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七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士七1~8神需要战士,但不随便录用。从基甸出战的故事来看,当时应召者三万二千人,然而被选上者只有三百人。在落选者中间,有三等人是神所不敢录用的。神把他们遣散了,因为神不放心他们:

   ()神不放心骄傲自负的人(2)

   ()神不放心胆怯自卑的人(3)

   ()神不放心懒惰大意的人(4)。─ 桑安柱《这时候》

 

【士七2~3第一次选择的结果,有二万二千人回去。因为他们:(1)要荣耀自己。我们舍得生命,却舍不得荣耀。不只当胜过撒但,也当胜过自己。神只要为祂作工,而不夸功的人。为神作工以后,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路十七10)。当忘记耕了多少田,放了多少羊。神不能与我们同分荣耀。如果我们自己有所盼望,我们就是被淘汰的。(2)惧怕胆怯。惧怕胆怯的,都请回家。必须不爱惜自己,必须忍受痛苦。最大的痛苦,不是物质的,乃是属灵的。凡要荣耀自己和惧怕胆怯的人,都要被淘汰。得胜不在乎人多,乃在乎认识神。

 

【士七4~7第二次的选择,是借着喝水的事。小事常显出我们自己是如何。当日犹太人和亚拉伯人行路,是将行李背在背上。在路上喝水有两个法子:(1)将行李放下,用口对水而喝;(2)为赶路,并防备劫路的,就不放下行李,用手捧水而喝。有机会放纵而不放纵的人,是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这样的人,神能用他。无论如何,都肯让十字架对付的人,神才能用他。

 

【士七7以少为胜】「我要用这…三百人拯救你们。」

  基甸好像没听见过“算术即是战术”的话。幸而他没听见过。神并不着意以多为胜的想法。神所使用的人也是如此。
  基甸只想弄清楚是出于神的呼召,一旦这个解决了,他甚么都肯为神干,冒甚么险,犯甚么难,都不成问题。这是神所用器皿的共同条件。这是信心英雄的本色。
  米甸人来了。他们像毁灭的蝗虫,遍满地面,多如海边的沙。(士七:12)与这样大群的敌人争战,用兵自然多多益善。但神给基甸的第一个考验,就是说:“跟随你的人太多,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士七:2
  曾经有人在交战以前,对所部的官兵说:“我们人数少更好,胜利将属于我们有特权的少数人。…人越少,我们所得荣耀的分也越大!”人数处于劣势,那只是言不由心,在没有办法的情势下,激励士气的说词。
  神不愿人夸扬自己,偷窃神的荣耀,说是人的手拯救了他自己;而更可笑的是,那些胆小却顾畏缩不前的人,在别人战胜功成之后,却是出来说大话,装英雄的人。因此,神要基甸宣告:“凡惧怕胆怯的,可以离开基列山回去!”神不要那种人滥竽充数,而且他们还可能感染别人消极沮丧。于是,三万二千人剩下只有一万。基甸没有异见,他顺从神。
  一万人与十倍以上的敌人相比,岂不太少了?不,神说太多。祂命基甸带他们到河水旁,试验精选的兵:只要用手捧水来喝,虽然喝水,仍然保持儆醒注视敌人。其余多数的人,渴极见到有水,急于满足肉体的需要,跪下饮,是趋利忘记一切的人,不合于神精兵的条件。筛选的结果,只剩下三百人!基甸信靠神,没有抗议。
  神使信靠祂的人得胜,不在于人多少。基甸和他的三百勇士,是何等的信心!神体贴人的软弱,祂知道基甸所承受的是极巨大的压力,叫他到敌人营中,原来神已使敌人惧怕,三百人吹角,打破瓦瓶,高举火炬,就可战胜敌人。(士七:4-22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四:7)主啊,求你在今天兴起基甸和三百勇士,相信只有主同在,就是多数,就能得胜。── 于中旻《圣经研究》

 

【士七13「一个大麦饼。」】

梦大多是奇特的,不大合理的。一个大麦饼怎么会将帐篷推翻呢?对那做梦的与他的伙伴,实在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但是对那两个希伯来人,他们偷偷地在帐篷边,躲在浓密的阴暗处,却将每句话都听进去了。

这梦使人谦卑——基甸必须知道自身的软弱与无能,他必须有单纯的信心。当他招聚战士的时候,只能找到三个个忠勇的兵士,使他的骄傲受挫。神教导他只面对面地向着神,依靠神。他至多不过是一个大麦饼,但是神能使用他。在神提拔、使用、加力给我们之前,祂先要我们看清自己的光景。祂要我们降卑、倒空,带我们到死亡的尘埃之中。祂要使用我们实行拯救,先要我们认识自己,不过是一个大麦饼。五饼二鱼而已。

这梦予人希望——大麦饼价值不大,但是由神支配,它能推倒帐篷。当软弱的生命放在大能的手中,由祂运用,能攻破坚固的营垒。

这梦灵训极丰——我们可以学习很多。我们实在太强了,以为自己十分有力,数点战士,增强我们的领导权。但是神带我们到溪水旁,试验我们,将人数削减。祂又将我们降卑,成为一个大麦饼,然后以祂的右手与圣洁的膀臂使我们得胜。

──迈尔《珍贵的片刻》

 

【士七14那同伴说:“这不是别的,乃是以色列人约阿施的儿子基甸的刀。 神已将米甸和全军都交在他的手中。”

         那最令人注意的,就是神凭着祂所喜爱采用的方法,向祂的仆人再三保证,以坚固其信心。在这里,我们看见众多的侵略军队,如同成群的蝗虫。可是基甸却事前被神教导,要一再的去遣散他自己的军队。要用着这剩下的三百人,去击溃这众多的米甸大军。这似乎是荒谬而不合常理的事。因此,基甸对这场战争的胜负,好像没有什么保证。就在这种毫无把握的情况下,他冒险进入敌人的营地去。

         赞美神,当我们没有办法的时候,祂总是能轻易的为我们开一条出路。那一小队的三百个勇士,实实在在是神拯救祂子民的器皿。祂的仆人基甸,竟然在困惑中,从他一个敌人的口,听到了保证他得胜的消息,那是最能鼓舞他信心的一个保证。他知道恐怖已经打击了米甸的军队,难怪他听见后立即敬拜神。――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