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士七1~8神需要戰士,但不隨便錄用。從基甸出戰的故事來看,當時應召者三萬二千人,然而被選上者只有三百人。在落選者中間,有三等人是神所不敢錄用的。神把他們遣散了,因為神不放心他們:

   ()神不放心驕傲自負的人(2)

   ()神不放心膽怯自卑的人(3)

   ()神不放心懶惰大意的人(4)。─ 桑安柱《這時候》

 

【士七2~3第一次選擇的結果,有二萬二千人回去。因為他們:(1)要榮耀自己。我們捨得生命,卻捨不得榮耀。不只當勝過撒但,也當勝過自己。神只要為祂作工,而不誇功的人。為神作工以後,只當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路十七10)。當忘記耕了多少田,放了多少羊。神不能與我們同分榮耀。如果我們自己有所盼望,我們就是被淘汰的。(2)懼怕膽怯。懼怕膽怯的,都請回家。必須不愛惜自己,必須忍受痛苦。最大的痛苦,不是物質的,乃是屬靈的。凡要榮耀自己和懼怕膽怯的人,都要被淘汰。得勝不在乎人多,乃在乎認識神。

 

【士七4~7第二次的選擇,是藉著喝水的事。小事常顯出我們自己是如何。當日猶太人和亞拉伯人行路,是將行李背在背上。在路上喝水有兩個法子:(1)將行李放下,用口對水而喝;(2)為趕路,並防備劫路的,就不放下行李,用手捧水而喝。有機會放縱而不放縱的人,是經過十字架對付的人。這樣的人,神能用他。無論如何,都肯讓十字架對付的人,神才能用他。

 

【士七7以少為勝】「我要用這…三百人拯救你們。」

  基甸好像沒聽見過“算術即是戰術”的話。幸而他沒聽見過。神並不著意以多為勝的想法。神所使用的人也是如此。
  基甸只想弄清楚是出於神的呼召,一旦這個解決了,他甚麼都肯為神幹,冒甚麼險,犯甚麼難,都不成問題。這是神所用器皿的共同條件。這是信心英雄的本色。
  米甸人來了。他們像毀滅的蝗蟲,遍滿地面,多如海邊的沙。(士七:12)與這樣大群的敵人爭戰,用兵自然多多益善。但神給基甸的第一個考驗,就是說:“跟隨你的人太多,我不能將米甸人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誇大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士七:2
  曾經有人在交戰以前,對所部的官兵說:“我們人數少更好,勝利將屬於我們有特權的少數人。…人越少,我們所得榮耀的分也越大!”人數處於劣勢,那只是言不由心,在沒有辦法的情勢下,激勵士氣的說詞。
  神不願人誇揚自己,偷竊神的榮耀,說是人的手拯救了他自己;而更可笑的是,那些膽小卻顧畏縮不前的人,在別人戰勝功成之後,卻是出來說大話,裝英雄的人。因此,神要基甸宣告:“凡懼怕膽怯的,可以離開基列山回去!”神不要那種人濫竽充數,而且他們還可能感染別人消極沮喪。於是,三萬二千人剩下只有一萬。基甸沒有異見,他順從神。
  一萬人與十倍以上的敵人相比,豈不太少了?不,神說太多。祂命基甸帶他們到河水旁,試驗精選的兵:只要用手捧水來喝,雖然喝水,仍然保持儆醒注視敵人。其餘多數的人,渴極見到有水,急於滿足肉體的需要,跪下飲,是趨利忘記一切的人,不合於神精兵的條件。篩選的結果,只剩下三百人!基甸信靠神,沒有抗議。
  神使信靠祂的人得勝,不在於人多少。基甸和他的三百勇士,是何等的信心!神體貼人的軟弱,祂知道基甸所承受的是極巨大的壓力,叫他到敵人營中,原來神已使敵人懼怕,三百人吹角,打破瓦瓶,高舉火炬,就可戰勝敵人。(士七:4-22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堙A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四:7)主啊,求你在今天興起基甸和三百勇士,相信只有主同在,就是多數,就能得勝。── 于中旻《聖經研究》

 

【士七13「一個大麥餅。」】

夢大多是奇特的,不大合理的。一個大麥餅怎麼會將帳篷推翻呢?對那做夢的與他的夥伴,實在沒有什麼意義可言。但是對那兩個希伯來人,他們偷偷地在帳篷邊,躲在濃密的陰暗處,卻將每句話都聽進去了。

這夢使人謙卑——基甸必須知道自身的軟弱與無能,他必須有單純的信心。當他招聚戰士的時候,只能找到三個個忠勇的兵士,使他的驕傲受挫。神教導他只面對面地向著神,依靠神。他至多不過是一個大麥餅,但是神能使用他。在神提拔、使用、加力給我們之前,祂先要我們看清自己的光景。祂要我們降卑、倒空,帶我們到死亡的塵埃之中。祂要使用我們實行拯救,先要我們認識自己,不過是一個大麥餅。五餅二魚而已。

這夢予人希望——大麥餅價值不大,但是由神支配,它能推倒帳篷。當軟弱的生命放在大能的手中,由祂運用,能攻破堅固的營壘。

這夢靈訓極豐——我們可以學習很多。我們實在太強了,以為自己十分有力,數點戰士,增強我們的領導權。但是神帶我們到溪水旁,試驗我們,將人數削減。祂又將我們降卑,成為一個大麥餅,然後以祂的右手與聖潔的膀臂使我們得勝。

──邁爾《珍貴的片刻》

 

【士七14那同伴說:“這不是別的,乃是以色列人約阿施的兒子基甸的刀。 神已將米甸和全軍都交在他的手中。”

         那最令人注意的,就是神憑著祂所喜愛採用的方法,向祂的僕人再三保證,以堅固其信心。在這裡,我們看見眾多的侵略軍隊,如同成群的蝗蟲。可是基甸卻事前被神教導,要一再的去遣散他自己的軍隊。要用著這剩下的三百人,去擊潰這眾多的米甸大軍。這似乎是荒謬而不合常理的事。因此,基甸對這場戰爭的勝負,好像沒有什麼保證。就在這種毫無把握的情況下,他冒險進入敵人的營地去。

         讚美神,當我們沒有辦法的時候,祂總是能輕易的為我們開一條出路。那一小隊的三百個勇士,實實在在是神拯救祂子民的器皿。祂的僕人基甸,竟然在困惑中,從他一個敵人的口,聽到了保證他得勝的消息,那是最能鼓舞他信心的一個保證。他知道恐怖已經打擊了米甸的軍隊,難怪他聽見後立即敬拜神。――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