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二十一章拾穗

 

【士二十一1以色列人在米斯巴曾起誓說:“我們都不將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

   〔暫編註解〕起誓。在前面的記錄中沒有提到這次誓言,顯然以色列各支派先聚集在米斯巴之後不久,在公開的敵意產生前,就進入那裡。古時候人們視起誓為神聖不可褻瀆的(見士11:3017:12)。

         雖然這種誓言不能違反或收回,但以色列人,特別是後來,他們以各種方式使誓言變成一紙空文,徒有其表,通過欺騙或其他藉口違背了其實質。因而,沒有一個人承擔遵守他們的誓約義務。

         不將女兒給。誓言是在一項咒詛下發的,就如徒23:14一樣,便雅憫人支持基比亞惡棍的行為激起了以色列人極大的憤怒,他們發誓不與便雅憫人通婚,耶和華曾以同樣的方式告誡他們不能與七個異族迦南民族聯姻(申7:1-4)。

         1-3以民事後親情發動,後悔趕絕便雅憫人。

         17 由於幾乎所有的便雅憫人都被殺害了(比較二○47),又由於其它支派曾發誓不讓他們的處女嫁給便雅憫人,所以便雅憫支派就面對完全滅絕的危險。

 

【二十一115這時十一個支派開始後悔便雅憫支派差不多被徹底消滅。因為便雅憫支派的婦女都被殺死,所剩的少數男人需要妻子生兒育女,確保這支派不至於滅絕。他們不想這支派滅亡,但是他們在米斯巴作了一個魯莽的願,不准他們的女兒作便雅憫人的妻子。他們第一個解決方法是與位於約但河東的基列雅比作對,同為在與便雅憫打仗時,他們沒有給予幫助。除了四百個未嫁的處女,所有人都被殺了。她們跟著被帶走,給了便雅憫人為妻。——馬唐納《士師記》

 

【士二十一2以色列人來到伯特利,坐在 神面前直到晚上,放聲痛哭,

   〔呂振中譯〕以色列民來到伯特利,坐在那堛膘麇艉W,在神面放聲大哭,

   〔暫編註解〕伯特利。大概是示羅,有些翻譯是耶和華的殿,很多人認為這句話應該以固有名詞翻譯為伯特利(見士20:1827)。

         痛哭。以色列民眾的激憤消退以後,他們認識到,他們對自己的一個支派的報復所作的太過分了,如果他們的哀哭早一點,在他們所行這事以前,可能情況就會好得多了。

 

【士二十一3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啊,為何以色列中有這樣缺了一支派的事呢?”

   〔暫編註解〕為何……這樣……呢?。這樣的疑問意味著,以色列人指責是神把便雅憫支派引向了滅亡(見15節)。各支派的會眾應該知道,是他們的怒氣和報復的欲望所致,因他們兩次被便雅憫軍隊打敗,急於報仇的欲望才是這個支派近乎滅絕的真正原因。

 

【士二十一4次日清早百姓起來,在那裡築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

   〔暫編註解〕在那裡築了一座壇。這個陳述提供了證據,說明以色列人是聚集在伯特利而不是示羅,因為在示羅早已存在一座壇和會幕了。另一方面,那些相信這座壇是在示羅的人,解釋這段經文時說,百姓在示羅築了一座新壇,因為舊的那座壇年久失修,或是因為另一座壇需要處理大量數目眾多的獻祭供物(見士20:182721:2)。

         4-12懲戒基列雅比人,並將當中未出嫁的處女給生還的便雅憫人為妻,以解決便雅憫支派面臨滅絕的危機。

 

【士二十一5以色列人彼此問說:“以色列各支派中,誰沒有同會眾上到耶和華面前來呢?”先是以色列人起過大誓說,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的,必將他治死。

   〔暫編註解〕沒有……上到。戰爭結束後,以色列人開始調查,探知是否全國的人都對呼喚參加反對便雅憫支派的戰爭作出了回應。當各支派軍隊第一次結集時,他們都立誓反對以色列人中任何人拒絕支持這項行動。偏激的措施或許對加強合作是必要的。

 

【士二十一6以色列人為他們的弟兄便雅憫後悔,說:“如今以色列中絕了一個支派了。

   〔暫編註解〕「絕了」:「砍斷」、「砍掉」。

 

【士二十一7我們既在耶和華面前起誓說,必不將我們的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現在我們當怎樣辦理,使他們剩下的人有妻呢?”

