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十九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士十九1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有住以法蓮山地那邊的一個利未人,娶了一個猶大伯利琲漱k子為妾。

 

【士十九1「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

本書曾四次提及這樣的話,還未讀到本章可怕的事情。可見人性的敗壞,卻遠離了神的恩惠。基督如果沒有作王,酗酒、不潔、殘酷及自私必橫行不已。基督在公義中治理,才有秩序,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屬靈的光景——士師記確描述人心的情況,看我們是否讓主在我們裡面作王。如果沒有,內心必發出一切的污穢,罪的後果也必是死亡。我們必須擁主耶穌為我們的君王,這該是我們人生的口號。惟有祂是萬有的主!我們擁戴祂!

擁戴祂作王——讓青年們讀這些話,多加思想。失敗的原因是由於奉獻得不徹底。你若要與罪惡完全斷絕,必須尊主為王,不然你無法勝過。祂必須要你完全十足的承認,否則祂的能力不能充分彰顯。祂加冕之後,就盡責將一切治權放下,得勝一切的罪惡,也掠奪人們所有的思念,使我們都歸於祂。這就是本章與下一章主要的用意,對讀者加以警戒與勸勉。當尊耶穌為王!這是中心的主旨。我們必須遵此而行。

──邁爾《珍貴的片刻》

 

【士十九2妾行淫離開丈夫,回猶大伯利琚A到了父家,在那裡住了四個月。

    「妾行淫離開丈夫」七十士譯本及古拉丁譯本作「妾惱怒丈夫而離開了他」。古人有這譯法可能是因為摩西律法規定行淫的必須治死(參利廿10), 這妾若真有淫行,利未人似乎不可能與她複合。——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九3她丈夫起來,帶著一個僕人、兩匹驢去見她,用好話勸她回來。女子就引丈夫進入父家。她父見了那人,便歡歡喜喜地迎接。

 

【士十九3-9好客傳統的濫用—身份定位】第三至第九節利未人去猶大的伯利矬U他的妾回來,卻被岳父一再留下。本來古以色列人款待客人的規矩是三天,但是他的岳父卻強留他到第五天,而且第五天還強留他。這是“好客”傳統的濫用,也是社會秩序顛倒的表示,令故事的讀者懷疑有什麼意外的事要發生了。利未的岳父濫用好客的傳統目的是要留住女婿,好表示他的優越感,因為只要利未人在他家裡,他岳父的地位就明顯,他比利未人優越的感覺就可以維持。因此,本段故事的焦點也集中在利未人與他岳父的關係上,完全沒有描述它原本要去勸他的妾回來的細節。——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十九4那人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將那人留下住了三天。於是二人一同吃喝、住宿。

    盛情款待遠客是近東的風俗,甚至被視為主人應盡的責任。這岳父的盛情與基比亞人的冷血表現(15)成強烈的對比。——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九5到第四天,利未人清早起來要走,女子的父親對女婿說:“請你吃點飯,加添心力,然後可以行路。”

 

【士十九6於是二人坐下一同吃喝。女子的父親對那人說:“請你再住一夜,暢快你的心。”

 

【士十九7那人起來要走,他岳父強留他,他又住了一宿。

 

【士十九8到第五天,他清早起來要走。女子的父親說:“請你吃點飯,加添心力,等到日頭偏西再走。”於是二人一同吃飯。

 

【士十九9那人同他的妾和僕人起來要走,他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對他說:“看哪,日頭偏西了,請你再住一夜,天快晚了,可以在這裡住宿,暢快你的心。明天早早起行回家去。”

 

【士十九10那人不願再住一夜,就備上那兩匹驢,帶著妾起身走了,來到耶布斯的對面。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

 

【士十九11臨近耶布斯的時候,日頭快要落了。僕人對主人說:“我們不如進這耶布斯人的城裡住宿。”

 

【士十九12主人回答說:“我們不可進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不如過到基比亞去。”

 

【士十九13又對僕人說:“我們可以到一個地方,或住在基比亞,或住在拉瑪。”

   「基比亞」在耶路撒冷以北六公里(四英里)。

   「拉瑪」在基比亞以北三公里(二英里)。——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九14他們就往前走。將到便雅憫的基比亞,日頭已經落了。

 

【士十九15他們進入基比亞,要在那裡住宿,就坐在城裡的街上,因為無人接他們進家住宿。

    「坐在城裡的街上」應作「坐在城門口的廣場上」。古時以色列城鎮的面積甚小,街巷狹窄,人煙稠密,城門內外的廣場便成了僅有的公共場所。由於城門夜間必須關閉,而利未人與妻子天黑後才抵達,只能坐在城門外的廣場上過夜,幸而有位善心的老農夫願意招呼他們到自己的房子休息。——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九16晚上有一個老年人,從田間作工回來,他原是以法蓮山地的人,住在基比亞,那地方的人卻是便雅憫人。

 

