攻克在比色的外邦居民。殺了一萬人後,他們砍斷王手腳的大拇指,正如他對待敵人一樣。他必須被治死,正如主吩咐的(申七24),但反而他只被弄致殘廢,然後他被帶到耶路撒冷,後來死在那裡。這預示以色列人在他們的地上對待外邦人時的不服從。以色列人只是使他們殘廢,而不是消滅他們。部分的服從是不服從而已,這使猶太人在往後的日子付出高昂的代價。——馬唐納《士師記》

 

【士一5又在那裡遇見亞多尼比色,與他爭戰,殺敗迦南人和比利洗人。

   〔暫編註解〕「亞多尼比色」:字義是「比色是我的主」,很可能是「比色的君王」。

 

【士一5又在那裡遇見亞多尼比色,與他爭戰,殺敗迦南人和比利洗人。

亞多尼比色意為“比色之主”,即比色的統治者。

 

【士一6亞多尼比色逃跑,他們追趕,拿住他,砍斷他手腳的大拇指。

   〔暫編註解〕砍斷戰俘手腳上的大拇指是古代近東一種殘忍的刑罰,不只侮辱,也使之失去作戰能力。這種刑罰用在亞多尼比色身上,可能還寓有廢除其王的神聖地位之意。從前亞倫承接祭司聖職,須把血抹在右耳垂和右手與右腳大拇指上。

         「砍斷他手腳的大姆指」:可能是「使其無法有效的使用武器」,不過由於迦南王同時也有祭司的身份 14:18 因此砍斷大姆指就使得他無法進行祭司的職分,廢棄其祭司的身份。當時的諸王用來刑罰仇敵,奉為復仇法則之圭臬。

         6~7 許多迦南細小城邦的“七十個王”。砍斷“手腳的大拇指”有兩個目的:以示貶黜,及失去使用兵器的能力。

 

【士一7亞多尼比色說:“從前有七十個王,手腳的大拇指都被我砍斷,在我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現在 神按著我所行的報應我了。”於是他們將亞多尼比色帶到耶路撒冷,他就死在那裡。

   〔暫編註解〕迦南地由許多小城邦組成,每城都設有王。“七十”是個概數,有“眾多”之意(參九5耶路巴力的七十個兒子;王下十7王的七十個兒子)。

         “桌子底下拾取”:把人當狗,極盡侮辱能事。

         「七十」:很可能不是實數,只是比喻眾多之意。亞多尼比色對待敵人異常殘酷(這本是古代近東的習俗),最後也受到同樣報應。

         猶大人將他帶返耶路撒冷處決,以殺一警百之效。

         「七十個王」:誇飾法,表示數目極多。

         「在我的桌子底下」:指出亞多尼比色對於這些戰敗的王對狗一樣的對待。( 15:27 )

         「神」按著我所行的報應我:這個「神」雖然是陽性複數,但還是無法確認到底是不是「耶和華」。

         「耶路撒冷」:別名「耶布斯」 19:10-11 。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西元前3000年就已經存在了。 18:28  耶路撒泠在後約書亞時期被分配給便雅憫支派。

         猶大人將亞多尼比色帶回耶路撒冷有殺一儆百的效果。

 

【士一7亞多尼比色說:“從前有七十個王,手腳的大拇指都被我砍斷,在我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現在 神按著我所行的報應我了。”於是他們將亞多尼比色帶到耶路撒冷,他就死在那裡。

「七十」很可能不是實數,只是比喻眾多之意。亞多尼比色對待敵人異常殘酷(這本是古代近東的習俗),最後也受到同樣報應。猶大人將他帶返耶路撒冷處決,以殺一警百之效。——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一8猶大人攻打耶路撒冷,將城攻取,用刀殺了城內的人,並且放火燒城。

   〔暫編註解〕耶路撒冷在猶大與便雅憫邊界上,位於便雅憫支派屬地境內(書十八28)。猶大幫助便雅憫攻打耶路撒冷,並未完全取得此城(21節;十九1012);要到大衛時代,才完全佔領(撒下五610)。

         耶路撒冷只是暫時和部分被攻取(比較21節和書一五63的腳註)。

         1:21  15:63 似乎有所矛盾,但這有可能是猶大人協助便雅憫支派奪取耶路撒冷後,沒有對耶布斯人「滅絕淨盡」(有殺,但沒有殺光)。

 

【士一8猶大人攻打耶路撒冷,將城攻取,用刀殺了城內的人,並且放火燒城。

猶大人攻打耶路撒冷取得有限的成功,只破壞了城邑。但是無論是猶大或是便雅憫都不能把耶布斯人逐離城外(參看書一五2163的注釋),直到大衛時代才能成功(撒下五67)。——馬唐納《士師記》

 

【士一9後來猶大人下去,與住山地、南地和高原的迦南人爭戰。

   〔暫編註解〕“山地”為希伯侖以北屬猶大支派土地,海拔逾一千公尺。“南地”又叫尼革,為南部乾燥草原。“高原”應譯為“低原”,指猶大西南山坡地帶。

         “山地”。猶大的山脈,包括耶路撒冷(高2,500英尺或762米)和希伯崙(高3,040英尺或926米)。“南地”(Negev)。從希伯崙以南開始的半沙漠地帶。“高原”(Shephelah)。位於沿海平原與猶大山脈中間的丘陵地帶,以色列人與非利士人的多場戰役都在這媔i行。