 

【士二十一8又彼此問說:“以色列支派中誰沒有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呢?”他們就查出基列雅比沒有一人進營到會眾那裡,

   〔暫編註解〕基列雅比在約但河東岸,屬瑪拿西支派。當地以色列人與便雅憫人同屬拉結的後裔,而河東的瑪拿西族長又和便雅憫支派有姻親關係(參代上七12,15),故未出兵。後來,基列雅比人特別擁護便雅憫支派的掃羅家(撒上十一1;三十一1113;撒下二47)。

         “基列雅比”。由於這個位於約但河東的城沒有派出軍隊(比較二○1),所以其中的居民全都被毀滅了,只剩下四百個處女;以色列人便把這些女子給倖存的便雅憫人為妻(12節)。

         「基列雅比」:在約但河東三公里(二英里),伯善東南十四公里(九英里)。基列雅比人沒有參戰,可能因為他們與便雅憫人有親密的血統關係,前者為約瑟後裔,而便雅憫與約瑟均同一母親拉結所出。是次通婚,似更促進他們日後密切的來往(參撒上31:11-13撒下2:4-7)。

         基列-雅比。確定是Tell el-MeqberehTell Abū Kharaz,Wadi el-Yābis 的伯珊東南距離約旦河東約9.5英里(15公里)。似乎該城與便雅憫支派有密切的關係,這種關係甚至在該城被毀滅和重建後繼續存在。掃羅屬於便雅憫支派的人,在他第一次拓展偉業時就曾拯救基列-雅比脫離亞捫人的手(撒上11:3-15)。掃羅死的時候,基列-雅比的居民把掃羅的屍身從伯-珊的牆上取下來,火燒並掩埋(撒上31:8-13)還了他的情。

 

【士二十一8又彼此問說:“以色列支派中誰沒有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呢?”他們就查出基列雅比沒有一人進營到會眾那裡,

「基列雅比」在約但河東三公里(二英里),伯善東南十四公里(九英里)。基列雅比人沒有參戰,可能因為他們與便雅憫人有親密的血統關係,前者為約瑟後裔,而便雅憫與約瑟均同一母親拉結所出。是次通婚,似更促進他們日後密切的來往(參撒上卅一11-13;撒下二4-7)。——無名《士師記簡介》

 

【士二十一9因為百姓被數的時候,沒有一個基列雅比人在那裡。

   〔暫編註解〕「基列雅比」:位於伯善東南方14.5公里,約但河以東3.2公里。基列雅比人是瑪拿西的的後裔,與便雅憫人有比較近的血緣關係(都是拉結的後裔)。

 

【士二十一10會眾就打發一萬二千大勇士,吩咐他們說:“你們去用刀將基列雅比人連婦女帶孩子都擊殺了。

   〔暫編註解〕一萬二千。這種用兵的方法之前也曾用過(民31:1-6)。

         ……擊殺。這是為便雅憫支派殘存的六百生還者提供妻子的權宜之計。使我們認識到那個時代有限的靈性感悟。這種殘忍之極的方式從宗教意義上講是令人髮指的,我們務必要按照他們那個時代的背景來理解這一點。

 

【士二十一11所當行的就是這樣:要將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盡行殺戮。”

   〔暫編註解〕已嫁的女子。除了未婚的婚齡女子以外,所有的居民都被殺死。這些家庭的其他成員並不比這些女子更有罪,整個施以殘暴的過程,儘管是在一個對耶和華神聖的誓言的實現的偽裝下完成的,但是殘忍的應急手段也防止了便雅憫支派被滅絕。

 

【士二十一12他們在基列雅比人中,遇見了四百個未嫁的處女,就帶到迦南地的示羅營裡。

   〔暫編註解〕約書亞時代,會幕曾一度設在示羅營(書十八1),但像士劍和吉甲,只短時期作過以色列人宗教中心。此時的會幕設在伯特利(二十18)。宗教中心常常遷移,或與以民須攜約櫃四處出戰有關。這裡稱示羅為“迦南地的”,說明當時示羅仍在迦南人手中。

         四百人。他們需要四百個女子,因為要滿足六百便雅憫生還者的需要。

         示羅。2,4節;士20:18. 與便雅憫人結怨後不久,營地可能就已移到示羅。

 

【士二十一13全會眾打發人到臨門磐的便雅憫人那裡,向他們說和睦的話。

 

【士二十一14當時便雅憫人回來了,以色列人就把所存活基列雅比的女子給他們為妻,還是不夠。

 

