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十五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士十五18「岂可任我渴死?」】

这是一次极大的胜利。参孙拿一块驴腮骨杀死一千人。但是他知道得胜的根源。这不是他自己的力量,而是神的灵大有能力降爱他身上。所以他求告神说:「你既藉仆人的手施行这么大的拯救……」他既靠神的力量,由神的火燃烧,就可求神为他解渴。

祷告的法则——我们原来没有权利,在危机的困苦中要神赐力。我们必须先与祂相交,为祂争战,甚至到筋疲力尽的地步。我们若真的在祂的生命中,也为事奉祂而尽力,我们就没有什么不可祈求了。「你既藉仆人的手施行这么大的拯救,岂可任我渴死?」

丰富的恩典——神的水泉在任何地方都能涌出。如果没有现成的,可以造一个出来。在炎热的岩石中间,我们实在已经困倦。于是祂在旷野为我们涌出水来。疲乏的战士啊,要有勇气!神是造你的,知道你的情况。祂也必使用你,供给你一切的需要。那水泉现在还有。祂能使水泉从岩石涌出,使苦水变为甘甜,使你喝了生命的活水,解除心灵的干渴。

──迈尔《珍贵的片刻》

 

【士十五19隐哈歌利】「那泉名叫隐哈歌利,那泉直到今日还在利希。」

  参孙随自己的意愿行事,不能自我约制,没有道德标准和原则,把私怨与国仇混杂在一起。但神能藉这个不完全的人,成就祂的计划。参孙因他所定的非利士妻子,泄露他的谜底,就未待婚筵终结,不曾与新妇同房,而发怒离去。他岳父当作这婚姻破裂了,而将其妻给了他的伴郎。当参孙再来寻妻的时候,岳父自知理亏,想以更美丽的次女为补偿。参孙归咎于全非利士小区,予以经济惩罚,放火烧了他们的田园。情欲的火越燃烧越大。非利士人知道祸由其岳家而起,就用火烧了妇人和她的父亲。参孙为报仇,转而大大残杀非利士人。无论对付甚么仇敌,这样的作法,都是过分的。
  这样的行事,跟非利士人并没有分别,莫怪他们说一样的话。非利士人向犹大兴师问罪说:“我们上来是要捆绑参孙;他向我们怎样行,我们也要向他怎样行。”参孙的回答:“他们向我怎样行,我也要向他们怎样行。”(士一五:1-11)圣徒甘愿跟“世人的样子行”该知道是羞耻。(林前三:3-4)哪还该有道德上的优越感,称别人“未受割礼的”(士一五:18)?
  犹大人违背神,不愿负神的轭,而甘心负非利士人的轭:“非利士人辖制我们,你不知道吗?”显然是责怪参孙干扰平安被奴役的现状;他们宁愿聚众捆绑参孙,而不肯团结支援参孙,同胞的爱在哪里?真是没有原则的世代。
  参孙有勇力抗拒,但他不愿用于对付同族。他束手就缚,被交在敌人手中;却挣断捆绑,击杀非利士人。“他见一块未干的驴腮骨,就伸手拾起来,用以击杀一千人。”驴腮骨并不是理想的兵器,但有神的灵同在,就可以得胜。
  参孙到底是必死的世人,他的耐力有限,久战感到口渴;这是圣经记载他第一次呼求耶和华:“你既藉仆人的手施行这么大的拯救,岂可任我渴死落在未受割礼的人手中呢?”这表示他知道自己的缺乏,想到神的荣耀。这是参孙第一次祈祷蒙允的经验,是在他自己力量衰竭,生命遭到威胁的时候。他抛开驴腮骨,抛开血气的兵器,仰望呼求神,就得神赐下活水涌出:“呼求者的泉源”(士一五:19)。
  久战困乏的人啊,要知道你的力量有限,抛掉手中的死骨头,向神呼求吧,祂也会为你开活水泉源。 ── 于中旻《圣经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