         「山地」:在耶路撒冷和希伯侖之間。

         「南地」:為半乾旱地帶,在希伯侖與加低斯中間。

         「高原」:應作丘陵(示非拉),巴勒斯坦中央山脈與沿海平原之間較低之山麓地帶。

         「山地、南地、高原」:指迦南地南部的三個地理區域。

         「山地」:指巴勒斯坦中央山脈位處水平線以上至少900公尺的城邑,耶路撒冷和希伯崙之間。

         「南地」:為半乾旱地帶,在希伯崙與加低斯巴尼西中間,就是指希伯崙以南乾燥的地帶,包括別是巴以及加低斯巴尼西。

         「高原」:應作「丘陵」,指示非拉(或作薩非拉),泛指沿海平原與中央山脊之間的較低的山麓地區。

 

【士一9後來猶大人下去,與住山地、南地和高原的迦南人爭戰。

「山地」在耶路撒冷和希伯侖之間。

   「南地」為半乾旱地帶,在希伯侖與加低斯中間。

   「高原」應作丘陵(示非拉),巴勒斯坦中央山脈與沿海平原之間較低之山麓地帶。——無名《士師記簡介》

 

【一915佔領希伯倫,猶大應記一功,約書亞記第十四和十五章告訴我們迦勒主帥這次征戰。這並沒有不一致,因為迦勒來自猶大支派。這些經文(910)基本上是指迦勒的攻城(20節),並且不是指在約書亞死後接續的征伐,就如俄陀聶佔據基列西弗的事蹟重複記載在1115節。儘管這事從前已出現過(書一五1619)。——馬唐納《士師記》

 

【士一10猶大人去攻擊住希伯侖的迦南人,殺了示篩、亞希幔、撻買。希伯侖從前名叫基列亞巴。

   〔暫編註解〕「示篩、亞希幔、撻買」:這是迦勒在希伯崙趕出的三個亞納族族長 1:20  13:22  15:14 ,迦勒應該是猶大人的領袖。

         「希伯崙」:字義是「聯合」、「同盟」,位於耶路撒冷南方30公里左右。亞伯拉罕曾在此築壇 13:18 ,大衛作王的前七年以該城為猶大國首都 撒下 5:5

         「基列亞巴」:意思就是「亞巴的城」,「亞巴」是亞納族人的始祖,字義是「第四」的意思。 13:33  14:15  15:13

         1015看《約書亞記》十五1319注。

 

【士一10 希伯侖希伯侖是在別是巴東北二十三哩,耶路撒冷東南十九哩的魯梅達山(Jebel Rumeidah)上,通往薩非拉、尼革西部、耶路撒冷的大道交會之處。經文中提及的舊名基列亞巴(見:創二十三2;尼十一25),可能表示它是亞衲族部落的集中地(士十四15,十五13)。有關此地的進一步資料,可參看:約書亞記十35的注釋。──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11他們從那裡去攻擊底璧的居民。底璧從前名叫基列西弗。

   〔暫編註解〕「底壁」:猶大山地的一座城,位於希伯崙的西南方十一公里左右。底璧即今日的「特比美心廢丘」(Tell Beit Mirsim),是考古重鎮,也是堅固城。西元前1220年左右毀於火災。後來不斷有人居住,不過住民的建築與文化水準均大不如前。可能是一座十分堅固的城池,足以讓迦勒承諾將自己的女兒押撒賜給那奪取這城的人。

         「基列西弗」:「書本之城」或「紀錄之城」的意思,可能是當地的行政文化中心。也可能跟當時美索不達米亞的大城市一樣擁有大量圖書資料。

 

【士一11 底璧位於猶大山地的最南部,希伯侖西南面的底璧,在鐵器時代初期可能是入侵之海上民族所建立的邊城(士十一21的亞衲族如果不是迦南人的話)。其遺址最可能是在拉布德廢墟。請參看:約書亞記十33839,十一21的注釋。──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12迦勒說:“誰能攻打基列西弗,將城奪取,我就把我女兒押撒給他為妻。”

   〔暫編註解〕迦勒的事可看《民數記》十四69及《約書亞記》十四615。古時女兒為父親的財產,可以賜給有戰功的人(參出二十一7;撒上十八27)。

         「迦勒」: 32:12 中被稱為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兒子,基尼洗族字義是是「基納斯的後裔」,在 36:11 中「基納斯」是以東人的宗族(以掃的後裔)。值得注意的是,迦勒和俄陀聶出身以東族,卻分別是窺探迦南地的首領和攻城掠地的勇士,表示當時的社會不分階層貴賤。

         12~13 關於“俄陀聶”的勝利,參看約書亞記十五章1319節的腳註。

 

【士一12 以女兒為賞賜這種事雖不常發生,對於野心大的男子來說,有機會「高攀」平常不可能得到的親事,藉以提升社會地位,應當很有吸引力。例如大衛所以能夠藉婚姻成為掃羅王室的一分子,是因為掃羅提出以女兒為賞賜,而大衛亦打敗了歌利亞(撒上十七25)。本段和歌利亞事件,都被視作又艱難、又危險的功績。故此這種特殊賞賜的目的,是要英雄人物挺身而出。俄陀聶因為是迦勒的親人,已經頗有地位,但依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威望。──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13迦勒兄弟基納斯的兒子俄陀聶奪取了那城,迦勒就把女兒押撒給他為妻。

   〔暫編註解〕「迦勒兄弟基納斯的兒子」:原文中俄陀聶可能是加勒的姪子或幼弟。

         對於一個女子的愛情尚且能使人如此捨生忘死,奮勇向前,對神的愛將如何更加激勵人不畏艱險呢?

 

【士一14押撒過門的時候,勸丈夫向她父親求一塊田。押撒一下驢,迦勒問她說:“你要什麼?”

