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士二1耶和華的使者從吉甲上到波金,對以色列人說:“我使你們從埃及上來,領你們到我向你們列祖起誓應許之地。我又說:‘我永不廢棄與你們所立的約。

「耶和華的使者」在舊約有時是指被神差派的天使(如撒下廿四16; 亞一12-13),但許多時候被視作神自己,因為著向人說話是用第一人身, 滿有權柄(創十六7; 廿一17; 廿二11起等)。因此,神的使者出現就表示神向人顯現。神使者的工作包括毀滅和審判(撒下廿四16; 王下十九35),保護和拯救(出十四19; 詩卅四7),帶領和教導(創廿四7, 40; 出廿三23)。——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二1我又說:和合本譯作“我又說”,可是原文是“我曾說”的意思。換言之,這裡指的不是現在,乃是以往神曾經向以色列人發出的應許。──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二2你們也不可與這地的居民立約,要拆毀他們的祭壇。’你們竟沒有聽從我的話,為何這樣行呢?

 

【士二3因此我又說:‘我必不將他們從你們面前趕出;他們必作你們肋下的荊棘,他們的神必作你們的網羅。’”

         因此,我又說:和合本譯作“因此,我又說”將第三節看成第二節的結果。其實,兩者是沒有關係的,因為第三節是神“從前”向以色列人發出的警告,第二節卻是以色列人“現在”的光景。換言之,第三節應該是在第二節以前發生的事,不可能成為第二節的結果。這樣,耶和華的使者在這裡只是用以往神曾經向以色列人呢發出的警告來提醒他們而已。換言之,他們在所做的已經令神很為難,審判是隨時可以來臨的了。神的為難,審判是隨時可以來臨的了。神的為難在第二節末了“為何這樣行呢?這個問題表達出來了。神正式對以色列人審判,要等到第二章二十節以後才可以清楚看到。──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二4耶和華的使者向以色列眾人說這話的時候,百姓就放聲而哭。

 

【士二5於是給那地方起名叫波金(就是“哭”的意思),眾人在那裡向耶和華獻祭。

 

【士二6從前約書亞打發以色列百姓去的時候,他們各歸自己的地業,佔據地土。

 

【士二6-10本段經文可以看成二6-6的引言。他點出了下一代不如上一代的的問題是因為“不知道”耶和華為以色列人所行的“大事”,這裡的“大”是約書亞記的平行經文裡面沒有的,目的是要強調,以色列人“不知道耶和華”實在是一項大罪。約書亞記的平行經文以百姓事奉耶和華作結束,這裡卻以約書亞的死作為結束。這就強調了約書亞的死是一個事奉耶和華之世代的結束,隨後而來的世代是一個不認識耶和華的世代。經文越強調約書亞那個世代如何事奉神,也就越發反映後來的世代如何不敬畏事奉神。約書亞的名字在第二章二十一節和二十三節一再出現,使人一再想起約書亞的世代與後來的世代是如何不同。這一代不如一代的思想繼續在二章十二、十七、十九、二十、二十二節中重複出現。另一方面這經文也強調了神對百姓揮之不去的愛情!──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二7約書亞在世和約書亞死後,那些見耶和華為以色列人所行大事的長老還在的時候,百姓都侍奉耶和華。

 

【士二8耶和華的僕人、嫩的兒子約書亞,正一百一十歲就死了。

 

【士二9以色列人將他葬在他地業的境內,就是在以法蓮山地的亭拿希烈,在迦實山的北邊。

「亭拿希烈」與亭拿西拉同(串9), 在伯特利西北十六公里(十英里)。——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二10那世代的人也都歸了自己的列祖。後來有別的世代興起,不知道耶和華,也不知道耶和華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

 

【士二11以色列人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去侍奉諸巴力,

「諸巴力」不同地方拜不同的巴力神。——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二11~15 <syncBible ref=2:11-15>迦南人為何拜巴力和亞斯她錄?】

巴力是迦南地掌管風暴與雨水之神,所以迦南人認為他管理菜蔬和莊稼。亞斯她錄像征愛情、戰爭、多產的女神(人也稱她為亞施她得 Astarte 或以施她 Ishtar)。廟妓與獻孩童為祭,是拜迦南偶像儀式中的重頭戲。這個世代的以色列人,放棄了列祖的信仰,開始叩拜這地的偶像假神。有許多事物會引誘我們放棄原則,想討別人的歡心,因而做出不蒙神悅納的事。不要受環境影響而不順服神。──《靈修版聖經注釋》

 

【二1119 另一方面,餘下的經節前瞻整個士師時代,勾畫出當時一個四重的迴圈:
  1111
  苦役1415節)
  哀求(這裡沒有說明,參看三9;三15;四3等)
  拯救1618節)

這種行為模式也形容為:
  背叛
  懲罰
  痛悔
  安息   ——馬唐納《士師記》

 

