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十八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士十八1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但支派的人仍是尋地居住,因為到那日子,他們還沒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為業。

    「還沒有 ...... 得地為業」由於亞摩利人的頑抗(一34-35)和日後非利士人的壓迫(十三1-23注),但支派始終未能完全攻取他們的領地。——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2但人從瑣拉和以實陶打發本族中的五個勇士,去仔細窺探那地。吩咐他們說:“你們去窺探那地。”他們來到以法蓮山地,進了米迦的住宅,就在那裡住宿。

 

【士十八3他們臨近米迦的住宅,聽出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來,就進去問他說:“誰領你到這裡來?你在這裡作什麼?你在這裡得什麼?”

    「利未人的口音」可能這少年人操南方人口音。——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4他回答說:“米迦待我如此如此,請我作祭司。”

 

【士十八4~6 <syncBible ref=18:4-6>米迦在家中設立“私人祭司”有何不妥?】

   祭司和協助他們的人,皆是利未支派的人(參民5~13)。他們要服事百姓,教導他們敬拜神之道,並且在示羅會幕以及在境內指派的城市舉行敬拜的禮儀。而這個不順命的祭司顯出對神的不尊敬,因為(1)他在家庭中舉行禮儀。祭司的職分應單單在會幕裡,或神指定的城邑裡履行。這種規定的目的,在於防止人改變神的律法。(2)他帶去偶像(十八20)。(3)他聲稱為神發言,其實神並沒有借著他說話(十八6)。──《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十八5他們對他說:“請你求問 神,使我們知道所行的道路,通達不通達。”

 

【士十八6祭司對他們說:“你們可以平平安安地去,你們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華面前的。”

 

【士十八7五人就走了,來到拉億,見那裡的民安居無慮,如同西頓人安居一樣。在那地沒有人掌權擾亂他們,他們離西頓人也遠,與別人沒有來往。

    拉億四圍有天然屏障:黑門山和利巴嫩山脈將拉億居民與亞蘭人和西頓人隔離;而且這裡的水泉和溪流為約但河源頭之一,水源充足。——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8五人回到瑣拉和以實陶,見他們的弟兄。弟兄問他們說:“你們有什麼話?”

 

【士十八9他們回答說:“起來,我們上去攻擊他們吧!我們已經窺探那地,見那地甚好。你們為何靜坐不動呢?要急速前往得那地為業,不可遲延。

 

【士十八10你們到了那裡,必看見安居無慮的民,地也寬闊。 神已將那地交在你們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無所缺。”

 

【士十八11於是但族中的六百人,各帶兵器,從瑣拉和以實陶前往。

     「六百人」連同妻子、兒女(21)只得數千人左右。但支派歷來受敵欺壓,可能人數已大大削減(參19),又或者這次往北遷移的只屬少數。——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12上到猶大的基列耶琳,在基列耶琳後邊安營。因此那地方名叫瑪哈尼但,直到今日。

    「基列耶琳」位於猶大支派與便雅憫支派接壤處,在耶路撒冷以西十一公里(八英里),原為基遍人的城邑(參書九17)。

    「瑪哈尼但」意即但的軍營。——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13他們從那裡往以法蓮山地去,來到米迦的住宅。

 

【士十八14從前窺探拉億地的五個人對他們的弟兄說:“這宅子裡有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並雕刻的像與鑄成的像,你們知道嗎?現在你們要想一想當怎樣行。”

 

【士十八15五人就進入米迦的住宅,到了那少年利未人的房內問他好。

 

【士十八16那六百但人各帶兵器,站在門口。

 

【士十八17窺探地的五個人走進去,將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並鑄成的像,都拿了去,祭司和帶兵器的六百人,一同站在門口。

 

【士十八18那五個人進入米迦的住宅,拿出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並鑄成的像,祭司就問他們說:“你們作什麼呢?”

 

【士十八19他們回答說:“不要作聲,用手捂口,跟我們去吧!我們必以你為父、為祭司。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還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

 

【士十八20祭司心裡喜悅,便拿著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並雕刻的像,進入他們中間。

    這利未少年乃投機分子,唯利是圖,忘恩負義(參十七11),反映當時道德低落的程度。——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21他們就轉身離開那裡,妻子、兒女、牲畜、財物,都在前頭。

 

【士十八22離米迦的住宅已遠,米迦的近鄰都聚集來,追趕但人。

 

【士十八23呼叫但人。但人回頭問米迦說:“你聚集這許多人來作什麼呢?”

 

【士十八24米迦說:“你們將我所作的神像和祭司都帶了去,我還有所剩的嗎?怎麼還問我說,作什麼呢?”