   〔暫編註解〕押撒過門的時候。押撒和其他婦女兒童顯然遠離戰區,留在安全的地方。但現在父親要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嫁給俄陀聶,以表彰他的勇氣,為部隊樹立榜樣。當時都是由父母來安排女兒的婚事。但是只要不濫用這個習俗,父母還是不會強迫女兒嫁給自己所不喜歡的人的(創2457)。

         勸丈夫向她父親求一塊田。15節則說她自己向她父親求一塊田。七十士譯本的譯文似乎更自然一些:“丈夫勸她向父親求一塊田”。但本節的意思是他要求丈夫准許她向父親求一塊田,或權丈夫向父親要。

         押撒一下驢。押撒尊敬她的父親,所以下驢同他說話。在今日貝督因人的習俗依然要求晉見族長的人必須下馬步行前往。

 

【士一14 求一塊田俄陀聶因為攻取基列西弗得到了妻子後,妻子押撒勸他求一塊田來養家。這田可以當作是妝奩,因為前面經文並沒有記述。然而女兒通常是不會得到土地作為妝奩或遺產的(但見:民三十六\cs16113)。故此索要土地的請求必須由男性親屬提出。此外,俄陀聶也是身負戰功的重臣,有資格獲取土地作為賞賜(類似案例可見于馬里文獻)。同時代的一個巴比倫界石描述父親把土地的產權授給女兒。──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15她說:“求你賜福給我。你既將我安置在南地,求你也給我水泉。”迦勒就把上泉下泉賜給她。

   〔暫編註解〕押撒要求父親給她水泉作為嫁妝,因為南地氣候乾旱。

         為何押撒會跟父親要求水泉乃是因為水泉對於南部乾燥之地(此處是押撒已經從父親那裡接受的田土範圍)極為重要。這裡的水泉可以是指位於希伯崙西南的斯爾得底比(Sel ed-Dilbe)之儲水池或水庫,或者這些水泉是指在特畢美森廢丘(Tell Beit Mirsim)用來灌通地面的坑道水。

         這裡顯出押撒的能力,一面透過丈夫取得田地,又透過自己取得水源。

 

【士一15她說:“求你賜福給我。你既將我安置在南地,求你也給我水泉。”迦勒就把上泉下泉賜給她。

押撒要求父親給她水泉作為嫁妝,因為南地氣候乾旱。——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一16摩西的內兄(或作“岳父”)是基尼人,他的子孫與猶大人一同離了棕樹城,往亞拉得以南的猶大曠野去,就住在民中。

   〔暫編註解〕基尼人是摩西岳父(一作內兄)何巴的後裔(出二16;士四11),與以色列人一同進入迦南(民十2931),住在南地的曠野中。希伯來傳統說他們的遠祖為土八該隱,因為基尼人以打造各樣銅鐵利器為業(創四22),此時在希伯侖東南的亞拉得開礦冶銅。他們熟悉曠野情況,又能製造利器,為以色列人在新土上作戰,建立國家所不可少的幫手。

         以色列人的歷史上常提到這個民族(四11;五24;撒上十五6;二十七10;三十29)。殺死夏瑣將軍西西拉之婦人雅億就是基尼人希百的妻子(四11,17)。

         “棕樹城”為耶利哥城的別稱,看《申命記》三十四3;《約書亞記》二1注。

         “基尼人”。葉忒羅。參看民數記十章2932節的腳註。“棕樹城”。耶利哥。參看約書亞記六章26節的腳註。

         「亞拉得」:位於希伯侖以南廿四公里(十五英里)。

         「基尼人」:是游牧民族,這名稱意指「金工工人」,與亞瑪力人關係密切 撒上 15:6 。這裡提及他們是因為他們曾經聯同以色列共求應許之地  10:29-34

         「棕樹城」:可能是指「耶利哥城」或指死海南端的一座城。

         「亞拉得」:位於希伯崙的南方約26公里處。是一處軍事要點。現今這是一個很理想的務農地區,這地牢靠在一個小山之上,且這小山處於一個闊大而又稍微陡斜的平原之中,其強健的土堆能夠抵禦人為和天然環境故意的破壞。

 

【士一16摩西的內兄(或作“岳父”)是基尼人,他的子孫與猶大人一同離了棕樹城,往亞拉得以南的猶大曠野去,就住在民中。

「亞拉得」位於希伯侖以南廿四公里(十五英里)。——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一16 基尼人基尼人是住在西乃半島的沙漠,以及尼革東部和南部直到亞喀巴灣為止之地區的幾個部落或宗族之一(創十五19;撒上二十七10,三十29;代上二55)。基於士師記四11中希百帳棚的位置,基尼人的活動範圍可能北達耶斯列穀。這民族與摩西和葉忒羅(何巴)的關係,可以上溯到出埃及記三1。他們被描述為牧人(士五2427)、商隊組織者、遊行的金屬匠人。上述最後一樣技能,是從他們名字的字源推測出來的,「基尼」可以是「鍛煉」金屬之義。請參看:民數記二十四2122的注釋。──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16 棕樹城按照本節的描述和其他經文(士三13)的佐證,此地最有可能是死海西北不出八哩外的綠洲古城耶利哥(蘇丹遺址)。這城的存在和富庶(無數的棕樹和肥田)完全是有賴於蘇丹、杜克('Ain Duq)二泉不住的供應。中石器時代(Mesolithic Age)有人首先在此定居(約主前9000\cs168700年)。隨著人口的增長這城也越加重要,以致在初銅器時代第三期(約主前2700年)建築了完整的泥磚城牆系統。由於侵略和征服,這城亦間或無人居住(如初銅器時代第三期末,以及晚銅器時代第二 B 期開始,主前1350年左右的時候)。此地在士師時代人口稀少,可能只有邊城或商隊落腳處的功用。它要等到主前九世紀才得以重建為城市(見:王上十六34)。──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16 亞拉得這個位於別是巴谷,希伯侖以南二十哩的亞拉得遺址,首先在銅石器時代有人定居。到了初銅器時代,因為與埃及有廣泛經濟上的接觸,下城(圍繞某個天然窪地建築,有儲水池和水井的雙重功用)大為擴張。鐵器時代的上丘建築了一個無城牆的鄉村。這村落除房屋以外尚有祭儀場所或院子的遺跡,可能是士師記和撒母耳記上二十七10所描述,基尼人在此定居的證據。亞拉得上丘共有七個鐵器時代的文化層,其中包括主前十世紀的堡壘和廟宇的複合建築。──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17猶大和他哥哥西緬同去,擊殺了住洗法的迦南人,將城盡行毀滅,那城的名便叫何珥瑪。