【士二12離棄了領他們出埃及地的耶和華、他們列祖的 神,去叩拜別神,就是四圍列國的神,惹耶和華發怒。

 

【士二12~15 <syncBible ref=2:12-15>神為甚麼把拜偶像看為至惡呢?】

神對於拜偶像的人,常有最嚴厲的攻擊與懲罰。因拜偶像違背了十條誡命中的前兩條(參出二十3~6)。迦南人幾乎每個季節、活動、或是地方,都有不同的神。對他們來說,耶和華只是另一位加在他們的眾神之中的神。以色列人卻不同,他們應當單單敬拜耶和華,不應明知神是獨一的真神,同時又敬拜偶像。敬拜偶像的人也不會相信偶像是創造他們的主宰,因為偶像是由他們的手雕塑出來的。這些偶像只代表人性之中的情欲、血氣以及不道德的種種性情。神乃是靈,也是至善至聖的,所以祂不能容忍人既敬拜祂,又叩拜偶像。──《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二13並離棄耶和華,去侍奉巴力和亞斯他錄。

「巴力」參「何西阿書簡介」之「寫作背景」。

   「亞斯她錄」為女神名,相傳為巴力妻,與巴力一樣賜予生命。巴力崇拜盛行於敘利亞 ── 迦南一帶。——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二 13巴力和亞斯他錄是什麼? 】

答:1 巴力Baal─—系迦南人和腓尼基人所祀最大淫亂之男神,與巴比倫所崇拜之米羅達相同Merodach(耶五十 2)。巴力為日神,人奉拜此神有二,一是以為巴力賜光與熱之福,一是以彼盛夏作暑,使草木枯乾。故視為降旱之神,乃屢以人類長子經火犧牲為祭,(王下十六 3,二十一 6),蓋欲求釋其怒也,為神所禁除而拆毀之。(士六 25 28,何二 16 17,王下二十三 4)。

2 亞斯他錄Ashtaroth─—系迦南諸女神之通稱。至諸男神即指巴力等而言。其女神原名自巴比倫傳來,指巴力為日神,亞斯他錄為月神。希臘有女神與此相類,淫祀猥褻不堪。耶利米書又稱為天后,Queen Of Heaven(耶四四 18 19),為神所禁祀而憎惡除去之。(王上十一 5 35,申七 5,王下廿三 4)。──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士二14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就把他們交在搶奪他們的人手中。又將他們付與四圍仇敵的手中,甚至他們在仇敵面前再不能站立得住。

 

【士二15他們無論往何處去,耶和華都以災禍攻擊他們,正如耶和華所說的話,又如耶和華向他們所起的誓。他們便極其困苦。

 

【士二15-19神的憐憫】第十五節末了說以色列人“極其痛苦”。神對以色列人的困苦有什麼反應呢?第十六至十九節告訴我們,神同情並拯救了他們。但神的同情並沒有帶來以色列人的悔改,反而使他們越發遠離神。這就更家顯出以色列人的罪是何等大了。

         為了表明神一再施恩,經文兩次記載了士師的興起(二1618)。士師一方面有軍事的角色,另一方面也有教導的角色。神一再透過士師要使以色列人脫離敵人的欺壓,使他們有社會的長治久安。可是以色列人卻一再遠離神,而且每況愈下,一代不如一代。面對這樣的以色列人,神如何反應呢?第十八節說出了神的內心反應:“他們因受欺壓攪害,就哀聲歎氣,所以耶和華後悔了。”神的後悔並不表示他以往的決定是錯誤的,只表示他面對以色列的困苦,心裡難過,要對他們採取新作為。我們在這裡看見了神對罪人在困苦中的同情。縱使以色列人沒有向神悔改求救,但神因著他們的歎息,還是憐憫和拯救了他們。──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二16耶和華興起士師,士師就拯救他們脫離搶奪他們人的手。

 

【士二17他們卻不聽從士師,竟隨從叩拜別神,行了邪淫,速速地偏離他們列祖所行的道,不如他們列祖順從耶和華的命令。

 

【士二18耶和華為他們興起士師,就與那士師同在。士師在世的一切日子,耶和華拯救他們脫離仇敵的手。他們因受欺壓擾害,就哀聲歎氣,所以耶和華後悔了。

 

【士二18「耶和華為他們興起士師。」】

這是再好沒有的事。寧可有一線的希望得救,也不願長久在罪的奴役之中。但是更好的是在逐漸進步的過程中,好似日頭升上之後,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神的恩慈藉著士師作暫時的拯救。由於以色列人本身的不忠與罪過,他們才不能完全脫離苦難。

恩典的漸進——在信徒的生活中,我們常有類似的經驗,我們有基甸、巴勒、參孫,復興的時機。更新蒙福的經驗;但是接著退後衰敗。有時恩典的潮流漲溢,有時卻在潮水退落之後而顯露長長的沙漠地帶。我們為士師而感謝神,但也感到有君王的需要,希望有大衛、所羅門、約西亞與希西家。

