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十八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士十八3问道于盲】「你在这里作甚么?你在这里得甚么?」

  寻求引导,要找对人才行。
  但族的人,在原来所分得的地业上,受到沿海非利士人的压力,住不下去,就想到找容易的路,要集体迁移,以为离强悍的非利士人越远越好,就往北去寻新殖民地。这是何等的大事!即使不谈放弃地业的决定,是如何违背信心行动的原则,在引路寻地的事上,任人不得其当,也必难以指望有好结果。
  他们派遣五个勇士作代表,去窥探可住的地方。在北进途中,路经以法莲山地,进了米迦的住宅,遇到由伯利来找地方住的利未人,听出他是异乡人,就进去问他:“谁领你到这里来?你在这里作甚么?你在这里得甚么?”(士一八:3
  问起来才知道,他是米迦所用的祭司。他答不出是谁领他来的,却说出了他的合约及待遇。但支派的来人,本来没想到要求问神的,现在既然方便,不管他是怎样的祭司,只要“内行”的专业人士,就抱着不妨请他代为求问的心理,要“知道所行的道路通达不通达”。如果他们问到摩西,也许会得受一番教训,要他们安守本族的地业。如果他们问的是约书亚,那位领袖会告诉他们,各人该守拈阄所得的地,连一家一人也是如此,更不必说全族迁居了。至于分得的地有非利士人占据,年老的迦勒,还能凭信心去得地,年轻力壮的人,到底作了些甚么?为何只随着失败心理,畏难逃避?但那位为了工价的祭司,惯会说人情话,就随口回答他们:“你们可以平平安安的去,你们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华面前的。”(士一八:6
  但族的勇士们,离去的时候,比来时自信更坚强,一路顺利,上到拉亿,认为是好地方。他们回去报告族人,就组织六百人的先遣队,各带兵器,去进行占领。途中又经米迦的家。那五个人就说明他们的发现,就邀请米迦的家庭祭司入伙。那祭司不求问神当行的道路,只比较会众人数更多,发展的机会更好,待遇也可能更高,前途更有希望,就答应参加;他没有想到真理,不顾及信义,连偶像和崇拜的道具一起带着,就不辞而别。米迦虽然及时发觉,但对方人多势大,理不亏而力有亏,只好忍受了。(士一八:8-26
  但族的勇士们到了拉亿,杀人,放火,占地,庆祝顺利成功。祭司说得果然不错。只是但族首先堕落,也首先被掳。 ── 于中旻《圣经研究》

 

【士十八24「你们将我所作的神像和祭司都带了去。」】

人为的一切都不能永存。犹太人的祭司制度没有继续下去,他们只是人,终必过去。人究竟不能供应生命永远的需求。这需求是对神的仰慕,也是从神而来的。

我们的大祭司永不改变——在我们四围的一切都改变,甚至感受中没有雨天是完全一样的。色彩逐渐加深而成为深秋枯萎的颜色。但是主永远长存,祂的祭司职分永不改变。对我们先祖是这样,对我们也是一样。祂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祂必痡`顾念人的需要——人为的祭司顾念人们都是顾此失彼,不能全部周全。但是基督的怜悯是无限的,人们纵如给子群集在主面前,也不致影响祂对我们的关怀与爱。

祂必为我们罪恶施恩惠——我们犯罪与过失,使主更接近我们,为拯救施恩。但支派的人使米迦因失去神像与祭司而悲哀。但是现在的事,将来的事,在高处的、在底处的或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祂长远活着,为我们代求。我们既有大祭司治理神的家,就更诚信到神面前。

──迈尔《珍贵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