   〔暫編註解〕何珥瑪在《民數記》二十一13說是亞拉得的別稱,義為“毀滅”,因亞拉得王和北上的以色列人在曠野戰爭失敗,後者將亞拉得城盡毀而得名。本節所記洗法被毀亦取名何珥瑪,則洗法可能就是亞拉得。事實上,洗法為“瞭望台”之意,本屬通用名詞。

         「洗法」:位於希伯侖之西南卅二公里(二十英里)。

         「洗法」:這城正確的位置仍未得到具體的證實,應位於別是巴境內。這城曾致力參與外邦人偶像的崇拜並與以色列為敵,原屬西緬所獲分之地( 19:4 ),所以猶大聯合西緬一起攻擊這城,並在將這城完全破壞後( 1:17 ) 將這城稱為「何珥瑪」。

         「盡行毀滅」:特指「聖戰式的毀滅」。一切的人口和牲口都要殺滅,可燃燒的貨物都要燒毀,不可燒的金屬器物要全部奉獻給神。 7:2  20:16-18 中要求以色列人要將迦南人「滅絕淨盡」,但以色列人僅有在此處與 21:11 中實行這樣的政策。此字的原文音譯就是「何珥瑪」。結果一個應該普遍實行的政策,卻因很少實施,所以被「滅絕淨盡」的洗法反而可以被改名「何珥瑪」。

 

【士一17猶大和他哥哥西緬同去,擊殺了住洗法的迦南人,將城盡行毀滅,那城的名便叫何珥瑪。

「洗法」位於希伯侖之西南卅二公里(二十英里)。——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17 <syncBible ref=1:17>神為甚麼吩咐將迦南人逐出他們的土地?】

神的命令似乎殘忍,不過以色列人只是奉神之命,對這些惡人執行懲罰而已。神要懲罰外族人的罪,正如祂曾懲罰以色列人之罪,叫他們在曠野飄流四十年後才准進入應許之地一樣。早在七百多年以前,神就告訴亞伯拉罕,迦南地的居民惡貫滿盈,必受刑罰,以色列人要進入那應許之地(參創十五16)。不過神並不偏袒以色列人,當他們也墮落,變得跟他們所要趕出之民一樣邪惡時,他們也受到嚴厲的處罰(參王下十七二十五;耶1819;結)。神並不偏待人,世上萬族都領受祂的赦免,正如也受祂公義的審判一樣。──《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一18猶大又取了迦薩和迦薩的四境,亞實基倫和亞實基倫的四境,以革倫和以革倫的四境。

   〔暫編註解〕迦薩、亞實基倫和以革倫是非利士人在地中海東岸的大城。迦薩在南,靠近埃及。猶大人所取得的只是山地,沿海平原土地仍在非利士人手中(19節)。到參孫時代,非利士人開始強大(十四19;十六1;比較撒上五10),成為大患。

         “迦薩……亞實基倫……以革倫”。非利士人主要的沿岸城市。

         「迦薩」、「亞實基倫」和「以革倫」:在沿海平原,屬非利士人所有(見2:3注)。

         「迦薩....亞實基倫....以革倫」:這是非利士五大城中的三大城,位於沿海平原上。不過當時非利士人可能還沒遷移到此處。

         18~36從本節至36節,為各支派攻取分得的土地的綜合記述。

 

【士一18猶大又取了迦薩和迦薩的四境,亞實基倫和亞實基倫的四境,以革倫和以革倫的四境。

「迦薩」、「亞實基倫」和「以革倫」在沿海平原,屬非利士人所有(見二3注)。——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一18 迦薩位於迦南沿海平原西南部,重要的國際大道(「非利士地的道路」,出十三17;或稱「沿海的路」〔Via Maris〕,賽九1)旁邊的迦薩(哈魯伯遺址〔Tell Harube〕),在主前一五五○年至一一五○年間,是埃及統治迦南的省會。法老杜得模斯三世的年表和亞馬拿文獻都曾提及這城。海上民族入侵之後,它成為非利士人五大城市之中最重要的一個,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之間好幾次的衝突,都和它有關(六34,十六14)。描述猶大攻取這城的經文有點疑難。七十士譯本說迦薩、亞實基倫、以革倫並沒有被他們所攻取,似乎與一章19節相符。該處經文指出以色列人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19耶和華與猶大同在,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

   〔暫編註解〕迦南人在物質文明發展上可能比以色列人還進步,作戰而用上“鐵車”(可能是一種用鐵作軸和用鐵皮包輪的木制戰車),便是一個證明。遇到這種強敵,而又在信仰上一再退讓,例如與迦南人締約,容許其拜偶像的風俗存在(二12),而本身又不能持守所信,反在道德上敗壞(二17),便給了四周的異族坐大的機會,無力把他們趕走(21,27,2931節)。而亞摩利人且逼得但人後來要向北遷徙(十八章)。

         “鐵車”(有鐵器裝配如車軸的木車)是以色列人敗仗的軍事原因,但不遵從神的命令是屬靈方面的原因(二13)。

         以色列人在山地的戰役是成功的;但在平原上卻遇上不少困難,因為迦南人已踏入鐵器時期,擁有鑄鐵的技術,能製成堅硬的鐵車,而以色列人仍活在銅器時期。鐵車的架構用鐵裝配,車身則用木和皮革製成。不過,以色列人不能戰勝的原因主要不是武器問題,而是信心問題(參串14)。

