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十七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士十七1以法蓮山地有一個人名叫米迦。

    「以法蓮山地」指由伯特利至耶斯列穀之間的高地,包括瑪拿西支派在河西的領地。——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七1-6米迦立像】「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6),這句話在下麵幾章會再三出現。本來耶和華是以色列的王,摩西律法成為王的治民法典,可是以色列民背棄耶和華,喜歡甚麼就做甚麼。米迦偷去母親的錢,後來招認了(他是怕受咒詛!),母親也不追究,但他竟然還用銀子去鑄造偶像,在家中設起神堂,米迦更分派自己的兒子作祭司。名義上他是敬拜耶和華,實質上他是拜偶像,用私意崇拜神,我們是否像米迦一樣,在教會中執掌大權,安設親屬居於要位,名義上是服侍神,實際上是樹立自己權勢,奪去神的榮耀?──《新舊約輔讀》

 

【士十七2他對母親說:“你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被人拿去,你因此咒詛,並且告訴了我。看哪,這銀子在我這裡,是我拿去了。”他母親說:“我兒啊,願耶和華賜福與你!”

    米迦的母親給兒子祝福,撤銷先前的咒詛。——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七2米迦的母親一個利用神的人】米迦的母親是首先建議製造偶像的人。他對神的態度也是充分的“利用”。經文對她的形容也是同樣滿了諷刺。她失去了銀子“利用”咒詛逼使犯人出來,他的咒詛卻諷刺地落在了自己兒子的身上。當她知道那犯人是自己的兒子時,便立刻“利用”祝福企圖抵消那咒詛。他還特意將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分別出來,奉獻給神,為她的兒子製造了一個偶像,目的也是要為他贖出那咒詛,哪知那偶像正好成為他兒子的咒詛。他許願將全部的一千一百舍客勒的銀子奉獻給神,卻只用了其中的二百舍客勒去製造偶像,其餘大部分的銀子可能被她收回自己使用了。這就充分顯示她是一個“利用”神的人。她企圖用金銀購買她自己的救恩是可笑的,他的咒詛最後還是臨到了他的兒子。其實,一切製造偶像,企圖利用宗教獲得屬靈好處的人最終會適得其反。——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十七3米迦就把這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還他母親。他母親說:“我分出這銀子來為你獻給耶和華,好雕刻一個像,鑄成一個像。現在我還是交給你。”

 

【十七3-4米迦的母親明明說將全部銀子分別為聖歸給神,但結果她只拿部分(二百舍客勒)出來製造銀像(參徒五1-2)。雕像與鑄像原本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工藝,不過在此所制的像只有一個。(參十八20, 30)——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七4米迦將銀子還他母親,他母親將二百舍客勒銀子交給銀匠,雕刻一個像,鑄成一個像,安置在米迦的屋內。

 

【士十七5這米迦有了神堂,又製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分派他一個兒子作祭司。

  「以弗得」參八27注。

  「家中的神像」聖經中始見於列祖時代,直到百姓被擄至巴比倫和歸回的時候,仍間有所聞。(參創卅一19; 王下廿三24;結廿一21; 何三4等)在列祖以前,先民在家中供奉的神像有先人乾癟了的頭顱,後來改用陶像代替。像有大小(參創卅一34;撒上十九13-16),用以祈求神諭。求問時,有時亦一併使用其他據說具有法力的物件, 如箭和動物肝臟等 (參結廿一21)。米迦派兒子當祭司這種做法,起源於家長有委派祭司權的風俗。不過,神揀選利未人中的亞倫子孫作祭司後,便取替了這風俗。可能利未人散居各支派中(民卅五1-8),這制度當日受動盪的局勢影響而崩潰了,以法蓮境內難得有利未人作祭司,故此米迦複用舊習。——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七6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十七7猶大伯利琣酗@個少年人,是猶大族的利未人,他在那裡寄居。

    伯利琣b耶路撒冷以南八公里(五英里)。這利未人屬猶大族,因為他原在猶大境內事奉。——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七7~12 <syncBible ref=17:7-12>那少年利未人何以出外謀生?】

