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一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士一9~32以色列人失落的屬靈原因——根基毀壞】以色列人整個的被非利士人壓制,只有參孫一個人出來,來抵擋那一個潮流。其他的以色列人呢?不單是沒有幫助參孫,相反的,還幫助敵人來對付參孫。神的百姓怎麼會落到這樣的一個光景?是因為以色列人那個屬靈的根基已經壞掉了。

    當然,他們還是神的選民,雖然他們仍然是活在神的應許地,但是他們在神面前的根基已經壞掉了。雖然神一而再,再而三的興起士師來給他們有挽回,有拯救,但是沒有辦法挽回他們落下去的趨勢,也沒有辦法把他們落下去的程度稍微減輕一點。弟兄姊妹們,士師記很明確的給我們看到這樣的事情。我們讀到從前的士師記,就不能不講到今天,我們成為神見證的教會,如果我們不能從以色列人的身上看到那個見證,還是要走以色列人走過的路,好表明你作為開明,作為合乎潮流。現在可憐的是,許多稱為信仰純正的團體的那些人,常常說,基督徒不能再躲在自定的匣子裡,必須出來,面對這個世界的潮流。

    昨天我收到一封一個弟兄從東岸寄來的信,我不認識他,連那名字都沒有聽過。他寄來那封信沒有寫什麼,他只是把上兩期「文宣」上的一篇文章撕下來,寫了一些話在那裡,就寄回「文宣」社,然後把它覆印了很多很多,到處寄給一些也許他認識,或不認識的神的兒女們。他只是指出前兩期刊出一個叫唐XX寫的一篇文章,他在那裡對那文章說了很多的話。他所說的話我全都「阿們」,他坦率的說「文宣」好不容易在文字的服事上面,建立到一點的信譽,為什麼要發表這個人的文字在那裡,完全跟真理唱對臺戲。

    現在基督教的世界裡,太多這樣的話,就是把神的兒女從神的真理裡帶出來。全地都是這樣,我們在這樣的環境裡,不住的聽見「你們保守固執,你們跟不上世代,你們怎麼,怎麼,怎麼」。別人可以這樣講,我們可以不要聽。就怕我們很想聽聽,聽了又不會分辨,結果我們就產生破口。感謝主,讀士師記的時候,給我們好大的提醒,讓我們真知道該是如何戰戰兢兢的,要按著主的心意來跟隨。看環境是不需要的,看自己能作多少也是不需要的,需要的是要看見神要作什麼,祂要怎麼作。我們讀士師記的時候,求主把我們從士師記負面的信息帶我們回到正面的造就裡。── 王國顯《各人任意而行──士師記讀經劄記》

【士一19】「現實所表現的,是多麼不同!耶和華與猶大同在,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

“耶和華與猶大同在”,是實在的事;但猶大有能作的,有不能作的。其實,山地是難以攻克的地方,但他們靠主得勝了;因為人知道困難,就知道仰望主,便得勝了。平地是容易的地形,鐵車雖然強固,但沒有誰永遠住在鐵車堙A因此還是有可以制伏的機會;只是他們把容易的當作困難的,望鐵車卻步,無心也就無力了。
  耶和華的膀臂並沒有縮短,耶和華的能力並沒有減少,只是他們的記憶力有了問題,忘記了神如何與他們同在,像在曠野路程中的以色列人,沒有信心與神的應許調和。
  但以色列中仍然有信心的英雄。年老的迦勒,依然不曾衰老。“以色列人照摩西所說的,將希伯崙給了迦勒;迦勒就從那婸陞X亞衲族的三個族長。”(士一:20)年紀大的不同,是現在竟能以一勝三!迦勒的神沒有老,沒有改變,仍然可靠。那麼,問題不在於神,而在於人。
  以色列人進入迦南應許之地,從流浪者變成了征服者,有了自己的田園,房屋;從艱苦的曠野生活,而有豐饒的物質享受;這是生活上極大的變易,仿佛跌進了舒適的雲中。而那些迦南原住民,停止了武裝衝突,願意住在他們中間,大家和平共存;慢慢的,以色列人也接受了他們的文化,覺得混合並沒有甚麼妨礙;他們雖然宗教不同,生活習慣差別,但並不是壞鄰居,反而使社區生活更加多彩多姿。於是容忍成為最流行的美德,和平成為大家擁護的政策。
  生活軟化了,心軟了,手也軟了。誰願再打仗?於是,以人的理智,代替神的旨意,反而接納外族人為自己的人,而把神當作“外人”。這樣,他們的“不能”,是以不為開始,終而真的作不來了。
  這樣,並不是真有不能克服的困難,不能戰勝的仇敵;問題在於人的心。有時越容易的事,越作不成,是因人以為可以不必倚靠神,或是以人意代替神的旨意,就不能成功。 ── 于中旻《聖經研究》

 

【士一27「迦南人卻執意住在那些地方。」】

迦南人象徵著我們惡劣的習慣,常堅持長久在我們的生活中,不肯遷離。為什麼它們不離開這住處,到別的地方去呢?有時在我們信主的初期,我們的力量太微薄。沒有辦法趕逐,因為他們太頑強了。有時別人勸告我們,我們卻說:「不要吹毛求疵,我們也無能為力。這些迦南人固執得很,他們就是想留在這裡。」

趕逐的困難——以色列人知道迦南地原來不是他們的,要得著這些地業,必須趕逐當地的人。這對以色列人來說實在太困難了。但是神不是要以色列爭戰去征服,只是追趕那些逃離的仇敵。一個人要追千人(約書亞記二十三章十節)。

抗拒的精神——惡習慣在信徒生活中是無法堅持的。信徒的心田完全交給神子了,不容雜草滋生。使徒保羅說:罪不能在你們身上作王,但是這樣還是不夠。我們還要靠聖靈的能力抗拒肉體,使情欲不能發生作用。這是在於你是否願意。你以為脾氣是「自然的」,但是在基督裡你的生命是「超自然的」,所以你有勝敵的力量。凡是向聖靈敞開心靈,必能完全擺脫。不要說迦南人想住這地,卻要說神的靈能將他們逐出。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