         「鐵車」:就是指「戰車」,這最初是由「海民」引進巴勒斯坦,非利士人就是擁有戰車的海民之一。當時剛進入鐵器時代,鐵可能只用在戰車的某一部份,而非全車都是鐵。迦南人、非利士人很早就從赫人身上曉得鑄鐵的秘密,而且很謹慎保持他們的優勢( 撒上 13:19-22 )。以色列人則是一直到了大衛時才脫離青銅器時代晚期。

         1:19 是一個很重要的記載,闡述耶和華為猶大支派帶來勝利,幫助他們佔據山區;但猶太人始終沒能將平原的迦南人趕出乃因為敵人擁有鐵車。儘管如此,神仍應許他們獲勝( 20:3-4 ),所以猶大人的失敗可被理解為以色列人缺乏信心的表現。

         猶大的軍事行動大致上是勝利的,不過似乎還是敗在軍事武器遠超過他們的平原居民手中。

 

【士一19以色列人在山地的戰役是成功的;但在平原上卻遇上不少困難,因為迦南人已踏入鐵器時期,擁有鑄鐵的技術,能製成堅硬的鐵車,而以色列人仍活在銅器時期。鐵車的架構用鐵裝配,車身則用木和皮革製成。不過,以色列人不能戰勝的原因主要不是武器問題,而是信心問題(參串14)。——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一20以色列人照摩西所說的,將希伯侖給了迦勒,迦勒就從那裡趕出亞衲族的三個族長。

   〔暫編註解〕關於“亞衲族”,參看民數記十三章33節的腳註。

         1:20 承接 1:19 ,相同的事績記在約書亞記中  15:13-14

 

【士一21便雅憫人沒有趕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仍在耶路撒冷與便雅憫人同住,直到今日。

   〔暫編註解〕耶路撒冷城屬於便雅憫支派(參書18:16),與猶大支派領土僅一谷之隔,故此與猶大支派占地的戰爭並提。

         「耶布斯人」:這是迦南人的一支,由約書亞到大衛時期,這一族人一直佔據耶路撒冷 15:63  撒下 5:6-10  24:16

         這裡與 1:8 看似矛盾,不過很可能耶路撒冷、非利士的三大城都曾經被以色列人攻打下來,但是後來又被奪回去。尤其非利士人也大約西元前1200年才進入巴勒斯坦,可能以色列人先奪取沿海的城市後來又被非利士人奪去。

         「直到今日」:不見得是大衛攻陷耶路撒冷( 撒下 5 ,約西元前九九三年)以前的日子,因為大衛攻陷耶路撒冷以後,仍允准他們住在那裡 ( 撒下 24:16 )

 

【士一21便雅憫人沒有趕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仍在耶路撒冷與便雅憫人同住,直到今日。

耶路撒冷城屬於便雅憫支派(參書十八16),與猶大支派領土僅一穀之隔,故此與猶大支派占地的戰爭並提。——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21~36 <syncBible ref=1:21-36>勝利在望時要一鼓作氣去奪取。以色列人的教訓有哪些?】

    以色列中好幾個支派都未能把邪惡的迦南人從所得之地趕走。他們為甚麼沒有貫徹執行神的命令呢?(1)戰事已久,心中厭戰。勝利雖已在望,但他們缺少紀律與活力,故未能達成目標。(2)懼怕強敵,看鐵車是令人生畏的無敵武器。(3)約書亞死後,權力由中央分散到各支派的首領身上,各支派不再緊密團結,同心同德。(4)靈命衰退,從內部腐蝕他們。他們以為自己能應付試探誘惑,再者與迦南人通商可以致富。

我們也是一樣,常常未能將生命中的罪除掉。知道當做的事,卻未能做徹底,結果使我們與神的關係逐漸疏遠。我們面對爭戰常感精疲力盡,想休戰,此時我們需要從神支取力量,一鼓作氣取得勝利。祂對我們各人的一生都有個計畫,只要照著祂的旨意生活,就能得勝。──《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一22約瑟家也上去攻打伯特利,耶和華與他們同在。

   〔暫編註解〕“約瑟家”指以法蓮和河西瑪拿西兩個支派。

         “約瑟家”。即以法蓮和瑪拿西支派。如今行動集中在巴勒斯坦中部。關於“伯特利”,參看創世記二十八章19節。

         「約瑟家」:指以法蓮和瑪拿西。

         「伯特利」:位置與「艾城」相當接近。 8:9,12 這城座落於便雅憫與以法蓮的邊界,雖屬於便雅憫人獲分之地,但因為伯特利強行進入以法蓮的領土,於是以法蓮便攻擊這城。

         對以色列來說,攻佔伯特利是相當重要的,因為此地是神向雅各顯現之地,雅各並立即將這地的原名稱「路斯」改為「伯特利(神之家)」( 28:10-19 )。

 

【士一22-36約瑟家與其他支派的失敗:我們或許會認為以色列人的失敗是因為當時的歷史條件對他們有很大的限制。但經文並不如此認為。除了猶大是“不能”以外,其他各支派都是“沒有”。換言之,北部各支派所缺乏的不是能力,乃是決心。他們的問題主要不是政治或軍事的,而是宗教的。這一切都似乎由“伯特利”開始。其實,伯特利並不缺少神的祝福,究竟他的問題出在哪呢?就是以色列人清除伯特利“異教因素”的決心不足。表面看來,約瑟家奪取了伯特利,但他們卻與一個人立約。立約這是神要求以色列人對待與他們立約之神的態度。但神不喜歡以色列人用同樣的態度去與迦南人立約。──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一23約瑟家打發人去窺探伯特利。那城起先名叫路斯。

