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士师记第二十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士二十13「从以色列中除掉这恶。」】

以色列人要立即切实除掉恶事,是值得称道的。他们从各处聚集,甚至来自约旦河东的基列。他们联合在一起有精神与行动完全的合一。他们决心将一切力量用在除恶的事上。

教会的生活——在初期的教会,主自己将亚拿尼亚与撒非喇除去。使徒保罗也力劝哥林多教会除去罪恶,会因为连外邦人中也没有那样的罪恶。你们既是无酵的麦,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哥林多前书五章七、八节),到末世神要差遣使者将恶者从义者中间除掉,仍他们在火炉里。

个人的生活——我们也要谨慎,正如使徒所劝诫的,从世界里分别出来。我们不可能避免与恶人接触,但不能与他们为伍。在工作上交往,却不在生活上与他们建立友谊。如果与他们有私交,就影响我们对神的忠信了。我们务要谨慎,才不致近墨者黑。「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

──迈尔《珍贵的片刻》


【士二十13罪恶保卫战】「便雅悯人却不肯听从他们弟兄以色列人的话。」

  有的人为人情而牺牲真理,他反以为这就是爱的实践。
  有些人唯一的伦理标准是:跟我相同的就是对的,属我的都是好的;与我不同的,就是不对的。这种不正常的,近于兽性族群意识,和图腾崇拜相似,是狭窄的错误爱心,可以导致极危险的地步。为了保卫这种族群利益,他们认为值得一战,值得任何牺牲;许多的战争,就是这样打的。在战争中,普遍的鼓动这种心理,而压制理性,禁止对真理的讨论,把兽性的恨,发挥到最高点,惟有引向灾难。
  以色列人聚结在一起,要征伐便雅悯。他们派人去质问:

“你们中间怎么作了这样的恶事呢?现在你们要将基比亚的那些匪徒交出来,我们好治死他们,从以色列中除掉这恶。”便雅悯人却不肯听从他们弟兄以色列人的话…聚集到了基比亚,要与以色列人打仗。(士二○:13

  便雅悯人听不得“你们中间”这句话。他们护短的士气立刻高涨起来。
  其实,基比亚事件虽然丑恶,但那是少数人的行动结果。便雅悯支派的人,闻过则怒;他们不去对付整肃内部,却向弟兄发怒,发挥其“撕掠的狼”性向(创四九:27),不惜为了维护罪恶而战。这是最不名誉的战争,除了大英帝国发动的鸦片战争,历史上很少有这样可耻的记录。
  社群有罪恶的存在,是由于人性是有罪的。这就像是任何土地,不用谁去劳动下种,就会有野草生长出来;野草保留不肯除去,就妨碍农作物生长。因此,不止罪恶是坏事,更在于对罪恶的态度;如果社群不以罪恶为可耻,而容忍罪恶,保护罪恶,则必然形成一种反常的文化,唯一的自然发展方向,是把良善挤出去,这是何等可怕的事!便雅悯支派就是如此。
  便雅悯支派狂傲,坚持以力为胜,以为可以抵挡以色列人的干涉。却不知罪是可耻的,终必带来刑罚;基比亚的毁灭,几乎和所多玛一样(士二○:40-48)。
  “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一四:34)神家中有罪恶,是不幸的事,也是不可免的;但包容罪恶,甚至为了罪恶而发生内战,是更可耻的事。求圣灵感动教会,使我们明辨是非,扶助真理。 ── 于中旻《圣经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