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九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士九3「示剑人的心就归向亚比米勒,他们说:他原是我们的弟兄。」】

这就是为什么神将我们放在家庭中。如果神单独创造我们,我们就与其他的人毫无关系。但是神要我们紧密地连结,以致失去亲属,就十分难过。

关系的连结——人与兄弟之间有特别的连结。兄弟越墙就不正常,鼻息拆除障碍,互相沟通。人能贵重这种关系,也是必然的事。兄弟姊妹及亲属关系是十分珍贵的经验,看我们怎样善用。你有否对弟兄姊妹以口舌或笔墨见证基督呢?

亲情的关怀——当安得烈找到耶稣,他就立即去找兄弟西门,西门愿意听从弟兄的话。别人劝他,未必有那么大的功效。他们自小玩大的,幼年时同玩,现在一夜劳碌后打上的鱼岂不也一同分享吗?

所以耶稣愿意这样抓住人心。祂是我们的兄长,骨肉之亲。祂称我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我们就应完全归从祂,不必再有其他的理由了。

──迈尔《珍贵的片刻》

 

【士九715 福音书包含许多寓言或意义深远的故事。这个故事是旧约里的其中一个。詹逊有以下评论:当约坦听到亚比米勒加冕典礼的消息,他立刻走到基利心山顶上。那时百姓聚集在下面的平原。在这有利的位置,他的声音可被平原的百姓听到,且专心地听着他那奇异的寓言。他以树国选立王,来描述以色列的所作所为。他以橄榄树、无花果树和葡萄树寓作基甸和他的儿子,全都明智地拒绝离开神指定地方,以凌驾众树。然后,他以荆棘比作亚比米勒,不但热切地接受那作王的邀请,而且警告说会毁灭那不选它为王的利巴嫩的香柏树。——马唐纳《士师记》

 

【士九14荆棘作王】「众树对荆棘说:请你来作我们的王。」

  从堕落的人性,不能产生甚么好的东西。荆棘是在人犯罪之后,从神所咒诅的地生的。
  基甸不失为一个好领袖;他认识神,但不深认识人性的败坏。他不自私,不曾为自己建立家天下。当以色列感念这位伟大的领袖,表示愿接受他世代的统治,基甸拒绝建立自己王朝的机会说:“我不管理你们,我的儿子也不管理你们,惟有耶和华管理你们。”(士八:22-31)话说得很属灵,但他却没有想到人性的问题,没有尽责任预备继起的有力领袖,任国人自由发展,成为敬虔的遗患。不幸,基甸初意是为了记念神,制造了一个金以弗得,后来人去崇拜,行了邪淫,作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网罗。还有就是他妻妾过多,生了七十个儿子。
  基甸自己不愿作王;他在示剑的妾所生的儿子,“基甸与他起名叫亚比米勒”,意思是:“我父是王”。(士八:31)也许基甸宠爱这个儿子,或是接受了宠妾建议的结果。亚比米勒野心勃勃,真个刻意要作王。
  亚比米勒不但自高,而且凶残毒辣,不择手段。他借着几个母舅,牢笼煽动示剑人,在巴力庙中立约;取了七十舍客勒银子,作政治资本,“雇了些匪徒跟随他”;凭他们的助力,杀了他七十个兄弟(剪除一个兄弟的成本只区区一舍客勒!)只剩下基甸的小儿子约坦逃脱。(士九:1-6
  约坦是一个不慕荣利的人。他没有兴兵为自己争夺天下,只是站在示剑城南的基利心山上,宣告为利结合搞政治,违背神的旨意,凭私欲立王,用手段作王,会有甚么样的结果。他所说的比喻,有其深远的意义。(士九:7-21
  橄榄树,无花果树,葡萄树,是以色列地生产果子的树,也是不愿自高作王的人,只愿安心尽自己的本分。喜欢作领袖的,必然不会是好领袖,像亚比米勒,是受咒诅的荆棘,爱飘飖在众树之上。他不是神所膏立的王,可能是混合的血统,出于他母亲“哈抹的后裔”(士九:28),也就违背神所定立王的原则(申一七:15)。他的生命来源不清楚,也不得承认。后来以别的儿子迦勒,用种族观念鼓动示剑人反亚比米勒,钩心斗角,最后同归于尽。(士九:22-57
  在选择领袖的事上,必须小心寻求神的旨意。 ── 于中旻《圣经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