【士二十一15百姓為便雅憫人後悔,因為耶和華使以色列人缺了一個支派(原文作“使以色列中有了破口”)。

   〔暫編註解〕耶和華使……有了破口。在十二個支派這個圓圈或鏈條中的破口其實是以色列人自己造成的,他們自己的不理智,過於想要懲罰便雅憫人的惡劣行為,導致這一切惡劣行徑的發生。如果他們無論何時都從內心行出真正兄弟般的愛來,他們就會達到所希望的結局,就不會有毫無意義的殺戮和暴行。

 

【士二十一16會中的長老說:“便雅憫中的女子既然除滅了,我們當怎樣辦理,使那餘剩的人有妻呢?”

   〔暫編註解〕我們當怎樣辦理?。這些長老知道這些人必然會娶迦南女子為妻。為避免這樣的不幸,他們採用迂回的方式,避開他們所立的誓言。沒有斷然的否定將其否定,而是讓便雅憫人從其他支派娶妻。他們被錯誤的信仰引導,認為誓言神聖不可褻瀆,寧願屠殺無辜的男女和兒童。這是完全違背了誓約的實質精神。

         16-24將基列雅比女子給便雅憫人為妻仍不夠分配,遂用搶妻辦法補足。

 

【二十一1624 但很明顯,若要讓這支派興旺起來,便要有進一步的供給。以色列人已許願不讓女兒嫁予便雅憫支派,他們不會收回這個願。所以他們趁著合適的時機,讓便雅憫逃脫的人乘年輕女子在示羅的周年慶宴上跳舞(或許是住棚節),各搶一個為妻。當示羅的男人抱怨時,其它支派便解釋這樣做是為了避免失去一個支派。因此,便雅憫人就返回他們的地土,重建他們的家園。——馬唐納《士師記》

 

【士二十一17又說:“便雅憫逃脫的人當有地業,免得以色列中塗抹了一個支派。

   〔暫編註解〕地業。這可能不是指實際的財產,長老已勸告得勝的軍隊不要分割便雅憫的地。他們的意思是指保持雅憫人家庭的延續。

 

【士二十一18只是我們不能將自己的女兒給他們為妻,因為以色列人曾起誓說,有將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的,必受咒詛。”

 

【士二十一19他們又說:“在利波拿以南,伯特利以北,在示劍大路以東的示羅,年年有耶和華的節期。”

   〔暫編註解〕“節期”。大概是收割葡萄樹時期的住棚節。

         “年年有耶和華的節期”:可能是地方性的節期。但經文中提到葡萄園,也很可能使住棚節(看撒上一3),在葡萄等收穫完畢之後舉行(參利二十三3343)。

         節期。每年有三個節期,所有以色列男子必須參加(出23:17)。由於這時會幕在示羅,所以聚會都在那裡舉行。在動盪不定的時期,那裡是否有大規模的遵守規定的宗教儀式的慶典禮節,這是令人生疑的問題。從撒上1:3中明顯看出,即使很敬虔的家庭也不能保證參加所有的三個節期。

         伯特利以北。士師記的作者對示羅的地點作了詳細的描述,作者覺得有必要給讀者說明示羅的位置,這使許多人能確定士師記的寫作時期,是非利士人毀滅示羅以後的許多年,非利士人毀滅示羅是在以利作士師的後期。作者似乎認為他那個時候人們不熟悉示羅城這個地方。從另一方面來看,示羅在先前的敘述中很多次被本書作者提到,卻沒有說明它的地點。

         利波拿。在示羅西北偏西3英里(5公里)的地方。

         20-21節看來,這個節期可能為收藏節(住棚節,出23:16),期間百姓為收成感謝神。

 

【士二十一20就吩咐便雅憫人說:“你們去,在葡萄園中埋伏。

 

【士二十一21若看見示羅的女子出來跳舞,就從葡萄園出來,在示羅的女子中各搶一個為妻,回便雅憫地去。

   〔暫編註解〕示羅的女子。只是讓男子去參加節期盛宴(出23:17;申16:16)。有時男子由他的妻子和兒女陪伴,但大多數參加的婦女都是住在這裡或示羅附近的人。

         跳舞。在收割節的時候,提供了社交的場合和宗教的侍奉(見《祖知》第五十二章)。

         21~22 以色列人吩咐那仍然未有妻子的二百個便雅憫人,當示羅女子在住棚節慶祝會上跳舞的時候,便各“搶”一個為妻。這種做法使示羅人守不(自願)把他們的處女“給予”便雅憫人為妻的誓言。