    以色列人顯然不再以十一奉獻來供給祭司和利未人了,因為許多人不再敬拜神。這段經文說一個少年利未人離開伯利琲漁a,到別地去尋求機會。以色列人道德上的衰敗,甚至影響到祭司和利未人的生活。這個少年利未人不按照神的律法行事,卻接受米迦所給的金錢(十七10~11)、偶像(十八20)與地位(十七12)。米迦的行為顯明個別的以色列人在宗教上的墮落,少年人的行為則說明祭司與利未人在宗教上的敗壞。──《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十七7-13米迦的祭司觀】本段經文在“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這句話 第一和第二次出現的中間。“各人任意而行”的譴責意思自然也落在這裡。這裡要譴責的是米迦的祭司觀。他在第五節分派了自己的一個兒子作為祭司,現在他有了利未人作為祭司,便說:“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給我。”他以為人在宗教的事上只要規規矩矩就可以得到耶和華的賜福了。換言之,神的福分是可以運用“方法”得到的。所以他設神堂,製造以父得和家中的神像,乃至分派自己的兒子作祭司,都是運用宗教傳統上的方法得到神的祝福。現在他有了利未人代替自己的兒子,心裡便更加高興,因為他以為神的福分可以更容易得到了。可是往後的故事告訴我們,這些設施不但沒有給米迦帶來神的祝福,反而帶來神的審判,使他的家遭受了災難。所以米迦這種“利用”宗教的態度是諷刺的。這也是今天一切企圖利用宗教之人的警戒。——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十七7-13利未人的祭司觀】這裡對利未人的描述也有諷刺的地方。他離開自己的地方,咋異地做客,目的只為尋找更好的物質生活。說以,。米迦問他從那裡來的時候,他除了說他來自猶大的伯利琱坏~又補充說他是“利未人”,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目的當然是向米迦表示,他是一個等待雇主的有用之才。當他聽到米迦給他的待遇時,便很快答應下來。我們在下一段經文裡看到這個利未人更是唯利是圖的表現。如果一個受過特別訓練要侍奉神的人也在“利用”宗教,當時以色列社會的道德墮落情況是不難想像的。——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十七8這人離開猶大伯利瓻陛A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行路的時候,到了以法蓮山地,走到米迦的家。

 

【士十七9米迦問他說:“你從哪裡來?”他回答說:“從猶大伯利琩荂C我是利未人,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

 

【士十七10米迦說:“你可以住在我這裡,我以你為父、為祭司。我每年給你十舍客勒銀子,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利未人就進了他的家。

 

【士十七10「你可以住在我這裡,我以你為父為祭司。」】

人們需要祭司。歷史見證帳篷與祭壇的需要。帳幕有人居住,祭壇對神之仰慕。祭祀時引人進到神面前。人們都在尋求同伴中有人較為聖潔,分別出來從事祭司的工作,維持人們高尚的生活。作祭司幫助我,代我向說陳說與呼求,這些卻是我不會表達的。由你獻的祭物往往為神所喜悅。

祭司是必需的——世上有許多宗教的制度,沒有祭司的設置。這是我們要嚴加謹慎的。這樣會將敬拜神的事論為高尚的思想系統而已。我們人是有罪的意識,也需要有平安。

祭司是不足的——神將祭司分別為聖,成為僕人。但祂要將他們放在一邊,使我們仰望主祭司的職分。我們有一位大祭司,坐在高天之上尊榮寶座的右邊,在聖所任職。這帳篷是主支搭的,不是人所搭成的。太陽出現,星星就不需要了。當主進入高天,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人為的祭司就不需要。我們除主以外,再沒有祭司。但是我們每個信徒都是祭司。

──邁爾《珍貴的片刻》

 

【士十七11利未人情願與那人同住,那人看這少年人如自己的兒子一樣。

 

【士十七12米迦分派這少年的利未人作祭司,他就住在米迦的家裡。

 

【士十七13米迦說:“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因我有一個利未人作祭司。”

    米迦以為聘得一符合資格的人負責宗教事宜,神必定更多賜福給他。——無名《士師記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