【士十九16-28以色列的基比亞比外邦人的所多瑪更罪惡】正當利未人等無人接待進“家”裡的時候,第十六節開頭的“看哪”一詞帶來了一線希望。這裡有一位基比亞寄居的老年以法蓮人,正從田間工作回來。如果這樣一位老年人接待他們,就會更加反映出基比亞人無“好客”之情。但年紀已經老了的人還需要工作,可見他不會很富有,他有能力接待利未人等嗎?難怪十七節他要詢問他們一番,似乎他不輕易接待客人,或要防備什麼危險。第十八十九節利未人的解釋無非是要使老人放心,因為他與老人一樣是以法蓮人,他又是一個敬虔人,正要去耶和華的殿,而且他們又充足的糧食,不會負累老年人的。最後,他又稱自己是老年人的僕人,稱他的妾為老年人的奴婢,只求老年人給他們借宿一夜。這裡的描述與羅得坐在門口,見客人不用詢問,便俯伏在地懇求他們宿在自己的家中,這裡卻是客人坐在城門口,懇求老年人收留他們一個晚上。由此可見,當時以色列的基比亞比昔日外邦人的所多瑪更惡劣。——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十九17老年人舉目看見客人坐在城裡的街上,就問他說:“你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

 

【士十九18他回答說:“我們從猶大伯利琩荂A要往以法蓮山地那邊去。我原是那裡的人,到過猶大伯利琚A現在我往耶和華的殿去,在這裡無人接我進他的家。

 

【士十九19其實我有糧草可以喂驢,我與我的妾,並我的僕人,有餅有酒,並不缺少什麼。”

 

【士十九20老年人說:“願你平安!你所需用的我都給你,只是不可在街上過夜。”

 

【士十九21於是領他們到家裡,喂上驢,他們就洗腳吃喝。

 

【士十九22他們心裡正歡暢的時候,城中的匪徒圍住房子,連連叩門,對房主老人說:“你把那進你家的人帶出來,我們要與他交合。”

 

【十九2224昏時,有一群性變態的人圍住房子,要求把這到訪的利未人交出來給他們。聖經記載中惟一另一次同樣的敗環行為是在羅得的日子(創一九)。可憐那年輕女子,在基比亞沒有守護天使,象在所多瑪一樣。兩件事為犯者帶來嚴重的影響。耶和華厭惡同性戀。人性的墮落不能比這更低劣的了。那主人嘗試滿足邪惡的便雅憫人,把他的女兒……兩個處女和利未人的妾交給他們。對於非明文規定接待客旅的律法,在中東最為注重。不惜任何代價保護賓客,是最高榮譽的表現。不過這裡對接待客旅慣例的遵守已變得非常荒唐。

  孫達雅對他們的行為有以下的評價:至於那老年人照款待客人的慣例而行,是破壞一個更重要的準則,就是關懷、保護那些弱小和無助的人。這在現代讀者眼中尤其重要。女性在古代不被尊重;事實上這很主要由於猶太人的信仰。但尤其在基督徒信仰的影響下,人們有所啟蒙,讓女性享受他們現在的地位。當時那老年人寧願犧牲他仍是處女的兩個女兒和利未人的妾,來滿足那群扭曲欲望的人,也不容許傷害他那重要的客人。——馬唐納《士師記》

 

【士十九23那房主出來對他們說:“弟兄們哪,不要這樣作惡。這人既然進了我的家,你們就不要行這醜事。

 

【士十九24我有個女兒,還是處女,並有這人的妾,我將她們領出來任憑你們玷辱她們,只是向這人不可行這樣的醜事。”

 

【士十九25那些人卻不聽從他的話。那人就把他的妾拉出去交給他們,他們便與她交合,終夜淩辱她,直到天色快亮才放她去。

 

【士十九26天快亮的時候,婦人回到她主人住宿的房門前,就僕倒在地,直到天亮。

 

【士十九27早晨,她的主人起來開了房門,出去要行路。不料那婦人僕倒在房門前,兩手搭在門檻上。

 

【士十九28就對婦人說:“起來,我們走吧!”婦人卻不回答。那人便將她馱在驢上,起身回本處去了。

 

【士十九29到了家裡,用刀將妾的屍身切成十二塊,使人拿著傳送以色列的四境。

    將屍身切成十二塊,分給十二支派。在以色列早期的歷史中, 國家每遇急難,民族領袖多會採用一些具體而可怖的方式來召集同胞懲治罪犯、抵抗外敵。(參撒上十一5-8)。最近在馬里城的發現,證實這種做法是古時西部閃族流行的規矩。 ——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九30凡看見的人都說:“從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這樣的事沒有行過,也沒有見過。現在應當思想,大家商議當怎樣辦理。”

    「凡看見的人都說」七十士譯本作「便吩咐他所差遣的人說:你們要對以色列人這麽說」。——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十九章  以色列瀕臨瓦解的信號】本段經文分段如下:

A 引言:在以法蓮山地,利未人之妾的問題的開始(十九1-2

   B 猶大伯利琲漱@個家中,好客傳統的濫用(十九3-9

      C 從伯利琩麆礞顐,客居何處?(十九10-15

   B’ 便雅憫基比亞的一個家中,好客傳統的侮辱(十九16-18

A’ 結語:在以法蓮山地,利未之妾的問題的解決(十九29-30

從上表的排列可以知道,利未人從以法蓮去猶大,再從猶大經便雅憫返回以法蓮是一個大旅程。他與十七章至十八章的利未人不同,有一個自己的家在以法蓮,但他仍然奔跑在路上,好像一個沒有“家”的人一樣。一個在旅程上的人最迫切的問題是:今宵客居何家?這也是上表所顯示的中心問題。士師時期的以色列人也有“居無定所”的感覺,“好客”的傳統便成了他們能夠團結在一起的重要原因。但是這項團結因素已經大有問題了。利未人在猶大伯利琠狳的“好客”款待,與他在基比亞所受“惡客”對待,似乎成立強烈的對比。但兩者都對利未人之妾的慘死有決定性的影響,他的死成為“以色列”瀕臨瓦解的極大信號。——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