   〔暫編註解〕伯特利在以法蓮和便雅憫二支派地業的分界處(書十六2;十八13)。伯特利原名路斯(創二十八19),但《約書亞記》十六2有“從伯特利到路斯”一語,說明並非同一地方的名字。路斯或為伯特利城的一個敬拜所在。考古學家發現此城有主前十三被毀遺跡,或為此次戰事的結果。

         “窺探”即偵察。

         他們在攻城以前先進行充分的偵察,以尋找克敵制勝的最佳途徑。本節還說明那城起先名叫路斯。希伯來人佔領該城以後,又重新將之命名為伯特利,以紀念雅各在這裡的經歷(創2810-22)。新城顯然不建在舊城的地點上。因為在《約書亞書》中,這兩個城市是分開描述,但又是毗連的(住162)。該城原屬便雅憫支派,但靠近以法蓮的邊界(書18132122)。

 

【士一24窺探的人看見一個人從城裡出來,就對他說:“求你將進城的路指示我們,我們必恩待你。”

 

【士一25那人將進城的路指示他們,他們就用刀擊殺了城中的居民,但將那人和他全家放去。

   〔暫編註解〕1:25 是根據  20:16-17  向這地執行清洗的工作,目的是要確保以色列人不會習染迦南人不道德習俗所帶來的腐敗  7:1-5

 

【士一26那人往赫人之地去,築了一座城,起名叫路斯。那城到如今還叫這名。

   〔暫編註解〕“赫人之地”在亞述人記錄中,包括巴勒斯坦和敘利亞(比較書一4),範圍甚廣,此處所說“路斯”的位置無法確定。

         “赫人之地”。北方的敘利亞(比較書一4)。

         「赫人」:是印歐民族的一支,西元前1800-1200年在小亞細亞及敘利亞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考古學家發現,以色列先祖與摩西時期的律法與風俗與赫人有許多相似之處,特別是赫人宗主國與藩屬國所立的盟約,使我們更瞭解以色列早期的歷史。

 

【士一27瑪拿西沒有趕出伯善和屬伯善鄉村的居民,他納和屬他納鄉村的居民,多珥和屬多珥鄉村的居民,以伯蓮和屬以伯蓮鄉村的居民,米吉多和屬米吉多鄉村的居民。迦南人卻執意住在那些地方。

   〔暫編註解〕這些城邑都在耶斯列平原,五城形成迦南地北邊從東到西保衛中央平原的防禦據點,此時或像當年亞摩利人五王聯盟(書十章)一樣,共抗以軍。

         這些城市從東至西沿艾斯杜倫平原形成迦南人的防禦要塞。

         1:27 提及瑪拿西未能將城邑奪取實在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因為這些迦南的城邑位於山區通往中央平原的通道控制處,這些通道由南至北位於貿易往來的主要路線,迦南人仍留在這些山谷之中雖然是因為他們使用鐵車,但他們所佔據的城邑可使他們與以色列分隔。

         「伯善」:控制約但河谷和耶斯列谷之間的要塞。直至蘭塞三世(西元前一一七五至一一四四年)以前,這裡都是埃及的駐軍之處。

         「以伯蓮」:控制以斯德倫谷南部通往示劍及伯特利的出口。

         「他納」:位於米吉多東南8公里處。是從沙崙平原進入山區的主要路線,控制向海大道(Via Maris,由「耶斯列谷」通往「沙崙平原」)沿線。

         「米吉多」:與「他納」共同控制以斯德倫平原西南通往多珥的道路(向海大道)。

         「多珥」:位於地中海沿岸,迦密山以南。

         「執意」:「下決心」。

         27-36  以民並沒有將迦南人完全趕出:從民34:3-5看來, 神為其選民所定迦南地之邊界,這時除了南部穩握在手外,其餘東、西部和北部之地以民仍未奪得。不過,後來到以民鞏固了自己的領土後,就控制了先前未能佔領的外族城邑,又強迫居民進貢,甚至要他們服徭役。

 

【士一27 伯善伯善按考證是胡斯恩遺址,位於迦南北部耶斯列穀的東端。它和耶斯列谷西端的米吉多,一同把守至為重要的商道 (和合本:「沿海的路」)。由銅石時代開始直至今日,此地幾乎不斷有人居住。現時遺址底部旁邊還有另一個城市的遺址,這城建於希臘時代,是低加波利十城之一,並且在羅馬/拜占庭時代大加擴建,名為西古提坡裡斯。挖掘出來的證據似乎顯示伯善和很多其他晚銅器時代的遺址不同,並非毀於海上民族之手。蘭塞三世到了主前十二世紀初期,依然統治這個重要的商業中心。聖經表示這城並沒有被掃羅所攻取(撒上三十一1012),到了所羅門時代,它才成為以色列領土的一部分(王上四12)。──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士一27 以伯蓮這個遺址位於耶斯列穀東端之伯珥阿梅廢墟(Khirbet Bel'ameh)的堡壘,是把守這個運輸要道的一組城市之一。它被列為瑪拿西支派無法攻取的城市之一(士十七1112),但在分裂王國時代成為以色列邊城之一,頗為重要(王下九27)。它名列杜得模斯三世(約主前15041450年)征服土地的名單中,足見它在戰略上的重要性。──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一2736 餘下經文裡,七個中部和北部的支派被點名,因為沒有趕出那些迦南人離開他們的境內:便推憫(21節),瑪拿西(2728節)、以法蓮(29節)、西布倫(30節)、亞設(3l32節)、拿弗他利(33節)和但(3436節)。——馬唐納《士師記》

 