讓基督作王——士師時期就是沒有王來治理以色列。我們失敗的經驗中,也是由於我們沒有尊崇基督的王權。我們敬拜別神,市場上充滿偶像,還有在各處娛樂場所。許多世俗與不虔的情形充斥,佔據我們的思想,影響我們的行為。無怪乎神好似不願我們,容讓我們受苦,自作自受,沒有來拯救我們。其實祂有能力拯救與引導。讓我們尊重祂,祂坐在王位上治理,我們要歡然遵守祂的命令。

──邁爾《珍貴的片刻》

 

【士二19及至士師死後,他們就轉去行惡,比他們列祖更甚,去侍奉叩拜別神,總不斷絕頑梗的惡行。

 

【士二20於是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他說:“因這民違背我吩咐他們列祖所守的約,不聽從我的話,

 

【士二2223留下幾族「為要借此試驗以色列人,看他們肯……謹守我的道不肯,……留下各族。」】

當約書亞領以色列人進迦南之後,征服所有的仇敵,但到他死時仍留下幾族,沒有除滅,目的是要試驗以色列人肯不肯謹守主的道,專一地敬畏事奉神。如果完全除掉了,他們毫無憂懼,危險,就更容易放肆起來,根本不敬畏神,遵守神的道,也不怕有什麼麻煩了。然而留下幾族作他們的敵人,當他們遠離神,敬奉偶像、別神的時候,就被交於那幾族的手中,飽受壓迫痛苦。因此,使他們可以悔悟,求告神,遵行神的道。

這也是新約信徒所面臨的情況,我們本以為信主以後就再沒有困難,仇敵了。不是的,神還是留下幾樣東西,常來攻擊我們,擾亂我們,叫我們不得安寧。然而這也正是神的方法,借以試驗我們,提醒我們,保守我們,使我們不敢放肆而遠離神。被交在人的手中,落在困擾之下,和服在神的手中,事奉神是完全不同的。在神手中有恩典、憐憫、慈愛,而在人手中卻是殘酷、受欺、痛苦。

如果我們覺得還有幾種艱難,試探,不要灰心,它們不過是神所利用的工具,要使我們學習爭戰(士31),倚靠神,不放肆,偏行己路。──《每日天糧》

 

【第二章結構】

  一、1-5的分段及理由:一本段經文的結構與上一章是連接在一起的。第一章敘述了以色列人攻佔迦南地的成績是失敗的,本段經文則敘述了神對以色列人的失敗有什麼回應。第一節中的“上到”一詞與第一章一、二、四和二十二節中的“上去”遙遙相對。另外,與第二章的其餘部分也有密切的關係。兩者都討論到以色列人違背了與神所立的約,沒有拆毀迦南人的祭壇,反而去敬拜侍奉迦南人的神。前者著重神的警告,和以色列人的回音,後者著重以色列人一再犯罪的明證和神對他們的審判。“波金”一詞的出現在第一節和第五節,將本文概括起來自成一個單元。“波金”是在第五節以後的事。本段經文將這個名稱預先提出來,似乎是要將全段經文都放在“波金”(哀哭的意思)的陰影之下。

   二、二6-6的分段理由:本段經文自成一個單元是很明顯的的。一方面它以約書亞的世代和他是死作為記載的開始,將他與前面第一章一節至第二章五節清楚地分開了,因為前面的記載也是由約書亞的死開始的。另一方面他與後面的經文也是分開的,因為第三章七節以後記載的是個別士師的事蹟,而本段記載的是士師時期的總體情況。

         有關二6-6才是士師記引論問題的解釋:有學者認為本段才是恰當的士師記引言。如果我們比較本段經文的第二章六至九節與約書亞記第二十四章二十八到三十一節,就會發現兩處經文的內容幾乎完全一樣。那麼,士師記作為承接約書亞記的一本書。以本段經文作為開始似乎是自然的。但是,我們要怎樣看待第一章一節至二章五節在士師記中的地位呢?我們認為,士師記不應該被分割。惟有從完整的角度去看這本書,我們才能夠明白他要傳達的信息。

         本段經文雖然與一1-5的記載在時間上是脫節的,但在思想上是相連的。我們在上面已經說了,第二章一至五節一方面總結了以色列人征服迦南地的成績,另一方面從宗教的角度去評價這個成績。而本段正是繼續了這個宗教角度,對約書亞死後以色列人的光景再做一次全面的檢討。而且本段的中心,以色列人離棄了自己的神耶和華,去敬拜侍奉迦南人的神。這是以色列人與迦南人妥協同住的必然結果。因此,本段經文與前面的記載表面上好像互不相干的兩個的引言,其實是一個引言的兩個部分,而這兩個部分有著因果的密切關係。── 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