 

【士二十一22他們的父親或是弟兄若來與我們爭競,我們就說,求你們看我們的情面,施恩給這些人,因我們在爭戰的時候沒有給他們留下女子為妻。這也不是你們將女子給他們的,若是你們給的,就算有罪。”

   〔暫編註解〕弟兄。古時候,一個被搶走的女子的弟兄,他們的苛刻條件必須要得到滿足(見創34:7-31;撒下13:20-38)。

         若是你們給的,就算有罪。以色列的長老在兩個方面安撫被搶走的女子的父親和弟兄:首先,長老商議達成一致,便雅憫人一定要從某處得到妻子;其次,誓言不是被父母違反的,因為他們的女兒不是他們給便雅憫人作妻子的,而是被強迫搶去的。

 

【士二十一23於是便雅憫人照樣而行,按著他們的數目從跳舞的女子中搶去為妻,就回自己的地業去,又重修城邑居住。

   〔暫編註解〕2324便雅憫人和其他支派的人都各回各家,這場戰事大概打了四至五個月(參二十47)。

 

【士二十一24當時以色列人離開那裡,各歸本支派、本宗族、本地業去了。

   〔暫編註解〕離開。節期結束後,便雅憫人的倖存者得到了妻子,軍隊解散。部隊已經遠離他們的家至少五或六個月,因為便雅憫人曾藏匿在臨門四個月(士20:47)。

 

【士二十一24士師時期結束的期望】本章二十四節所形容的與第九章五十五節及第十八章二十六節的對照下,顯得很無奈,令人擔憂以色列人的前途。以色列人的問題似乎是沒有領袖的問題。其實,他們有領袖,只是領袖不中用。昔日的亞比米勒自立為王,結果帶來了以色列人的浩劫。這裡的長老企圖為以色列人解決問題,結果為以色列帶來了更多問題。以色列需要的是真正的王。因此,第二十五節,一方面概歎以色列“各人任意而行”,不尊重王權,另一方面為以色列開啟了一線希望,就是“王”要來臨了。這裡王就是指神自己,只有神纔能真正拯救以色列人。如果以色列人要重建,必須從認識神和信靠神開始。——曾祥新《天道聖經注釋,士師記》

 

【士二十一25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暫編註解〕本書以“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一語結束。這不是說士師時代,全國人都德行敗壞。《路得記》的故事說明仍有敬虔的人(得一1)。這話也不是說,士師期中一切敗壞都是由於沒有設立君王。以色列後期雖有王統治,情形之劣甚或過之。從這句話可看到人類歷史上一個永難解決的問題:如何在個人自由與中央管治之間尋求一個圓滿的平衡。比較十七6;十八1;十九1

         本節合宜地總結本書卷所記載的事件!

         以色列中沒有王。這句陳述為向描述君主政體的撒母耳記的開始作了一個適當的過渡轉換。

 

【士二十一25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師記以旋律愁傷的鐘聲作結: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這句話總結那黑暗時期的情況。然而,我們逃避士師時代的敗壞,就能擺脫其污穢。——馬唐納《士師記》

 

【思想問題(第21章)】

 1 你認為以色列軍隊在第三次進攻時所行的(20:37, 46)是否過火呢?你怎樣壓制自己的情緒呢?

 2 你認為以色列民在本章所遇到的難題 (6-7) 是咎由自取,抑或是神故意的刁難呢?當你遇到難處時你是怨天尤人,還是反省自己的錯誤?

 3 「以牙還牙」是不是神在舊約時代行事的唯一方法呢?以色列人為便雅憫支派存後嗣的苦心,在這方面有何提示?

 4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一語在本卷書中分別出現了四次和二次。這些話怎樣貫穿17-21章中所記載的事件呢?對士師時代的境況有何提示?

 5 有學者認為士師記把人類周而復始的墮落本性勾劃出來,你同意這看法嗎?這對你有何警惕?

 6 神的救贖是隨時代而變化的。神賜的民族領袖摩西和約書亞給以色列人帶來迦南應許地的實現。神興起的士師帶來了法治的執行。日後掃羅和大衛帶給以色列民什麽益處呢?

 7 聖經是神默示的話。士師記對以笏及參孫的記述可否支持這種說法?

 8 你是否覺得神的律例是消極的、限制人自由的呢?士師記有否令你對神律例的功用改觀?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蔡哲民等《士師記查經資料》․《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