【士一28及至以色列強盛了,就使迦南人作苦工,沒有把他們全然趕出。

   〔暫編註解〕“作苦工”亦作“強迫勞動”,是一種徵調輪流服苦役的制度,既說“及至以色列強盛了”,當指後來發生的事。這一帶的迦南人到大衛時代才出現有組織的服苦役,故本節或為編者所加注腳。

         “使迦南人作苦工”。另參看第3033節。

         1:28 顯出責備的意思,因為神命令以色列人要將迦南人滅絕盡淨,而以色列人軍力不行時當然不能怎樣,但軍力足夠時他們卻貪圖迦南人的勞力,只要他們服苦役,沒有將之「全然趕出」。事實上迦南人已經全然敗壞了,以致神要透過以色列人審判迦南人。 9:3-6  20:16-18 。結果以色列人沒有遵行這個命令,下場就是國破家亡。

 

【士一29以法蓮沒有趕出住基色的迦南人。於是迦南人仍住在基色,在以法蓮中間。

   〔暫編註解〕基色在近海平原上,位於從海港約帕到耶路撒冷的大道中間,是個重要的城邑,屬以法蓮支派。後來所羅門藉埃及法老的兵力才完全控制其地(王上九1519)。

         本節說“迦南人仍住在基色”,證明本書寫于所羅門王以前。

         1:29 進一步說明以色列人除了不能將居住在其中的迦南人趕出之外,甚至與迦南人混合的趨勢已經蔓延到全地。

         「基色」:位於耶路撒冷以西29公里處。埃及碑文數度提到此地,顯見該城為重要城邑。以色列人之所以能有此城,是因為埃及法老攻陷此城,殺光其中的百姓,作為女兒嫁給所羅門的嫁妝。 王上 9:15-17

 

【士一30西布倫沒有趕出基倫的居民和拿哈拉的居民。於是迦南人仍住在西布倫中間,成了服苦的人。

   〔暫編註解〕「服苦的人」:被強制付出勞力的奴隸。這個用語曾被用作描繪以色列人昔日伏在埃及人欺壓的捆鎖中。 1:11

         作者開始敘述分配在巴勒斯坦北部,位於埃斯德賴隆平原以北的支派。沒有提到以薩迦支派,儘管在《底波拉之歌》(士5章)中,以薩迦是一個比較強大的支派。每一個支派的情況都是差不多的。他們沒有足夠的力量攻佔自己領土中的要塞。在山區,他們無法相南方的支派那樣實施有效的控制。他們只是奪取一些小塊的土地,聚居在迦南人原有的定居點之間。

 

【士一31亞設沒有趕出亞柯和西頓的居民,亞黑拉和亞革悉的居民,黑巴、亞弗革與利合的居民。

   〔暫編註解〕這幾座城位於迦密山以北海旁平原,後來成為腓尼基的重要海港(比較撒下五11;王上五112),這七城也可能結成聯盟,以色列的亞設支派只得局居加利利山地。

         “亞柯”。新約的多利買城(徒二一7),或今天的亞格(Acre)。

         亞設支派和西布倫支派一樣窩囊。劃給它的是沿海的平原和迦密北部的丘陵。這原是腓尼基人的土地。腓尼基當時還沒有成為海上貿易的強國。亞設支派散居在迦南人中間,在文化和宗教上比其他支派更易受迦南人的影響。他們很快就喪失了自己的許多宗教特色。後來當底波拉呼籲各支派聯合起來對付迦南人時,她說“亞設人在海口靜坐,在港口安居”(士517)。

         1930說,這個地區有22座城鎮分給亞設支派。本章則告訴我們其中至少有七座城市還沒有被攻佔,包括著名的亞柯和西頓。顯然亞設支派在征服自己領地的工作中收效甚小。

         「西頓」:是腓尼基中最古老的城邑,在 1:19 早已被提及。

         「亞柯、西頓、亞黑拉、亞革悉」:位於迦密山北邊,未來發展成腓尼基王國,日後,大衛和所羅門都分別與他們結盟 撒下 5:11  王上 5:1-12 。也是耶洗別的祖國 王上 16:31

         亞設、拿弗他利和但支派不如其他支派多少能趕出所分配之地的迦南人,亞設、拿弗他利和但支派完全無法趕出迦南人,於是住在迦南人中間。有些支派攻佔未果,轉而侵佔鄰近支派的邊境。可見地業的分配並無法像約書亞當初所規劃的那麼理想化。

 

【士一32於是,亞設因為沒有趕出那地的迦南人,就住在他們中間。

   〔暫編註解〕1:32 在專門用語上出現了一個重要的改變,先前敘述只是表達「迦南人繼續住在以色列中間」,但到了這一節卻改指「以色列民住在迦南人中間」!

         2930節說迦南人住在希伯來人中間,說明希伯來人更強大一些。但作者在本節卻說亞設人住在迦南人中間,這似乎暗示迦南人在當地占支配地位。

 

【士一33拿弗他利沒有趕出伯示麥和伯亞納的居民。於是拿弗他利就住在那地的迦南人中間,然而伯示麥和伯亞納的居民,成了服苦的人。

   〔暫編註解〕「伯示麥」:位於加利利北部,不是亞雅倫附近的伯示麥意思是「太陽之家」,可能是為了拜太陽神而蓋的廟。 撒上 6:9

         「伯亞納」:地點不詳,字義是「亞納之家」,「亞納」則是迦南人的生育女神,也是巴力神的妻子。

         這是同樣不幸的局面。拿弗他利支派未能征服的地方是古老的城邑,名字取自女神亞納和太陽神示麥的著名廟宇。但希伯來人十分強大,使這些城市的居民為他們服勞役。拿弗他利地區後來叫加利利。那裡異教的成分十分活躍,以致被稱為“外邦人的加利利地”(賽91),意為“外邦地區”。

 