 

【士十八24「你們將我所作的神像和祭司都帶了去。」】

人為的一切都不能永存。猶太人的祭司制度沒有繼續下去,他們只是人,終必過去。人究竟不能供應生命永遠的需求。這需求是對神的仰慕,也是從神而來的。

我們的大祭司永不改變——在我們四圍的一切都改變,甚至感受中沒有雨天是完全一樣的。色彩逐漸加深而成為深秋枯萎的顏色。但是主永遠長存,祂的祭司職分永不改變。對我們先祖是這樣,對我們也是一樣。祂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都是一樣的。

祂必痡`顧念人的需要——人為的祭司顧念人們都是顧此失彼,不能全部周全。但是基督的憐憫是無限的,人們縱如給子群集在主面前,也不致影響祂對我們的關懷與愛。

祂必為我們罪惡施恩惠——我們犯罪與過失,使主更接近我們,為拯救施恩。但支派的人使米迦因失去神像與祭司而悲哀。但是現在的事,將來的事,在高處的、在底處的或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祂長遠活著,為我們代求。我們既有大祭司治理神的家,就更誠信到神面前。

──邁爾《珍貴的片刻》

 

【士十八25但人對米迦說:“你不要使我們聽見你的聲音,恐怕有性暴的人攻擊你,以致你和你的全家盡都喪命。”

    但人竊取他人財物,更以暴力恫嚇人,可見以色列民極需設立有力的中央政府以維持和平,秉公行義。——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26但人還是走他們的路。米迦見他們的勢力比自己強盛,就轉身回家去了。

 

【士十八27但人將米迦所作的神像和他的祭司都帶到拉億,見安居無慮的民,就用刀殺了那民,又放火燒了那城。

 

【士十八27 <syncBible ref=18:27>拉億城也屬於應滅之城嗎?】

    但支派的人有沒有權利屠殺拉億城的人呢?絕對沒有。神吩咐以色列人要肅清、毀滅某些城市,是因為那裡敬拜偶像與邪惡,但拉億並不列在其中。它並不在分給但支派的地業內,那地的百姓也是安居平和之民,和好戰的迦南人有天壤之別。但是但支派的人罔顧神的律法。神的律法只吩咐他們毀滅拜偶像的城市(參申十三12~15)。但支派的人本身就犯了這種罪。這件事說明這支派已偏離神到了何等嚴重的程度。──《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十八27 <syncBible ref=18:27>但支派攻下拉億城是得了神的默許嗎?】

    我們不能只看但支派的人順利地攻佔了拉億,就認為他們的行動是合理的。他們敬拜偶像的事表明,神並沒有與他們同行。現在有許多人以表面的成功,證明他們錯誤的行動是合理的。他們以為財富、聲譽、或者不遭患難,皆是神賜福的表徵。但是聖經中有許多故事說明,行惡也會得到屬世的順利(參王下十四23~29)。成功並不表明神的悅納。不要以個人的成功,作為你是否討神喜悅的標準。──《靈修版聖經注釋》

 

【士十八28並無人搭救,因為離西頓遠,他們又與別人沒有來往。城在平原,那平原靠近伯利合。但人又在那裡修城居住,

    「平原」應作山谷,在黑門山與利巴嫩山脈之間。——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29照著他們始祖以色列之子但的名字,給那城起名叫但;原先那城名叫拉億。

 

【士十八30但人就為自己設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孫子、革舜的兒子約拿單和他的子孫,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

    「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有三種解釋 ── 第一,大多數學者認為「那地」是指北國以色列,「遭擄掠的日子」指以色列國於西元前七三三年受亞述侵略、至七二一年亡國這一段時間;當時位於北國但的祭壇亦遭毀滅。第二,有學者認為解釋此句必須考慮下文31節的提示。換句話說,「那地」是指示羅,示羅什麽時候沒有了會幕(可能寄存於簡單的建築物──神的殿──之內),但的神堂就什麽時候沒有了。按歷史記載,當士師以利執政的末期,約櫃被非利士人搶去(參撒上四1-11); 示羅的幕可能於同時被毀或者從此失去重要性,結果在挪伯重建(參撒上廿二11)。如此,「遭擄掠的日子」就是指約櫃被擄的時候。第三,又有學者認為「那地」就是指但,「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是指掃羅死後,大衛還未統一全國之時,非利士人控制但一帶地方(參撒下二8-11), 那時米迦所雕刻的像不在了。——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31 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

    「示羅」在伯特利以北十四公里(九英里)。——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八章─—以色列問題的所在】但人所得的偶像和祭司不是神給與的,而是他們用武力“搶奪”回來的。我們上面提到了,第十六至十七節中“帶兵器的六百人站在門口”這樣的句子出現了兩次。這句子兩次出現的中間是“窺探地的五個人進去,將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並鑄成的像都拿了去。”“神”是可以被搶奪的嗎?這裡反映了但支派的人對宗教的態度也是“利用”式的。他們搶奪“偶像”,因為他們以為那是“唯利是圖”的東西。他們“偶像”代替了神之愛西奈山頒佈給以色列的“約”,難怪他們對待無辜的拉億人和向他們討回公道的米迦是如此暴利了。——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