【士一34亞摩利人強逼但人住在山地,不容他們下到平原。

   〔暫編註解〕但人終於被迫要往北方尋找新的領土(一八131)。

         但支派因不能將亞摩利人從他們分得之地驅逐出去,結果要另覓居所(參18)。

         1:34 描述以色列民所受的對抗到了極致,竟被外邦人強迫住在山上!亞摩利人強迫但人住在山地並且不容許他們在平原上佔領所獲分的城邑 19:41-46 ,到最後但支派被強迫遷移到極北的地方 18:1-31

         亞摩利人堅持在住在這裡的三個城鎮市因為這些城鎮控制耶路撒冷及高地一直到沿海平原的蠍子山路(Scorpion Pass,從死海的西南角通往別是巴)主要路線。

         3435約書亞曾擊敗亞摩利人(書十511)。新一代的但人來攻取分得之地,亞摩利人不但可以力抗,且逼得但人北遷(十八章;書十九47)。

         從但人參孫與非利士人間的衝突看,壓迫以色列人的當為非利士人。等到但人向北遷徙,才遭遇亞摩利人的阻擋。

 

【士一35亞摩利人卻執意住在希烈山和亞雅倫並沙賓。然而約瑟家勝了他們,使他們成了服苦的人。

   〔暫編註解〕希烈山義為“太陽之山”,可能為約書亞死前所住的亭拿西拉附近的山丘。

         「希烈山」:「太陽山」的意思,位於耶路撒冷以西24公里左右的地方。

         「亞雅倫」:位於耶路撒冷西北18公里處。

         「希烈山和亞雅倫並沙賓」:掌控從耶路撒冷和中央山地通往沿海平原的要道,構成以色列邊境的一大天然屏障,凸顯了南國猶大的孤立無援。

 

【士一36亞摩利人的境界,是從亞克拉濱坡,從西拉而上。

   〔暫編註解〕此處的西拉不是以東的首邑,而是死海西南通往亞拉伯的一個關口,銅礦藏量甚豐(王下十四7)。“亞克拉濱”義為“蠍子”,為以色列所得迦南地南邊的土地(參民三十四35)。亞摩利人的境界包括從亞拉伯沙漠到別是巴東南草原(看書十五3)。

         「亞克拉濱坡」:「蠍子坡」的意思。

         以色列人雖有神的應許,也進入迦南地,但是卻未完全得到神所應許的所有地方。猶大支派只差沒有把最艱難的部份--在平地的有強大鐵車的迦南人趕出去;而便雅憫等支派都只能與迦南人同住,沒有趕出當地的迦南人;但支派更糟,被亞摩利人強迫只能留在山地。這些艱辛的過程與結果彷彿就像是映射當今基督徒在世界上的表現:常常因種種因素而軟弱失去信心,以致沒有辦法完全得到神所應許的平安與喜樂。盼望我們都能像猶大支派一樣,憑信心得著大部份的應許!

 

【第一章結構】

   一、爭戰前的求問(一1-2

         分段理由:這兩節經文作為全書士師記的開始,一方面使士師及與前面的約書亞記連接起來,另一方面開啟了士師記的序幕。約書亞的死是約書亞記記載的最後一件事,士師記拿來做開始,自然有接續約書亞記的意思。士師記原為的第一個字也有連續以往的意思。同時以色列人攻擊迦南人一事,也是約書亞臨終前吩咐他們要這樣行的。另外士師記所記載的也正是以色列人呢在外邦人的困擾之下如何爭戰和生活的歷史。因此這兩節經文實在是全書引論中的引言。

   二、猶大家的勝利(一3-21

         分段理由:士師記第一章記載了以色列人與迦南人爭奪巴勒斯坦土地的情況,戰事基本上可以分為南部和北部。第三至第二十一節和起來看是因為這段經文與猶大奪取應許地南部有關。另外,第三至二十一節在文藝上也需要合起來看:一方面神在第二節應許,他必將那地交給猶大手中,第四節到第十九節即兩次提到神應許的成就;另一方面提到猶大西面同意合作,一同去奪取應許之地,四十七節又提到他們一起去攻擊洗法的迦南人。這兩節經文一呼一應將猶大的戰事總括起來。第十九至二十一節可以看做本段經文的結論,他一方面總結了猶大的戰事,一方面也帶出了戰事成功與失敗的問題。最後地二十一節沒有提到猶大,只提到便雅憫支派的事情,然而便雅憫在以色列往後的發展中是與猶大結合在一起的,而且耶路撒冷的得失與猶大也有密切的關係。所以,將這段經文合起來看比較合宜。

   三、約瑟家及其他支派的失敗(一22-36

         分段理由:顯然這是一個新的段落的開始因為十九至二十一節總結了猶大家的戰事以後,以色列人與江南人的爭戰又開始了,不過這一回是以約瑟家為主正如猶大家代表以色列南部各支派一樣,約瑟家也代表北部各支派,故此,本文應當做一個單元來看。這段經文與猶大家為主的南部戰事互相平行。──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思想問題(第1章)】

 1 以色列人向神求問什麽?這表明當時以色列人對神仍存什麽態度?當你求問神時你是抱什麽態度呢?

 2 舊約甚至新約(徒1:26)都記載以抽籤尋求神旨意的方法,今天我們應否用類似的形式尋求神旨意呢?在你一生各事上你如何知道神的心意呢?

 3 猶大與西緬支派合力殺滅迦南人並奪取各城。為何他們不採取和平解決之法?參申20:1-18

 4 亞多尼比色因過去對人殘酷以致自己也受到同樣的遭遇,最終明白「神按著人所行的報應人」。你以為這句話與事實相符嗎?這對你有什麽影響?

 5 以色列人有否完全依照神的吩咐對付敵人?為什麽?他們這樣行招致什麽後果?你在日常生活中有否遵神的話而行?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蔡哲民等《士師記查經資料》․《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